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说“膝”  

2011-11-04 08:42:43|  分类: 汉语核心词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膝”

黄树先

 

“膝”是人身体部位的词,是语言里最核心的词,在斯瓦迪士(M.Swadesh)百词表中居47位。汉语里的“膝”有许多音义有关的字词,我们可以据以来系联汉语“膝”的同族词。

本文汉语上古音采用郑张尚芳、潘悟云体系[1-2]。

一、“膝”系列

【膝】*sig//*si(k,《说文》:“厀,胫头卩也。”段注:“俗作膝。”“膝”来自“節”,二者的语源相同:

【節】*/siig//*tsik,《说文》:“節,竹约也。”段注:“约,缠束也。竹節如缠束之状。”《释名·释形体》认为“膝”的语源来自“伸”:“膝,伸也,可屈伸也。”“伸”古音*qhli(n。《释名》的这条训释很奇怪。

汉语“膝”*si(k和藏缅语“膝”的原始形式*tsik相当:藏语tshigs,卡瑙里语tsig,列普查语a-ts@ak<*ts@ik,缅语a(tshats<*a(tshik,怒语tsi,米基尔语sek“关节”,加罗语dz@ak/ts@ik“肘”(臂关节),dz@a-ts@ik“膝”(腿关节),原始藏缅语*tsik(白保罗,1972#64)[3]。白保罗(1972,#64)构拟的原始藏缅语“关节”*tsik吻合(白保罗认为缅文的qpf<*tsik),并拿汉语的“節”tsiet和原始藏缅语的*tsik比较(白保罗,1972第44节)。马提索夫(1987)认为汉语“節”字的-t尾大概是从原先的舌根音加s后缀(如藏文的gs)变来[4]。这是比照藏文的tshigs得出的猜测。其实,他不知道,汉语的“節”字,上古音就是-k尾。

       其他学者也认为“膝”跟“節”有联系。

梅祖麟(1989)认为“膝”的上古形式是*s-ts-,此词的词根为“节”(关节),带*ts-声首。我把这两个字构拟成“節”*atsik>tset:“膝”*bs-tsik>sit(沙加尔,2004,73页)[5]。

藏文sigs(-ma,又tshigs)“节”,对应汉语“節”,子节切(郑张尚芳,2003,97页)[1]。“節膝”对藏文tshigs“关节,时节”(潘悟云,2000,218页[2];Bodman1980#296/1995,165页)。施向东(2000,38页,67-68页[7])有类似的看法。

藏缅语“节,关节”读塞擦音,吴安其先生认为是后起的:

       藏羌-喜马拉雅语支和彝缅-克伦语支的语言来自古藏缅语的北方方言,它们共同的创新是产生了舌尖塞擦音,而景颇语等不同。“骨节”,藏文tshigs,普米语tsi55,彝语ts?55,景颇语khZi/31。古藏缅语北部方言先是前缀的元音弱化、失落,产生复辅音,进而产生舌尖塞擦音声母。而古藏语的南部方言中,前缀一直保留着元音,如同今天景颇语支、库基-那加语支和博多-加洛语支的语言。景颇语支的语言中后来也产生塞擦音,但与藏羌、喜马拉雅及彝缅语支的塞擦音没有对应关系(吴安其,2006,133页)[8]。

       这对我们探讨早期汉语“節膝”的读音有启示。

二、“韍韠”系列

【巿】*pud<*pub//*pu(t,《说文》:“巿,韠也。”《说文》篆文作“韍”*pud//*pu(t。《方言》四:“蔽膝,江淮之间谓之褘,或谓之袚。”“巿”即围在衣服前的大巾,用以保护膝盖。《释名·释衣服》:“韍,韠也。韠,蔽膝也,所以蔽膝前也。” 

汉语的这个形式最早可能也当“膝”讲。试比较藏缅语“膝”,其原始形式是*put:列普查语tuk-pa(t“膝”,藏语pus-mo(西部藏语是pis-mo)“膝”,克钦语phut“跪”,l?phut“膝”;怒语phaN-phit“膝”,ur-phut“肘”,ra-phut“肩”(参看普里克语的pug-ma“锁骨”);缅-倮倮语*put是根据马鲁语的pat-lau<put“膝”,普诺伊语的phat tho khau<phut“跪”构拟出来的;因为怒语和缅语的材料的关系,这里构拟为*put比构拟为pus好(白保罗,1972#7)[3]。白保罗认为,汉语“巿”,和藏缅语*put同(白保罗,1972,181页)。马提索夫在该书的注解(#477)下也认为:汉语有一对同源异形词“巿”“韠”(蔽膝),来自*put ~*pit。白保罗1976认为原始汉藏语/原始藏缅语“膝”是*(-)put(-s)[9]。还可以比较:

