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汉语耕、元部语音关系初探  

2011-11-03 14:03:44|  分类: 汉语核心词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耕、元部语音关系初探

黄树先

 

上古汉语耕部和元部有些字关系密切。本文认为,这是一种方言音变:汉语某些方言(如齐、楚等地)的部分耕部字*-eN读作*-a¤,故这部分读作*-a¤的耕部字得以和元部*-an字相通。本文通过和缅文、汉越语的相同音变比较后,认为*-eN→*-a¤是亚洲大陆语言的一种常见音变。

依据传统音韵学的观点来看,上古汉语耕部和元部的元音以及韵尾都有比较大的差异。在郑张尚芳、潘悟云的古音体系里[1-2],耕部读*-eN,元部分为3个韵:元1*an、元2*en、元3*on。元1*an和元3*on跟耕部的元音和韵尾差异很大,元2*en和耕部元音虽说相同,但韵尾仍有很大的差异。尽管如此,从谐声、又读、假借、同族词、同源词来看,耕部和元部的确有密切的关系。耕部和元部的关系,前辈学者时有论及。

清人邓廷桢也观察到:“敻瓊焭睘?環洵”等字,经传多通用。《诗·邶风》“于嗟洵兮”,韩诗作“敻”,训作远。《周颂》“??在疚”,《说文》引作“焭焭”,《魏风·杕杜》作“睘睘”。哀十六年传:“焭焭在疚”,《说文》引作“??”。《韩非子·五蠹篇》:“自環者谓之厶”,《说文》引作“自营”。《西京赋》:“通闤带闠。”薛综注曰:“闤,市营也。”皆可为古字通用之证。然谓之音近则可,谓“敻”古音竟在寒桓删山仙等部则不可……“敻”在耕清青部,确不可易(邓廷桢《双砚斋笔记》卷一,中华书局,1987年,15-16页)。

章太炎先生《成均图》说:“青寒亦有旁转者,如煢煢亦作嬛嬛,自營亦作自環是也。”[3]

俞敏先生(1991)也认为,秦汉时期齐语继承了古代羌语的某些特点,他说:“从《诗经》韵脚看,《齐风》的韵有一个特点:在i、e元音后头的-ng经常变-n。令字金文象往一个跪着的人头上‘加冕’形。这就是《周礼·大宗伯》‘壹命受职,再命受服’的命字。命是从leng动词根派生的mleng名词。又引申成‘命名’的动词,再派生新名词meng‘命名’。可是《齐风·卢令》用它和‘仁’字押韵,《东方未明》用它和‘颠’字押韵(别的《风》也有)。”[4]

汪启明先生(1998,133-135页)从韵文、异文、经师读音、声训等4个方面举出了13个例子(本文选了其中的11个例子)[5]。

看来耕元部相通的事实是存在的。底下我们会列举文献中耕、元部关系密切的更多例子。

语言事实是客观存在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解释这种语言现象。有的学者认为,这类语音关系,属双声通假,跟韵没有关系,如杨树达先生就是这样认为的(杨树达《释?》,《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23-24页)。章太炎先生认为耕元部的这种关系是“旁转”;汪启明先生认为这是一种方言变化[5]135,但没有解释这是怎样的一种音变。

我们的看法是,汉语耕部和元部的这种密切的关系,是汉语的一种音变现象,具体来讲就是耕部的某些字在部分地区读音发生了变化,由*-eN→*-a¤,*-a¤和元部*an、*en、*on相通就比较好理解了。

本文的汉语古音采用郑张尚芳、潘悟云系统[1-2]。

 

一  从文献的记载看耕、元部的密切关系

 

一、谐声    谐声反映汉语早期的读音,是汉语语音史的重要材料。

(1)瞏*gweN//*gwe(N,袁*Gwan//*Gwa(n声。瞏*gweN//*gwe(N,《说文》:“瞏,目惊视也。从目,袁声。诗曰:独行瞏瞏。”“瞏”见于金文,郭沫若《金文丛考·释共》:“余谓瞏即環之初文,象衣之当胸处有環也。”[6]464“環”*Gwraan//*Gwran。《周颂·闵予小子》:“嬛嬛在疚”,《汉书·匡衡传》作“煢煢在疚”,《文选·寡妇赋》李善注引韩诗作“惸惸余在疚”。

    (2)鈃*geeN//*gleeN,幵*k-Neen//*klan<*klen声。“鈃”*geeN//*gleeN,《说文》:“鈃,似鍾而长颈。从金,幵声。”朱骏声《通训定声》谓并声。《荀子·非十二子》“宋鈃”,《孟子·告子》作“宋牼”,《庄子·逍遥遊》作“宋榮”。“牼”*khreeN,*greeN//*khreeN,*greeN。“榮”*gwreN//*gwe(N。

(3)形*geeN//*gleeN,幵*klan<*kleen声。《说文》:“形,象形也。从彡,幵声。”“幵”字在战国文字中也有假借为“荥”者:“韩方足布幵阳,读荥阳,地名。”(何琳仪《战国古文字典》页998)[7]。

       从“幵”得声,而读耕部的还有:《说文》:“硯,石滑也。从石,见声。”《释名·释书契》:“硯,研也,研墨使和濡也。”《说文》“研”从幵声。又《说文》:“哯,不欧而吐也。从口,见声。”《一切经音义》十四云:“哯,古文咞同。”此2例并见杨树达先生《释?》(《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24页)。

