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上古汉语复辅音声母探源  

2011-03-17 13:28:19|  分类: 汉藏语论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古汉语复辅音声母探源(《语言研究》2001年3期;人大复印资料《汉语言文字学》2002年1期)

黄树先

 

    本文运用次要音节理论,对上古汉语复辅音声母的来源进行探讨。本文认为,前上古汉语有许多双音节词,前一个音节弱化后,元音脱落,形成次要音节;前一个音节的声母和后一个音节的声母结合,形成复辅音。这是上古汉语复辅音的一个重要来源。

    汉语上古音有复辅音声母这一假说,自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提出来以后,中外学者不断探索,这一假说已为越来越多的语言事实所证明,业已为大多数学者所接受。在这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学者的注意力相对集中在探究上古汉语复声母的种类上。有一个问题,学者尚无暇顾及,那就是:汉语复辅音是如何形成、发展的?

    上古汉语复辅音的早期面貌倒底是怎样的?近年来有学者试图对此进行探讨。Bodman (1980 )把上古汉语塞音加流音声母分为两大类:Cr-,Cl-,C-r-,C-1-,在此基础上,潘悟云教授(1987)认为,“不妨暂时假设前一类是真正的复辅音;后一类的塞音部分很像南亚语中的前加音,是音节弱化的结果,往往导致脱落。”这给复辅音来源的探索带来了希望。笔者对这个问题也曾有过较长时间的思考:黄树先(1993:29)有一个推测:“汉语受方块字的限制,要判断汉语动物词前缀哪个缩减,哪个保留完整,还难以遽断。不过,汉语许多动物词的复辅音有些是由前缀发展而来的,前一个音节韵母脱落,和词根结合在一起形成复辅音,如‘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考察复辅音时,我们应该考虑到这一点。”几年以后,我们仍然坚持这个观点,在一篇讨论汉语“马”字古音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马’在藏缅语中,有一个词根*ra?,*s-,*m-,*b-,*g-,都是前缀。词根加上这些前缀,可以有*s-ra?,*m-ra?,*g-ra?,*b-ra?等形式;还可以有双重前缀*m-g-ra?,g-m-ra?;甚至三重前缀:*m-b-ra?。 *m-b-ra?后来发展成复辅音*mbra?。按这个思路,*mbr-也就不是最早的形式,倒是后来形成的。这个观点我在1993年的一篇文章里已经提出来了。”(黄树先1998)问题是很谨慎地提出来了,限于当时的条件,并没有很好地展开讨论。

    近年来,有学者先后提出汉语复辅音声母来自两个音节的缩减。笔者所见,有以下几家:潘悟云教授(1995)认为:“在原始的华澳语中有许多词是多音节的,就象现代的印尼语一样。后来,有些词的词义重心转移到其中的一个音节上,其他音节就发生了虚化。大多数的双音节词是前一个音节发生虚化,虚化比较彻底的就成为词头,而且音节发生弱化,成为前冠音。前冠音的继续发展,可能是失落,也可能是与主要音节的声母结合成复辅音。”1999他又非常全面地对整个汉藏语的次要音节进行了深人的研究。这里所说的次要音节,和国内民语界所说的弱化音节相当。吴安其先生(1995: 21)认为:“古汉语*dr-、*gr-、*kr-、*pr-等声母可能是首音节和第二音节辅音缩减而来的”;一年以后,吴氏又说:“推测上古期间古汉语的一些复音词单音节词化,主要演变模式是前面音节的失落,也有音节的缩减。”(吴安其1996: 20)倪大白先生(1996:12)比较了侗台语复辅音的来源,并指出:“侗台语复辅音声母来源的探索,也为汉语古音的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上古汉语存在复辅音,比上古更早的太古汉语、远古汉语又是一番什么面貌?先秦的复辅音和声调是否也是由早期黏着型的多音节词演变来的呢?”这些学者也没有时间对汉语复辅音声母的来源来展开充分的讨论。

    严学宭先生(1990) 也认为“原始汉语的音节结构是基本结构前后附加具有构词构形功能的多音节形式。”严先生的多音节的解释和上面几位先生的多音节稍有不同,但肯定前上古汉语有多音节词,复辅音声母来自多音节词却是一致的。

