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比较词义的几个问题  

2011-03-09 15:22:55|  分类: 比较词义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较词义的几个问题

黄树先

(《汉藏语学报》创刊号,2007年商务印书馆)

 

我们以往研究汉语词义的引申,系联同族词,基本上是局限于汉语内部的材料,没有别的语言的支持,视野是不开阔的;在进行历史比较的时候,我们拿一个语言中的词义跟另外一个语言的词义进行比较,也有很大的主观性,基本上没有其他语言的支持。基于此,我们提出“比较词义”这个基本方法。“比较词义”就是看语言中某一个核心概念,会有哪些共同的演变。我们运用“比较词义”目前主要解决两个问题:研究汉语词义引申,系联同族词;解决历史比较语言学中的择词问题。                                                                                  

1.比较词义的提出

汉语跟亲属语言比较,首先要确立语言的亲属关系,而确立语言的亲属关系,要从语言上证明我们所进行比较的两种语言有发生学的关系。要证明语言有发生学上的关系,可以有很多方法,可是最终我们还得在语言上予以证实。

不管采取什么办法,首先必须解决一个问题:我们拿语言中的哪一个词跟另一个语言的词进行比较?这就是比较的择词问题。

词义的比较研究以往有零星的成果,如周法高先生在评白保罗的《汉藏语言概论》时曾列举了几个例子(周法高1972)。王力先生在研究汉语滋生词,也拿汉语跟别的语言进行了比较。王力先生说,汉语滋生词,有些是很容易了解的,因为原始词和滋生词的意义很相近,和欧洲语言的滋生词相似。例如拉丁语piscis(鱼)滋生为piscari(捕鱼),和汉语“鱼”滋生为“渔”相近似;法语balai(笤帚)滋生为balayer(打扫),和汉语“帚”滋生为“扫”相近似;法语fouet(鞭子)滋生为fouetter(鞭打),和汉语“箠”滋生为“捶”相近似。法语commander(统率)滋生为commandant(统帅),和汉语“率”滋生为“帅”相近似;法语large(广阔)滋生为e@largir(扩大),和汉语“广”滋生为“扩”相近似;法语distiguer(辨别)滋生为distinction(分别),和汉语“辨”滋生为“别”相近似(王力1982a:54-55)。

伍铁平先生也写有系列文章(伍铁平1981,1985),可是响应的人并不多。

国外个别汉学家,以及港台部分学者在他们的研究中有举例性的解说。如龚煌城先生:汉语m?g“母”,藏语ma“母亲”,缅语ma“姐姐”(比较阿尔巴尼亚语中相同的语义发展,见Jespersen p.118)(Gong1980)。俞敏先生也讲了这个例子:“妈”和“姐姐”的称呼是有转移的例子:梵文ma#tr?,拉丁文mater,英语mother“妈”,阿尔巴尼亚语motre_“姐姐,妹妹”(俞敏《亲属称谓的扩大和转移》,《俞敏语言学论文集》,397页)。汉语也有类似的词义演变[1]

法国学者沙加尔(Laurent Sagart)《上古汉语词根》一书有多处涉及到不同语言间的词义比较(沙加尔2004)。比如,他说:汉语表示铁的词是“铁”*ahlik>thet。这个词似乎属于词根为*(h)l[i]k(黑)的词族,同族词还有“驖”*alik>det、*ahlik>thet(黑马)、“黛”*al?ks>dojH(女子画眉用的黑色颜料)、“黓”bl?k>yik(黑)。印欧语表示“铁”的词有时也源于“黑”(沙加尔2004:221)。

但是,总的来说,这种比较研究开展得还不够充分。

2.比较词义的任务

在历史比较语言学研究中,著名语言学家邢公畹先生提出了比较语义学(邢公畹1993,邢凯2001)。我们提出的比较词义跟邢先生的比较语义学是不同的:

(1)邢公畹先生是同音词比较,我们是比较同义词;

(2)邢公畹先生是想证明两个语言有亲属关系,我们主要是想解决比较的择对问题。

邢公畹先生的同音词比较,认为两种语言的同音词比较,可以证明这两种语言有发生学关系。但有些“同音词”却有语义上的联系,也就是说,这些“同音词”并非单纯的“同音”,它们是词义发展的结果,一如假借字,有些并非假借,而是词义的发展。关于这个问题,见下文讨论。

我们提出的词义比较主要是想解决这么两个大的问题:

第一,为一个语言内部词义的引申发展寻找语言学的依据。传统词义研究,非常注重本义和引申义的关系。汉语词义研究,本义和引申义的研究成果也很多,但都缺少语言学的证据。

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做汉语词族的研究。词族实际上就是一组音义有关系的字词的组合,音的问题要靠汉语古音研究的成果,古音学从明清开始,在传统语言学中一直是领先的,到现在成果就更多。可是语义的关系,多少年来一直是经验式的,比较主观。一个词族到底包括哪些字词,哪些字词可以放在一起,没有一个可以操作的客观标准。我们也一直在为这个标准苦苦寻求。

       我们认为,比较词义可以为我们研究词义引申、系联词族确立一个语言学的研究模式。

例1.“夜”和作过夜有关

“夜”*laaks<*k·laaks,《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432页)“夜”和“夕”音义有关联,跟藏语、缅文都有关系(黄树先2003a:73)。

通过比较,这个问题就更清楚了。因为在别的语言中,“夜”跟“过夜”在语义上也有联系。先看白保罗的材料:切邦语ya,怒语ya,米里语yo<*ya,米基尔语dz@o<*ya,但卢舍依语是za·n<*ya·n,塔多语yan,藏缅语*ya(白保罗1972#417)。拉祜语ha@“晚,过夜”(白保罗1972注#154、注#371)。

古人的理解,好像也认为“夜”跟“舍”有联系。《说文》:“夜,舍也,天下休舍。从夕,亦省声。”段注:“休舍,犹休息。”(315页)

       例2.“髪”*po(t 跟“茇”*poot 的关系

   “髪”的同族词有“胈”*boot(黄树先2003:219)。 汉语跟“髪”*po(t 读音相同的还有一个字“茇”*poot,作草根讲,《说文》:“茇,草根也。”(38页)《广雅·释草》:“茇,根也。”王念孙疏证:“茇之言本也。”(1331页)