二、又读   

古代韵书、训诂中的音注,又读可以窥见汉语语音的演变。   

(4)敻*qhweNs//*qhwe(Ns,《广韵》休正切;又许縣切,上古音*qhweens//*qhwans<*qhwens。《说文》:“敻,营求也。”“敻”声,段玉裁、严可均、朱骏声、高本汉归入元部,江有诰、周祖谟归入耕部,参见邵荣芬先生1994文[8]。

(5)箐*/sleN//*tse(N,《广韵》子盈切;《集韵·霰韵》仓甸切,上古音*shleens//*tshans<*tsheens。

    (6)羥*khreeN//*khreeN,《广韵》口茎切;又苦闲切,上古音*khreen//*khran<*khreen。

    (7)顈*khweeN///*khwleeN/,《广韵》口迥切;又胡典切,上古音*geen///*glan/<*gleen/。

三、假借和异文   

汉字是象形文字,早在甲骨文时代,假借字大量使用,有学者称从甲骨文到秦统一中国这一段时间为“假借字阶段”(刘又辛,1957,1984)[9-10]。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假借和谐声并无不同,所以潘悟云先生说“假借字和形声字有相同的音韵行为”(潘悟云,2000,122页)[2]。古书中因为假借而形成异文,在早期汉语文献里十分常见,也是后世汉字增加的一个途径。清代学者雷学淇曾说:后世字多有二故,一则音先变而字后出;一则先有假借之字,后世加偏旁别为一字。所以我们把由于假借而形成的异文也放在这里讨论。

    (8)命*mreNs//*mre(Ns,慢*mroons//*mrans<*mrons。《礼记·大学》:“见贤而不能举,举而不能先,命也。”郑玄注:“命读为慢,声之误也。举贤而不能使君以先己,是轻慢于举人也。”陆德明《释文》:“依注音慢,武谏反。”

    (9)營*GweN//*Gwle(N,環*Gwraan。《荀子·臣道》:“上不忠乎君,下善取誉乎民,不恤公道通义,朋党比周,以環主图私为务,是篡臣者也。”王念孙《读书杂志》:“環读为營,營,惑也。谓營惑其主也。營与環古同声而通用。”又借为營求之“營”,《君道》:“不還秩不反君。”《读书杂志》:“還读为營。言不營私、不叛君也。營与還古同声而通用。”“營”*Gle(N,“縈”*qhlje(N,《周南·樛木》:“南有樛木,葛藟縈之。”毛传:“縈,旋也。”《说文》有从艸,榮声之字,训作“草旋貌”,引《诗》“葛藟縈之”为证,段玉裁注谓二字音义同。

(10)平*beN//*bre(N,辨*bren///*bran/<*bre(n/。《荀子·富国》:“忠信调和均辨之至也。”王念孙《读书杂志》:“辨读为平,平辨古字通。”

(11)勁*keNs//*ke(Ns,繕*djens<gj//*gjens<*gje(ns。《礼记·曲礼》:“招摇在上,急繕其怒。”郑玄注:“繕读曰勁。”《周礼·繕人》,其叙官:“繕人上士二人。” 郑玄注:“繕之言勁也。”孙诒让《正义》:“是繕与勁通。”

(12)營*GweN//*Gle(N,還*gwraan//*Gwraan。《齐风·鸡鸣》:“子之還兮。”《汉书·地理志》引作“營”。钱大昕谓:“古书營与還通,《说文》:營,市居也,读如闤闠之闤。還与環音亦同也。”(《廿二史考异》卷七,《钱大昕全集》二, 174页)

(13)平*beN//*bre(N,蕃*pan//*pa(n,便*ben//*ban<*be(n。《小雅·采菽》:“平平左右”,《释文》:“平平,《韩诗》作便便。”《左传》襄公十一年引作“便蕃左右”。

(14)磬*kheeNs//*kheNs,俔*kheens//*khlans<*khleens。《大雅·大明》:“俔天之妹”,传:“俔,磬也。”释文:“俔,韩诗作磬。磬,譬也。”

(15)磬*kheeNs//*kheNs,蜆*kheens//*khlans<*khleens。《尔雅·释虫》:“蜆,缢女。”郭璞注:“小黑虫,赤头,喜自经死,故曰缢女。”《释文》:“蚬,孙音俔。”阮元《尔雅校勘记》云:“释文:蜆孙音俔。按俔之转声为磬,毛诗俔天之妹,韩诗作磬。《礼记·文王世子》注:县缢杀之曰磬。磬者,经死之名。磬俔声相转,此缢女之所以名蜆也。”参见阮元《释磬》(《研经室集》,《清经解》1068卷)、杨树达先生《字义同缘于语源同例证》三十六“蚬,缢女”条(《增订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又见《释?》)。

(16)罄*kheeNs//*kheNs,見*gleens//*glens。《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夫犬马,人所知也,旦暮罄于前。”王念孙说:“罄于前,见于前也。见之转为罄,亦犹磬之转为俔也。”见王引之《经义述闻》“蚬,缢女”条。梁启雄《浅注》:“卢(文弨)曰:《诗?大明》俔天之妹,韩诗作磬,是俔磬同义。《说文》俔一训闻见,盖俔从见,是有见义。罄磬本同,以俔为义,当为朝夕见于前也。”?