    有鉴于此,我们收集了一些材料,拟对上古汉语复辅音的来源作一个较为全面的说明。

    本文的汉语上古音采用郑张尚芳-潘悟云体系(郑张尚芳1983、1987;潘悟云1992、 1999)。

    汉藏语的复辅音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辅音结合得比较紧,我们称之为甲类复辅音;另一类辅音之间结合比较松散,实际上是辅音丛,我们称之为乙类复辅音(潘悟云1995、 1999)。汉藏语其他语言中的复辅音也可以分成这么两大类:羌语的复辅音由甲、乙两大类构成:“羌语复辅音一般只有二合的,没有三合的。复辅音一般分两种类型,一种是前置复音加基本辅音构成,本文称为甲类;一种是基本辅音加后置辅音构成,本文称为乙类。”“一般说来,甲类复辅音结合得较松,乙类复辅音结合得较紧。”(刘光坤1997: 25-26)本文认为,上古汉语中结合得比较紧的甲类复辅音,来自双音节的缩减;结合得比较松的乙类复辅音,多来自前缀音加基本辅音。

    本文先考察来自双音节缩减的上古汉语复辅音声母。在考察汉语复辅音来源之前,首先要对上古汉语的音节结构作一番说明。

    受方块汉字的限制,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汉语是单音节语言。近年来,通过和亲属语言比较,学者们开始意识到,早期汉语可能有大量的双音节词。L.Sagart(1992:37)认为:“据初步了解,有两个因素可以证明原始汉澳语应该是复音节的:1) Blust(1988)把原始南岛语的不少词语的末一音节作词根(root)看待,说其居前音节不能看作独立的构词成分,该是原有的;汉语声母当中全清与次清的对立只能看作是居前音节遗留下来的痕迹(居前音节收鼻音韵尾时,末一音节声母就送气)。”国内学者持此看法的有:潘悟云教授(1995)认为:“上古汉语的类型大概处于南亚语的阶段,既有复辅音,也有前冠音,同时还存在不少双音节的联绵词”。

    当然,这种看法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施向东先生(1998)对潘悟云教授(1995)上古汉语双音节→单音节发展提出质疑,赞成与之相反的另一种模式,“即由具有音首辅音丛的单音节词扩展为双音节联绵词的模式。”施先生的立论依据主要是:“甲骨文中几乎没有双音节单纯词。诗经时代的汉语,双音节单纯词并不多,单音节词占绝对优势,这是研究上古汉语的人公认的事实。而到了楚辞、汉赋中,双音节联绵词大量增加,这个事实说明,在汉语发展方向是由单音节向双音节发展,而不是相反。不大可能出现双音节→单音节→双音节这种反复循环的局面。”(施向东1998:83)施先生的这段话,有必要澄清两个问题:

    1.判断上古汉语单音节、双音节以什么为依据?许多学者认为,一个方块汉字代表汉语中的一个音节,用一个汉字记录一个词,当然就是一个音节。这样汉字和汉语的界限就混淆了。汉字是表意文字,一个字代表一个词,这个词可以是单音节词,也可以是双音节词。早在二十世纪初,章太炎先生独具慧眼,在《一字重音说》中指出:“中夏文字率一字一音,亦有一字二音者,此轶出常轨者”,在列举若干例证后,章氏接着说:“此类实多,不可殚尽。大抵古文以一字兼二音既非常例,故后人旁附本字,增注借音,久则遂以二字并书,亦犹越称于越,邾称邾娄,在彼以一字读二音,自鲁史书之,则自增注于字、娄字于其上下也。”章氏一方面囿于一字一音的传统观念,一方面又依古书中的例证,谓一字一音“不可殚尽”。“不可殚尽”意味着一字二音为数不少。另外,章氏推测,后人于一字二音,“旁附本字,增注借音,久则遂以二字并书”,妄改者不在少数。刘又辛先生在四十年代读了章氏的文章后,认为“他的论点是可信的”,尽管刘先生并不同意章氏的论证。刘先生从古代典籍的异文和古今方言材料来加以重新论证。刘先生说:“由于汉字的特点,古代应当有一些一字二音的字,如果依照这个线索来探索,当可以发现更多的复音节词。”在文章的最后,作者又引了章氏同辈学者刘师培的《正名偶论》中“一字一音一意”的观点,并加以评述:“刘氏的这种说法,跟一些国外语言学家认为汉语是单音节语的观点是一致的。这种观点源远流长,古今中外都有类似的看法。我们不同意这种看法。”(刘又辛1981)俞敏先生(1984)也赞同章氏的观点:“所以我对于章太炎先生的《一字重音说》可以同意。一个汉字有时侯可以代表不止一个音缀,只要这里没有两个词根(root word)的话。”

