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段玉裁的古今字说  

2011-03-20 18:35:51|  分类: 汉藏语论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玉裁的古今字说

-——说文段注研究之一

(《语言研究》1999年专刊)

黄树先

 

 

“古今字”一词最早由东汉学者郑玄提出,其后历代学者在编写字词典,或注释古书时,每每提到古今字。从理论到实践,全面对古今字进行探讨的是清代著名学者段玉裁。

段玉裁的古今字研究,著有专论——《曲礼君天下曰天子至余予古今字》,其馀均散见于《说文解字注》中。段注说文中,标出“某某古今字”“某古字,某今字”者共160馀条。考察这些古今字,我们发现段玉裁对古今字的研究是相当深入全面的。

段玉裁所说的古今字主要是从时间上来划分的。同一个词,古今用不同的字来标记:

凡言古今字者,主谓同音,而古人用彼,今用此异字。若礼经古文用余一人,《礼记》用予一人。余予本异字异义,非谓予余本即一字也。(卷二“余”下注)

这段话,很清楚地表明,古今字是古今的用字之差异,同一个词,古今人用不同的字来表示,而这些古今字,其义原本是没有关联的。

古今这一概念是相对而言。不同的时代,古今的概念是不完全相同的。段玉裁在研究古今字时,很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并作了相当精僻的论证,这是非常难得的:

古今无定时,周为古,则汉为今;汉为古,则晋宋为今。随时异用谓之古今字。非如今人所言古文籀文为古字,小篆隶书为今字也。”(卷三“谊”下注)

今者对古之称,古不一其时,今亦不一其时也。云是时者,如言目前,则目前为今,目前已上皆古;如言赵宋,则赵宋为今,赵宋已上为古;如言魏晋,则魏晋为今,魏晋已上为古……故今者,无定之词。约之以是时,则兼赅矣。(卷五“今”下注)

由于时间的不同,古今文字表现出了差异,从而构成古今字。段氏同时也承认,古今是一相对的概念,“古不一其时,则今亦不一其时”,这种认识对于理解古今字是有相当意义的。正因为不同时间用字不同,所以古今字只在某一时期才能成立。段氏所举例子,如:

《周礼·肆师注》:故书儀为義,郑司农云:義读为儀。古者书儀但为義,今时所谓義为宜。按此则谊義古今字,周时作谊,汉时作義,皆今之仁義字也。其威儀字,则周时作義,汉时作儀。凡读经传者,不可不知古今字。古今无定时,周为古,则汉为今;汉为古,则晋宋为今。随时异用者谓之古今字。(卷三“谊”下注)

正因为古今是相对的,古今字这个概念也就是相对而言的。对于今天的大多数汉语史研究者来说,古今时间的相对概念,多是清楚的。可是前人在研究古籍时,时常缺乏这种看法。汉代诸生,竞说字解经,宣称“父子相传,何得改易。”其后,这类学者代不乏人。

只在某个时期才构成的古今字,段氏拈出的还有:

周曰泉,秦曰钱,在周秦为古今字也。(卷六“贝”下注)

《字林》云:抍,上举,音承。然则说文作拯,字林作抍,在吕时为古今字。(卷十二“拯”下注)。

古今字是因时代差异造成的,同一个词古今用不同的字来标写。这是用字的不同。古今字之间,其音、义之间关系较为复杂,段玉裁对这些复杂的问题一一作了分析,这对我们认清古今字本质不无意义。

段玉裁认为,古今字的读音应该是相同的。从《说文》注中所标出的古今字来看,古今字读音差不多都是同音的。段氏认为古今字的区别不在其读音上有什么差异,并以此为标准,来批评前人的失误:

余予古今字者,凡言古今字者,主谓同音,而古用彼,而今用此异字。若礼经古文用余一人,礼记用予一人。余予本异字异义,非谓予余本即一字也。颜师古《匡谬正俗》不达斯恉,且又以予上声,余平声为分别。又不知古音平上不甚区分,重悂貤缪。(卷二“余”下注),

段玉裁认为,余予古今字,在先秦时是同音的,平上之别是后来才分化出来的。其他如“卖鬻”“衿领”“弋杙”,段氏认为都是同音的。

不过如果再推而广之的话,音近,或音转字变,也目为古今字的话,则有可能流于滥:说文:“?,病也。”段注:“菸?双声。《广韵》曰:?,枯死也。萎,蔫也,按?萎古今字,菸蔫古今字。”(卷四“?”下注)菸蔫双声,不可谓“音同”。