(17)牼*khreeN,*greeN//*khreN,*greN,顅*khreen//*khran<*khreen。《考工记·梓人》:“顅脰”,郑玄注:“顅,长脰貌。故书顅或作牼。”

跟这条有关系还有“?”字。《说文》:“?,系牛胫也。从革,见声。”杨树达先生说,按系之以革,故文从革。所系者为牛胫,故文从见声。寻“見”在寒部,“坙”在青部,部居殊异,义为胫而文从见者,以双声通假故尔(杨树达《释?》,《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23-24页)。其实韵也有关联。

(18)縈*qweN//*qwle(N,涓*kween//*kwlan<*kwleen。《仪礼·士丧礼》:“幎目用缁”,郑注:“幎目,覆面者也。读若诗云葛蕌縈之……古文幎为涓。”

(19)纓*qeN//*qe(N,偃*qan///*qa(n/。《春秋》僖公元年:“公败邾师于偃。”《公羊传》作“公败邾娄师于纓。”

(20)牼*khreeN,*greeN//khreN,*greN,瞯*green//*gran<*green。《春秋》襄公十七年:“二月庚午,邾子牼卒。”《公羊传》《谷梁传》并作“邾子瞯卒”。

(21)馨*qheeN//*qheN,羶*hljan//*qlja(n。《礼记·祭义》:“燔燎羶薌。”注:“羶当为馨,声之误也。”

(22)螢*gweeN//*gweN,蚈*Nheen//*kheen。《礼记·月令》:“腐草为螢。”注:“螢,飞螢,螢火也。”《吕氏春秋·季夏纪》:“腐草化为蚈。”范耕研《补注》:“蚈与螢实同一字,蚈之与螢,犹宋鈃之为宋榮也。”(见陈奇猷《吕氏春秋校释》,学林出版社,1990年314页)范说是对的。《广韵·先韵》:“蚈,螢火。”

(23)敻*qhwe(Ns,埍*kween/,《广韵》休正切;又许縣切,上古音*qhwaans<*qhweens。《说文》:“埍,徒隶所居也。一曰女牢,一曰亭部。读若敻。从土,肙声。”(小徐本)

四、同族词   

同族词语义相同或相近;读音有差异,但应该相近,或有规律地交替。词族的语音也是

很复杂的,其间可能包括三个层面:古今音异、方言差异、形态的变化。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可以以此来探讨语音的变化。

    (24)冷*reeN///*g-reN/,泂*gwreeN///*gwreN/,寒*gan//*gaan。“寒”字见于甲骨文,《诗经·生民》:“诞置之寒冰。”“冷”字不见于甲骨文,《庄子·则阳》:“暍者反冬乎冷风。”“冷”字读音特别,是个例外字。“冷”和“泂”是同族词。《说文》:“泂,沧也。”《广雅·释诂》四:“泂,冷也。”文献中又写作“渹”,见《世说新语·排调》;或作“?,《说文》:“?,冷寒也。”张永言先生对“渹”这一组词有很好的解说(张永言,1988)[11]。

    (25)涇*keeN//*keN,澗*kraans//*krans,干*kaan//*kan。《说文》:“澗,山夹水也。”《尔雅·释水》:“直波曰涇。”《庄子·秋水》:“涇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辨牛马。”《小雅·斯干》毛传:“干,澗。”

(26)嬰*qeN//*qe(N,干*kaan//*kan。《荀子·强国》:“教诲之,调一之,则兵劲城固,敌国不敢婴也。”

(27)鸎*qreeN//*qreN,焉*qra(n。章太炎先生《文始》卷一:“焉字旁转清即为鸎。”

(28)莖*greeN//*greN,幹*kaans//*kans。“幹”的同族词有:“稈秆笴簳簳(去竹加草)”*kaan/  “竿杆”*kaan,“柯”*klaal《广雅·释木》:“柯,茎也。”“?”,《广雅·释草》:“蕖,芋也。其茎谓之?。”疏证:“?之为言犹茎也。”李荣先生说,《切三》和《王韵》“梗”字跟“?”字同音(李荣《切韵与方言》,《语文论衡》28页)。“莛”*g·leeN/,《说文》:“茎也。”汉语“脛”*geeN,同族词有“骭”*kaans  *graans,《说文》:“骭,骹也。”

    (29)楹*leN//*le(N,桓*Graan//*Gan<*Goon。《说文》:“桓,邮亭表也。”《墨子·备守城》孙诒让《间诂》:“桓盖门两扉旁之直木。”

    (30)扃*kweeN//*kweN,鍵*gran//*gra(n/,關*kroon//*kran<*kroon。《方言》卷五:“户钥,自关而东,陈楚之间谓之鍵。”又“關”*kroon,《说文》:“關,以木横持门户也。”

    (31)耕*greeN//*greN,營*GweN//*Gwle(N,??*qhlaans。《广雅·释地》:“?,耕也。”《集韵·旱韵》:“?,耕也。或从耒。”《广雅·释地》:“營,耕也。”《天问》:“莆雚是營”,王逸注:“營,耕也。”?,《广韵》:“?,芟除林木也。”王念孙《广雅·释地》疏证谓:“?与營声近而义同。”

