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几句牢骚,一点感想(《汉语核心词探索》后记删削部分)  

2011-03-30 14:31:41|  分类: 汉语核心词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核心词探索》后记删削部分

黄树先

 

 

       读书人,总归要看点书,书看多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总得动动笔,写点文字。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写文章,动因总是多样的。以文字谋稻粱,自古以来,总是要占多数的。我2001年前混了一个教授,在文科老师里,也算是到了顶。为了这个教授,我在此前的10多年里,陆陆续续写了一些东西,在我解决了职称后,把这些杂七杂八的文章收集在一起,冠以《汉藏语论集》,让它们重新露了个脸。这些东西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不是在下一人,如此境界,看看古人,看看我们周边的读书人,大有人在。难怪有不少学友职称解决了,鲜有文章问世,可以理解。

       除了吃饭,文章还能干什么?图虚名吧。“文章千秋事,得失寸草心”。古人认为,人的最高境界是立德,如果不能做到德高望重,退而求其次,首选是立言。不过,我总有点怀疑,专门钻故纸堆,雕虫小技,能有什么出息,能出什么大名。不管在什么时候,有谁来听一介书生的清谈?君不见,在封建时代,一言堂,皇上说了算;抓经济,发展是硬道理,有钱的大佬说话管用;在我们今天,人民当家作主,应该是人民说话算数吧——不管在什么时候,哪里轮到一个钻故纸堆的学究来说话。

我在大学教过多年的中国语言学史,为了备课,常翻检古书,清理古代小学家的身世。我绝少见到,纯粹的学者,一生专门研究经学,抑或小学,大富大贵,大红大紫的。

马融是东汉著名学者,出身高贵,是马援之侄马严的儿子,“为人美辞貌,有俊才”,师从名儒挚恂,“博通经籍”,挚恂奇其才,“以女妻之”。古人所说,要做好学问的三个条件—家学、名师、才学—马融都有了。可是光有这三个还不行。起先,马融也很孤傲,永初二年,大将军邓骘仰慕其名,欲招为舍人,马融“非其好也,遂不应命”。后来,盗贼蜂起,米谷踊贵,道馑相望。马融学问再好,还是陷入饥困。不愧是知名学者,在生计困难的时候,马融“悔而叹息,谓友人曰:古人有言:左手据天下之图,右手刎其喉,愚夫不为。所以然者,生贵于天下也。今以曲俗咫尺之羞,灭无赀之躯,殆非老庄所谓也”。马融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因为“曲俗咫尺之羞”,灭了“无赀之躯”。顿悟之后,马融“故往应骘召”。马融知道,“家学、名师、才学”别说做学问,出名,生存都难。要生存,做官是捷径。马融做官后,虽改不掉身上的书生气,常常得罪权贵,毕竟天分很高,渐渐悟出了些做官的道道,“三迁,桓帝时为南郡太守”。官也不算小。当了官,也读点书,学生招得多,“教养诸生,常有数千”——学生哪有专门来学知识的,官大,学生自然多,现在不还是这样?主要一点,马融学会了享受:“善鼓琴,好吹笛,达生任性,不拘儒者之节。居宇器服,多存侈饰。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多么知道享乐。招了数千学生,哪有时间讲课?马融还真有办法,“弟子以次相传,鲜有入其室者”,大徒弟带小师弟,学生要见导师一面还真难。马融把所有读书人该有的条件都具备了,也享受了尘世的荣华富贵,88岁才寿终正寝——他那个时候的人均寿命期望能有多长?他光读书,死读书,能出名?能享受?

       我曾多次翻阅《国朝汉学师承记》,清朝诸多学者,不是达官,就是贵人。也有出身寒素的读书人,尽管他们把学问看得高于一切。可是他们的结局都是很凄凉的,生前贫寒,死后也无法让世人记住他们的名字。《国朝汉学师承记》卷七记载江都徐复,一生酷爱读书,为了读书,弃家出走,到郡西僧寺为僧,“供洒扫之役以糊口,暇则咏读,恒达旦不寝”,“后得虚损疾,危笃时犹手执《北齐书》与友人讲论,语未竟而逝”。徐读了一生书,穷了一生。死后亦很辛酸:“君没后无子,妇归南郡,其兄鬻为士豪妾”。徐复的著作,“著有《论语疏证》,藩为之序”,徐是江藩的朋友,又请江写过序(《徐心仲论语疏证序》载江藩《隶经文》卷四),徐复之名,我们才得以知晓。江藩一生也没有大富大贵,他给徐复立传,除了友谊,也有借此抒写自己心中的牢骚,“呜呼!君生不能叨一第之荣,而身罹六极之备,天之困通人,若此之酷耶!”

       也许马融之前,之后,学者都明白这个道理:没有纯粹的学术,纯粹的学术是出不了名的,光读书糊口都是难事。

       读书还有什么目的?修身养性,圣人有言,“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为人”是为了扬名,求利。“为己”是君子之学,目的是“以美其身”,是修养身性。境界再高一些,还应该为国求名:我们的自然科学落后于别人,连我们的汉语研究有时也竞争不过西方学者。不管是为己,还是为国,都是很高的境界,一般人也难以达到。

还有没有别的目的?应该有。读书作文,自得其乐,也是乐子。我这本集子里的文章,就是乐子。任何时候,世界都是精彩的,总能找到诸多的乐子。当然也会有极少的人抱定书本,终其一生,在故纸堆里寻求快乐,找到慰籍。

我们学校除了评定职称,平常对论文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什么篇数,发表刊物的级别,几乎没有什么硬性的规定。这个政策是伟大的。

本文集收录我2002年至2008年7年间所写作、发表的文章20篇。有几篇没有正式发表。其间还有几篇文章,已收入我的《汉缅语比较研究》,这次就没有再收录;还有几篇文章,是我的学生写的,发表时把我的名字加上去了,也没有收录。当然,本文集的少数文章,在发表时,出于某种目的,也加了我的学生,或者别的什么朋友的名字。是我写的,都收进本文集,收录本文集时也不再署他们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