       用草搭盖的草屋也叫“茇”:《召南·甘棠》:“召伯所茇。”毛传:“茇,草舍也。”陆德明释文:“茇,《说文》从广。”孔疏:“茇者,草也。”字又作“?”,《说文》:“?,舍也。从广,犮声。《诗》曰:召伯所茇。”段注:“茇?实古今字。”(445页)《玉篇》:“?,草舍也。今作茇。”(104页)或作“拔”,《左传》僖公十五年:“晋大夫反首拔舍从之。”注:“拔,草;舍,止。”杨伯峻注:“拔舍即《周礼·大司马》之茇舍,亦即襄二十八年传之草舍。盖行旅往来,虽有野舍,亦必除地为坛,《掌舍》所谓壇壝宫也.”(357页)。“茇”“拔”二字音同,《方言》卷三:“东齐曰杜,或曰茇。”郭注:“茇,音撥。”(21页)(“撥”字似乎应该作“拔”)“茇舍”指军队在野地宿营,《周礼·大司马》:“中夏教茇舍。”注:“茇读如莱沛之沛。茇舍,草止之也。”(836页)《汉书·礼乐志》:“拔兰堂。”注:“拔,舍止也。”(1066页)字或作“蒲”,章太炎先生说,《释名·释宫室》称“草圆屋曰蒲”,即草舍之?字(徐复《章氏成韵图疏证》,《徐复语言文字学丛稿》,62页)。

“茇”跟“廢”字也有关系,《尔雅·释诂》:“廢,舍也。”(2576页)文献中还有一个后起的“蕟”字,也可能有关,《集韵·月韵》方伐切:“蕟,草名。”(195页)

“髪”跟“茇”在形状上很相似[2],把这两种很相似的东西用一个词来命名是在情理之中的。古汉语从“犮”得声的字,如“茇跋”等字,“多含根本之义”,参见杨树达先生《说髮》(《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卷二)。“髪”“茇”的读音除了有长短元音之别外,其他完全相同。我们认为汉语“髪”跟“茇”是从一个词分化出来的,这两个字属于一个词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这样的结论如果仅有汉语文献的证据,不会有太多的人相信。

       我们来看别的语言的情况。缅甸语zkwf phut4 “散乱的头发、草等”(《缅汉词典》591页);tzkwf phut4 “(毛发等)一簇”(《缅汉词典》1123页)(黄树先2003a:219)。缅甸语zkwf phut4  这个词分别作“头发,草”讲。

南岛语的情况:白保罗提供的材料:原始澳泰语:*(qa/)(m)b[u]lut “纤维,胡须”。印度尼西亚语*bulut“胡须”(白保罗1975:289;黄树先2003a:45)。

还可以比较汉语的“須”,《说文》:“須,面毛也。”段本改作“颐下毛也”(424页)又可指颐下毛、头发:《周礼·冥氏》:“则献其皮、革、須、备。”注引司农:“須直谓颐下須。”郑注《周礼》:“須,須髪也”(《慧琳音义》卷三十四《佛说银色女经》“鬀須”条引,1362页)。又指根须。文献里,或“根須”连文,《齐民要术·旱稻》:“栽法欲浅,令其根須四散,则滋茂。”汪维辉先生说,“根須”犹須根(汪维辉2007:207)。现代汉语,“須須”,吴语、闽语指胡子,西南官话、湘语则指须、穗(许宝华,4288页)。

汉语“毛”亦可指草,《广雅·释草》:“毛,草也。”王念孙疏证:“隐三年《左传》云:涧谿沼沚之毛。杜注云:毛,草也。《召南·采蘩》传云‘沼沚谿涧之草’是也。草谓之毛,因而菜茹亦谓之毛是也;菜茹谓之毛,因而五穀亦谓之毛。”现代汉语方言,闽语“毛”,指庄稼、草木,引申为山上的野草;冀鲁官话、中原官话、晋语、吴语、客话、闽语指汗毛,头发;吴语则指头发乱(许宝华,831页)。

包拟古认为汉语“髪”在语义上跟“草”“杂草”“稻草”有关:列普查语a-plo@p“杂草”,tso@m a-plo@p“梳落的头发”,还可比较:藏语phub-ma“短稻草”,phob-phon“一捆、一束稻草”。汉语“茇”*p(l)op/pua^t“草根”,“胈”*p(l)op/pua^t“肤上小毛,”“髪”**p(l)o$p/p(l)jot/pjw?t,“襏”**p(l)op/pua^t“稻草雨衣”(Bodman1980#317/1995:137)。

“茇” *pood//*pot,《方言》卷三:“荄,杜,根也。东齐曰杜,或曰茇。”(21页)文献中,“髪”有当草讲的例子,如《庄子·逍遥游》:“穷髪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释文:“李云:髪犹毛也。司马云:北极之下无毛之地也。崔云:北方无毛地也。案:毛,草也。”(15页)

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草根”和“髪”有共同的来源。“草”也可以跟尘土有关系,《说文》:“茇,草根也。春草根枯,引之而发土为拨,故谓之茇。”段注:“此申明草根为茇之义也。为拨之拨,即《考工记》之伐,《国语》之墢,《说文·土部》之坺,今韵书之垡,实一字也。其连根之土曰坺,引申为《诗》《礼》草舍之茇。”(38页)

试比较藏缅语:列普查语muk“野草,垃圾”,米里语po_muk“灰尘”,缅语a(hmuik“垃圾,灰尘”。藏缅语*mu·k(白保罗1972#363)。

草和尘土在人们看来,都是无用的垃圾。

       例3.潘悟云教授2006年2月8日在东方语言学网站贴出了《征求“鼻涕”一词读作“鼻”的方言材料》:

一些闽语中“鼻涕”与“鼻”同音。我以前以为是两者的语义关联,但是又觉解释有点牵强,按这样解释,“舌”就要与“唾”同音,“目”就要与“泪”同音了。去年为龚煌城先生七秩寿辰写了一篇《上古汉语流音与清流音》,写的过程中,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实际上闽语中读成phi的是“泗”,初文就是“四”,我的上古声母系统中l?-,即清的l-在韵母i 前会变成心母。我把我的理由写在下面,同时我想,鼻涕读唇音的一定还有其它的方言,特此征求网友们的意见,并希望提供方言的证据。

汉语的内部材料可以看出,“鼻子、鼻涕”可以用一个词来表示。《陈风·泽陂》:“涕泗滂沱。”传:“自目曰涕,自鼻曰泗。”(379页)字或作“?”,《玉篇》:“?,音鼻,涕也。”(92页)字或作“濞”,《红楼幻梦》第十回:“忽听一位高声叫道:咱们有头发的,戴着帽子还怕冷,骆年兄头上无毛,受不住冷,别叫他光着这秃脑袋冻出濞子来。”黄陂人管鼻子、鼻涕都叫“鼻子”。同属江淮官话的泰兴话,“鼻子”p?i??? ts?也当鼻涕讲(顾黔1994:237)。其他方言“鼻涕”,如绥德话叫“鼻子”,西安话叫“鼻”(刘育林1988:261)。娄底方言“鼻头”指鼻子,也指鼻涕(颜清徽、刘丽华1990:157)。明代潮州戏文“鼻”也指鼻涕(曾宪通1991:17)。饶平话“鼻”p?i)?“鼻子,鼻涕”(詹伯慧1993:133)。“鼻”当鼻涕讲还见于胶辽官话、中原官话,晋、吴、赣、客、粤、闽语;“鼻子”当鼻涕讲的有北京官话、冀鲁官话、胶辽官话、中原官话、兰银官话、江淮官话、西南官话、晋语、湘语(许宝华,6866页)。