    2.汉语音节“双音节→单音节→双音节”发展问题。我们认为前上古汉语的双音节词是以单纯词为主,这种单纯双音节词是一个语素;这个语素由两个音节组成,表达一个意思。其后,这种双音节单纯词缩减以后,演变成单音节,即CVCV→C-CV/CCV/CV。汉藏语系许多语言都走过这条路。这种单音节词(C-CV/CCV/CV)后来又演变成双音节词。但是这个时候的双音节词,和前上古汉语的单纯双音节词,在性质上有本质的不同:这个时候的双音节词,多为两个语素,双音节词的前后两个音节都是有实际意义的。王力先生《汉语史稿》第四十节《构词法的发展》中认为,上古汉语是单音节为主,由单音节向双音节发展,“汉语复音词的构成,可以分为三大类:(一)连绵字;(二)词根加词头、词尾;(三)仂语的凝固化”(页346)并认为前两类数量少,“至于仂语的凝固化,就是说,仂语在发展过程中凝固起来,成为单词,如上古的‘天子’,中古的‘喜欢’等,在汉语构词法则是主要的。”这样看来,秦汉以来逐渐增加的双音节词,和前上古的双音节词就有本质的不同。除第一类连绵字和前上古的双音节词性质相同之外,第二类词根加词头、词尾,仍是以单音节为主,附加词缀;第三类,是两个语素组合的凝固词,而且所占比重最大。就书面文献来看,汉语史上的双音节化实际上是建立在汉语以单音节为主这个大背景上的(注意:我们说汉语为单音节,是指CVCV→C-CV/CCV/CV,即双音节→单音节)。这也就是说,自从双音节分单音节后,汉语始终是单音节语言,或者说是以单音节为基础,单音节词占主导地位。

    发展到现代汉语,情形依然如此。张寿康先生(1981)分析了现代汉语的构词法,他把现代汉语分成单纯词和合成词;单纯词包括单音的单纯词,如“火”,和多音的单纯词。多音的单纯词又分成五类:(1)、古代的衍声词如“蜘蛛”;(2)、古代外来词,如“葡萄”;(3)、近代译音词,如“逻辑”:(4)、有附会之义的词,如“鸳鸯”;(5)、重音词,如“赳赳”。合成词分为“实词素与实词素合成的合成词”和“实词素与虚词素合成的合成词”两大类。从这个分析来看,现代汉语也应该是以单音节为主。就口语而言,各地方言,其主要语汇,单凭我们的语言直觉来看,单音词要占大多数。这样看来,根本不存在双音节→单音节→双音节这样的模式。

退一步来说,汉语构词法由双音节→单音节→双音节,也是可以的。汉语语音浊音→清音→浊化,在汉语方言中为数并不少。语言中的这种回归现象是很常见的。

原始华澳语以双音节为主,发展到前上古汉语,早期以双音节为主,以后重心移到第二个音节,前一个音节弱化,成为次要音节,进一步向前发展,就成为复辅音。

上古汉语的复辅音,塞音加流音,和原始华澳语比较后,很容易看出来。

 

一   唇音加流音

 

    1.鸗*b·roo?,《史记·楚世家》:“小臣之好射鶀雁,罗鸗。”集解:“徐广曰:吕静曰:鸗,野鸟也。音龙。”索隐引刘伯庄:“刘音龙。鸗,小鸟。”《广雅·释鸟》:“鸗,鸭也。”汉语的同族词还有“凤”*blums,《说文》:“凤,神鸟。”白保罗(1975:234)原始澳泰语:*[bu]ru?,“鸟,猛禽”。汉语<*b[ ]roo?<**b[ ]rum。

    2.绿*bruk,《诗经·绿衣》:“绿衣黄裳。”白保罗(1975:237)原始澳泰语:*(m)b[i]ru;*mp[i]ru,“蓝,绿”。汉语“绿”<*b[ ]ruk。