    (32)裎*lheN///*le(N/, 袒*daan///*g·lan/。《说文》:“裎,袒也。”《说文》:“袒,衣缝解也。”

    (33)誔*l'eeN///*g·leN/,誕*l'aan///*g·lan/。《说文》:“誕,词誕也。”《吕氏春秋·应言》:“许绾誕魏王。”高诱注:“誕,诈也。”《广雅·释言》:“誕,訑也。”

    (34)証*tjeNs//*klje(Ns,諍*/sreeNs//*skreeNs,諫*kraans//*krans,誢。《说文》:“証,諫也。”《说文》:“諍,止也。”《说文》:“諫,証也。”《集韵》“誢”,胡典切,“誢,諍语。”

    (35)藩*pan//*pa(n  屏*beeN//*beN。《说文》:“藩,屏也。从艸,潘声。”或假“蕃”为之:《周礼·乡师》注:“辇,人輓行,所以载任器也,止以为蕃营。”孙诒让《正义》:“蕃与藩通。”《说文》:“屏,蔽也。从尸,并声。”《说文》:“藩,屏也。”“屏,屏蔽也。”《大雅·板》:“价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毛传:“藩,屏也。”……二字义通,“藩”声“并”纽,“屏”声“并”纽唐韵,二字纽同韵旁转(陆宗达、王宁《训诂与训诂学》,356-357页)。

五、诗文押韵   

音韵学家著作中很少见到耕、元部的押韵材料。个中原因大约学者认为耕元部读音太远,难以合韵。实际上应该有耕元部通叶的例子。《唐风·杕杜》:“有杕之杜,其葉菁菁。独行睘睘,岂无他人?不如我同姓。”段玉裁《六书音韵表》谓“菁睘姓”三字押韵:“睘本音在弟十四部,《诗·杕杜》合韵菁姓字。一作煢煢,则在本韵。”我们还可以举以下的例子:

(36)生*sreN//*sre(N,還*Gwraan。《老子》30章:“其事好還,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江有诰《先秦韵读·老子》“還焉年”叶,元真合韵。江说可疑:“焉”为虚词,虚词一般不入韵;“荆棘生”,《汉书·严助传》引作“荆棘生之”,马王堆帛书甲乙本皆作“生之”。“大军之后,必有凶年”二句,景龙、敦煌、龙兴碑本皆无(参见朱谦之《老子校释》),马王堆帛书甲乙本亦无此二句。所以此处可能是“還生”押韵。

(37)霆*g·leeN,榮*Gwe(N,生*sre(N,鳴*mre(N,生*sre(N,蕃*pa(n,亂*rans<*g-roons。《管子·七臣七主》:“天冬雷,地冬霆,草木夏落而秋榮;蛰虫不藏,宜死者生,宜蛰者鳴;苴多螣蟆,山多虫螟;六畜不蕃,民多夭死,国贫法亂,逆气下生。”江有诰《先秦韵读·管子》“霆榮生鳴生”入韵,耕部。“蕃亂”亦当入韵。

(38)平*bre(N,賤*dzans<*dze(ns。《晏子春秋·问下》:“先民而后身,先施而后诛;强不暴弱,贵不凌賤,富不傲贫;百姓并進,有司不侵,民和政平。”孙星衍《音义》谓“賤進平”押韵(见吴则虞《集释》)。按:“進”是真2的字,“平賤”通押。

(39)輕*khe(N,聽*theeN,辨*brans<*breens。《孙膑兵法·兵情》:“今治卒则后重而前輕,阵之则辨,趣之敌则不聽。”“辨”通“辦”(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孙膑兵法》页68,文物出版社,1975;张震泽《校理》说同。见该书页86,中华书局1984)。汪启明谓“輕辨聽”押韵(汪启明,1998,345页)[5],可信。

 

二、从文献记载看这种音变的地域

 

我们认为,汉语耕部和元部的这种密切的关系,是汉语的一种音变现象,具体来讲就是耕部的某些字在部分地区读音发生了变化,由*-eN→*-a¤ 。从地域来看,范围可能是比较大的。可以考见的地方有:

1、楚语

(40)庭*g·leeN,壇*g·laan。《淮南子·说林》注:“楚人谓中庭为壇。”

    2、齐语    齐语的材料,可以参考俞敏先生1991年文[4];汪启明先生1998列举的材料,大约都可以看作是齐语的例子。文献中还有:

(41)嫇*meeN,娩*mran/<*mro(n/。卜辭有“冥 ”,先师杨潜斋教授谓:“卜辭言冥 之義,冥借作 ,谓懷子; 谓生子。”(杨潜斋,1981)[12]《文选·思玄赋》旧注引《纂要》:“齐人谓生子曰娩。”

3、幽州语

(42)耿*greeN///*greN ?,簡*green///*gren ?。《三国志·蜀志·简雍传》裴松之注:“或曰雍本姓耿,幽州人语谓耿为簡,遂随音变之。”简雍,诼郡人。

因为材料的限制,我们现在还很难把这一音变的地域完全弄清楚。

 

三、从同源词和借词看耕元部的关系

 