藏缅语的“鼻子”和“鼻涕”也是有联系的,请看白保罗的材料:藏语sna,内瓦尔语hna-sa,马加里语hna,迪马尔语hna-pu,迪加罗语h?na-gam~hnya-gom,怒语s@?na,卡杜语s?na,缅语hna,卢舍依语hna·r“鼻子”,列普查语nyo“鼻涕”,藏缅语*s-na(白保罗1972#101)。藏语snabs,缅语hnap,卢舍依语hnap“鼻涕”,藏缅语*s-nap(白保罗1972#102)。

白保罗所举的例子,藏缅语的“鼻子”,列普查语nyo就当“鼻涕”讲。这就有了类型学的依据。藏语、缅语通过加词尾来表示“鼻涕”,是形态的变化。

第二,解决历史比较中的择词问题。我们提出词义比较,可以解决历史比较语言学的择词问题。我们在对亲属语言进行比较的时候,会发现由于语言分化的时间比较早,词义会有变化。我们选择什么样的词进行比较是一个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词义刚好吻合,大家就觉得可以比较,或者说这样的比较异议不多。可是如果两个语言中用来比较的词义有距离,有学者就会觉得是拉郎配(闻宥1957)。我们的词义比较就是要解决所谓的拉郎配。

       汉语和侗台语有没有发生学的关系,是中外学者很关心的一个学术问题。大致是国外的学者认为汉语跟侗台语是接触关系,没有发生学的关系,而国内比较多的学者认为两者有发生学的关系。在老一辈学者中,闻宥先生是赞成二者没有同源关系的。上个世纪50年代,闻宥先生发表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台”语与汉语——对于所谓“汉台语组”的一个商榷》(闻宥1957)。文章一共讲了12个专题,另有2个附录。第3部分“论代表字的选择”,第四部分“关于重新比较的几点说明”,对于选择比较的字词的原则进行了论述。第五部分“台汉语里的若干身体名词”。在这一部分,闻宥先生讨论了36个身体词,并认为“身体名词,这是大家所承认为重要的基本词汇”(闻宥1957:88)。

闻宥先生在词义比较上,基本采用等义比较,就是汉语和台语的词义完全相同。这36个词,闻宥先生分别拿汉语的“身/体、首/头、髪、面、目、颊、耳、鼻、口、齿/牙、舌、?、颈、肩/髆、厷/臂、手、指、心、肝、肺、胆、胸/臆、腹/胃、肠、要、股/胫、膝、背、?、皮/膚、毛、骨、血、肉”来跟台语比较。闻宥先生在这一小节后面的结论是:“我们可以断言,两语间的身体名词,基本上是没有亲缘关系的。”(闻宥1957:92)

       第六部分“台汉语里的若干自然现象和动植物等名词”,一共40个词。第七部分“台汉语里的若干人称代词和家属称谓”,共计18个词。第八部分“台汉语里的若干形容词、动词和其它名词”,这类词数量最多,共计46个。

       闻宥先生最后的结语是:“像上面所举的一百四十余字,只是一个极简单的对比;其他相似的例子是多不胜数的。再看马伯乐、吴克德所比较的字,便不能不相信它们只是一种借用。如其不然,两种同出一源的语言,说文化字抽象字的时候音韵组织如此其密合,而一说到基本字日常字的时候便判若天渊。这种现象是绝对不可理解的。总之,就整个台语词汇而论,和汉语相同或相似的字诚然不少,但两者之间只有取与的关系,在史的渊源上是迥不相同的。”(闻宥1957:105)

       闻宥先生说汉语跟台语没有“史的渊源”,其依据是两个语言缺乏相同的“基本字日常字”。拿基本词,也就是核心词来比较语言,是正确的。问题是如何选择比较的词。闻宥先生基本上是拿词义完全相同的词来比较。这是不合理的。一个语言内部,如古今汉语,核心词也会发生变化:或者核心概念被替换,如用“头”替换“首”;或者核心概念词义发生转移,如表示脚的“止”,引申为脚趾,字作“趾”。更何况,汉语和台语分化时间更早的两种语言,拿词义完全相同的词来比较,其比较的结果当然值得怀疑。

       郑张尚芳先生《汉语与亲属语同源根词及附缀成分比较上的择对问题》专门讨论了汉语、台语比较的择词。郑张先生说:

       如果相比两词音义都相当,往往被人目为借词,有义变则又被视为对应不严密。其实有理据可寻的变转,正可视为存在非借词同源词的佳证。闻宥先生是令人敬佩的大师,但其《“台”语与汉语》,却因觉得基本词汇上两语相合太少而对两者亲属关系予以怀疑。龚煌城先生原相信台语与汉语同源,也因基本词汇对比不利而转向白保罗说。其问题都在于语音变异和词义转移两者未考虑周全,以致选错或选漏了对应词根。

    闻宥列出142条台语基本词,但只承认16条词和汉语同源。未注意“下巴”gaaN可对“亢”,“颈”g??对“喉”、“膝”khauh对“骹”(膝骨)、“地”/din对“田”等。既然同源词这样少,他就推想连“风、雾、尿”等都是更古老的借词。依我们的比较,其中同源的有108条。“风”武鸣壮语rum2,泰文lom若是借词,何以声母前的p-又丢了不借?其实汉语“风”*pl?m和台语rum、lom,都与藏文phrum-“冷风”同源。藏文phrum-还有个义为“发髻”的同音词根,也正对武鸣壮语plom1、阿含语phrum、泰文phom(头发)。那难道又都借自藏文?闻宥倒说过台语phom跟汉语“髪”部分音近,其实两者并不相对,汉语“髪”*pod另对藏文phud(也是“发髻”)。闻宥还怀疑台语数词是原字和汉语借字两个系统拼凑而成的,理由虽举四点,但主要说“一、二、五、百”与汉语有异。泰文“五”haax其实来自hNaax,跟“六”hok来自hrok相同。h-都来自前缀音擦化,它可直追藏文“五”lNa、“六”drug的前缀音,应是断为同源词而非借词的好根据。“一、二”在汉语今方言中变化就很多,前者吴、闽有“单、孤、介、蜀、禃”等说法,后者有“两、双”等说法。台语s??N1自是“双”字无疑。如说个别数字有异,则如藏文“七”也跟大多数汉藏语不同。难道就说藏语其他数字都是借的,只“七”字是本有的?该找的倒应是这“七”的来历(郑张尚芳1995)。

我们可以用词义比较来对郑张先生提出的4对词进行验证:

例1.泰语“下巴”gaaN、“颈”g??分别对应汉语“喉”“亢”。《说文》“亢,人颈也。”(497页)又指咽喉,《尔雅·释鸟》:“亢,鸟咙。”郭注:“咙即喉咙。亢即咽。”(2650页)可以比较藏缅语的材料:藏文ske“颈,咽喉”,克钦语ke“成颈状”(白保罗1972#251)。藏文mgur“咽喉,颈子,嗓子”,白保罗认为跟汉语“喉”同源(白保罗1976)。汉语的材料,《素问·刺热篇》:“肾热病者,颐先赤。”张志聪集注:“腮下谓之颐。”(241页)