3.来*m·r??,古文字象麦形,当为“麦”之初文。《说文》认为它从行来之来引申而来:“来,周所受瑞麦来?,天所来也,故为行来之来”,牵强殊甚。实际的情况是倒过来。麦为实物,有形可画,所以用“来”象其形。行来之来为动词,比较抽象,难以象形,因为它与麦的声音接近,就借用了它的字形。但是,两个不同的词用同一个字形毕竟不方便,古人就在“来”的下面加了一个表示行走义的形符“夂”,专用来表示行来之来。后来两个词的字形用反了,《说文通训定声》说:“往来之正字是麦,菽麦之麦正字是来,三代以还,承用互易。”从“来”和“麦”的中古音推导,它们的上古音一个是*m· r??,一个是*mr??k,两者虽然非常接近,毕竟总是不同的两个音,它们之间所以会互易字形,最大的可能是两个词都有*m·r??和*mr??k两个读音。到后来行来之来只剩下*m·r??一种读音,采用了字形“来”,麦则留下*mr??k一种读音,采用了字形“麦”。麦在缅文中的同源词是mj?3, mj?3<ml? “种子”(《缅汉词典》页687)。该字见于“白狼歌”,用“沐”来对译。“沐”在当时可能已经变成与中古读音muk很相近了。此词在浪速语中读mjuk55,与“白狼歌”所反映的语言比较接近,这正说明在彝缅语中这个词就有带舌根韵尾与不带韵尾两种读音。郑张尚芳教授(1993:64)拿它和汉语的“麰”*mu比较。主元音不合,不如对汉语的“麦”*mr??k或“来”*m·r??。

如果“麦”在上古有*m·r??k和*mr??k两个读音,前一个读音由一个次要音节和一个主要音节组成,后一个读音带复辅音声母*mr-,那么后一个读音的复辅音声母由次要音节的声母与主要音节的声母合并而成的可能性就很大:m-r->mr-。缅文也是同样的情况,为了说明缅文的*ml-可能由双音节的声母合并而成,让我们来作以下的比较:

 

缅文

浪速

载瓦

景颇

僜格曼

ml?

mjuk

mji

li

l?i

 

    这个词在原始彝缅语中的声母如是复辅音*ml-,我们就很难解释在景颇语中为什么会失落m。复辅音变作单辅音一般是发音强度比较弱的一个先失去。流音的发音强度比鼻音弱,现在是发音强度弱的l保留,而发音强度强的m却失落,这说明m原来一定处于次要音节。次要音节是弱化音节,容易失落。汉缅语的这对同源词可以和南岛语进行比较:白保罗(1975: 255)原始澳泰语:ma[γ i]“来”。

4.篱*b·rel,《楚辞·招魂》:“琼木篱些。”笆*praa,《玉篇》:“笆,有刺竹篱。”白保罗(1975:289):原始澳泰语*(m)pa[r]a(/(m)pa[r]a);*(m)pa[γ]a(/(m)pa[γ]a)。印尼语(IN) **pala=*para(/para)“脚手架”(Capell语作“篱笆”讲)。汉语<*p[ ]ra。

    5.髮*pot,《诗经·閟宫》:“黄髮兒齿。”笔*prut,聿*p·lut,不律*p? *b·rut<*p[ ]rut,《尔雅·释器》:“不律谓之笔。”白保罗(1975:289)原始澳泰语:*(qa/(m)b[u]lut“纤维,胡须”。印尼语 **bulut“纤维”。白保罗(1975:111;1972注474)认为汉语的这个词借自澳泰语。借词说不足凭信。汉语<*p[ ]rut。

    6.芳*pha?,《仪礼·士冠礼》:“甘醴惟厚,嘉荐令芳。”白保罗(1975:297)原始澳泰语:*[a](m)pla? “芳香的”。北部台语(N.Thai):pya?~ra?。汉语<*p[ ]la?。

7.离*b·rel,别*bret,《楚辞·离骚》:“余既不难夫离别兮。”汉语同族词还有:八*breet,《说文》:“八,别也。象分别相背之形。”擘*preek,《说文》:“擘,撝也。”段玉裁注:“今俗语谓裂之曰擘开”。劈*pheek,《说文》:“劈,破也。”白保罗(1975:391)澳泰语:*(m)b[a]laq(/b[a]laq)“劈开,分离”。邢公畹先生《“离别”一词在汉语台语里的对应》,认为汉语的“别离”和台语*br-, p‘lat8~p‘laùk8,p‘raùk8“离别”相对应。他认为汉语早期是单音节,以后发展成两个音节,和我们的看法刚好相反。汉语<*b[ ]rek/t。

    8.白*braak,《诗经·白驹》:“皎皎白驹。”汉语同族词还有“碧”*plak,《说文》:“石之青美者。”白保罗(1975:423)原始澳泰语:*(m)bu[r]ak “白,银”。汉语<*b[ ]rak。

    9.丰隆*phu? *g·rum>ru?,白保罗(1975: 383)原始澳泰语:*b[a]lu?;*(m)b[u]lu? “天,雨,雷”。汉语用两汉字记录一个词,可能此时部分汉字已单音化。汉语中此词可能来自南方少数民族语言:《离骚》:“吾令丰隆乘云兮。”王逸以为云神。汉人又以为“丰隆”为雷神:高诱注《淮南子·天文》:“丰隆,雷也。”参见张永言先生(1983),尉迟治平先生(1996)。汉语*b[ ]rum>*b[ ]ru?。

