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汉语及其亲属语言的“日”和“首”  

2011-08-11 07:31:46|  分类: 汉语核心词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及其亲属语言的“日”和“首”

黄树先

 

       研究汉语词义的发展,我们主张要和民族语言进行比较,更重要的是把词义的研究放在类型学的视野下进行(黄树先,2007)[1]。比较词义就是在类型学的视野下,观察语言中某一个核心概念,会有哪些共同的演变。人类在思维以及认知上有许多相通的地方,表现在词义上,人类自然语言的词义发展会有诸多相同的地方。

通过比较来确立词义的演变,以前也有学者使用(周法高,1972;Hwang-cherng Gong,1980;沙加尔,2004)[2-4],伍铁平先生也写有系列文章(伍铁平,1981,1985)[5-6],可是响应的人并不多。

本文采用词义比较的方法,对汉语“日”和“首”这两组词核心词进行研究。通过比较,我们知道这两组词在词义上有许多相通的地方。

本文的汉语上古音采用郑张尚芳、潘悟云系统(郑张尚芳,2003;潘悟云,2000)[7-8]。

 

一、汉语及其亲属语言的“日”

 

人类很早就应该有明确的时间概念。时间的确立多以日月星辰为标准。《周礼·匠人》:“昼参诸日中之景,夜考之极星,以正朝夕。”人们对“日”认识很早,“日”是语言里的基本词,在《百词表》里就有“日”。

【日】*njig//*njit<*m-lji(k,《说文》:“日,实也。太阳之精不亏。”又指白天,《唐风·葛生》:“夏之日,冬之夜。”也指一天,《尚书·洪范》:“一曰岁,二曰月,三曰日。”或特指往日,《国语·晋语》四:“狐偃曰:日,吾来此也。”注:“日,往日。”

       汉语“日”跟亲属语言有同源关系,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请看下面的比较材料。

普沃语和斯戈语ni(二十四小时),藏缅语*niy(白保罗,1972:144)[9]。

汉语n@i?e(t“日”(带后缀-t),藏缅语*niy(白保罗,1972:174)[9]。藏语nyi-ma,卢舍依语ni“太阳,日”,缅语ne“太阳”,ne@“日”,克钦语ni“日”,迪马萨语di-ni“今天”(参见克钦语dai-ni照字译是“这一天”)。藏缅语*niy(白保罗,1972#81)[9]。

潘悟云等先生在和藏文的“日”等词比较时,发现和汉语对应的藏文词没有韵尾,原因不详(潘悟云,2000,215页)[8]。俞敏先生(1949,92页)认为:藏文¤id+ma?¤in这是同化现象(assimilation)。¤in+ma?¤im+ma?¤i+ma,这是同化以后再丢去音的现象[10]。Bodman(1980,第八节)认为,汉藏语早期有一个*-/尾:“在汉藏语阶段必须构拟一个新的重要韵尾喉塞音。这个韵尾在藏语和大多数藏缅语中已经消失,仅在下文例245的‘日’一词还发现有它的迹象。‘日’在马加尔语中nik,在日旺语的隆米方言中我记下的形式有-/。”[11](黄树先,2003)[12]。

现代研究可以比较好地解决上述诸多疑问。我们有理由认为,汉语及亲属语言“日”的词根是*ni,词义发展后,在*ni后面添加不同的词尾,表达不同的意思。我们将在下文加以说明。

汉语“日”,《说文》声训“實也”,“實”*úlig//*Glj?(k,*G->*k->h->s-,这跟藏缅语*s-前缀吻合。卡米语也有k-前缀。吴安其先生也有类似的想法:

“太阳”,景颇语tSan33<*g-nan,达让僜语r?n53,苏龙珞巴语k?33ri33,格曼僜语min55(吴安其,2002,151页)[13]。

汉语、藏缅语“日”的词根,处理为*ni较好。藏文¤i、义都珞巴i55¤i55,博嘎尔珞巴语doN ¤i。卢舍依语n#i。阿那尔语(Anal)a-ni,卡米语(Khami)kani可能都是早期的形式。