例2.“胡”字,《说文》:“胡,牛顄垂也。从肉,古声。”(173页)《日知录》卷三十二:“古人读喉为胡。《息夫躬传》师古曰:咽,喉咙。即今人言胡咙也。”(1158页)“胡”又指颈。

例3.泰语“膝”khauh对应汉语“骹”(膝骨)。黄树先《说“膝”》第四部分“髕系列”:“髕”*bi(n/,《说文》:“髕,膝耑也。”(165页)字或作“臏”,词义或作胫骨讲:《史记·秦本纪》:“王与孟说举鼎,绝臏。”张守节正义:“绝,断也。臏,胫骨也。”(209-210页)。

    俞敏先生拿汉语的“臏”和藏语bjin“腿肚子”比较(1949:89)。施向东先生也认为,藏文byin-pa“胫,小腿”,和汉语“臏”*pjin/对应(施向东先生2000:42,116)。白保罗说:“臏”是“膝,腿”之意,藏文byin-pa“膝盖骨”(白保罗1976,444页)。

例4.“地”对“田”:汉语文献来看,“地”特指旱地,而“田”一般指水田。但两者的界限并非不可逾越。黄陂方言田、地都可以称田,为了区别,可以分别说成“水田”“旱田”。

郑张先生所举的4个例子,其词义的转变来看,汉语跟亲属语有同样的词义变化。郑张先生的文章,用比较多的篇幅来讨论词义转变,并谈到了词义转变的一些比较大的原则,无疑也是正确的。我们现在可以通过词义比较,来对这些变转的词进行验证。底下是郑张先生的看法:

选择对比词根在语义方面要求相通,而非等同。可允许名动名形相转、大小称相转、通名与代表种相转,相似物、相近部位相变转等。

    名动相转,如汉语“?”*hm?i/ (《说文》:“火也。”通燬),义兼名动,对藏文me、缅文miih(火)为名词,对泰文hmaix(烧)为动词。汉语“咬”(下巧切)*greeu/,对泰文giaux(嚼)为动词,对泰文khiaux(齿)为名词。名形相转,如:藏文“血”khrag对汉语“赤”*khljaag,对印尼语merah(红)和darah(血)的词根rah,比较粤语“猪血”讳称“猪红”。

    大小称、通特名相转,如:汉语“犬”大而“狗”小。“犬”对藏文khji、缅文khwei,“狗”对孟文 klu、标敏瑶klu3。“莽”(莫补切)*maa/(《说文》:“南昌谓犬善逐兔草中为莽。”),这是指猎犬、猛犬(“莽”与“猛”*mraaN/同源)。古人重视猎犬,因此台语转为通名ma1。汉语“蛇”大而“虺”小,“蛇”*úljaal(本作“它”*hl‘aal)对印尼语ular,“虺”*hNul对泰文Nuu。因为“鸡”是现在最常食的鸟类,所以现代语言常见“鸡、鸟”同词。古代人则以野鸭为常食鸟类,故藏文bja(鸟)对汉语“凫”*ba,侗语mok(鸟)对汉语“鹜”*moog(侗语mok8的祖语形式应近于拉珈语mlok,可能是*mrok。由此变为武鸣rok8、泰语nok、印尼语manuk都较容易)。“鹜”又同“?”(亡遇切)*mogs,“雏也”,那又是大小之变转了。

    相似物的变转,如:藏文glaN有牛、象二义。此词也可以与汉语“象”*ljaN/对比。越南文“象”作voi,字喃“从犬爲声”,王力先生认为即古汉越语“爲”字。“爲”是象形字,依甲骨文原表“役象”(役象原为台语族人特长),后世递变为役牛。“水牛”泰文gvaai、武鸣壮语vaai2、佯僙话wei2,应对古汉语“爲”*úvai<úvral。载瓦语pjiN有“疮、脓”二义,缅文praN<preN,而佤语*preN(疫病)和古汉语*braNs只是“病”义。藏文“脓”rnag对汉语“疒”*rn??g,占语lin?b、印尼语nanah(词根naq);而藏文“病痛”na、nad,对武鸣壮语nat7(酸痛)、侗语nat(疮疖)、印尼语rana(多病)、penat(疲倦)和benah(病痛)。两者的词根都是na。藏文na“水草地”对台语na(田)和印尼语tanah(土地),也是相似义变转。

近部位变义,如藏文gdoN兼指鼻梁和脸,此词对印尼语hiduN,和泰文/dangx,只指鼻、鼻梁。但以藏文sna(鼻)对缅文hnaa(鼻)、泰文hnaax(脸)时,白保罗对谢飞这一泰文变义比对就很不以为然,他忘了藏文本身就有“鼻脸”同词的先例。汉语“胳膊”今指臂,依《说文》古义“胳”为“腋下”,“膊”(原从骨旁)为“肩甲”,今都转义。“胳”*klaag和“亦”*laag古同源,都对应藏文lag(手),“膊”独对藏文phrag(肩),则古代仅一词转义。照此,汉语“肩”*keen对泰文khEEn(手臂)正是佳对。汉语“手”与“杽杻”通谐,应音hnj?u/,对应阿昌语hnjau(手指),缅文hnjouh(食指),泰文niux3(手指),勉瑶语njiu3和布努语njau3(爪),更是近义小变。这也使我们可以理解何以厦门“爪”白读nia)u3(郑张尚芳1995)。

       郑张先生上面所列举的比较词,我们可以根据比较词义的材料来加以验证。

       甲、名动、名形相转

       (1)火。名词“火”转变为动词的例子在汉语里就存在。《左传》宣公十六年:“成周宣榭火,人火之也。凡火,人火曰火,天火曰灾。”(1888页)藏缅语的例子:怒语hwar“燃烧、烧”,克钦语/wan,莫尚语var,加罗语wa/l“火”,查雷尔语phal<*phar“烧”,藏语/'bar-ba“烧、点火,着火”,sbor-ba(完成体sbar)“点火,烧”,卡瑙里语bar“烧(不及物)”,par(及物),米里语par“点燃(如火)”,藏缅语*bar~*par(白保罗1972#220)。

       (2)咬/齿。“牙齿”转变为动词“咬”,很容易理解。汉语“牙”作动词的例子,如《战国策·秦策》三:“王见大王之狗,卧者卧,起者起,行者行,止者止,毋相与斗者。投之一骨,轻起相牙者,何则?有争意也。”(194页)