    10.尨*mroo?,《说文》:“尨,尨犬之多毛者。诗曰:无使尨也吠。”字又作厖*mroo?:《周礼·牧人》注:“故书尨作駹。”駹*mroo?,《周礼·犬人》:“用駹可也。”注:“謂不纯色也。”牻,《说文》:“牻,白黑杂色牛。”白保罗(1975:392)原始澳泰语:*(q/)(m)b[a]la?“有斑点的,斑驳”。汉语<*(m)b[ ]roo?。

    11.虻*mraa?,《说文》:“虻,啮人飞虫。”汉语蜢*mraa?音义或通,《说文》:“蜢,蚱蜢也。”蠓*mo??,《说文》:“蠓,蠛蜢也。”白保罗(1975:295)原始澳泰语:*[k]uman“蝇,蛾”。台语(T):mlee?。汉语<*m[ ]raa?。

    12.舌*sbljep,《诗经·雨无正》:“匪舌是出。”汉语同族词还有“餂”*phlleem/,“銛”

*phlleem/,白保罗(1975:328)原始澳泰语:*[b]li[d]aq;*(m)bli[d]a[/blidaq];*(m)bli(n)d[a/][sa]ma“舔,舌”。汉语*<(s)b[ ]lep/m。

 

二  喉牙音加流音

 

      喉牙音包括见溪群、影晓匣。影晓匣上古为小舌音,详见潘悟云教授(1997)文。

    13.果蠃*klool/  *rool/,《尔雅·释虫》:“果蠃,蒲卢也。”郭璞注:“即细腰蜂也。”(黄树先1993:22)白保罗(1975:229)原始澳泰语:*q/walu;*k/wal[u],“蜜蜂,糖,甜”。汉语“kwa<klwar”(P100)。汉语kl/rool/<k[ ]1/rool/。

    14.颈*ke?/,《说文》:“颈,头茎也。”领*g·re?,《说文》:“领,项也。”项*groo?/,《说文》:“项,头後也。”汉语同族词还有“亢”*khaa?s,《说文》:“亢,人颈也。”白保罗(1975:232):原始澳泰语*( )kala?;*[g]ala?;*kal[i]?“中间,颈”。汉语“颈,领”<*g[ ]l/re?。

    15.饁*Gap,《诗经·甫田》:“饁彼南亩。”汉语同族词还有“喝”*qhoop,古作欱,《说文》:“欱,歠也。”白保罗(1975:234)原始澳泰语:( )kaγap(/γap);*qaγap(/γap);*( )k?γ?p(/γ?p)“咬,啃”。汉语<*k[ ]rap。试比较:原始苗瑶语(PMY)*kr?p<*k[ ] γ?p。

    16.骼*khraaks,《说文》:“骼,禽兽之骨曰骼。”汉语同族词还有“吕”*g ·ra/,《说文》:“吕,脊骨也,象形。”“吕”字中古为上声字,前上古汉语收-q尾,*-q<*-k。字又作“膂”,汉贾逵注《国语》“膂,脊也”(《文选·让中书令表》注引)。白保罗(1975:238)原始澳泰泰语:*(q/)(n)tula? “骨”。台语(T):*?duuk~*ka/?duuk。汉语<*g[ ]rak。汉语*-k尾和澳台泰语*-?尾交替。

    17.首*qhlju/,《诗·伯兮》:“自伯之东,首如飞蓬。”汉语的同族词可能还有“骷髅”*khaa,*g·roo,“顱*g·raa。白保罗(1975:240)原始澳泰语:*( )lu[ ]us,原始苗语(PM)**hli=*hlwi,来自早期的*(h)loi。白保罗(1975:311):*q[a]lu[b](u);*q[ ]lu[bra;*k[ ]lu[b/r]a;*k[a]la[b](u)“头,头发,高”。汉语“首”*qhlju/<*qh[ ]lju/。

    18.臆*q?k,《说文》作肊,臆为其重文,后世通用肊:“肊,胸骨也。”同族词有“膺”*q??,《说文》:“膺,胸也。”白保罗(1975:249)原始澳泰语:*[a](w)ak“胸,身”。汉语<*q[ ]lak

