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说“手”  

2011-11-04 08:43:54|  分类: 汉语核心词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手”

黄树先

 

本文依据汉语文献材料讨论汉语核心词“手”的早期音义形式,并勾勒了汉语表示“手”义这组词的发展演变。

我们探讨同族词,首先应该区别“同源字”和“同源词”这两个概念。同一个词,可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写法,这应该是同源字,如“予”和“与”(王力先生《同源字典》页161注明“同音”)[1]。同源词应该是意思相同或相近;读音有差异,但应该相近,或有规律地交替。由于汉字和语言里词的特殊关系,问题还不是如此简单。一个汉字标记语言里的一个词。因为早期的汉语有比较复杂的形态变化,一个汉字可能代表语言里一个词的几个形态变化。比如,“败”,《广韵·夬韵》:“自破曰败。说文:毁也。薄迈切。”“破他曰败。补迈切。”这两个读音,中古分别读帮、並母。“自败”是自动式,並母,汉语用浊声表示自动;“败他”,帮母,汉语用清声母表示使动式。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汉字标记汉语的两个形式,就不应该是同源字了。文献中类似这样的情况还不止这一个,也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同源词可以构成一个词族。词族也是很复杂的,其间可能包括三个层面:古今音异、方言差异、形态的变化。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研究课题。我们现在在很多情况下很难在一个词族里把这三者区别开来。尽管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但是今后我们也应该关注这个问题。

    近几年,我们对汉语几个核心词进行了研究[2-6]。我们认为,汉语的核心词产生时间早,在语言中使用频率高,在语言中也就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会留下比较多的字词。这样就有利于我们进行同族词的系联[1]。在系联同族词时,我们在收集资料和整理阶段,我们采取不同的研究方法:在收集资料时,我们采用“经之以义,纬之以声”,注重的是语义,辅之以声。这样可以把同一个概念的字词收罗齐全。在整理时,则运用“经之以声,纬之以义”的方法,即按照语音来分析、整理我们收集到的材料。这样就可以看出一组字词语音上的联系,同时文章的脉络也就比较清晰。本文仍按照这样思路来整理汉语有关“手”的语族。

   “手”是人身体部位的词,是语言里最核心的词,在Swadesh的百词表中居48位,郑张尚芳300词表95,加*,表示最核心的词,并注明和“臂肘”有联系[7]。汉语的“手”有许多音义有关的字词,我们可以据以来系联汉语“手”的同族词。

    本文汉语古音系统采用郑张尚芳、潘悟云体系[8-9]。

一、“手”系列

【手】*hnju(/,《说文》:“手,拳也。”段玉裁注:“今人舒之曰手,卷之曰拳,其实一也。”“手”见于甲骨文。郑张尚芳先生在他的几篇文章中[10][7]p272,277,先依据汉语的内部材料,认为汉语的“手”*hnju'和“杻”“杽”*nu相谐,所以汉语的“手”音*hnju',和缅文的hnjouh对应。郑张先生的意见是对的。“手”和“杻”“杽”语音相同。“手”hnj?w'(“手”与“杻”为同族词,跟兄弟语“手指”niu'、缅文hnjo?h、基诺语n?u同源)(郑张2003,154页)[8]。文献材料也表明,“手”和“杻”“杽”其义也相联系。《说文》:“杽,械也。从木手,手亦声。”唐写本有“读若丑”,今本脱[2]。“丑”*n?u(/,字或作“杻”*n?u(/ ,故段玉裁曰:“杽杻古今字。《广韵》曰:杽,杻古文。”《法言·问神》:“龙以不制为龙,圣人以不手为圣人。”李轨注:“手者,桎梏之属。”从古字形来看,丑象手形,《说文》:“丑,纽也。十二月万物动,用事。象手之形。时加丑,亦举手时也。”甲骨文、金文“丑”字正象手之形。郭沫若《释干支》谓:“案此实象爪之形,当即古爪字。”“要之十二辰第二位实为爪形。”章太炎先生《文始》亦谓:“手为初文,?为准初文,而声义皆受诸丑。”(章太炎《文始》第七,《章氏丛书》本196页)从语音上来看,“手”“丑”即为同族词。