(3)血/红。汉语“血”指红色。唐人李朝威《柳毅传》:“俄有赤龙长千余丈,雷目血舌,朱鳞大鬣。”现代汉语的例子,如粤语“红”,动物的血(许宝华,2350页)。“鸡红”指鸡血(许宝华,3021页)。把猪血叫“猪红”的方言有中原官话、西南官话、客话、粤语(许宝华,5618页)。吴语流鼻血叫“放鼻红”(许宝华,3552页),或说“流鼻头红”(许宝华,5125页)。其他语言,如英语blood“血”,bloody“血色,红色”。

乙、大小称、通特名相转

       (4)犬/狗。汉语“狗”本来是指小狗,后来取代“犬”。

       (5)蛇/虺。《小雅·斯干》“为虺为蛇”,本指一种毒蛇。后指代毒蛇,《淮南子·本经训》:“虎豹可尾,虺蛇可蹍。”(253页)《新唐书·南蛮传》“冒以虺皮”,“虺皮”指的就是蛇皮。“虺民”指的是像毒蛇一样的人。

       (6)鸡/鸟/鹜。以某种常见的专名来指代通称,很自然。在黄陂方言里,没有“鸟”这个词,鸟叫作“雀”。麻雀这种“依人小鸟”跟人的关系太亲近了,最终可以取代“鸟”。用“雀”来指代鸟,是比较早的,宋玉《高唐赋》:“众雀嗷嗷,雌雄相失。”李善注:“雀,鸟之通称。”(266页)《世说新语·赏誉》:“公孙度目邴原:所谓云中白鹤,非燕雀之网所能罗也。”(418页)这里的“雀”,是麻雀,也泛指小鸟。参见张永言先生主编《世说新语辞典》(张永言1992:355)。

       藏缅语的例子:安加米那加语pera<*bra“鸡,鸟”。我们可以拿汉语的“鸡”来对应缅甸语的“鸟”:“雞”*kee,缅甸语aus; kje3 “鸟类的总称”。《说文》:“雞,知时畜也。”(黄树先2003a:104)。

缅甸语的“鸡”倒是可以跟汉语的“鵅”对应:“鵅”*k·raak,缅甸语-uuf krak4“鸡”。据《尔雅·释鸟》、《说文》,“鵅”是一种水鸟,即乌鸔。据《篡文》(《太平御览》925卷引),“鵅”是一种野鸭(黄树先2003a:73)。

       缅甸语的krak4“鸡”,卢舍依语va-rak当“鸭子”讲,来自藏缅语*rak(白保罗1972:107;中文本页252)。

丙.相似物的变转

       (7)牛/象。藏语glaN本身就有“黄牛,象”2个意思(《藏汉大词典》420页,421页)。

(8)脓/病/痛。“疾病”和“痛苦”是难以分开的。汉语的例子,“疾”,《尚书·金縢》:“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196页)转指痛苦,如《左传》成公十三年:“诸侯备闻此言,斯是用痛心疾首。”注:“疾亦痛也。”(1912页)《管子·小问》:“凡牧民者,必知其疾,而忧之以德。”注:“疾,谓患苦也。”(959页)

       丁.邻近部位变义

       (9)鼻/脸。郑张先生说,藏文gdoN兼指“鼻梁”和“脸”。汉语的例子:“準”*kljo(t可以当“鼻,鼻梁”讲。《史记·高祖本纪》:“高祖为人,隆準而龙颜。”(342页)《汉书·高帝纪》同,服虔曰:“準音拙。”应劭曰:“隆,高也。準,颊权准也。颜,额颡也。”李斐曰:“準,鼻也。”文颖曰:“音準的之準。”(2页)

  汉语“準”*kljo(t 也跟“脸”有关:“肫”*klju(n,《说文》:“肫,面頯也。”段注:“頯,权也。俗作颧。肫,史、汉作準。《广雅》作?。”(167页)《集韵·準韵》:“肫,颐也。”(102页)这个字《集韵·薛韵》又朱劣切(203页),古音是*kljod。和苗瑶语*blot来源相同(黄树先2005)。

汉语后来仍有这种词义转变。元代关汉卿戏曲的用例:【鼻凹】①鼻梁。《救风尘》二正旦白:“鼻凹上抹上一块砂糖,着那厮?又?不着,吃又吃不着。”②代指脸。《调风月》一【混江龙】“壮鼻凹硬如石铁,交满耳根都做了烧云。”(蓝立蓂1993:13)

       缅甸语myak-hna“脸”,由“眼睛”和“鼻子”构成(白保罗1972注#116)。

       (10)胳/肩。汉语的“胳”本指腋下,转指胳膊,这个演变大概很早就完成了。我们有2个语言上的证据:第一,“胳”可以当牲畜后腿的胫骨。《仪礼·乡饮酒礼》:“介俎、脊、脅、胳、肺。”郑玄注:“凡牲,前胫骨三:肩、臂、臑也。后胫骨二:膊、胳也。”(990页)第二个证据是,“胳”可以当“衣袖”讲,跟胳膊关系很近。《广雅·释器》:“袼、?,袖也。”王念孙疏证:“盖袂为袖之大名,袼为袖当掖之缝,其通则皆为袖也。《释亲》云:胳谓之腋。人腋谓之胳,故衣?亦谓之袼也。”缅文此字又有“袖子”一义,可比较汉语“袼”*klaak。缅文vuf lak4“手,畜牲的前肢;袖子”几个意思,都可和汉语进行比较(黄树先2003a:74)。

藏缅语的材料:藏语lag(-pa),米里语?lak,查雷尔语(卢语支)lak,克钦语l?,缅语lak“臂,手”,藏缅语*lak(白保罗1972#86)。

基兰提语*muk,也有“臂,手”两个意思(白保罗1972#394)。

       (11)手/手指。汉语“手”跟“手指”是有联系的。黄树先《说手》一文认为:汉语表示四肢的字词有:“支”*kje(,《周易·坤》:“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疏:“四支犹人手足。”(19页)“胑”*klje(,《说文》:“胑,体四胑也。从肉,只声。肢,胑或从支。”(170页)经典通用“肢”*kje(。或特指手指:“指”*kji(/,《说文》:“指,手指也。从手,旨声。”(593页)汉语“支”既可以指手,也可以指脚,和表示脚的“止”有联系。(黄树先2004)

 汉语的“止”本来表示“足”,后来转指脚趾,字通作“趾”。

3.比较词义的研究设想

       比较词义要解决两个主要问题:探讨汉语内部词义的发展、系联同族词;比较语言学中,主要是解决比较的择词。

(一)   汉语内部系统的整理、研究

汉语核心词的研究以及传统的语源的研究,应该从以下几个层面来展开:

1.立足汉语,收集、整理汉语文献、方言等材料,这是语言内部的研究,可分几个层次进行:

A.零星的,个别的语源研究,《释名》就属于这种研究范式。

B. 系统的研究。材料扩大,大规模地展开研究。“语义场-词族-词”就是跟以往不同

的研究方法(黄树先2005)。

我们现在的研究,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汉语内部材料的整理、研究上。集中力量整理、研究汉语内部的材料,在此基础上,把汉语语源的研究同亲属语言、普通语言的研究结合起来。