上面我们大体证明汉语耕元部之间的语音演变轨迹,底下我们再利用汉语亲属语

言证明我们上面的观点。

    亲属语言之间的同源词是我们考察汉语,尤其是上古汉语的重要资料。最近若干年,民族语言的研究突飞猛进,这对的汉语研究来说,真是一大幸事。底下我们举来自2个语言的的同源词和借词,来加以说明。

    1、缅文a¤和汉语耕部的对应:缅文a¤和汉语的耕部*eN 对应。缅文的没有类似汉语耕部*eN的音。一般的看法缅文的tnf a¤,来自早期缅语的*iN。但我们在进行汉缅语比较的时候,发现tnf a¤更多的是和汉语的耕部字对应。这就意味着,缅文的tnf a¤更多的词可能是来自*eN,而不是*iN。底下(241)之类的序号是拙著《汉缅语比较研究》的编号,拙著对这些汉缅语同源词有详细的文献说明(黄树先,2003)[13],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

(241)冥*meeN,缅文rnf; ma¤3“黑暗”。

(242)名*me(N  *me(Ns,缅文rnf ma¤2 “叫做”;rSnhf hma¤: “命名,称作”;trnf a:ma¤2“名字,名称”。

    (243)鳴*mre(N,缅文jrnf mra¤2“响;叫”。

    (244)桯*gleeN,缅文usnf; kja¤3 “棍”。

    (245)桱*keeNs,缅文usn;f kja¤3 “棍”。《说文》:“桱,桯也。”徐锴系传:“即横木也。”

    (246)定*deeNs,缅文wnf ta¤2“决定于”。

    (247)訂*teeNs<*k·leeNs   *teeN<*kh·leeN,缅文wnf; ta¤3 “审订”。

    (248)停*deeN<*g·leeN,缅文wn;f ta¤3 “寄宿,下榻”。“停”字不见于《说文》,但先秦古籍亦有用例:《庄子·德充符》:“平者,水停之盛也。”郭庆藩集释:“停,止也。”“停”作暂居讲见于六朝文献:《世说新语·宠礼》:“许玄度停都一月,刘尹无日不往。”

    (249)廳*theeN,缅文jywnf;  ta¤3“(古)住房,寝室,房间”。《集韵·青韵》:“廳,古者治官处谓之廳事,后省语直曰廳。”

    (250)靈*reeN,缅文vnf la¤2 “机灵”。《庄子·天地》:“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者终身不靈。”司马彪注:“靈,晓也。”(释文引)。  

    (251)領*g·re(N/,頸*ke(N,缅文vnf  la¤2 “颈”。

    (252)軨*g·reeN,缅文vSnf; hla¤3 “车”。扬雄《剧秦美新》(《文选》卷48):“式軨轩旂旗以示之。”李善注:“軨、轩皆车也。”

    (254)縈*qhlje(N,缅文vnf la¤2“旋转”。对应汉语的“縈”*qhlje(N,《周南·樛木》:“南有樛木,葛藟縈之。”毛传:“縈,旋也。”《说文》有从艸,榮声之字,训作“草旋貌”,引《诗》“葛藟縈之”为证,段玉裁注谓二字音义同。

    (255)浄*sge(Ns,缅文-unf kra¤2 “清澈,皎洁”。

    (257)聲*qje(N,缅文-unf; kra¤3“(古)(诗)响”。《说文》:“聲,音也。”又作动词:《白虎通·礼乐》:“聲者,鸣也。”

    (258)經*keeN   *keeNs,缅文csnf kha¤2 “线;线状物;绑、扎”。

    (259)嚶*qreeN,缅文-unf; kra¤3“(古)响”。《说文》:“嚶,鸟鸣也。”

    (260)馨*qheeN,缅文arG;-unf kra¤2 “芳香”。

    (261)莖*greeN,缅文usnf; kja¤3 “棍;装物用竹筒或筒状物”。

    (262)娙*geeN,缅文jcnf; khra¤3“(古)苗条,纤细”。《说文》:“娙,长好也。”段玉裁注:“体长之好也,故其字从巠。”

    (263)硜*khreeN,缅文&ifusnf kja¤2“(古)卑鄙,狡诈”。《论语·子路》:“硜硜然小人哉!”郑玄注:“硜硜者,小人之貌也。”

    (264)楹*le(N,缅文usnf; kja¤3“柱子”。

郑张尚芳先生认为缅文的tnf a¤在《白狼歌》里主要对应汉语耕部的字[14]。这和我们找出的汉缅语同源词的语音对应吻合。这同时也表明,缅语的tnf -a¤在《白狼歌》时代可能仍读-eN。上面列举汉语耕部的字,所对应的缅文都读-a¤,一方面表明缅文的这些字可能由-eN演变为-a¤,故和汉语耕部*-eN对应。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汉语这些耕部字有一些也像缅文一样,由*-eN演变为-a¤。

    2、汉越语

    汉越语属域外方音,这些材料是我们研究汉语史的重要材料。王力先生整理汉越语里部分梗摄字读做[a¤]anh的例子[15]。如(本文只选上古读耕部的例子):