       原始藏缅语的*s-是动词的使动前缀,又是身体部位名称的前缀。古汉语也有以*s-作为身体部位名词前缀的情况,如“心”*sim<*s-l?m,“手”*snu/<*s-nu/(吴安其,2006,94页)[11]。

【狃】*nu///*nu( ?,《尔雅·释兽》:“猩猩,小而好啼,阙洩多狃。”注:“说者云:脚饶指。未详。”义疏:“狃为借声,谓脚指头。”又:“貍、狐、貒,貈醜,其足蹯,其迹禸。”注:“禸,指头处。”释文:“女九、人九二反。《说文》云:兽足蹂地也。古文为蹂,《字林》或作狃。”

【禸】*mju/,*mju//*mlju( ?,*mlju( ?,《说文》:“禸,兽足蹂地也。象形,九声。《尔雅》曰:貍、狐、貒,貈丑,其足蹯,其迹禸。蹂,篆文从足,柔声。”

“手”和“?”*njo(s、“臑”*njo(有联系。《说文》:“臑,臂羊矢也。”段注改为:“臂,羊豕曰臑。”段云:“各本皆作臂羊矢也。……皆不可通,今正。许书严人物之辨,人曰臂,羊豕曰臑。此其辨也。”段说是错误的。“臑”多谓羊豕之臂,陆宗达先生谓臂之穴位名,引申为臂[12]p9~10。周祖谟先生也说:案羊矢《礼记·少仪》释文、《史记·龟策列传》注徐广引并同。钱坫《说文斠诠》说:“坫考《素问》,羊矢脉穴各,近臂臑,是矢未尝误也。”段氏改羊矢为羊豕,是以不误为误。今考医书,人臂肘上一节外侧曰膊,内侧曰臑。《说文》“臑”字也正与臂肘二字相厕,则“臑”并非专指羊豕臂而言。段氏强为之说,徒使人迷惑(周祖谟《论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载《周祖谟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2001年,460页)。还可参考郭在贻先生《说文段注之阙失》(《训诂丛稿》,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415-416页)。

    汉语“手”系列,和藏缅语族有关系,试比较缅文:vufndSL h¤?2 “食指”[9]p874;西夏语n??2“指”(龚煌城《西夏文字中的汉语成分》,《西夏语言文字研究论集》,民族出版社,2005年,293页)。 汉语“手”系列和侗台语族的关系最为明显。比较侗台语“手指、脚趾”:泰语 niu4,老挝语 niu4,傣语 niu4/¤iu4,壮语 niùu4,标语 ¤au2。梁敏、张均如先生把原始侗台语的这个词的原始形式构拟成*niu[13]。

邢公畹先生的比较很特别:

“指,趾”,傣雅¤?u4,西双版纳niu4,德宏leu4,泰语niu4<*n-。比较汉语“纽”。《说文》:“纽,系也;一曰结而可解。从系丑声。”女久切。“指,趾”都可以曲伸,故台语称之为“纽”。《广韵·有韵》:“扭,女久切,手转貌。”(邢公畹,1999,138页)[14]。

邢先生拿“纽”来跟侗台语比较,表明汉语的“纽”可能跟“手”*hnju(/有共同的来源。因为手的主要功能就是能够纽动事物。

厦门话手指说“手爪”,读ts‘iu?? niau?(周长楫《厦门方言词典》,江苏教育出版社,1993年,114页),niau?很有可能是汉语早期读音。

    侗台语族的“手”,现代形式是:泰语 m?2,老挝语 m?2,傣语 m?2,黎语 me?1。李方桂先生把原始台语的“手”构拟为*mi? A2[15]p73、265。梁敏、张均如先生构拟为*mwi?2[13]。这个形式可能和汉语的“拇”对应:

“拇”*moo///*mo ?,《说文》:“拇,将指也。”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谓:“手足大指皆曰拇。”字或从“足”,《周易·咸》“咸其拇”,释文:“子夏作?,荀作母。”试比较:“武”*ma(/,《诗经·生民》:“履帝武敏。”参见白保罗:原始澳泰语“手”,*[ka/][l?]ima;*[ka/]linma])[16]p309。邢公畹先生(邢公畹1999,100-101页;2000,544页)[14,17]也拿汉语“拇”跟泰语m?2<*m-“手”比较。《生民》“祀子敏”韵。“敏”字今音-n,不知来历。汉韵犹作-g。《诗》“敏”字入韵者凡二见。《甫田》三章“农夫克敏”,毛传“疾也”。此处“履帝武敏”,传亦训“疾”,惟郑笺云“拇也”。暂从“母”字之音mug。《甫田》音仿此(陆志韦《诗韵谱》,《陆志韦语言学著作》之二,中华书局,1999年,144页)。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汉语和侗台语“手”和“手指”的对应刚好颠倒了。

吴安其先生把上古汉语“手”构拟为*s-nu-g,并推测:“汉语手*snug可能来自m-lug,是“肘”*k-lug的同源派生词。”[18]p309。

二、“肢”系列

    汉语表示四肢的字词有:

【支】*kje//*kje(,《周易·坤》:“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疏:“四支犹人手足。”《说文》:“跂,足多指也。从足,支声。”段注:“《庄子·骈拇》枝指字只作枝,跂盖俗体。”“树枝”跟“手足指”在语义上应该是有联系的。《释名·释形体》:“胑,枝也,似木之枝格也。”杨树达先生说,人身诸名,则多取象于树木。盖人身直立,与树木之象同,足踵在下,有似树木之根;手足旁出于人身,则与干相对而谓之肢,言如树之枝也(杨树达《积微居小学述林全编》“释跟”,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29-30页)。杨说是也。

汉语方言的例子,如西南官话(四川南川),枝,人的手、足、手指、足趾,1931年《南川县志》:“枝,指趾,手足之枝也。手足,身之枝也。俗语名词引申为动词,凡伸手足及指趾曰枝,音移若痴。”(许宝华、宫田一郎《汉语方言大词典》,3090页)。

还可以比较其他语言:如英语arm“臂”,也有“(树的)大枝”义。阿尔泰语的满通古斯语rapa“枝,肢体,四肢”,蒙古语、突厥语都有这样的语义发展(安德列耶夫、苏尼克《论阿尔泰诸语言的亲源关系问题及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民族语文研究情报资料集》第1集,28页)。

【胑】*klje//*klje(,《说文》:“胑,体四胑也。从肉,只声。肢,胑或从支。”经典通用“肢”*kje(。

或特指手指:

【指】*kji///*kji( ?,《说文》:“指,手指也。”

汉语“支”既可以指手,也可以指脚,和表示脚的“止”有联系。试比较亲属语言:

“指”,傣雅t?i4,西双版纳tsi4,德宏tsi4,泰语t?hi4<*dü-。比较汉语“指”(邢公畹,1999,415页)[14]。

    这一组字词带韵尾-N的有:“肱”*kw??N,“肱”字《说文》正体作“厷”:“臂上也。从又,从古文厶。厶,古文厷。象形。肱,左或从肉。”是“肱”为重文,文献多作“肱”,故段玉裁注:“今皆作此。”甲骨文“肱”字正作“厷”,为“肱”之初文,详见于省吾先生《释厷》[19]p390。汉语的“肱”,其音义有可能和表示腿的“脛”*greeN相关:《说文》:“脛,胻也。”段玉裁注:“脛之言坙也,如茎之载物。”《释名》:“脛,茎也,直而长,似物茎也。”[3]汉语同族词可能还有:“莖”*greeN,“胻”*graaNs。《说文》:“胻,茎端也。”《广雅·释亲》:“胻,茎也。”“莖”*greeN,《说文》:“莖,枝柱也。从艸,坙声。”“莖”,又作杆子讲:《文选·魏都赋》刘良注:“莖,旗竿也。” 汉语的这个形式分别分别对应藏文:keN“腿,脚”,rkaN“脚,腿,干,茎”。白保罗(1972)说,汉语的元音表明,“脛莖”最初是  gi[·]N,而不是geN或gaN[20]p70。汉语的文献材料不支持白保罗氏的推测。

三、“胳”系列

【胳】*klaag//*klaak,《说文》:“胳,亦下也。”