汉语“日”在*ni后面加*-k后缀,*-k>*-t。汉语一些方言仍保留这个-k尾,如广东吴阳、梅菉“日”Ni?k(张振兴《广东省吴川方言记略》,《方言》1992年第3期,199页)。广东饶平黄冈话“日”读zik,也是-k尾(詹伯慧《广东省饶平方言记音》,《方言》1993年第2期,132页)。

古汉语这个*-k尾,表示“白天、一天”。汉语另一组表示时间的词,如“夜昔昨”是在“月亮”*la的后面添加*-k尾。

亲属语言有类似的变化,比较藏文“天”(一日)¤in,加了一个汉藏语系里比较典型的名词词尾*-n。可以比较“白天”,藏文¤in-mo。“日”加-n尾,在南岛语里是“年”,语音形式跟汉语的“天”相同。

       缅彝语支的“年”*s-nik(D.布莱德雷1979//1992,400页)[14],也是在原始汉藏语“日”*ni的后面添加*-k尾。缅语hnac<*snik,这个*s-nik跟早期汉语“日”*nik>nit一致,其来源可能是相同的。但是词义有所不同,汉语是“一天”,而缅彝语是“一年”。

缅彝语支语言,也有不添加*-k,仍然表示“年”的例子:傈僳语ni2“年”。汉语在秦汉时期,表示“年”也可以像傈僳语一样,不加*-N一类的韵尾,字写作“迺、乃”。底下是李学勤先生文章提供的材料:云梦睡虎地秦简《封诊式》有三处见“迺某月”,即《亡自出》条:“男子甲自诣,辞曰:士伍,居某里,以迺二月不识日去亡,毋它坐,今来自出。”……《睡虎地秦墓竹简》注云:“迺,是、此,见杨树达《词诠》卷二。迺某月常见于居延汉简,如《居延汉简甲编》44有迺十月,1590有迺正月。”其语译都把“迺”译作“本年”。按《词诠》训“迺”(或“乃”)为是、此,仅引《晏子·外篇》……上述简文“迺某月”释为是某月或此某月,也似乎还不够贴切。是、此同“本年”,在意义上也有差距。后来发现江陵张家山247号汉简《奏谳书》也有若干类似的例子……偶读《春秋公羊传》,昭公十二年经云:“十有二年,春,齐高偃帅师纳北燕伯于阳。”传云:“伯于阳者何?公子阳生也,子曰:我乃知之矣。”何休注:“子,谓孔子。乃,乃是岁也。时孔子年二十三,具知其事。……”孔子所说“我乃知之矣”,“乃”是不是这样解释,姑且不论,但在汉人心目中,“乃”可作“是岁”讲。从这里我们知道,秦汉简文中的“迺”,就是何休所说的“乃”,意思是“是岁”,《睡虎地秦墓竹简》语译作“本年”,并没有错(李学勤《缀古集·迺》,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201-202页)。这是很珍贵的资料。“迺(乃)”表示“今年”,其语义和用法跟“兹”相同,参见下文“兹”字条。另外,“乃”还可以当“往昔”讲,《汉书·曹参传》:“乃者我使谏君也。”颜注:“乃者犹言曩者。”《广雅·释诂》一:“乃,往也。”王念孙补正:“乃昔谓往昔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1555页)。当然,这个“乃”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乃”的读音也可能同“仍”,有*-N尾。《白虎通·四时》:“年者,仍也。年以纪事,据月言年。”陈立疏证:“仍与稔通,谷一年一稔,故称仍也。”(中华书局,1994年,431页)。古籍中“乃”“仍”通假的例子很多,如《周礼·司几筵》:“凶事乃几。”郑司农云:“乃读为仍。”

汉语的“天”跟藏文一样,也有一个*-n尾,这也是名词的标记。汉语“天”加了*-n尾后,词义也发生了变化:

【天】*qhl'iin/t-hiin//*kthin,天,他前切,中古透母,我们推测,其读音可能是这样演变的:*sn->*n?->*th-。如果这个分析可信的话,汉语“天”跟藏缅语一样,也是在*ni的后面加*-n尾。蒲立本对汉语“天”字的声母也有类似的解释:

“天”M.then:“忝”M.them。这个谐声系列可能拟作*nh-,“天”*nhem可以与藏语的?nam“天”“天空”以及其他藏缅语的同源词进行比较(蒲立本1962/1999,158页)[15]。

