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我永远的老师  

2011-03-08 08:44:28|  分类: 序跋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永远的老师

——纪念先师杨潜斋教授百年冥诞

黄树先(2010年5月)

 

 

       能决定人生轨迹的大概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父母,他给我们生命,给我们生存的条件,决定我们童年生活,也决定我们一生的生存方式。再一个就是老师,他给我们知识,并且决定我们对知识的取舍、兴趣,以及做学问的方式、学问的结局。

       今年是我的业师杨潜斋教授百年冥诞。老师离开我们已经15年了。多年来,每每想起老师对我们的教诲,无时不在怀念他老人家。

       1983年,我在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从大学二年级开始,我对中国传统语言学非常感兴趣。经过近三年的准备,我打算报考硕士研究生。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跟杨潜斋教授学习汉语史。1983年,先生招收的研究方向是训诂学。就是这一选择,决定了我近30年的学术兴趣。一直到现在,我最喜欢的还是古代汉语词汇。1983年,先生招收了3名学生,另外两位师兄是张生汉、汪维辉。两位师兄早已是名满天下的知名学者。

       翻开我当时的笔记,记载了跟先生最初的几则记载。翻阅已经泛黄的纸张,我的思绪又倒回到了1983年:

       4月26日,星期二,晴

    院招办正式通知,明天复试。下午先帮黄老师布置考场(在训诂研究室)。三点多钟,和黄老师到昙花林,黄老师到晏老师家,我一人到杨先生家,和先生谈了二十来分钟。

    老先生说,章黄和别家是不同的。现在文字、声韵没有一人能通。某某也只能讲讲语法,并且他那语法已经过时,现在也不讲语法了。讲声韵,他的经典又不过硬。我们招研究生,边著书,边学习,重点研究连语。前人研究很不够,“前修未密,后出转精”。

    我说基础很差。杨先生说,现在都只这个水平。只要肯学习,还有三年时间。最后,我告诉杨先生,很佩服先生。先生笑着说,我们章黄有接班人。

    临走时,我说,平常很少讲话,很紧张。先生听后很高兴,说:那好,就跟我做学问。

    我翻看这段记载,思绪久久难以忘怀。

 

 

杨潜斋教授(1910-1995),名永,字潜斋,以字行。湖北武昌城人。先生早年就读于湖北省立国学馆,师从黄季刚先生。后在中央大学、湖北师范学院、天津南开大学、湖北教育学院、华中师范学院任教。讲授声韵学、文字学、训诂学、语言学等课程。

先生著有《古韵隅论》、《声韵学十讲》、《卜辞稽疑》等论著。

先生对古文字,尤其是甲骨文用力甚勤。在甲骨文考释上,先生服膺孙仲容的偏旁分析法,结合经典考释古文字。先生先后写成《卜辞稽疑》多篇,发表的仅有《释冥 》、《释虹》、《》等几篇。《文字结构的静态分析》一文,运用六书理论,对汉字的构造多有阐发。

底下节录先师《釋冥 》:

卜辞 字,从女从力,言女子用力,于六书为合谊会意。说文丸部:“奿,阙。”段玉裁注:“谓其义、其形、其音皆阙也。广韵入二十五愿,芳万切,则与 、娩二字同音。”今谓奿乃 之讹, 与娩则皆从 而变易者,始变易作?:方言二:“?,荆吴江湖之间曰嬎;宋颖之间或曰?。”按其字变易增从兔者,《论衡·奇怪》:“兔吸毫而怀子,及其子生,从口而出。”则从兔者,希冀女生子若兔而不用力也。又变易作嬎:《说文·女部》:“嬎,生子齐均也。”按嬎,从女,从生,从兔,谓女生子若兔也。许君云“齐均,亦谓易产而不用力。又变易为?:《说文·子部》:“?,生子免身也,从子从免。”按?亦谓女生子若兔。总而言之,?、嬎、与?,俱从 增兔偏旁而变易。往后由?而变易,省力则作娩,朱骏声通训定声谓?字亦作娩。引纂要云:“齐人谓生子曰娩”,按今人言妇人分娩用此字。由?而省女则作勉:《说文·力部》:“勉,强也,从力,免声。”按勉训强,乃引申之义,非其朔也。又奿与?、嬎、?、娩诸字,今俱读方万切。而古声无轻唇,则当从勉读美辨切为正。又?、嬎、?、娩、勉五字俱从兔而误作从免。而说文无免字。