汉语同族词还有“亦”*laag//*k·laak,《说文》:“亦,人之臂亦也。”字后作“腋”。裘锡圭先生说,“亦”是“腋”的初文(“腋”字较晚出,古代以“掖”表示“腋”这个词。“亦”与“掖”“腋”古音相近)(裘锡圭《文字学概要》,商务印书馆,1990年,121页)。“腋”,文献中亦作“掖”。《说文》:“掖,以手持人臂也。从手,夜声。一曰臂下也。”顾炎武所举例子,如《史记·商君传》:“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掖。”(《唐韵正》卷18“腋”,《音学五书》,中华书局,1982年,519页)。

汉语“袼”*klaag//*klaak,还作“袖子”讲:《广雅·释器》:“袼,袖也。”王念孙疏证:“盖袂为袖之大名,袼为袖当掖之缝,其通则皆为袖也。”字本作“胳”:《礼记·深衣》:“袼之高下,可以运肘。”《释文》:“袼,本又作胳,音各,腋也。”“胳膊”跟“袖子”的关系,可以比较印尼语:tangan“手”;tangan  baju“袖子,衣袖”(《新印度尼西亚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7年,655页);lengan“胳膊,臂膀;(四足动物的)前足;(物体的)臂状部分:lengan  baju袖子”(388页)。

汉语“腋”可以跟下列亲属语言进行比较:

“亦腋”laag/“胳”klaag与藏文lag“手”同源(郑张尚芳,2003,91)[8]。藏文lag-pa有“手、胳臂”两个意思。“手、胳臂”这两个意思可以相通,如“手”在东南方言中通常包括“胳膊”(李如龙《论汉语方言特征词》,《汉语方言的比较研究》,商务印书馆,2003年,117页)。

“腋”,佤语klaik,汉语“亦”*la(k(潘悟云1995/2002,176页)[21]。

《广雅·释亲》:“胳谓之腋。”藏文lag-pa“手”,lag-ngar“胳膊”(施向东,2000,87页,127页)[22]。

【丮】*krag//*ka(k,《说文》:“丮,持也。象手有所丮据也。”“丮”为动词。疑此字和“胳胳”字有关系[4]

试比较:缅文vuf lak4“手,畜牲的前肢;袖子”[23]p868;tvuf lak4“(人的)上肢,(动物的)前趾”[23]p1160。马提索夫认为:“手”“手臂”,在藏缅语中的词根是lak或yak,词根的声母有时是l,有时是y,或许应该写作lyak,这一点还不太清楚;词根前面可能有前缀d-,g-,p-。这是一般公式,有各种变体。藏文的lag,缅文的lak,拉祜语的la$/,那伽诸语言里的yak或ya# ,都是“手”的意思[24]p64。白保罗把包括缅文在内的原始藏缅语的“手臂”一词构拟为*lak[20]p32,并拿汉语的“翼”字和原始藏缅语的*g-lak“臂”比较[20]p171。

【掖】*laag//*k-la(k,“掖”是动词形式。《左传》僖公二十五年:“掖以赴外,杀之。”这个动词形式来自名词,故《说文》说:“掖,以手持人臂投地也。一曰臂下也。”段本删去“投地”二字。王力先生也认为,动词“掖”来自名词“腋”,它们是同源字,它们的语义关系是“胳肢窝”—“用手搀扶别人的胳膊”(王力,1982,287页[1];1982,52页[25])。朱骏声说:“掖本持臂之名,遂谓臂下肋上为掖,是因名转而相生也。”把演变的方向弄反了。

【搹】*kreeg//*krek,《说文》:“搹,把也。从手,鬲声。扼,搹或从厄。”这个动词,跟名词“胳”比起来,有两处不同:加了*r介音,元音高化,由*a变成*e。试比较:

藏文lag(pa)“把,手”,汉语“搹”breg。《仪礼·士丧》:“直(苴)绖大搹。”(俞敏,1989//1999,89页)[26]。

       汉语“翼”字也许跟这个系列有联系:

       汉语“翼”*r?k>?ji?k,藏文lak“手”,缅文lak“手臂”(龚煌城,1990//2004,34页)[27]。

汉语的“胳”和当腿胫讲的“脚”*kag//*ka(k语源相同。“脚”的本义是脚胫:《说文》:“腳,胫也。”后泛指人足,关于“脚”字泛指“足”的时间,学者有广泛的讨论[28]40。