       汉语的一个基本词,其词义如何演变?一个词族内部到底包含哪些字词?应该可以在一个语言内部的材料里找到答案,但不能零星地进行考察。汉语有一组跟“子孙”有关的词,它的来源跟草木有联系:

例1.子/籽

“子”作子女、子孙讲。王力先生认为“子”和“籽”同义:《广韵》:“子,子息。”《诗·大雅·生民》:“居然生子。”引申为草木的果实(后起义)。杜甫《陪郑广文遊何将军山林》诗:“卑枝低结子。”“籽”,种子。这是晚起的字,见于清代的公牍中。字本作“子”(王力1982b:98)。

“子”*/sl?///*skl?(/,和“籽”组成同族词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两个字的先后还不能像王力先生所说的那样,“子”早,而表示种子“籽”晚。表示果实的字也是很早的。《周礼·委人》:“凡疏材木材。”注:“凡疏材,草木有实者也。”疏:“疏是草之实,材是木之实,故郑并言之。”(745页)“材”*zl??//*sg?跟“子”*/sl?///*skl?(/音义并同。表示种子的字早期写作“材”,后来才写作“籽”。

       例2.孙

《说文》:“孫,子之子曰孫。从系子。系,续也。”(642页)又指再生的植物,《周礼·大司乐》:“孫竹之管。”注:“孫竹,竹枝根之末生者。”(790页)

例3.孽/櫱

《说文》:“孽,庶子也。”段注:“凡木萌旁出皆曰蘖,人之支子曰孽,其义略同。故故或通用。”(743页)字又作“糱”。王力先生、沙加尔也认为这两个字同源(王力1982b:485;沙加尔2004:191)可是《汉语大字典》“孽”字下却认为通“櫱”,树木再生的枝节。《吕氏春秋·辩土》:“厚土则孽不通。”(1756页)

       例4.本

《大雅·文王》:“文王孙子,本支百世。”传:“本,本宗也。”

       例5.枼

“枼”作后代讲,一般认为是“世”的假借。从“子、籽”等字看,此说可疑。应该是来自“葉”。“世” *hljebs,郑张先生认为就是“葉”的初文(郑张尚芳2003:464)。裘锡圭先生说,《说文》分“枼”“葉”为二字,其实“枼”就是“葉”的初文。树叶很难单独表示,所以“枼”字跟“果”字一样,也把树木一起表示出来(裘锡圭1990a:119)。

“葉”可以指子孙。《左传》文公七年:“公族,公室之枝葉也。若去之,则本根无所庇荫也。”(1845页)蔡邕《太蔚杨秉碑》:“其先盖周武王之穆,晋唐叔之后也。末葉以枝子食邑于杨,因氏焉。”(《全汉文》卷七十五)

       例6.苗

“苗”,后代,《广雅·释诂》一:“苗,末也。”王念孙疏证:“禾之始生曰苗,对本言之则为末也,苗犹杪也。”《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朱熹注:“苗裔,远孙也。苗者,草之茎叶,根所生也。裔者,衣裾之末,衣之馀也。故以为远末之孙之称。”“裔”同“?”,再生的枝条。《方言》卷一:“烈、枿,馀也。”(2页)《隶释·汉巴郡太守张纳碑》:“炎汉龙兴,留侯维榦,枝裔滋布。”“枝裔”和“枝葉”的结构相同。“裔”,餘制切,古音*leds;“肄”,羊至切,古音*lids。

中原官话、西南官话,“苗苗”指幼苗,子女;东北官话,“苗子”,比喻传宗接代的子女(许宝华,3151页)。

例7.末

“末”,树梢,又指子孙。《逸周书·克殷》:“殷末孙受,德迷先成汤之明,侮灭神祗不祀。”(354页)

例8.支/枝

《大雅·文王》:“文王孙子,本支百世。”传:“本,本宗也。支,支子也。”《韩非子·说疑》:“枝子配适,大臣拟主,乱之道也。”(420页)文献还有“枝胄”“枝胤”等说法。

例9.伢/芽

汉语方言,如黄陂话小孩叫“伢”。此词甚早。《管子·海王篇》:“吾子食盐二升少半。”注:“吾子谓小男小女也。”(1246页)清人周寿昌谓:“吾”字训小男小女者,“吾”音牙(周寿昌《思益堂日札》卷八“吾子”,159页)。《说苑·奉使》:“吾视若鲁君类吾国子。”(299页)孙诒让说,“国”疑衍文,“吾子”即儿子。此上文鲁君云亲自使于齐,齐不听,故齐侯有此语,言其闇弱类小儿也(孙诒让《札迻》卷八,256页)。

       郑张先生说:“牙指孩子,如果不由芽转义,就可能也像娃一样,是来于牙牙学语或啼声的以声命名”(郑张尚芳2008a:32)。郑张先生的“由芽转义”可信。章太炎先生早就明确指出,小伢义来自萌芽:“萌芽亦始也,古之作牙。芽又变为?,故《类篇》云:吴人呼赤子曰?子。今扬州、镇江、杭州通谓小儿为小?。”(《新方言》卷二)

在明清文献里,小伢或作“牙”“芽”,“人芽儿”指小孩。《金瓶梅》17回:“等了半日,没一个人芽儿出来,竟不知怎的。”称小孩为“人牙儿”,比喻不见一人。或说:“连个人星儿也无有。”(魏子云1987:114)。李申先生说《金瓶梅》第17回:“等了半日,没一个人牙儿出来,竟不知怎的。”51回亦有用例:“家里有个人牙儿!”此两处“人牙儿”义皆为人影儿。《金瓶梅》32回另有“小人芽儿”一词:“那潘金莲笑嘻嘻的向前戏弄那孩子,说道:你这多少时初生的小芽儿,就知道你妈妈?”此小人芽儿方为小孩儿。“芽”是“伢”的记音字。“人牙儿”与“人芽儿”虽然同音,但不当看作一词(李申1992:82-83)。我们怀疑“人牙儿”和“小芽儿”意思是一样的。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人牙儿”,小孩。“牙”是“孩”的转音(陆澹安1979:30)。误。

方以智说,唐称长子为大枒。《唐纪》叙高力士对玄宗曰:“但从大枒。”注:谓肃宗也(《通雅》卷十九,646页)。“枒”疑同“伢”。

或以“根芽”指后代,如元曲《合汗衫》二折:“那一个无子嗣,缺根芽。”

现代汉语方言,如冀鲁官话“人芽儿”指孩子(许宝华,129页),“孩子芽芽”指婴儿(许宝华,4535页);晋语“人芽芽儿”,年龄小的人(许宝华,131页)。黄陂话“秧子”是幼苗的意思,小孩子可以说“伢秧子”。