“膝”,藏文pus,原始藏羌语*puk-s,原始景颇语*l-phut,原始彝缅语*put(吴安其,2002,164页)[10]。

三、“?”系列

【?】*du///*gdu( ?,《集韵·有韵》:“?,髀后曰?。”“?”除柳切。这个字可能和“肘”字有关。

【肘】*tu/<t-ku//kl’u///*?u(/<*k·lu(/,《说文》:“肘,臂节也。”

   俞敏先生(1989,58页)也拿汉语的“肘”和藏文比较:“藏文khru肘,古汉语词音:肘ti(?u,上古音skru。《左传》成公二年:‘皆肘之。’现代藏方言有kr→t`的例。”[11]Gong Hwang-cherng(1980#162)、W.S.Coblin(1986,70页)拿汉语的“肘”和藏文的gru-mo“肘”比较[12]。

还应该加上缅文的 'l;  duu3“膝”(《缅汉词典》页421),缅文这个字又写作xl; thuu3(《缅汉词典》页395)。汉语的“肘”,中古为知母字,缅语大约也像汉语一样,从双音节的*k·lu(演变为舌尖塞音。汉语和缅语的词义稍有改变。白保罗拿汉语的“肘”和他构拟的原始藏缅语的*l[u,?w]比较:藏文khru“腕尺[由肘至中指尖的长度]”;迪加罗语la(-klau<*-kru“肘”(la(-< 原始藏缅语*lak“臂/手”,加罗语kru“一拃或拇指和中指的长度”<原始汉藏语*(s-)kr?w(带表示身体部位前缀*s-)(白保罗,1976)。依据汉语和藏文的读音,原始藏缅语和原始汉藏语的这个词的元音应该是u,而不是?。汉语和缅文的词义稍有不同,但词义是可以相通的:肘、膝都是四肢的关节处。试比较:缅文的du“膝盖”,米基尔语lag-du“肘”(白保罗,1972第8节)。丁山《数名古谊》谓甲骨文“九”本是“肘”字,象臂节形。“九”*ku(/<*k?(w/,白保罗把包括缅文udk; k?3 在内的原始藏缅语的“九”构拟为*d-kuw(白保罗,1972#13),这和他构拟的原始藏缅语的*kl[u,?w]“肘”也比较接近。汉语的“肘”字(即九)有-w尾,和原始藏缅语的形式比较后就可以看出来。后来-w尾消失(黄树先,2003)[13]。

“肘”,陟柳切,知母三等。上古来源比较复杂。郑张先生比较了藏文gru、嘉戎语t-kru、哈尼语的tv后,认为汉语的早期读音是kl'u,还是t-ku,尚不能确定:“我们将对两类构拟在实践中检验其优劣”(郑张2003,152页)[1]。包拟古也讨论了“肘”的读音演变(Bodman上古汉语中具有l和r介音的证据及相关问题/1995:248)[6]。

四、“髕”系列??

       【髕】*bin///*bi(n/,《说文》:“髕,膝耑也。”字或作“臏”*bin///*bi(n/,词义或作胫骨讲:《史记·秦本纪》:“王与孟说举鼎,绝臏。”张守节正义:“臏,胫骨也。”同族词还有“蹁”。

【蹁】*peen,*been//*peen,*been,《释名·释形体》:“膝头曰膞,膞,团也。因形团而名之也。或曰蹁,蹁,扁也,亦因形而名之也。”“蹁”有清浊对立的两个读音,原因不详。照《释名》的说法,“蹁”来自“扁”*peen//pleen///*pen ?,未可遽信。字或假“辨”为之,《周易·剥》:“剥床以辨。”注:“辨者,足之上也。”王引之《述闻》说:“辨当读为蹁。”

俞敏先生(1949,89页)拿汉语的“膑”和藏语比较:“汉语古韵部先部,藏语韵类-in,藏语bjin‘腿肚子’,汉字膑”[14]。施向东先生(2000,42页,116页)[7]、白保罗(1976)[9]、潘悟云(2000,215页)[2]、龚煌城(1997//2004,127页)[15],都拿汉语“髌”对应藏文byin(或转写为bjin)。

五、“卷”系列

    膝为足关节,其特性是可以弯曲,故汉语“膝”的部分字词和表示弯曲的字词有同一来源:

【卷】*gron///*go(n ?,《说文》:“卷,膝曲也。”王筠句读:“膝与卷盖内外相对也。”