    19.合*gruup,《说文》:“合,合口也。”汉语同族词有:“闔”*glaap,《易·系辞》:“是故闔户谓之坤。”盍*glaap,《尔雅·释诂》:“盍,合也。”瞌*khlaap,《玉篇》:“瞌,眼瞌。”白保罗(1975:253)原始澳泰语:*il?p;*[/]ilap;*m/i[1] ?p;*m/ilap“闭眼,瞌睡”。汉语<*k[ ]laap。

    20.盖*glaap,《墨子·备穴》:“盆盖井口,无令烟泄。”汉语同族词有“合”*gluup,《齐民要术·漆》:“世人见漆器暂在日中,恐其炙坏,合着阴润之地。”白保罗(1975:258)原始澳泰语:*k/l/ub/kub:*[ta]k/l/up*k/1/?b(/k?b)“盖”。汉语<*k[ ]luup。

    21.深*qhljum,《诗·谷风》:“就其深矣,方之舟之。”汉语同族词有:“寻”*sGlum,《方言》一:“寻,长也。”“沈”*gluum,《庄子·外物》:“心若县于天地之间,慰沈敯屯。”司马注:“沈,深也”(释文引)。白保罗(1975:267)原始澳泰语:*(q/)(n)z[l]?m“深”。汉语<*G[ ]lum。

    22.想*sqa?/,《说文》:“想,冀思也。”汉语同族词有“欲”*k·log,《说文》:“欲,贪欲也。”白保罗(1975:268)原始澳泰语:*k[?]l[a]?“想”。汉语<*k[ ]la?/。

    23.虹*gloo?,《说文》:“虹,?蝀也,状似虫。”“虹”见于甲骨文,像两龙交尾形,详见先师杨潜斋教授《释虹》。白保罗(1975:274)原始澳泰语:*ru?“龙,虹”,台语(T)*ru?,来自*[br][u]?,*b/ru?。汉语<*g[ ]loo?。

    24.卵*g·roon/,《左传》哀公十六年:“胜如卵,余翼而长之。”白保罗(1975:279)原始澳泰语:*[qi]ql?[uγ] “卵”。汉语<*g[ ]roon/。

    25.宫*ku?,《说文》:“宫,室也。”白保罗(1975:280)原始澳泰语:*( )k[u/o]r[u/o] ?:印尼语*kulu?=*kuru?“围栏”。台语(T)kro?。汉语<*k[ ]lu?。

    26.落*g·raak,《楚辞·离骚》:“唯草木之零落兮。”萚*khllaak,《诗·萚兮》:“萚兮萚兮,风其吹女。”传:“萚谓槁也。”郑笺:“槁谓木叶也。”白保罗(1975:285)原始澳泰语:*h[o]loγ“落,使落”。汉语<*g[ ]raak。

    27.蜍*k·la,*glja,《广韵》:“蜍,蟾蜍。”白保罗(1975:298)原始澳泰语:*[t]akur[a];

*[ta](?)kura/k[ura];*[t]akura/q[ura];*(ta)kar[a](/qura);*(ta)qura(/qura)“蛙,蟾蜍,蝌蚪”。台语(T)**khuak~guak“蝌蚪”,来自*(?)k(h)uak,早期形式:*(?)ku(r)ak(ura)。汉语<*k[ ]la。

    28.煠*k·leb,*khllep,《广雅·释诂》:“煠,爚也。”同族词还有:“烚”*groop,《集韵》:“炠,火皃。”“炠”*graap,《广韵》:“炠,火乾也。”白保罗(1975:313)原始澳泰语:*( )kolob“热,(被烤)干”。印尼语(IN)**kulub“热,烤”。汉语<*k[ ]e[/o]p。

    29.嵩*su?,《尔雅·释诂》:“嵩,高也。”汉语同族词有:“崧”*sqlu?《诗·崧高》:“崧高维岳。”传:“崧,高也。”白保罗(1975:314)原始澳泰语:*s[u][l]a?“高”。汉语<*(s)q[ ]lu?。

    30.荚*keep,《周礼·大司徒》:“其植物宜荚物。”白保罗(1975:318)原始澳泰语:*( )k[ ]lab/1[ab];*k[?]lab(i)“壳,荚;谷壳”。汉语<*k[ ]reep。

    31.合*gluup,《说文》:“合,合口也。”《论语·宪问》:“桓公九合诸侯。”白保罗(1975: 321)原始澳泰语:*g?p;*g/1 /?p;*g/l/?p“合,联合,组合”。汉语<*g[ ]luup。