四、“拳”系列

【拳】*gron///*gro(n ?,《说文》:“拳,手也。”段注:“今人舒之为手,卷之为拳。其实一也。”字或作“捲”:《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夫杂乱纠纷者不控捲。”司马贞索隐:“谓解杂乱纷纠者,当善以手解之,不可控捲而击之。捲即拳也。”[5]

藏语khyor(*khlyor)“一把”,汉语“拳”*gwlyar,gwljan/gjwa_n3(Bodman1980#341/1995,177页)[29]。

汉语这个同族词还有:

【掔】,《说文》:“掔,手掔也。扬雄曰:掔,握也。”段注:“掔者,手上臂下也。”《汉书·郊祀志》:“莫不搤掔而自言。”颜注:“掔,古手腕之字也。”“腕”*qoons,《墨子·大取》:“断指与断腕,利于天下相若,无择也。”《释名·释形体》:“腕,宛也。言可宛屈也。”字或作“捥”:《左传》定公八年:“涉沱捘卫侯之手,及捥。”字或作“?”:用作“腕”,见《新唐书·孝友传序》。

【關】*kroon//*kron,《素问·骨空论》:“腘为上關。”

“拳”的语源来自表示弯曲的一组字:“卷”*gro(n/、*kro(n/,《诗经·卷阿》:“有卷者阿。”“彎”*qroon,“彎”的弯曲义见于中古;“圈”*khro(n,《礼记·玉藻》:“母没而杯圈不能饮焉。”郑玄注:“圈,曲木所为。”

五、“爪”系列

【爪】*/sruu///*tsruu/,《说文》:“爪,丮也。覆手为爪,象形。”段玉裁注:“仰手曰掌,覆手为爪。今人以此为爪甲字,非。”

字或作“搔”:《仪礼·士虞礼》:“沐浴栉搔翦。”郑玄注:“搔当为爪,今文曰沐浴搔翦,或为蚤揃。”此“搔(蚤爪)”是动词,剪去手足指甲。《士丧礼》:“蚤揃如他日。”注:“蚤读为爪,断爪揃鬚也。”“搔”*suu//*suu,又当抓讲:《说文》:“搔,括也。”《诗经·静女》“搔首踟躇。”

“爪”*/sruu///*tsruu/、“搔”*suu//*suu同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6]。还有“找”字,郑张先生说“找”*/sruu/是“抓”的分化字(郑张尚芳,2003)[8],是可信的。“爪”字,桂馥义证“爪”下说:“俗加手作抓。”词义比较:拉丁文manus“手”,跟晚期印欧语*ma-r/n-“握,拿住”相同。

同族词还有:“?”*tsru(,《广雅·释兽》:“?,足也。”

六、“肘”系列

【肘】*?u(/<*k·lu(/,《说文》:“肘,臂节也。”Gong Hwang-cherng拿汉语的“肘”和藏文的gru-mo“肘”比较[30]。俞敏先生也认为:藏文khru“肘”,古汉语词音:“肘”ti(?u,上古音skru。《左传》成公二年:“皆肘之。”现代藏方言有kr→t`的例[26]。还应该加上缅文的'l; duu3“膝”[23]p421,缅文这个字又写作xl; thuu3[23]p395。汉语的“肘”,中古为知母字,缅语大约也像汉语一样,从双音节的*k·lu(演变为舌尖塞音。汉语和缅语的词义稍有改变。白保罗(1976)拿汉语的“肘”和他构拟的原始藏缅语的*l[u,?w]比较:藏文khru“腕尺[由肘至中指尖的长度]”;迪加罗语la(-klau<*-kru“肘”(la(-< 原始藏缅语*lak“臂/手”,加罗语kru“一拃或拇指和中指的长度”< 原始汉藏语*(s-)kr?w(带表示身体部位前缀*s-)[31]。依据汉语和藏文的读音,原始藏缅语和原始汉藏语的这个词的元音应该是u,而不是?。