鶯鸚anh1  耕canh1    冷lanh1   争tranh1  生sanh1

 英嬰anh3  聲清thanh1  名zanh1  腥tanh1   盈瀛zoanh1 

汉语和亲属语言的同源词都有相同的音变,表明*-eN→-a¤ 是汉藏语系的一种音变。汉越语的材料,*-eN→-a¤ 的变化有2种可能:越南语把汉语的耕部字借过去后发生这种音变;也有可能汉语*-eN→-a¤ ,越南语把汉语发生了变化的-a¤ 借过去。现在还没有材料证明是哪一种情况。不过,我们推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说明,语言中的*-eN→-a¤ 是一种常见的音变。

 

四、耕部演变的条件

 

汉语耕部和元部的这种密切的关系,我们认为是汉语的一种音变现象,具体来讲就是耕部的某些字在部分地区读音发生了变化,由*-eN→*-a¤。

俞敏先生认为,秦汉时期齐语继承了羌语的某些特点,他认为:“从《诗经》韵脚看,《齐风》的韵有一个特点:在i、e元音后头的-ng经常变-n。……《说文·厶部》:‘仓颉作书,自營为厶。’今本韩子作‘環’。《公羊传》庄十年:‘以地還之也。’何注:‘還,绕也。’《公羊传》僖元年:‘公败邾娄于纓’。《左传》作‘偃’。反映齐人读yen一类音。襄十七年《经》,左氏有‘邾子牼’,口茎切。公羊《经》作瞷,音闲。声是k’-、g-有异,韵异,可见把本是yeng的字念成yen(或yan)。后来>an。好比纶字有二音。也像臀念腚。”[4]俞敏先生认为,汉语耕部向元部演变,中间经过了en这个阶段。李方桂《上古音研究》认为,上古“令”字,《切韵》入清(去声劲韵),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有些方言如《诗经》*-ng受*-i元音的影响变*-n@,再变*-n,而《切韵》的方言是保存*-ng的。”李方桂也认为是受高元音的影响,韵尾发生变化[16]。我们认为,其演变应该是:*eN→*en→-a¤→*-an。我们上面所列举的材料,共有15条在上古读*-en(例2—8,10、11,13—15,18、34、35),可以说明这一点。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耕元部相通的例子,声母大多是中古的喉牙音:

见母:勁*ke(Ns,涇*keeN,扃*kweeN,耕*greeN  

溪母:羥*khreeN,顈*khwleeN/,磬*kheeNs,牼*khreeN,輕*khe(N

群母:瞏煢惸*gwe(N

晓母:敻*qhwe(Ns,馨*qheeN,

匣母:鈃*gleeN,形*gleeN,泂*gwreeN/,莖*greeN   

云母: 榮*Gwe(N

影母:縈*qwle(N,纓*qe(N,嬰*qe(N,鸎*qreeN

中古的来、喻四等边流音、定母、知章组在上古前面也有一个塞音尾。所以,从语音上来看,和上面的喉牙音并无本质的不同:

余母:營*Gle(N,楹*le(N     

来母:冷*g·reeN/  

定母:莛*g·leeN,誔*g·leeN/,庭*g·leeN,霆*g·leeN

知章组:証*klje(Ns,諍*skreeNs

所以我们推测,这可能是汉语耕部*-eN→*-a¤ ,应该是一种语音的异化。k-一类的读音和-N同类,异化为-¤。另外比较多的就是中古的帮组字,还有少数其他的字:

帮组:并母2例:平*bre(N,屏*pe(N *beeN  薄经切;明母3例:鳴*mre(N,嫇*meeN,命*mGre(N

精知章组:箐*tse(N,裎*de(N,生*sre(N

透母:聽*theeN

这些字的演变,不知和声母有无关系,其中的深层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五、 余论

 

国外一些学者也曾设想,汉语在历史上曾有-¤尾。蒲立本《构拟上古真部的一些证据》(蒲立本1982)[17]认为,上古汉语的耕部*-a¤,元部*-an。日本的汉学家桥本万太郎认为,中古汉语梗摄字韵尾是-?,可以跟汉越语比较。张维佳先生赞同日本汉学家的说法,并认为关中方言也曾有过这一个读音(张维佳,2002,211-222页)[18]。汉越语的情况还可以参考马伯乐的《唐代长安方言考》(马伯乐,2005,76-78页)[19],韦树关《汉越语关系词声母系统研究》(韦树关,2004,76-78页)[20]。所有的这些材料和学者的论证,都说明汉语以及亚洲大陆一些语言,曾经有过*-eN→*-a¤这种音变。

       中古汉语娘母是否独立,音韵学界有争论。高本汉、李方桂、王力诸先生都认为中古娘母是存在的。邵荣芬、郑张尚芳先生把中古汉语娘母拟作¤,潘悟云先生拟作÷(潘悟云,2000,59页)[2]。这两个音值,照音位系统来看并无本质的差异。本文讨论的结果如果可信的话,那么娘母不仅可以作声母,在汉语的某个时期,它还可以充当韵尾。

       汉藏语系某些语言,-¤尾还可以放在i、?等高元音的后面,如福贡怒语就有-i¤、-?¤两个韵母(《藏缅语语音和词汇》页335)[21]。看来-¤并不限于上文谈到的低元音组合。另外,在嘉戎语里-¤还可以加在某些词的后面表示语法意义。嘉戎语-¤尾加在某些动词后面,表示将来发生的动作(林向荣,1993,30-31页)[22]。这对我们今后探讨汉语及亲属语言的-¤尾也有启发。

【附注】本文曾在第38届国际汉藏语学术研讨会(厦门大学,2005年10月27日)上宣读。《民族语文》杂志诸位先生给了很多好的修改意见,谨表感谢。本文所引语言材料,-¤尾或写作-÷,本文一律写作-¤。

 

参考文献

[1]郑张尚芳.2003.上古音系[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潘悟云.2000.汉语历史音韵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3]徐复.1990.章氏《成韵图》疏证[M].徐复语言文字学丛稿.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44-114.