我们不赞成蒲立本“天”*nhem的韵母的构拟,也不赞成他拿“天”*nhem跟藏语的?nam“天”进行比较,但我们同意他对汉语“天”字声母的理解。亲属语言可以比较:

“白天”,藏文¤in,原始藏羌语*s-nin,原始缅语*ni/,原始景颇语*s-ni(吴安其,2002,175页)[13]。

       汉语“天”,早期是天空的意思,藏缅语“天,天空”也是同一个来源。藏文¤in,在*ni后面加-n,表示白天。汉语同样的词义发展比较晚。蒋绍愚先生《两次分类——再谈词汇系统及其变化》(《中国语文》1999年第5期)说,大概从南北朝开始,“天”可以表示某一段时间,尤其是某个季节;至于“今天”“白天”等说法,在《红楼梦》里还没有,大概是在现代汉语中才出现。蒋先生的意见是对的。在我的家乡湖北的一些方言里,还说“今朝”“明朝”,没有“今天”,“明天”这样的说法。

       汉语“天”还有一个同源异形词:

【晛】*Nl'eens>n-//*nens,《说文》:“晛,日见也。”段注:“毛诗:见晛曰消。毛云:晛,日气也。韩诗:曣晛聿消。韩云:曣晛,日出也。二解义相足。日出必有温气也。”奴甸切,又胡典切,*geen///*glen ?,胡典切可能跟表示“天空”的“乾”有关。

汉语t?ien“天”,xien“祆”(一个经常引用的的同源异形词)来自*khien(见注464),来自*kha/n“天空”;参见藏语mkha“天,天空”(参见藏语nam-mkha“天,天空”,马加里语nam-khan“太阳”),还有来自*gen(见注481)<gan的复杂同源异形词g?i?an/g?i?a_n/“乾”(天,天空)(白保罗,1972注#428)[9]。

汉语n@i?e(t“日”,藏缅语*n?y。汉语还有一个明显的带-n尾的同源异形词nien“晛”(日光)(白保罗,1972注#428)[9]。

       上引白保罗观点,认为“晛”是“天”的同源异形词,可信。王力先生说,“晏”和“?(曣)”叠韵,是同源字(王力《同源字典》543页)。《说文》:“晏,天清也。”王筠曰:“此云天清,?下云星无云。清、星皆即晴字。右所引诸典,其清星亦皆晴字。如淳曰清济者,即晴霁也。”(《说文句读》卷十三)

《说文》:“?,星无云也。”段注:“姚氏鼐曰:星既夝字。无云谓晴而无云也。”字或作“曣”。《小雅·角弓》:“见晛曰消。”韩诗作“曣晛聿消。”《太玄·昆》:“晏雨不救。”孙诒让说:“晏谓天夝。《说文·日部》:晏,天清也。”(孙诒让《札迻》卷八,中华书局,1989年,265页)。

       这种词义变化就好象“星”是名词,晚上星空晴朗也叫“星”,字或作“夝”。“星”当晴讲已见于甲骨文,见杨树达先生《释星》(《积微居甲文说》,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20-21页;李学勤《殷墟卜辞的星》,《缀古集》,186-187页)。“晛”跟“天”来源相同,词义发展为“晴朗”,其演变轨迹跟“星”相同。

可以比较西部苗文changd  ndox有“天晴;太阳;阳光”等义(鲜松奎《新苗汉词典》(西部方言),四川民族出版社,2000年24页)。苗语天晴跟日也有关系。

郑张先生对汉语“天”字的解释跟我们在这里的分析不同,可能另有来源。是不是后来某个地方的音变?《释名·释天》第一条就说:“天,豫司兖冀以舌腹言之,天,显也,在上高显也”。下面是郑张先生的看法。

“天”谐“吞”(泰文为*kl??n),推测它应该是hl'-来自qhl'-(郑张2003:138)“天” 的词根无疑是qhiin/hiin,它的变th,若不是hl'iin流音塞化所致,就是有冠音t-hiin(郑张尚芳,2003,152页)[7]。