余纵言至此,则卜辞言冥 之义,冥借作 或孕,谓怀子; 谓生子。若然,其上文必言妇某者,正文义通贯,塙而豁斯(《华中师院学报》,1981年第3期,109-110页)。

先生在古音学研究上颇有建树,上世纪四十年代,撰写《古韵隅论》,根据《诗经》用韵、汉字谐声等,离析《广韵》,析古韵为32部。

       先生长于文献,《离骚义征》发表在1944年《文史哲季刊》。

在我们追随先生学习的期间,老师不止一次,谆谆教导我们:传统的语言学其实就是语文学,语文学是以文献为主。语文学要把文献弄清楚:文字、声韵要落实到训诂上;训诂要落实到具体的经典上。

       老师强调要学习、研究经典。在继承和创新之间,老师特别强调对古代优秀的传承。老师说的比较多的是顾、江、戴、段、王、俞、孙、章、黄,老师要我们仔细研读顾炎武、江永、戴震、段玉裁、王念孙父子、俞樾、孙诒让、章太炎、黄季刚等人的论著。

老师尤其重视段注《说文》。在我们跟老师攻读硕士的三年时间里,老师给我们布置的功课主要是段注《说文》。老师告诉我们,自章太炎、黄季刚先生以来,学者都重视段注《说文》。老师引用季刚先生的话,说明段注的价值。

       老师也特别强调做学问的方法。他跟我们经常说的有三句话:让语言事实说话;全面,不矛盾;经济(指行文简洁明了)。

      

 

《古音隅论》写于20世纪40年代,发表在《中国学报》创刊号(1942年)。

《古音隅论》,汪东题签,篆文。

书前有汪辟疆题辞:

潜斋少工词章,又从季刚问音韵,于《说文》《仓》《雅》暨清儒小学绪论蒐讨  勤。尝语余曰:黄君云古声类十九定矣。惟侵以下九韵分析未谛,古韵廿八部犹待商榷也。窃以谈盍皆无今变纽,何以不为古本韵?后得师《谈盍添怗分四部说》,既辨而正之矣。又阅段氏《音韵表》弟十二部,与其入声之分,是已而合脂微齐皆灰为弟十五部,则有未安。戴氏谓《音韵表》不能别脂配真臻质栉者,合齐配先屑为一部,且别脂配谆术者,合微配文殷物迄,灰配魂痕没为一部,[至阝]为有见。凡鬼声、贵声、畾声、褱声、绥声、崔声、畏声、威声、罪声、峊(去山)声为一部,独用。固不与妻、齐、犀、氐、迷、剓(去刀)等声之字为韵。虽六经诸子,莫不尽然。盖齐灰俱为古本韵,必当有分。且灰为洪音韵,齐为细音韵,不容混淆,故灰为一部,脂微齐皆为一部。其阴阳入之彼此相配,始得其伦。冉戴氏《声类表》不分者,岂非惑于等韵家配等之说歟?且《音韵表》以屋沃烛觉为尤入,其后江晋三则以屋沃之半为尤入,又以烛与屋觉之半为侯入。段氏从之。黄君萧部不析入声。盖沿刘逢禄、萧愚同屋为入之误犹未改也。窃据黄君成业,更僭立古韵卅二部之目,庶几前贤发其粗,后学窥其密。于此见述者之易,而作者之难焉。余闻而叹其异,遂怂恿其著书,越二载始成,曰《诗经韵纂》者,盖析诗韵为卅二部,而断以江氏所谓侈弇洪细之说。且取三百篇之文而条分之,而类聚之。其言既有征信矣。若夫音韵精微,非论说无以识其指归。于是撮斯学之机要,握众说之   ,辨疑求真,汏繁就简,以《古音隅论》先焉。又三百篇用韵应律合节,众体不一。江氏《诗韵举例》,孔氏《诗韵分例》,未窥细密。于是总录诸家,博稽群说,参合异同,弥缝讹阙,以《诗经韵纂》殿焉(壬午小暑日彭泽汪辟疆)。