[4]俞敏.1991.东汉以前的姜语和西羌语[J].民族语文(1):1-11.

[5]汪启明.1998.先秦两汉齐语研究[M].成都:巴蜀书社.

[6]郭沫若.2002.郭沫若全集·考古编(五)[M].北京:科学出版社:463-464.

[7]何琳仪.1998.战国古文字典[M].北京:中华书局.

[8]邵荣芬.1994.上古阳声韵若干字的归部问题[C].语苑新论.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9]刘又辛.1957.从汉字演变的历史看文字改革.中国语文(5):1-9.

[10]刘又辛.1993.论假借[M].文字训诂论集.北京:中华书局:36-61.

[11]张永言.1999.语源探索三例[M].语文学论集.北京:语文出版社:262-284.

[12]杨潜斋.1981.释冥 [J].华中师院学报(3).

[13]黄树先.2003.汉缅语比较研究[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14]郑张尚芳.1993.上古缅歌—白狼歌的全文解读[J].民族语文(1,2):10-21,64-70.

[15]王力.1980.汉越语研究[M].龙虫并雕斋文集(二).北京:中华书局:704-818.

[16]李方桂.1980.上古音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

[17]蒲立本.1982.构拟上古真部的一些证据[C].刘宝俊,译.音韵学研究通讯(14):9-13.

[18]张维佳.2002.演化与竞争:关中方言音韵结构的变迁[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19]马伯乐.2005.唐代长安方言考[M].聂鸿音,译.北京:中华书局.

[20]韦树关.2004.汉越语关系词声母系统研究[M].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

[21]《藏缅语语音和词汇》编写组.1991.藏缅语语音和词汇[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2]林向荣.1993.嘉戎语研究[M].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

 

(原载《民族语文》2006年第5期:4-11)

【编校附注】

一、我的老师邢福义教授说,“初探”之类的字眼要提到学术高度来琢磨,不敢轻易使用(汪国胜主编《语言教育论》第七章《学风文品》,页341-342,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邢老师的话引起我的警觉,以后也要慎用这类字眼。但我这篇文章的“初探”,是我自己很初浅的探讨的意思。

二、早期汉语耕部和元部字的交替,除了本文所说的历史演变、地域差异外,也可能有形态方面的变化。现特做如下补充说明。

       包拟古说,藏缅语-ng和-n的交替:

藏缅语-ng和-n的交替。阿萨姆语和缅甸的库基-钦语都有-ng跟-n的交替(还有其他类似的交替)。类似的交替在列普查语中常常用于词汇的派生。此外在藏语中也可见到这种交替的残存形式:

藏语'thung“喝”,thun“一服”。列普查语tha(ng“喝”,tha(n上词tha(ng的否定和动名形式,“一饮,一吸”。thya(n(tha(ng的使动形式)“让……饮”。

藏语rgyong“延伸,伸展”,rgyang-ma“距离”。列普查语hrya(n“长度,距离”

藏语sgrang“数”。列普查语fro@ng“数,计算”,fro@n上词的过去式,a-fro@n“数字”

在汉语中虽然可以找到一些同源词跟藏缅语带韵尾-ng 或-n的词相对应,但是还没有发现任何肯定的迹象可以说明汉语也曾有过这种交替—也许将来的研究会发现这种同源词(包拟古1980/1995,97-98页)。

包拟古否认汉语有类似藏缅语这样的变化。可是这话说得太绝对了。看底下的几组词的变化。

例1:【産】~【生】

从汉语文献来看“産”和“生”可以用作名词,也可以当动词用。我们推测当时可能有像藏缅语一样有两个读音,“産”和“生”各自继承了其中的一个。

【産】*sNreen///*sNren ?。《说文》:“産,生也。”可以跟下列亲属语言比较:

藏语srel“培养,抚养”。汉语“産”*srel:,sren:/s?a(n:。藏汉两语在语音上完全对应,但是《说文》说此字从“彦”得声,“彦”中古音为ngja_-3 。如果此说属实,那么得将“産”拟作*sngrel:。注意官话的cha(n跟中古的声母比较是不规则的(Bodman1980/1995,169页)。

汉语古韵部寒部,藏语韵类-on,藏语gson“活,生”,汉字“産”(俞敏,1949,90页)。

汉语“産”*srian。藏语srel“养育”(龚煌城《从汉、藏语的比较看汉语上古音流音韵尾的拟测》,《龚煌城汉藏语研究论文集》58页;W.S.Coblin,1986年,40页)。

【生】*shleeN/shliiN//*sreN。《大雅·生民》:“居然生子。”?