    32.酒*klu/,《诗·既醉》:“既醉以酒。”字本作“酉”*k·lu/,《说文》:“酉,就也。八月黍成可以为酎酒也。”汉语同族词可能还有“醪”*g·r??w,《说文》:“醪,汁滓酒也。”白保罗(1975:333)原始澳泰语:*q[u]law“液体,酒”。汉语<*(s)k[ ]lu。

    33.红*gloo?,《说文》:“红,帛赤白色也。”汉语表示“红”的字还有:“绛”*kruums,《说文》:“绛,大赤也。”“绀”*kooms,《说文》:“绀,帛深青而扬赤色也。”“赮”graa,《说文新附》:“赮,赤色也。”“瑕”*graa,《说文》:“瑕,玉小赤也。”“霞”*graa,《说文新附》:“霞,赤云气也。”这些字的音义或可相通。白保罗(1975:361)原始澳泰语:*(q/)b/iγa?,*(q/)m/iγa? **iγa(/)“红,深红,害羞”。汉语<*g[ ]r[oo,uu,a] ? /m。

    34.諭*los,《说文》:“諭,告也。”汉语同族词可能还有:“謱”*g·ro/,《说文》:“謱,謰謱也。”“誉”*k·las,《说文》:“誉,称也。”“訴”*sqllags,《说文》:“诉,告也。”“講”*kroo?,《广雅·释诂》:“講,论也。”“訌”*gloo?,《诗·召旻》:“蟊贼内讧。”閧*groo?,《孟子·梁惠王》:“邹与鲁閧。”赵注:“閧,斗声也。”“訟”*sglo?s,《说文》:“讼,争也。”白保罗(1975:370)原始澳泰语:*( )k[a]lu“说”。汉语<*g[ ]lo/?。

35.甲*kraap,俞樾《儿笘录》“甲”字条:“甲之本义谓何?鳞甲字其本义也。”白保罗(1975:370)原始澳泰语:*qulap“鱼鳞,刮鱼鳞”汉语<*k[ ]raap。

36.景*kra?/,《说文》:“景,光也。”汉语同族词有:“暻”*kwra?/,《广韵》:“暻,明也。”“朗”*g·raa?/,《诗·既醉》:“高朗令终。”传:“朗,明也。”“亮”*g·ra?s,《说文》:“亮,明也。”“彰”*kla?,《广雅·释诂》:“彰,明也。”古多作“章”:《尚书·尧典》:“平章百姓。”注:“章,明也。”“阳”*k·la?,《诗·七月》:“我朱孔阳。”传:“阳,明也。”“光”*kwaa?,《说文》:“光,明也。”“晄”*gwaa?/,《说文》:“明也。”“晃”*gwaa?/,《说文》:“晃,明也。”“煌”*gwaa?,《广雅·释训》:“煌煌,光明也。”“旷”*khwa?s,《说文》:“旷,明也。”白保罗(1975:378)原始澳泰语:*NGila?“闪亮,光明”。汉语<*k[ ]ra?。

    37.沈*gllum,《小尔雅·广诂》:“沈,没也。”汉语同族词有“降”*gruum,*kruums,《诗·文王》:“文王陟降,在帝左右。”白保罗(1975:381)原始澳泰语:*( )k[a]γ?m;q[ ] γ?m “沉入”,印尼语(IN)**ka[l]?m=*kaγ? “陷入”。汉语<*g[ ]rum。

38.歆*khr??m,《诗·生民》:“其香始升,上帝居歆。”汉语同族词有“馨”*qhe?,《说文》:“馨,香之远闻者。”白保罗(1975:384)原始澳泰语:*kri[y]u[m]“气味,嗅觉” 。汉语<*kh[ ]r??m。

    39.浥 *kr?p,《诗·行露》:“厌行露。”汉语同族词有“隰”*sgl?p,《诗·简兮》:“隰有苓。”“淫”*l?m,《小尔雅·广诂》:“淫,没也。”“浸”*skhim,《史记·赵世家》:“引汾水灌其城,城不浸者三版。”“霑”*kllem,《广雅·释诂》:“霑,渍也。”“涵”*guum,《方言》十:“涵,沉也。”参见上文(37)“沈,降”条。白保罗(1975:400)原始澳泰语:*l?b/l?b; *(q/)lub/lub“浸”。汉语<*k/q[ ]r?? /up/m。