    汉语和缅文的词义稍有不同,但词义是可以相通的:肘、膝都是四肢的关节处。试比较:缅文的du“膝盖”,米基尔语lag-du“肘”[20]p21。丁山《数名古谊》谓甲骨文“九”本是“肘”字,象臂节形。“九”*ku(/<*k?(w/,白保罗把包括缅文udk; k?3 在内的原始藏缅语的“九”构拟为*d-kuw[20]p19,这和他构拟的原始藏缅语的*kl[u,?w]“肘”,也比较接近。汉语的“肘”字(即九)有-w尾,和原始藏缅语的形式比较后就可以看出来。后来-w尾消失。

汉语的“肘”和“膝”*si(k、“?”*k-lu(/一样,最初的意思应该都是“关节”的意思(黄树先,2003)[32]。“膝”*si(k,《说文》:“厀,胫头卩也。”段注:“俗作膝。”“膝”来自“節”,二者的语源相同:“節”*tsiik《说文》:“節,竹约也。”段注:“约,缠束也。竹節如缠束之状。”汉语“膝”*si(k和藏缅语“膝”的原始形式*tsik相当:藏语tshigs,卡瑙里语tsig,列普查语a-ts@ak<*ts@ik,缅语a(tshats<*a(tshik,怒语tsi,米基尔语sek“关节”,加罗语dz@ak/ts@ik“肘”(臂关节),dz@a-ts@ik“膝”(腿关节),原始藏缅语*tsik[20]p27。

七、其他

【尋】*ljum//*sGlu(m,汉语“尋”字,也可能在早期跟“手”有关系。可以找到两个语言上的证据。

第一,“尋”的早期意思是人张开两臂的长度,《说文》:“尋,绎理也。此与?同意。度人之两臂为尋,八尺也。”

    “尋”这个词在亲属语言里,也保留了和汉语类似的意思。

    藏语'dom(s)“一噚,六尺”,景颇语la#m“以噚为单位度量”,l?-la#m“一噚”,原始藏缅语(白保罗1972,p71)*la(:)m“噚,两臂长”。阿迪语(原来叫阿博尔-米里语)的“噚”作ya^m(来自*lyam?)。汉语“尋”*l?m(或*ly?m?),lj?m/zj?m(Bodman1980/1995,126-127页)[29]。

       汉语和亲属语言,都有一套用人身体作为量度单位的词,参见黄树先2003年文章[34]。从这些材料来看,汉语“尋”早期跟“手”应该有关系。

       第二个语言证据,“尋”很早就有寻找的意思。陶潜《桃花源记》:“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尋向所志。”“尋”在汉语中来自“手”,动词寻求,可能跟“手”有关。平行的语义发展,可以参考“爪”→“找”。

       文献中部分字词,或有手义,或与手有关,附以待考。

【】*skaal/,《说文》:“,手也。”字后作“左”。

【又】*Gw?(/,《说文》:“又,手也。”后作“右”。

“右”对藏文g-jas“右”(潘悟云,2000,213页)[9]。

语言“佑助”多跟“右”有关,藏缅语、英语莫不如此。

《说文》:“祐,助也。”段注:“古只作右。”徐笺:“右祐古今字。”朱骏声通训定声也说:“据许书则凡助为右,神助为祐,其实即右之变体加示耳。”

章太炎先生说,,孳乳为左,左手相佐也,左即今佐字;左助对转寒则孳乳为赞(章太炎《文始》第一,9页,章氏丛书本)。王力先生也认为汉语“左”和“佐”“赞”是同源字(王力,1982,441页[1];1980,533页[33])。

邢公畹先生拿汉语“左”跟侗台语“帮助”比较:“帮助”,傣雅t?aùu6,西双版纳ts?i6,泰语t?huai6<*dü-。比较汉语“左”。俞敏(1989)以藏文rtsal“能力”(格西,页680)和汉语“左”对应,可以参考(邢公畹1999,243-2444页)[14]。

【衛】*Gwa(ts,《吕氏春秋·审时》:“四衛变强。”注:“四衛,四枝也。”[7]

【末】*maat,《左传》昭公元年:“风淫末疾,雨淫腹疾。”注:“末,四支也。”

【撝】*qhwa(l,《说文》:“撝,一曰手指也。”

【勦】*tsa(w/,《类篇》:“勦,大指名。”

 

【附注】本文曾在中国第二届汉语词源学学术研讨会论文(烟台,2002年9月20-23日)上宣读。

 

参考文献

[1]王力.1982.同源字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

[2]黄树先.1993.说“幼小”[C ].中国海峡两岸黄侃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

    版社:187-193.