【?】*qoons//*qons,字作“腕”,见《新唐书·孝友传序》。又指膝关节,《内经太素·骨空》:“寒府在膝外解营。”隋杨上善注:“寒热府在膝外解之营穴也,名曰?关也。”试比较:“腕”*qoons,《墨子·大取》:“断指与断腕,利于天下相若,无择也。”《释名·释形体》:“腕,宛也。言可宛屈也。”

     汉语的这一组字和表示弯曲的有关:《诗经·卷阿》:“有卷者阿。”“彎”*qroon//*qron,“彎”的弯曲义见于中古;“圈”*khron//*khro(n,《礼记·玉藻》:“母没而杯圈不能饮焉。”郑玄注:“圈,曲木所为。”

     试比较汉语表示关节的另外几个字词:

【關】*kroon//*kron,《素问·骨空论》:“膕为上關。”

【膕】*kwr??k,《荀子·富国》:“诎要橈膕。”杨倞注:“膕,曲脚也。”白保罗认为:“膕”(膝背凹处),明显地来自*krwak<*r-kwak,可与缅文khwak“凹的,下陷的”相比(白保罗1976)。

    和“卷”意思相同的还有“?”,产生的时间较晚。

【?】《集韵》:“?,股胫间。”前面或加曲字,受后面字的影响,加月旁类化为?,见宋人宋慈《洗冤录·验尸》。敦煌变文《舜子变》:“把舜子头发,悬在中庭树地,从项决到脚?,鲜血遍流洒地。”蒋礼鸿谓?“大小腿之间”(蒋礼鸿《敦煌变文字义通释》增补定本,66页)。《元典章·刑部十六》:“用木棒放在各人??内,令弓兵并力轮番用力蹅踏。”

汉语文献有几个字词,其义和膝有关。它们和这一组来自“弯曲”的字词或有联系,但韵尾或元音有变化。这些差异的原因待考。

【?】*khruds//*khru(ts,《说文》:“膝胫间骨也。”王筠句读补正谓此字得名亦来自弯曲:“案髟部?,屈发也。?亦可以屈曲之物,故两字同音。”白保罗(1972注解#337)提供的纳瓦霍语(Navaho)“膝”是agud(bogud“它的膝”)。这个形式和汉语的“?”很相似。不知有没有关系。底下两个字录以待考:

【髁】*khlool,《广韵》:“髁,膝骨。”

【?】*khlaal,《广韵》:“?,膝骨。”

汉语文献还有几个和“膝”有关的字,附于文末,以待深入研究:

【尳】*kuut,*guut,《说文》:“尳,厀病也。”

【?】《说文》:“?,厀中病也。”“?”殆来自表示瘦弱的羸:《说文》:“羸,瘦也。”

【骹】*khraaw//*khrew,《说文》:“骹,胫也。”《集韵·爻》:“骹,膝骨也。居爻切。”郑张先生说,“骹”对泰文khauh“膝”(郑张尚芳,2003,163页)[1]。邢公畹先生也是这样对应(邢公畹,1999,400页)[16]。

 

参考文献

[1]郑张尚芳.上古音系[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潘悟云.2000.汉语历史音韵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3]白保罗.1972.汉藏语言概论[M].乐赛月,罗美珍,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4]马提索夫.1987.藏缅语研究对汉语市研究的贡献[C].南开大学语言研究论丛(4):.

[5]沙加尔(Laurent Sagart).2004.上古汉语词根[M].龚群虎,译.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6]N.C.Bodman(包拟古).1995.原始汉语与汉藏语[M].潘悟云,译.北京:中华书局.

[7]施向东.2000.汉语和藏语同源体系的比较研究[M].北京:华语教育出版社.

[8]吴安其.2006. 历史语言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9]白保罗.1976.再论汉藏语系[M].汉藏语言概论,附录.

[10]吴安其.2002.汉藏语同源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1]俞敏.1999.汉藏同源字谱[C].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63-120.

[12]Hwang-cherng Gong.1980.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Chinese,Tibetan,and Burmese Vowel Systems[J].BIHP51.3:455-490.

[13]黄树先.2003.汉缅语比较研究[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14]俞敏.1999.汉语的“其”跟藏语的gji[C].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167-183.

[15]龚煌城.2004.从汉藏语的比较看重纽问题—兼论上古*-rj-介音对中古韵母演变的影响[C].汉藏语研究论文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25-160.

[16]邢公畹.1999.汉台语比较手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

 

(原载《古汉语研究》2003年第3期:89-91)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