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瑶语研究》序  

2011-01-17 13:21:07|  分类: 序跋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瑶语研究》序

 

 

       晓东的《瑶语研究》就要出版了,我很高兴,这也让我想起了不少的往事。

       上个世纪80年代,我开始接触民族语文,当时民语材料匮乏。我使用得比较多的是《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的苗瑶语部分,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所,1959年科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让我了解了苗瑶语的基本内容。那个时候,国内外研究苗瑶语的学术著作也不多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王辅世先生的《苗语方言声韵母比较》。这是王先生提交给第十二届国际汉藏语会议(1979,巴黎)的论文。这个油印本很罕见,1992年我曾手抄了一本。张琨、陈其光等先生以及英国学者唐纳等人的著作,我也反复研读。我在90年代,曾把这些学者构拟的原始苗瑶语汇集在一起,按照词条的音序,编成了《原始苗瑶语词语检索》。我希望有机会能把这份材料公布出来,这对从事苗瑶语研究的学者应该是有帮助的。

       在汉藏语系研究中,我的感觉,藏缅语语族的研究可以用一个“深”字来概括,侗台语族可用“热”字来形容,而苗瑶语族,不仅“冷”,而且成果“少”。

       对苗瑶语研究的评判,只是我的个人感觉,这也是我读王辅世先生的文章得出来的。王先生的油印本是出色的,尤其是其中的声母部分,有张琨等先生的文章做参照,又有苗语大量的语言材料做支撑,结论是可信的。后来,王先生在《民族语文》《语言研究》上发表系列论文,也多精彩。1994年,王先生在日本出版的《苗语古音构拟》,总体上赶不上1979年的油印本。到王先生跟毛宗武先生合著《苗瑶语古音构拟》(1995年),问题进一步暴露出来。老实说,这本书的学术价值赶不上王先生的油印本。

       两位先生构拟的苗瑶语有点麻烦:苗语和瑶语,在语言类型上向两个极端发展。苗语声母丰富,韵母简单;瑶语声母简单,但韵母更多保留汉藏语系早期语音格局。现在要把两个极端的语言放在一起,构拟其早期形式,难度当然很大。但这还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对苗瑶语研究不够重视,研究的成果不多,许多问题没有深入研究。晓东在《瑶语研究》里,对二位先生的声母部分提出了修改意见。我的朋友金理新教授,有长篇论文《苗瑶语的阴声韵母系统》,发表在《语言研究》2007年第3期上。这篇文章提出了原始苗瑶语6元音系统,对《苗瑶语古音构拟》的元音系统作了大的改动。这些意见都值得我们重视。

       在苗瑶语研究中,苗语的研究较瑶语全面、系统,相比较而言,瑶语的研究就更为薄弱。这跟瑶语的复杂也有关系。

       晓东是土生土长的苗族,苗语是他的母语。从80年代开始,他就研究他的母语,虽然中途做了一段时间的传媒,但苗语研究仍是他的拿手好戏。2006年,晓东考入华中科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从选题来看,如果继续研究苗语,他可以少花力气,见效也可能快些。但我给了他压力,让他研究瑶语。这实际上给他出了一道难题。我希望晓东能够在瑶语研究有所突破,有所发现。

       晓东没有让人失望。我们翻开《瑶语研究》,内容是丰富的。书中根据文献记载、瑶族传说探讨瑶族的历史、语言起源,结论是可信的。本书用大量的篇幅对瑶语语音、词汇进行了专门的讨论。本书对瑶语使用现状进行了调查和分析。语言濒危是全球大趋势,作为一个语言工作者,如何面对濒危语言,如何在语言消亡前进行抢救,仍是一个重要课题。这些研究,是很有意义的。晓东有苗语的背景,有瑶语研究的经历,今后不管是苗语,亦或是瑶语,都会有所贡献。

       最后,要提请读者诸君注意,晓东的《瑶语研究》不单单是一本学术著作,它首先是一本学位论文。

       学术论文跟学术著作应该有本质的不同。我所说的本质的不同,是想说学者撰写的学术论著,主要是把自己的研究心得公布出来,供学界研讨。而学位论文则不同,一个研究生进入学校,主要目标是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研究人员。学习是他们的主要任务。依据这个目标,学校为他们制订了系统的培养方案。老师跟他们上课,让他们接受系统的专门训练。撰写学位论文,应该是培养学生最重要的手段。每个博士生进校之时,我都会根据学生的前期经历,考虑到他们的兴趣、爱好,跟他们商议一个学位论文题目,中途不能更换题目。学位论文不宜“小题大做”,“小题大做”是学术论著的做派。学生基础要全面、扎实,小题目是很难把学生培养成才的。

我曾看见有学位论文专门写一个乡镇方言的把字句,我个人认为,这是不能作为学位论文的。给学生一个大题目,有许多的好处。大题目涉及的学术问题必定比较多,学生也会对这些问题进行思索。一个大题目研究下来,许多问题可以解决,不少的疑难问题可能仍留在脑中,让他们继续思考。学位论文写完了,学生也毕业了,他们仍然可以在这个大题目下做文章。当然,这个时候的文章,就是纯粹的学术论文了。

一个学者应该有自己的阵地,比如瑶语研究,就可以是晓东的阵地;除了阵地,学者还应该有自己的方法和思路,再加上爱好、勤奋,当然还少不了天分。阵地、方法、爱好,勤奋,加天分,研究出来的成果是会让人兴奋的。

晓东具备了所有的这些条件。我期盼晓东尽早写出让我们大家兴奋的学术著作。

 

黄树先

2010年8月14日于黄陂胡家田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