蒲立本有类似的看法(蒲立本1962/1999,77-78页)。还有一种可能,郑张先生分析的汉语“天”的来源,是否另有来历?我们看吴安其先生介绍的南岛语的材料。

“年”,占语thu(n,加莱语thun,雷德语thu(n,亚齐语thon。古占语的送气塞音是原始占语*-h-音节前的塞音因元音弱化脱落而形成的。试比较印尼语:印尼语tahun(吴安其2006,50页)[16]。

       汉语在*ni后面加*-N后缀,表示更长的时间,这就是“年”字,表示“一年”。汉语的*-N尾可以表示比较长的物体(黄树先,2007)[9]。

【年】*niiN//*niN,《尔雅·释天》:“载,岁也。夏曰岁,商曰祀,周曰年,唐虞曰载。”汉语“年”早期收*-N尾,后在高元音*i的影响下,韵尾前移,变为*-n。《说文》“?”从“秊”(年)得声,读若“寧”。陆志韦先生说,“?”字之音确已-n>-N(《说文解字读若音订》,《陆志韦》语言学著作集(二),中华书局,1999年,273页)。好像把音变的方向搞反了。《荀子》“天形(青)成宁名(清)”(依杨注改宁泰为泰宁)押韵(见《荀子韵表及考释》,《陈独秀音韵学论文集》,176页)。“年”在古书里或通“佞”*neeNs//*neNs,可证。周祖谟先生说,《春秋》襄公三十年《左传》“天王杀其弟佞夫”,《公羊传》作“年夫”。案(马王堆)帛书《十六经·成法》“滑(猾)民将生,年辩用知(智)”,“年”即通“佞”(周祖谟《汉代竹书和帛书中的通假字与古音的考订》,《周祖谟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2001年,140页)。

按照《尔雅》的说法,“年”是周人所用语言,而周人语言跟藏缅语尤为密切。比较藏缅语“年”:

       门巴语niN55,¤iN,独龙语niN55,阿侬怒语¤?N55,达让僜语k?31¤?N55(黄布凡,1992,305页)[18]。米基尔语niN-kreN“冷天气,冬天”(niN“季节”)(白保罗,1972#124)[9]。

藏缅语*niN“年”(白保罗,1972#368)。斯戈语ni“年”,藏缅语*niN(白保罗,1972:144)[9]。

苗瑶语*nyaN“年”,是一个来自以下同源异形词的较早期的借词。这个同源异形词是根据藏缅语、克伦语以及汉语构拟的汉藏语*(s-)niN的同源异形词*(s-)naN。汉语na?N“曩”(过去,从前),藏语rnyiN-pa“老,古”,lo-rnyiN“去年”(白保罗,1972注#251)[9]。

藏语na-ning“去年”(*s-ning“年”)。汉语“年”*ning,nin/nien,原始闽语*hn-,原始瑶语*hnyang“年”。Benedict指出,有些藏缅语中的“年”带声母sn-或hn-。从闽语和瑶语的读音看来。原始汉语有*hn-的交替形式(Norman1973:235和Purnell1970 )(Bodman1980/1995,165-166页)[11]。

古汉语nin A<*ning“年”;藏文na-ning,kha-ning“去年”;缅文a-hnac@<*shnik“一年”(Hwang-cherng Gong 1980,469页)[3]。

白保罗说苗瑶语的“年”借自汉语,没有根据,不可信。汉语跟“年”字有关系的,还可以考虑“曩”字。这个字的元音是*-a-:

【曩】*naaN///*naN ?,《说文》:“曩,曏也。从日,鄉声。”

       苗瑶语“年”*¤aN(王辅世,毛宗武,1995,261页,482页)[19],跟汉语“曩”对应。

       “曏”字比较藏文“去年”khaniN。跟“曩”可能只是前缀不同:

【曏】*qhaN/,*qhaNs//*qha(N ?,*qha(Ns,《说文》:“曏,不久也。从日,襄声。”后又作顷刻讲,书两、式亮切,音*qhjaN/,*qhjaNs//*qhja(N ?,*qhja(Ns,字或作“晌”,段注:“曰一晌,半晌,皆是曏字之俗。”

       藏缅语有些语言还有-m尾:

藏语gnam“天,天空”,nam“夜”(nam-nkha“天”),马加里语nam-khan~nyam-khan“太阳”,nam-sin~nyam-sin“日”,nam-bik“夜”,nam-m?ra“晚上”,切邦语nyam“太阳”,瓦尤语nomo<nama“太阳,天”,巴兴语(以及一般的基兰提语)nam“太阳”(在巴拉利语里还有“天”的意思),怒语nam“太阳”(方言里有“天”的意思)(白保罗,1972注#405)[9]。

 吴安其先生认为,“太阳”的*-m尾,应是较古老的后缀:

“太阳”,藏文¤i ma,缅文ne2<原始缅语*ni(ma)。缅语支姆鲁语(Mru)ta nin的-n<*-t。藏文“天”(一日)¤in,格曼僜语Nin。义都珞巴i55¤i55,博嘎尔珞巴语doN ¤i。卢舍依语n#i。阿那尔语(Anal)a-ni,卡米语(Khami)kani的前缀是后起的。原始藏缅语*s-nin-m(吴安其,2002,183页;2006,90-91页)[13,16]。

汉语的材料表明,在早期汉语里也有*-m后缀。王力先生认为“年”“稔”同源(王力,1982)[20]。闻宥先生认为:春秋以后,在齐鲁以及邾?一带。换言之,在东经117度以东,北纬36度以南,有一种地方语言,“年”读为“壬”声。和这个读音相当的字是“稔”(闻宥,1981)[21]。闻先生的看法很有道理。越南语Na?m(年,岁),璊语的snam。闻先生认为都跟汉语“稔”同源(闻宥1981,1986)[21-22]。

【稔】*nj??m///*nGlj?(m ?,《说文》:“稔,谷熟也。”《左传》昭公元年:“国无道而年谷和熟,天赞之也,鲜不五稔。”

“稔”是*ni-m,跟藏文gnam“天,天空”,nam“夜”(nam-nkha“天”)对应。

柬埔寨文chnam“年”对孟文hnam、巴那语snam、斯丁语S?-nam,也跟汉语“稔”同源。thNai“日、天”对孟文tNee[Noa]、比尔(Pear)语hNek、克木语sNi/、拉佤语s?-Ne/、嘉戎语草登话sNi、卓克基话s¤i、景颇语Sa(-ni,也跟汉语“日”同源(郑张2003,114-115页)。

汉语的有些垫音是由兄弟语言的前冠音转化或影响而产生的。汉语“稔”*nj??m/、“日” *njig>njid的j有可能跟兄弟语带舌音前冠有关(郑张尚芳,2003,115页)[7]。

       汉语“年”“稔”跟收获有关。其他语言的情况,请看下文。

原始苗瑶语:陈其光先生拟音*n?raN平“穗子”,*/nrem平“种子”(丁邦新,孙宏开,2001,444页)[23]。*N?jAN去“年,岁”(丁邦新,孙宏开,2001,462页)[23]。

“稔”*nj?m/,《左传·襄公廿七年》释文:“稔,熟也。”谷一熟故为一岁。藏文gnam-lo“年(尊称)”(施向东,2000,122页)[24]。

上面所列举的跟“年”有关系的字词都跟“日”有关系。汉藏语系里,有些语言“年”可能跟“月”有关系。

侗台语“月亮”,水语njaùn2,毛南语ni4njen2,黎语¤aùn1(《壮侗语族词汇集》,1页)[25]。

       汉语表示“年”的一些形式,好象也跟“月”的来源相同。请看下面的材料。

【祀】*lj?///*sGl?( ?,《尔雅·释天》:“载,岁也。夏曰岁,商曰祀,周曰年,唐虞曰載。”《尚书·洪范》:“惟十又三祀,王访箕子。”

【載】*/sl??///*sk? ?,《尚书·尧典》:“朕在位七十載。”照《尔雅·释天》的说法,“載”当“年”讲是唐虞时候的说法。陆宗达先生说,《说文·车部》:“载,乘也。”与年岁义无关。用为标志年岁,则是“兹”字的通借……《说文·艸部》:“兹,草木多益也。”用草木蕃殖标志时间,与“年”训“谷熟”、“稔”训“谷熟”而都用来标志时间的道理是一样的。草木每岁蕃殖一次,于是初民据以造兹字。农业发展以后,才有“年”、“稔”(陆宗达《说文解字通论》,北京出版社,1981年,131-132页)。