[3]黄树先.1994.说“稻”[J].语言研究(专刊):1-4.

[4]黄树先. 1996.说“扫”[J].语言研究(专刊):67-73.

[5]黄树先.1998.古代汉语中的“马”字[J].古汉语研究(3):23-25.

[6]黄树先.2000.说“盐”[C].中国音韵学研究会第十一届学术讨论会汉语音韵学第六届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香港:香港文化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74-76.

[7]郑张尚芳. 1995.汉语与亲属语同源根词及附缀成分比较上的择对问题[J].中国语言学报专刊.

[8]郑张尚芳.上古音系[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9]潘悟云.2000.汉语历史音韵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10]郑张尚芳.1990.上古汉语的s头[J].温州师院学报(4).

[11]吴安其.2006. 历史语言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12]陆宗达.1981.说文解字通论[M].北京:北京出版社.

[13]梁敏,张均如.1996.侗台语族概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4]邢公畹.1999.汉台语比较手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

[15]李方桂. 1977.A Handbook of Comparative Tai [M].The University Press of Hawaii.

[16]白保罗.1975.Astro-Thai:Language and Culture,with a Glossary of Roots[M].Harf Press.

[17]邢公畹.2000.台语t?-,s-组声母的字和汉语的深层对应[C].邢公畹语言学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537-573.

[18]吴安其.2002.汉藏语同源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9]于省吾.1979.甲骨文字释林[M] .北京:中华书局.

[20]白保罗.1972.汉藏语言概论[M].乐赛月,罗美珍,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21]潘悟云.2002.对华澳语系假说的若干支持材料[C].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潘悟云卷.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27-180.

[22]施向东.2000.汉语和藏语同源体系的比较研究[M].北京:华语教育出版社.

[23]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 1990.缅汉词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

[24]马提索夫.藏缅语研究对汉语史的贡献[A].语言研究论丛4辑[C].

[25]王力.1982.汉语滋生词的语法分析[C].龙虫并雕斋文集(三).北京:中华书局:45-55.

[26]俞敏.汉藏同源谱稿[C]. 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63-120.

[27]龚煌城.2004.从汉藏语的比较看上古汉语若干声母的拟测[C].汉藏语研究论文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31-48.

[28]汪维辉.2000.东汉-隋常用词演变研究[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

[29]N.C.Bodman(包拟古).1995.原始汉语与汉藏语[M].潘悟云,译.北京:中华书局.

[30]Hwang-cherng Gong.1980.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Chinese,Tibetan,and Burmese Vowel Systems[J].BIHP51.3:455-490.

[31]白保罗.1976.再论汉藏语系[M].汉藏语言概论,附录.

[32]黄树先.2003.说“膝”[J].古汉语研究(3):89-91.

[33]王力.1980.汉语史稿[M].北京:中华书局.

[34]黄树先.2003.汉缅语比较研究[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原载《语言研究》2004年3期:114-118)





[1] 我们认为应该严格区分同族词、同源词。同族词是一个语言内部音义有关联的一组词。同源词是指语言之间有共同来源的那一部分词。


[2] 莫友芝《唐写本说文解字木部笺异》(丛书集成初编本,中华书局,1985)谓“读若丑三字二徐无。”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曰:“杽,在手曰梏。按即丑之或体,因丑为借义所专,乃制此字。”

 


[3] 试比较缅文:cdsKif; khj?N3“腋,胳肢窝”[9]p129。

 


[4] “丮”*ka(k,《说文》:“丮,持也。象手有所丮据也。”此字用作动词,试比较:《说文》:“掔,手掔也。扬雄曰:掔,握也。”


[5] 试比较:“卷”*gro(n/,《说文》:“卷,膝曲也。”王筠句读:“膝与卷盖内外相对也。”


[6] “爪”*tsruu/、“搔”*suu其声母有差异外,其名词形式“爪”字有*r-介音。这个介音可能有形态意义。但“抓”*tsruu,动词,也有介音。

 


[7]试比较:《说文》:“踶,躗也。”段注:“牛部?下云:牛踶躗也。然则躗?义略同。”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