比较印尼语tunas“芽,嫩枝”;menunas“萌芽;有子孙”。英语chit“小孩,少女;芽,嫩芽”。

例10.孩/荄

       一般的看法,表示小孩的“孩”来自作小儿笑的“咳”,《说文》:“咳,小儿笑也。从口,亥声。孩,古文咳从子。”(55页)《广韵·咍韵》:“孩,始生小儿。”(100页)

我们怀疑“孩”更可能来自作草根讲的“亥”“荄”。《说文》:“亥,荄也。十月微阳起,接盛阴。从?,?,古文上字也。一男人,一女人也。从乙,象怀子咳咳之形。”(752页)“亥”金文象根形,参见林义光《文源》卷二。

汉语多有以“根”指后代,《现代汉语词典》“根”下列“比喻子孙后代”。复合词有“根苗”,元曲《襄阳会》二折:“你论亲戚是汉祖根苗。”汉碑《汉故相府小史夏堪碑》:“曹小史夏堪,零陵太守之根嗣也。”梁章钜谓:“根嗣即长子之称”(《称谓录》卷六“根嗣”条)。“根嗣”释作“长子”,不知何据。疑“根嗣”只有“后代”之义。

这种系统的研究,可以更好地看出词义演变的脉络。

(二)跟亲属语言进行比较

以往的词汇研究,本义、引申义都是在某个语言内部来观察,主观的东西比较多。应该把语言词义研究放在亲属语言比较中来进行。这种研究以往有零星的成果,如周法高先生在评白保罗的《汉藏语言概论》时曾提出了词义的比较:

    语义的研究有所谓描写的研究、历史的研究、比较的研究。举例来说,英语的bear,解作“熊”和“生产”等义,lie有“躺下”和“说谎”等义,由于二者间的差异太大了,我们只能说:解作“熊”的bear和解作“生产”的bear是两个同音异义的词,解作“躺下”的lie和解作“说谎”的lie是两个词。如果甲语言中的x词和乙语言中的y词在语言在音义上都很切合,那么二者可能是偶然的巧合,也可能是移借或同源词。假使甲乙两个语言彼此并没有亲属关系,那么xy就不可能是同源词。有时二者间虽然没有移借或同源的关系,在语义的演变上却有类似的发展,可以用来参互印证。例如中文“树葉”的“葉”可以引申作“书葉”的“葉”(今通写作页),英文的leaf亦同;中文的“牛角”的“角”可以引申作酒器和乐器,英文的horn亦同。“葉”和leaf,“角”和horn虽没有移借或同源的关系,可是由于心理上的相同而有类似的发展,这也是比较研究的一方面。不过,严格的讲,比较研究法(Comparative method)在语言学界有一种比较特殊的用法,专指从好些种有亲属关系的语言或方言构拟出它们的母语来,例如:我们可以根据粤语、客家语、吴语、闽语、官话方言间的对应关系(Correspondences)构拟出古汉语来。对比研究(Contrastive study)则任何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语言(或方言)皆可对比其异同。不过如果采用广义的用法,那么比较研究可以包括上述两种研究(周法高1972:197)。

    接着周法高先生对语言词义比较的几种类型进行了论述,文繁不备举。

       在整理内部材料的基础上,展开亲属语言词义的比较。这种比较有点特别。语音的比较有些是保留原始语言的特点,有些却是各自语言的创新。词义会不会也有这种情况?即有亲属关系的语言也保留原始语言的某些词汇系统,也有各自的创新语义。如:

汉语“腹”*pu(k,缅文 ydkuf p?k4“腹;抱,搂抱”;Adkuf b?k4“腹部;怀孕”;tydkuf p?k4“抱,拥抱”;tyG htydkuf p?k4“抱,搂抱”;tyG htzuf phak4“抱,搂抱”。汉语的“腹”字有三个主要意思:肚子,生育,搂抱:“虚其心,实其腹。”(《老子》第三章,15页)此谓肚子也。《广雅·释诂》一:“腹,生也。”(102页)此作生育讲。《小雅·蓼莪》:“出入腹我。”郑笺:“腹,怀抱也。”于省吾先生说,这个“腹”字应该读作“抱”(于省吾《泽螺居诗经新证》,125-126页)。于说不可取。卢舍依语这个词当“洞穴”讲,对应汉语的“复”字,“复”字的洞穴义,后作“?”,《说文》“?,地室也。《诗》曰:陶?陶穴。”(黄树先2003a:197)

汉语和藏缅语的“腹、抱、怀孕、洞穴”四个义项是原始汉藏语就有的,还是后来在某个义项(如“腹”)的基础上各自产生的?值得研究。

第三,广泛的类型学词义比较

把词义发展的研究放在人类语言共性中来观察。这种研究过去很少见(语法界讲词汇虚化,语法化除外,词汇学研究没有涉及)。个别汉学家有举例性的解说。如法国学者沙加尔的研究提到下面这个例子:“子”有一个近义词“仔”*bts?(/)>tsiX“负载物”,《诗·周颂·敬之》:“佛时仔肩。”郑玄用“任”(承载)来解释“仔”。“任”与表示“妊娠”的“妊”同。这便让人想到苏格兰语bairn(孩子)是从动词to bear(承载、生育)变来的,即如英语birth(生育-名词)和born(承载、生育-动词to bear的过去分词)的关系(沙加尔2004:181)。

       沙加尔提到的“孩子”跟“生育”的关系,别的语言有这种词义发展,我们汉语里也有这样的例子。汉语的怀孕、养育跟小孩、幼小都有语义上的关系。

    例1.子/字                           

“子”,《周易·序卦》:“有夫妇,然后有父子。”(96页)字或作“字”,《周易·屯》:“女子贞不字。”(19页)虞翻注:“字,妊娠也。”(李鼎祚集解引,卷二,八页)王力先生把“子”“字”当作同源字(王力1982b:98-99),甚是。郑张尚芳先生也认为“字”是“子”的分化字(郑张尚芳2003:575)。

       例2.娠/振

“娠”,《说文》:“娠,女妊身动也。从女,辰声。”(614页)《集韵·真韵》:“娠,或作震。”(33页)字或作“侲”,《说文》新附:“侲,僮子也。”(168页)“振”,《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之矣。”集解:“徐广曰:《西京赋》曰:振子万童。駰案:薛综曰:振子,童男女。”(3087页)张衡《东京赋》及薛综注“振”并作“侲”(63页)。

例3.騶/雏

“㑳”,《玉篇》:“㑳,任身也。”(15页)《说文》:“媰,妇人妊娠也。从女,芻声。《周书》曰:至于媰妇。”段注:“娠,各本作身。今依《广韵》十虞正。《广雅》曰:媰,?也。”(614页)今本《尚书·梓材》作“属”(208页)。

       “雛”,指幼禽,也指幼儿,杜甫《彭衙行》诗:“众雛烂漫睡。”又可指虎、鼠一类的幼子。李孝定说,甲骨文有“雛”字,疑当初生儿讲(《甲骨文字集释》引)。李说若可信的话,“雛”早期当幼儿讲。比较英语chick“即将孵出或刚孵出的小鸟,幼雏,(尤指)小鸡;婴儿”,俚语还当少妇讲。法语jeune“年轻人”,也指幼小的动物。