       在早期汉语里,“産”和“生”确有通假的例证。如马王堆汉墓医书,“産”通“生”:《胎産书》:“取爵(雀)瓮中虫青北(背)者,産呻(吞)之,必産男。”又《养生方》:“有气则産,无气则死。”“産呻(吞)之”即“生吞之”;《养生方》“産死”对文,“産死”即“生死”,如“生则同室,死则同穴”。张显成先生认为,“産”和“生”韵部相差很远,是不能相通的。他认为,由于“産”与“生”常常互训,所以,“産”便受到了“生”的影响,“感染”上了“生”的意义,便有了“生(与死或熟相对)、活、鲜”义(张显成《简帛所见“産”有“生、活、鲜”义——浅谈词义的感染》,《简帛文献论集》,巴蜀书社,2008年)。“感染”说可疑。

    不能否认“産”“生”语音上的相近。秦汉文献里,“畜牲”或作“畜産(?)”。《说文》:“?,畜?,畜牲也。”段注:“依《广韵》《手鉴》订。《左传》、《內则》皆云:名子不以畜牲。”《说文》:“嘼,?也。”段氏竟改为嘼獸牲也。杨树达先生说,段氏尤失之专辄。段氏又引古书畜生连文及今通言畜牲为证,不知汉人文字以畜产连文者多不可胜数,畜产即嘼?也。如《史记·秦本纪》云:“缪公曰:君子不以畜产害人。”《汉书·宣帝纪》云:“畜产大耗什八九。”(杨树达《嘼字段注驳》,《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81页)。章太炎先生也说,“生”,旁转寒变易为“産”,生也(所简切,正纽双声)。“生”孳乳为“牲”,牛完全也。“産”亦孳乳为“?”,畜牲也(章太炎《文始》第四,章氏丛书本)。

《说文》:“牲,牛完全也。”段注:“引伸为凡畜之称。《周礼·庖人》注:始养之曰畜,将用之曰牲。按如鼷鼠食郊牛角,则非完全。”

    《庄子·让王篇》:环堵之室,茨以生草。《新序·节士篇》: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生蒿。案生谓鲜草未干,即牵萝补屋之意(桂馥《札朴》卷四“生草”,中华书局,1992年,165页)。“生”“鲜”二字也是耕、元部交替。

       例2:【算】~【筭】

【算】*sloons//*sqlons,《说文》:“算,数也。从竹具,读若筭。”?

【筭】《说文》:“筭,长六寸,所以记历数也。从竹弄。言常弄乃不误也。”段注:“筭法用竹径一分,长六村,二百七十一枚,而成六觚,为一握。此谓筭筹,与算数字各用,计之所谓算也,古书多不别。”“筭”应从“弄”得声,“弄”*rooNs//*g-roNs。潘悟云先生说:“算*sqlons,又作筭,从弄*g-roN得声,对应于藏文的sgroNs计算,命令式。韵尾n~N的交替可比较列普查语fro@ng计数,算,过去式为fro@n。”(潘悟云《汉语历史音韵学》311页)。郑张也说:“算筭实为弄声。”(郑张尚芳《上古音系》)

       从《说文》等文献记载来看,汉语的“算”是动词,而“筭”是名词,两个词有关联,读音有*-n和*-N的交替。和藏缅语的变化相类似,用法好象刚好颠倒:

藏语sgrang“数”。列普查语fro@ng“数,计算”,fro@n上词的过去式,a-fro@n“数字”(包拟古1980/1995,97-98页)。

藏文sgrang对应汉语“量”,汉语“算”收-n尾,从“弄”*rooNs得声。比较列普查语。

       例3:【長】~【延】

【長】*daN  *taN///*g-la(N *k-la(N ?,《说文》:“長,久远也。”

【延】*lan//*k-la(n,《说文》:“延,长行也。”长久。《尔雅·释诂》:“延,长也。”伸长。《韩非子·十过》:“延颈而鸣。”

       比较藏缅语的同源词:

藏缅语的s-前缀,有一种从及物转为加强的作用:藏语riN-ba,sriN-ba“伸长,伸展,延迟”,列普查语(a&-)hyra&n<*/s-riN“长”,克钦语ren“长”,s@?ren“延长”,但是迪马尔语是hrin<*srin,缅语hran@<*sriN(白保罗,1972#433)。

藏语rgyong“延伸,伸展”,rgyang-ma“距离”。列普查语hrya(n“长度,距离”(包拟古1980/1995,97-98页)。

汉语“長”是形容词,可以跟亲属语言的下列词比较:

“长”甲文虽非形声,《说文》已加亡声,释为长远高远,比较缅文mraN'“高,久远”,独龙语mraN“高,长”,则应该来自m·l'aN(郑张,2003,147页)。

“长”(短),澄母字。(生)“长”,知母字。上古音分别为*g-laN和*k-laN。“长”(短),藏文riN,达让僜语kA31l?N55,景颇语ka(31lu31<*k-lu?。“长”(大)达让僜语s?N55,错那门巴语kroN53(吴安其,2002,97页)。

       “延”可能是动词,如《韩非子·十过》:“延颈而鸣。”“延颈”是伸长脖子的意思。同族词还有“廴”*lin///*l?(n,《说文》:“廴,长行也。”段注:“引长之也。”余忍切。《集韵·震》羊进切:“廴,延也。”

       汉语“长、延”是个字词庞大的同族词,请参阅汉语核心词研究“长”条。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