音转字变,遂为不同的词,段氏亦时目为古今字:说文:“鲩,鲩鱼也。”段注:

鲩?古今字。今人曰子,读如混,多食之,户版切,旧音也,十四部。又胡本切,今音也。音转而形改为?矣。(卷十一“鲩”下注)

郭璞《释鱼注》:“鲩,今?鱼也,似鳟而大。”是此字本作鲩,由于语音的变化,迟至晋代形变为“?”。

再如:说文:“眙,直视也。”段注:

按眙瞪古今字,敕吏、丈证古今音。广韵七志作眙,四十七证作瞪,别为二字矣。而瞪下云:陆本作眙。考玄应引《通俗文》云:直视曰瞪。是知眙之音自一部转入六部,因改书作瞪。陆法言固知是一字也。(卷四“眙”下注)

音转字变,成为不同的词,从而构成同族词。如果把这些音义有关的同族词叫古今字,就欠妥当。这是把古今语和古今字弄混淆了:

说文:“尗,豆也。”段注:“尗豆古今语,亦古今字。此以汉时语释古语也。”(卷七“尗”下注),

古今语是语言的变异,而古今字是文字层面用字的差异,二者显然不能牵合。

古今字字义的关系甚为复杂,从段玉裁所举例子来看,可以概括“异字异义”(卷二“余”下注),即原本不同的两个字,字不同,义亦不同,只是后人用“今字”来标记古字的音义,使得古今字的义有相通之处。但是从段注说文中标出的古今字来看,情况远比段氏自己下的定义要复杂得多。

古今字的关系,依段氏的说法,大体可以分成以下几类:

1.本无其字,借用书写另一个词的符号来标记该词;后来的人又为这个“假借字”另

造了专用字。这样前代借字和后起“正字”构成古今字,在词义上也就有了直接的联系。如,说文:“说,说释也。”段注:

说释即悦怿,说悦、释怿皆古今字。许书无悦怿二字。(卷三“说”下注)

他如“粥喌”(卷二“喌”下注):“遹述”(卷二“述”下注)、“饰拭”(卷五“工”下注)“千芊”(卷十一“稆谸”下注)。

2.本有其字,由于本字兼作他用,后人又另造一字,从而构成古今字。如说文:“鞞,

刀室也。”段注:

 刀部曰:削,鞞也。削鞘古今字。(卷三“鞞”下注)。

3.同一个词,古今用不同的假借字来标志。这样古今不同的假借字就构成了古今字。

如说文:“?,先道也。”段注:

 经典假率字为之,《周礼·燕射》:帥射夫以弓矢舞。故书帅为率。郑司农云:率当为帅。大郑以汉人帅领字通帅,与周时用率不同故也。此所谓古今字也。”(卷二“?”下注)

标记“先道”一词的符号,本应该写作?,可是人们先借“捕鸟毕“的率字来表示,后又用表“佩巾”的帅字来表示。

4.不同时期形成的异体字,由于产生的时间有先后,段玉裁亦称之为古今字。如《说

文》:“稙,早穜也。诗曰:稙稚尗麦。”段注:

 按稚当作稺。郭景纯注《方言》曰:稺,古稚字。是则晋人皆作稚,故稺稚古今字。

(卷七“稙”下注)

稙稚古今形异,古今分用。

又《说文》:“獧,疾跳也。”段注:

獧狷古今字,今《论语》作狷,二字音义全同,只是古今形异,是为古今字。

其他例子如:“?萎“(卷四“?”下注)、“抙扭”(卷六“抙”下注),都被段氏称为古今字。这种古今分用的异体字,今人也谓“可以看成古今字,或准古今字”(赵克勤《古今字浅说》,《中国语文》1979年第3期)

5.不同字体,因用在不同时期古籍中,段玉裁也称之为古今字。如:《说文》:“磬,石

乐也。硜,古文从坙。”段注:

《乐记》曰:石声磬磬以立辨。《史记·乐书》作石声硜硜以立别。盖硜本古文磬字,

後以为坚确之意,是所谓古今字。”(卷九“磬”下注)

段氏认为,古今字并非古文、籀文、小篆、隶书之别。但是若因某些古体字保存在典籍中,与後代新体字分用,音义虽同而形异,段氏就称之为古今字。如《说文》:“罠,所以钓也”。段注:

 《召南》曰:其钓维何?维丝伊?。传曰:?,纶也。笺云:以丝为之伦,则是善钓也。然则?罠”古今字,一古文,一小篆也。(卷七“罠”下注)

古文隶定以后,形体小异,段玉裁也称之为古今字。如:“?撙古今字,盖隶变也。”(卷四“?”下注),“说文作洦,隶书作泊,亦古今字也。”(卷十一“洦”下注)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段玉裁的古今用字的不同。这些字的关系既有假借字、异字、古今不同的文字,也包括后来学者所说的累增字。现在学者,多批评段氏古今字只讲用字,不讲造字,是不妥当的。如洪诚玉《古今字概说》说:“段玉裁关于古今字的看法,受汉人的影响很深。他在注说文所辨明的古今字……一般都是参照郑玄余予古今字的说法,依据古今人用字不同的原则确定的,而一些在造字上古今有相承关系的字,他却认为是正俗字……他还不同意这种增加偏旁另造新字的做法。”其实,段氏的古今字不仅包括许多“在造字上古今有相承关系的字”,而且对这一问题有阐明,在卷十二“或,邦也”下,段注曰:

邑部曰:邦者,国也。盖或国在周时为古今字。古文只有或字,既乃复制国字。(卷十二“或”下注)加心为惑,故“或惑古今字”(卷四“[歹次]”下注)。与此相似,还有“辟僻古今字”(卷二“遹”下注)。

    段玉裁把部分累增字划入古今字,可能受其老师戴震“况古人多假借,后人始增偏旁”(《答江慎修论小学书》)。但戴氏并未明说,这就是古今字。可见,把这种造字节继承关系确定为古今字的,实始于段玉裁。

清末说文学家王筠据此提出了“分别字”说:

字有不须偏旁而义己足者,则偏旁为后人递加也。其加偏旁而义遂异者,是为分别文。其中有二,一则正义为借义所夺,因加偏旁以别之者;一则本字义多,既加偏旁,则只分别其一义。(《说文释例》卷八)。

王氏所指出 两种情况,段氏早就指出。“或”既借为“有”,加“口”“心”以别之,这就是王氏所讲的第一种情况;“辟僻古今字”(卷二“遹”下注),辟加入旁,只分别其义,是为王氏所说的第二种分别文。可见王氏分别字说直接源于段玉裁。

现在较通行的说法,古今字主要是指王氏的“分别文”。今字取代古字中的一个义项,以解决古字兼职过多的情况。可见段氏的古今字说对后世是有不小的影响的。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段玉裁所说的古今字,既包括用字,也包括造字。在考察古今字时,他并不强调古今字本来的意义,只着眼于同一个词所使用的文字符号的变迁。后世所谈古今字都没有超出段玉裁所谈的范围。

古今文字演变复杂,加上古籍屡遭改窜,要确定古今字,殊非易事。段玉裁谙悉古籍,勤于考察。在确立古今字时,段氏遍考古籍,多能持之以据。其确立古今字的方法,约而言之,有以下数端:

1.前代书籍和后世书籍用字不同,据此可考定  说文:“于,於也。”段注:

凡诗书用于字,凡《论语》用於字。盖于於二字在周时为古今字。(卷五“于”下注)

2.借助前代学者注解加以考校   经典在前,注疏在后,经传用字不同,时间有先后,

据此来确定古今字。如:说文:“骨,肉中之覈也。”段注:

按覈核古今字,故《周礼》经文作覈,注文作核。(卷四“骨”下注)。

其他如“叉爪古今字”(卷三“叉”下)、“齊秶古今字”(卷五“齊”下注)都是用这种方法考证出来的。

3.直接采用前代学者的成说    前文已经说过,前辈学者在编写字词韵书,注释古籍

时,已辨别出为数不少的古今字。段注说文中有些古今字直接采自前人著述。如“抙扭古今字”、“予余古今字”皆是。

古今字的识别,对于阅读古籍,考镜文字源流,意义重大。段玉裁的古今字说,对于我们认清古今字性质,研读古籍,都是有重要意义的。

 

参 考 文 献

 

段玉裁 1981《说文解字注》,成都古籍书店影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

王  筠 1983《说文释例》,武汉古籍书店影印本

赵克勤 1979《古今字浅说》,《中国语文》第3期

洪成玉 1981《古今字概说》,《中国语文》第2期

陆锡兴 1981 《谈古今字》,《中国语文》第5期

 

 

  评论这张
 
阅读(6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