例4.孺/乳

“孺”,《说文》:“孺,乳子也。”(743页)《尚书·金縢》:“公将不利于孺子。”传:“孺,稚也。稚子,成王。”(197页)“孺”又转指生育。《广雅·释诂》一:“孺,生也。”此义同“乳”,故疏证曰:“孺犹乳也。”(104页)《说文》:“乳,人及鸟生子曰乳,兽曰产。”(584页)“乳”字也可以指幼小动物,《庄子·盗跖》:“声如乳虎。”(993页)

       例5.穀

       《左传》宣公四年:“楚人谓乳穀。”(1870页)《小雅·甫田》:“以穀我士女。”笺:“穀,养也。”(474页)字或作“?”,《说文》:“?,乳也。从子,?声。”(743页)

这个字又当小孩讲,《广雅·释亲》:“?,子也。”疏证:“?之言孺也。字本作?,通作穀。”(787页)《庄子·骈拇》:“臧与穀,二人相与牧羊而俱亡其羊。”疏:“穀,孺子也。扬雄云:穀,良家子也。”(325页)也指幼鸟,字作“鷇”,《说文》:“鷇,鸟子生哺者。从鸟,?声。”(157页)《方言》卷八:“北燕朝鲜洌水之间伏鸡曰抱,爵子即鸡雏皆谓之鷇。”(51页)

       例6.毓

“毓”,《说文》:“育,养子使作善也。从?,肉声。《虞书》曰:教育子。毓,育或从每。”(744页)《周礼·大司徒》:“以阜人民,以蕃鸟兽,以毓草木。”(703页)《广雅·释言》:“毓,稚也。”(674页)

例7.重/童

“重”,《大雅·大明》:“大任有身。”传:“身,重也。”笺:“重谓怀孕也。”(507页)名词指儿童,《礼记·檀弓》:“与其邻重汪踦往,皆死焉。”注:“重皆当为童。童,未冠者之称。”(1311页)此“重”字非“童”的假借字,乃由怀孕引申而来。字或作“冲”,《尚书·召诰》:“今冲子嗣,则无遗寿耈。”(212页)

       例8.養

“養”,《玉篇》:“養,育也。”(46页)《周易·颐》:“天地養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40页)章太炎先生《新方言·释亲》:“《尔雅》:艾、育,養也。育既训稚,故艾養亦训稚,幼艾、少艾皆谓稚也。稚亦曰養。福州谓子为養,古言養卒言灶下養。今亦谓養为小子矣。”

       例9.孕/婴

汉语“孕”“嬰”来源相同。“孕”,《周易·渐》:“妇孕不育,凶。”(63页)虞翻注:“孕,妊娠也。”(李鼎祚集解引,卷十一,二页)“鱦”也指幼小的动物,《尔雅·释鱼》:“鱦,小鱼。”注:“《家语》曰:其小者鱦鱼也。今江东亦呼鱼子未成者为鱦,音繩。”(2640页)

       例10.化

“化”*hNWraal/s//*hNWrals,《吕氏春秋·过理》:“剖孕妇而观其化。”注:“化,育也。视其胞里。”(1564页)

“蛾”*Naal//*Nra(l ?,《荀子·赋篇·蚕》:“蛹以为母,蛾以为父。”(479页)《说文》从二虫:“?,蚕化飞?。从?,我声。”(674页)

       俞敏先生拿汉语“蛾”对应藏文mn#al“胎”,并谓“在人为胎,在人为蛾”(俞敏1989/1999:75)。

       汉语这类词的演变跟沙加尔所举的印欧语完全一样。

这种类型学的比较,除了我们上面所说的可以更好地研究汉语词义引申,解决历史比较语言学中的择词问题外,这种对比研究还可以为认知语言学提供帮助,对于我们探讨人类自然语言词义的发展也有重要意义。





[1]汉语也有类似的词义演变,《说文》:“姐,蜀人谓母曰姐。”段注:“方言也。其字当蜀人所制。”王力先生说,我们认为现代汉语的“姐”是“姊”字古音的残留(上古“姊”读tsi(ei,转为t?ie);“蜀谓母曰姐”的“姐”字也是“姊”字的转音(《说文》云:“读作左”)。音小变而意义跟着改变,在方言里不乏其例(王力《汉语史稿》,页498)。陆宗达先生说,《说文·女部》:“蜀谓母曰姐,淮南谓之社。”“姐”即祖字的音变,“社”虽非新造,但由此可知“祖”“姐”“社”是由于方音的差异而分化为三个词三个字的(陆宗达《说文解字通论》,页59)。跟方以智说接近(《通雅》卷十九,651页)。未必正确。汉语“姐”本指母亲,后指姐姐。现代汉语方言有同样的语义变化。山西方言“姐”指母亲,“阿姐”“阿姐妈”指婆母。陈庆延先生认为,这种用法来自阿尔泰语(陈庆延2001年,94页)。来自阿尔泰语说不确。乔全生先生也介绍,在并州片、汾河片,母亲叫“姐”,如洪洞面称母亲为“姐”t?iA33。乔先生也认为是受少数民族称谓的影响(乔全生2002:59)。汉语“姐”有母亲、姐姐两个义项,是语言词义的自然变化,不太可能是受其他语言的影响。汉语其他方言也有把母亲称“姐,姐姐”的,如湘南土语(罗昕如2004)。湖南耒阳“姐”t?ia41,单音节指母亲,重叠表示姐姐(钟隆林1989:101)。攸县“母亲”叫“娭姐”,面称(董正谊1990:169)。漳州话“母亲”叫“阿姐”,面称(林宝卿1992:230)。“阿姐”作母亲讲,见于吴、粤、闽语。闽语还指叔母,中原官话可以指婆婆(许宝华,2993页)。又据该词典3759页,“姐”当母亲讲,见于中原官话、西南官话、赣语、闽语。相同的词义发展,还有方言如西南官话、赣语,把姐姐叫“妈妈”(许宝华,2314页)。

 


[2]《说文》大、小徐本均作:“髪,根也。” 段玉裁改为:“头上毛也。”并认为此根,“以《释名》《广雅》正之,乃拔也之误。”古人以根训髪,可以看出古人认为毛发和草根很相似。《释名·释形体》:“髪,拔也,拔擢而出也。”这个解释看来有点奇怪,可是也可能有道理。“茇”作草根讲,还可以用作动词,作除草讲,《齐民要术·种谷》:“区中草生,茇之。”这样说来,这种动词的用法,跟“拔”字也许同源。龙宇纯先生说,“茇”孳生为“拔”,英语root 一字既为本根,亦为根拔(《比较语义发凡》,《丝竹轩小学论集》,中华书局2009年,344-345页)。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