    40.亦*k·lak,《说文》:“亦,人之臂亦也。”字后作“腋”。汉语同族词有“胳”*klaak,《说文》:“胳,亦下也。”“胠”*kha,《说文》:“胠,亦下也。”郑张尚芳教授(1987)、赵秉璇先生(1994)皆把此字拟作*klak。白保罗(1975:410)原始澳泰语:*k[i]li(/k[i]li); *k[i]li(/k[i]li);*kele(/kele);qele/q(ele);*q[e]le(/q[e]le)“腋”。汉语<*k[ ]lak。

41.夕*sGlak,《说文》:“夕,莫也。”甲骨文夕、月二字同形,孙海波氏《甲骨文录考释》谓:“卜辞月夕同文,惟以文义别之。盖月夕二字之谊均取于月初见,故易混也。”此说未确。梅祖麟先生(1981)谓“夕”之古义为“月亮,月份”。白保罗(1975:422)原始澳泰语*x[i]las “白,月亮”。汉语<*k[ ]lak。

 

    上面所举汉语和南岛语的例子,许多和藏缅语语音面貌相同,说明它们有同一来源。同时表明藏缅语的复辅音有一部分也来自两个音节的缩减,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参见黄树先(2001)。

                                

 参考文献

 

白保罗 1972 Sino-Tibetan: A Conspectu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汉藏语言概论》,乐赛月、罗美珍译,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1984

­­—— 1975  Astro-Thai:Language and Cultru,with a Glossary of Roots,Harf Press

黄树先 1993试论古代汉语动物词前缀《语言研究》第2期

——  1996 说“扫”,《语言研究》增刊

—― 1998 古代汉语中的“马”字《古汉语研究》第3期

—― 2001 《汉缅语比较研究》博士学位论文,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

金理新 1999古汉字与古汉语的音节结构《语文研究》第3期

刘光坤 1997羌语复辅音研究《民族语文》第4期

刘又辛 1981古汉语复音词研究法初探《西南师范学院学报》第2期;刘又辛《文字训话论集》中华书局1993

梅祖麟 1981古代楚方言中“夕([亦示])”字的词义和语源,《方言》第3期

蒙斯牧 1991澳泰语发展的三个历史阶段一印尼语、雷德语和回辉语《语言研究》第1期

倪大白 I996侗台语复辅音声母的来源及其演变《民族语文》第3期

潘悟云 1995对华澳语系假说的若干支持材料《中国语言学报》单刊

—― 1997 喉音考,《民族语文》第5期

—― 1999 汉藏语中的次要音节《中国语言学研究的新拓展—庆祝王士元教授六十华诞》,

        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

—― 2000《汉语历史音韵学》上海教育出版社

施向东 1998也谈前上古汉语的音节类型和构词类型问题,《语言研究》增刊

吴安其 1995从汉印尼几组词的对应看汉南岛的关系《民族语文》第4期

—― 1995汉藏语同源问题研究,《民族语文》第2期

邢公畹 1983“离别”一词在汉语台语中的对应,《民族语文》第4期

杨潜斋 1981释虹,中国训诂学研究会第二次年会论文;《华中师范学院学报》1983第1期

俞  敏 1984汉藏虚字比较研究《中国语文学论文选》,光生馆;《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99

严学宭 1990原始汉语研究的方向《王力先生纪念论文集》商务印书馆;《严学宭民族研究文集》民族出版社1997

喻世长 1996上古汉语是双音节占优势的语言《音韵学研究通讯》第17、18期

尉迟治平1996从“风、雷、雨、电”论夷语、楚语、羌语和雅言《语言研究》增刊

张寿康 1981《构词法和构形法》,湖北人民出版社

张永言  1983语源札记三则《民族语文》第6期;《语文学论集》,语文出版社,1992

赵秉漩 1989汉语、瑶语复辅音同源例证,《晋中教育学院学报》第2期;又《古汉语复声母论文集》,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1998

—― 1994原始汉藏语“胳”和上古汉语复辅音,Current Issues in Sino-Tibetan Linguistics,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The 2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ino-Tibetan Languages and Linguistics Osaka, 1994

郑张尚芳1983上古音构拟小议,《语言学论丛》第14期

—― 1987上古韵母和四等、介音、声调的发源问题《温州师院学报》第4期

—― 1987说“臂亦”和“胳膊”《文字与文化丛书(二)》,光明日报出版社

N.C.Bodman  1980 Proto-Chinese and Sino-Tibetan:Data Towards Establishing the Nature of the Relationship;中译本《原始汉语与汉藏语》,潘悟云、冯蒸译,中华书局1995

L.Sagart  1992 关于邢公畹教授对拙作《汉语南岛语同源论》的述评,《民族语文》第5期

 

 

 

  评论这张
 
阅读(24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