《古音隅论》分6节从5个方面讨论古音,主要在黄季刚30部的基础上是分古韵32部。

第一部分《诠要》,先生讨论了研究古音的三种方法:

夫音学之大要有三:一者顾氏考音史。二者江氏明音理。三者黄君索音证。其法先自《广韵》四十一声类中求古本声,而古本声定为十九声。次自二百六韵中求古本音。

第二、三部分《析部》,分上下两节。上节《论三十二部之因革》,讨论古韵分部历史,从郑庠开始,一直到黄季刚。最后是先生自己的分部。“今抽绎毛诗,精求豁悟,藉得错综诸家,尽其美善,所因所革,遂定二百六韵为三十二部表如左。”

这一部分,先生离析《广韵》,把《广韵》206韵和古韵32部进行对照。底下转述时,举平以赅上去:

一部:歌、戈;麻之半;支三分之一

二部:灰;脂、微、皆之半

三部:齐;脂、微、皆之半

四部:齐;佳、支三分之二(其标目改用圭字)

五部:模;鱼、虞、麻之半

六部:侯;虞之半

七部:咍;之、尤三分之一

八部:豪;宵、萧、肴之半

九部:萧;幽、尤三分之二;肴、豪之半

十部:寒、桓;元、删、山、仙、先三分之一

十一部:魂、痕;文、欣、真、谆之半

十二部:先;臻、真、谆之半

十三部:青;耕、清、庚之半

十四部:唐;阳、庚之半

十五部:东;钟、江之半

十六部:登、蒸

十七部:冬;东、江之半

十八部:谈;衔、盐、咸、严之半;添三分之一

十九部:覃;侵、咸、凡之半;添三分之一

二十部:添;盐、严、凡之半

二十一部:泰、曷、末;祭、夬、废、月、鎋、屑之半;黠三分之一

二十二部:没;物、迄、质、术之半;黠三分之一

二十三部:屑;栉、术、黠三分之一

二十四部:锡;陌、麦、昔之半

二十五部:铎;药、陌、麦、昔之半

二十六部:屋;烛、觉三分之一

二十七部:德;职、屋四分之一

二十八部:沃;药、铎之半;觉、锡三分之一;屋四分之一

二十九部:锡;沃半;觉三分之一;屋四分之一(其标目改用迪字)

三十部:盍;狎、葉、洽、业之半;怗三分之一

三十一部:合;缉、洽、乏之半;怗三分之一

三十二部:怗;葉业乏之半

《析部》下部分,《论三十二部音理之分》《论今韵析部之异》《论古韵读法》。

最后附录《古韵源流分合表》。该表胪列顾氏、江氏、段氏、戴氏、孔氏、王氏、江氏、章君、黄君九人古音分部,最后是先生确立的32部。

今定三十二部:歌一、曷二十一、寒十、灰二、没二十二、痕十一、齐三、屑二十三、先十二、圭四、锡二十四、青十三、模五、铎二十五、唐十四、侯六、屋二十六、东十五、咍七、德二十七、登十六、豪八、沃二十八、冬十七、萧九、迪二十九、盍三十、谈十八、合三十一、覃十九、怗三十二、添二十

歌一      寒十      曷二十一

灰二      痕十一    没二十二

齐三      先十二    屑二十三

圭四      青十三    锡二十四

模五      唐十四    铎二十五

侯六      东十五    屋二十六

咍七      登十六    德二十七

豪八      冬十七    沃二十八

萧九                迪二十九

谈十八    盍三十

覃十九    合三十一

添二十    怗三十二

先生的32部,在黄季刚30部的基础上,另立2部:齐部(黄季刚合于灰部);迪部(黄季刚合于屋部)。

韵目名称依据黄季刚。先生从灰部中析出齐部,故黄季刚的齐部,先生改称圭部。

第四部分《转读》,讨论古韵合韵:《论转读并段孔合韵通韵之误》《论对转并戴氏孔氏之误》《论转读之法》。

第五部分《辨声》,认为四声论古今不同:《古无上去声》《论顾氏入转为去与孔氏无入之误》《论段氏萧宵肴豪无入之误》《论四声古今不同》。

第六部分《丽入》,包括《论阴阳声转入声并驳一平一入之说》《论阴阳同入并弥缝二江之阙》《论歌戈麻有入声并戴氏江氏之误》《论侵覃诸韵之入声并江氏之误》。

书末有简短的跋语:

右为五论,凡十六事。盖撮音学之机要,握众说之鈐錧,辨疑求真,汏繁就简,虽举一隅,聊资三反。乃繕写。岁在玄黓敦牂窉月朔日杨永记。

 

 

       我的老师是典型的老派文人,生性孤傲,深居简出。从我们跟随先生开始,一直到他老人家去世,几乎没有见到他外出,也很少看到他跟外界有什么联系。不管是我们学习期间,还是毕业后去看望先生,事先从来不须要跟老师联系,因为老师整天都在家里,根本不会外出。

       1992年,张生汉、汪维辉二位师兄在河南开学术会议,会后二位专程到武汉看望先生。这是我们师徒毕业后的第一次团聚,也是我们师生最后一次团聚。

       多少年过去了,我突然心血来潮,想看看网上有没有我老师的资料。在上网前,我的想法是,生前几乎与外界隔绝的老师,在开放的网上是不会有什么资料的。出乎意料,我在网上找到了很多记载,其中有不少老师早期的学生回忆先生的文章。这些前辈,大多年事已高,他们不少人仍然饱含感情,深情地回忆几十年的往事。几乎没有批评先生的文字。

       底下选录几则回忆先生的文字。

       1.耄耋老人的BLOGhttp://blog.sina.com.cn/maodiekaoren(2008-01-31 17:07:57)

这位耄耋老人在博客中回忆,南开大学1946年复校后的学习情况,老先生讲了邢公畹、张清常等先生的情况。现摘录关于先生的一段文字:

杨潜斋开《文字学》课。这是一位怪人,他把我们男同学叫到他家里上课,准备香茶,聊天式的讲课。他说:有的内容在课堂上没法讲,因为有三位女同学。他给我们讲“祖”、“也”等字的起源,“祖”是男性生殖器,“也”是女性生殖器。他教我们如何治学,如何制作、使用卡片。他把每月薪水的大部分都花在买书上,经常跑“劝业场”的旧书市。他还教我们,如何识别旧书版本的真伪。他对郭沫若颇有微词,许多古文字的考证,他说他在郭老之先已发现。

       在南开大学,另一位学生,在回忆中也谈到了先生。巧的是这位学生也叫杨永,跟先生同名同姓。这位杨永先生后来成为一位有影响的武术家,网上的文字是这样说的:

1946年到天津南开大学中文系,有李广田、张清常、邢庆兰等教授讲课。杨永先生选读语言文字组,得杨潜斋教授青睐,与之研习甲骨金文。由此得读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古代社会史等,逐步树立了唯物史观。

上世纪50年代,先生在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华中师范学院是教育部直接管辖的6所师范院校之一,是华中地区师资力量最强的师范学校。培养了许多学有专攻的学生。几十年过去了,在华中师范学院听过先生课的学生,仍在不同的场合,回忆先生。底下摘录几例。

王朝彦先生《丹心捧上一炉香,岁月倒向华师流》一文里这样回忆先生:

语言学概论课由杨潜斋老师讲授。听去过他家的同学说,杨先生认为中国语言学家有二个半,他算半个。他潜心书斋著书立说,书稿是用毛笔写的蝇头小楷,笔笔有韵致,可当作书法看,大概书稿尚未出版,所以用的教材是高名凯、石安石主编的《语言学概论》,可讲课内容大都是他自己的。他上课抽烟,烟熄了用打火机“嗒、嗒、嗒”燃着后抽几口又接着讲。讲得高兴忘了抽,待记起来时,只剩下烟头了,于是从衣兜又抽出一支“嗒、嗒、嗒”燃着再抽。

《人生四季》一书,关于先生的记载是:

年过半百的杨潜斋教授,是一位语言学专家,他的讲稿一字不苟,整齐工整,字字凝结着他的心血。为了及时把国外的最新学术成果翻译过来,充实讲义的内容,提高教学质量,他刻苦自学另一门外文--俄语,走进杨教授的家,只见房门上、墙壁上、蚊帐里,到处贴的是俄语单词。此情此景,怎能不让人由衷地感激呢!他那诲人的拳拳之心,多么深挚炙人!于是,我梦想做一位像他一样学术渊博的文学家,让桃李芬芳!

我们在上学的时候,曾听先生讲,他五十多岁时自学俄语,翻译俄文语言学资料,为的是编写《语言学概论》。《语言学概论》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翻印本。当时先生受教育部的委托,主办古代汉语高校教师进修班。《语言学概论》是当时的课本。在翻印本后面,先生写了一段这样的话。转录如下。

这本小册子上我一九五九年第三次印出的《语言学》讲义。现在把它重印出来,仅供来我院进修或研究中国语文学的同志参考。因个人年逾七旬,对这些过去印出的东西,那怕其中有些错误,也物理从事审阅。希读者见谅,并请不必他传。编者识一九八0 年十月

先生的讲义、文章,整齐工整,我的老师邢福义教授印象也很深。几十年后,邢老师仍记忆犹新:

杨先生治学极为认真,特别强调有所发现,他写的文章字字工整,十分好看,每一页都可以照相制版,令人赞叹不已。(《汉藏语论集》序,2007年)

我在跟先生念书的时候,老师亲自跟我们三个学生上课。课前亲手写讲稿,老师把事先写好的讲稿交我们,让我们抄录一份。我至今保留了几张先生手迹。

搜狐博客2008年3月18日有华中师范学院95级刘诚言先生的文章,转录如下:

从1959年秋至1963年夏,尽管物质食粮是匮乏的,但精神食粮却是充实的。杨潜斋教授给我们讲授语言学和古文字,他的助教是晏炎吾,我每次的作业都是交给晏老师的,他可不是一般的助教,他对古文字的研究有极深的造诣,书法、篆刻也颇见功底,而且他还是京剧的票友。只因他当年刚留校的时候,就被划为“右派”,所以一直连讲师都当不了。

我在晏老师家里坐一会儿之后,他总要带我去杨潜斋教授家里去,并且交上他听杨先生的课,所记录、整理的讲义。杨先生一看,就冲着晏老师发火了:“整理讲义,字迹能这样潦草吗?写字要写工整,治学要严谨……”我接过晏老师整理的讲义一看,感觉这行书写得很不错的,怎么杨先生就这么挑剔呢?接着,杨先生拿出他写的讲义,并且说:“来,你们看看我的!”我一看,简直惊呆了,满本讲义都是一笔不苟的魏碑体,我这才“服”了杨先生!

然后,杨先生把注意力转向我,对我说:“你以后不要学这个‘呀呀呜’(‘晏炎吾’的谐音,武汉话的意思是‘不懂事’、‘不严谨’)!”同时话题一转:“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答道:“叫‘劉誠言’。”这时杨先生来了兴致,分别写出了“劉誠言”三个字的古体字,并一一讲述了它们的本意,尤其讲到大篆的“言”字时,他问道:“这像什么?像不像是‘吹喇叭’的样子?这是一个会意字,是古‘音’字,在古代‘音’与‘言’是相通的,‘言’也是声音嘛!”让我听得如醉如痴。  

打开了话匣子的杨先生,一发而不可收,讲起了他的古文字学,比如“示”字的原意,许慎如何解释,郭沫若又如何解释等等。

打那以后,我就爱上了古文字,并由晏老师带着,进了中文系的教师阅览室,从此,我也就成了这个阅览室的常客,享受到了一般同学享受不到的待遇。但心里牢记着杨潜斋教授的话,永远不当“呀呀呜”!

晏炎吾先生也是我当年研究生的老师,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老师。

我最近在一本书里,偶尔找到了“呀呀呜”的解释:

呀呀乌者,无能为也,不中用也。如人将事做坏,则他人恒讥之曰“你真是个呀呀乌”。此语来自南方(齐如山《北京土话》,辽宁教育出版社,2008:54)

 

 

1995年4月16日,先生因心脏衰竭,在武汉去世,享年86岁。先生去世后,家人把先生安葬在风景秀丽的陵园。这是明朝楚王的长眠之地。当年,我随送葬的队伍,把先生送上陵园。

 

2010年3月28日,先生的几位硕士研究生驱车前往先生墓地。

 

 

 

  评论这张
 
阅读(23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