【兹】*/s?//*ts?(,《左传》僖公十六年:“今兹鲁多大丧。”

       “祀載兹”三字语音面貌很相近,应该有共同的来源。我们认为,汉语这三个词来自原始藏缅语的“月”。请看下面的比较材料。

藏语zla-ba,巴兴语la,瓦尤语ts@olo<*ts@a(la,迪加罗语h?la~hlo,怒语s?la,缅语la@(塞芒语s?la,倮倮语*hla),克钦语s@?ta,卡杜语s?da(这两个语言中的齿音无法解释)“月亮”。藏缅语*s-la。但卢舍依语thla<*khla,梅特黑语tha<*khla,米基尔语ts@iklo(参见ts@ikli“蚤”)是来自藏缅语的*g-la,马加里语也许是gya(-hot)(白保罗,1972#144)[9]。

后来,白保罗把藏缅语“月”的词根构拟为*s-gla,特别根据米基尔语和马加里语的一些情况。这也可用来解释克钦语来自*s-kla<*s-gla的克钦语s@?ta,参见克钦语s@?ta/“手”<*glak(见注109)(白保罗,1972注#137)[9]。

       藏缅语*s-kla“月”的读音跟潘悟云先生构拟的“祀”*sGl?( ?的语音面貌尤其相似。

原始苗瑶语*hla“月亮,月份”(白保罗,1976,431页)[26]。

       早期汉语这三个词是高元音,对应原始汉藏语的*a。我们在进行汉藏语比较时,会发现亲属语言的a元音,在相应的汉语里却是*?。这有可能在比较早的时候,汉语就有过一次元音转移。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另文讨论。

 

二、汉语及其亲属语言的“首”

 

       当“脑袋”讲的词,汉语早期的代表字是“首”,这个字可以跟包括南岛语在内的亲属语言进行比较。战国以后,“首”逐渐被“头”取代,一直沿用至今。汉语“天、元、颁”也可以指“首”,这是一种比喻用法,它们来源于“天,天空”。

汉语早期的代表词是“首”。“首”在汉藏语系,乃至包括南岛语在内的东亚语言里广泛存在,是一个古老的形式。

1.“首”见于汉语早期的古老文献。

【首】*hlju///*qhlju( ?,书九切。“首”本义为头,在甲骨文中象首形。《诗经·伯兮》:“自伯之东,首如飞蓬。”

2.“首”跟汉藏语系语言,乃至包括南岛语在内的东亚语言有广泛联系,是一个分布十分广泛的古老词语。

普沃语和斯戈kho“头”。藏语mgo,迪加罗语ku-ru~mku-ra,mkau,怒语g?~?g?,加罗语sko,迪马萨语sagau(在复合词中),梅特黑语m?ko“头”,源自藏缅语*m-gaw~(s-)gaw(白保罗,1972#490)[9]。

“首”可以对应原始藏缅语*m-gaw~*(s-)gaw(白保罗,1972#490)[9],其主元音不一定就是a,白保罗提供的材料,迪加罗语读ku-ru~mku-ra,藏文读mgo。

白保罗(1975:240)原始澳泰语:*()lu[ ]us,原始苗语**hli=*hlwi来自早期的*(h)loi。白保罗(1975:311):*q[a]lu[b](u);*q[ ]lu[b/]a;*k[ ]lu[b/]a;*k[a]la[b](u)“头”。汉语“首”*qhlju(/<*qh[ ]lju/(黄树先,2003:47)[12]。

邢公畹先生也认为汉语“首”跟侗台语klau3<*kl-有对应(邢公畹,1999,148页;2000,523-524页)[27-28]。

其他一些学者的看法也比较相近:

        “头”,印尼语为hulu,但与其他南岛语比较看,原始声母更像是*q-,在有些南岛语里还有韵尾-q,所以这个词的原始南岛语可能是*quluq,它与汉语“首”*qlju(q>*hlju(/的形式是非常接近的。原始侗台语可拟作*klu/(潘悟云1995/2002,161-162页)[29]。

“头”,藏文mgo,原始藏羌语*m-qho,原始缅语*khoN-?,原始景颇语*kru(吴安其,2002,175页)[13]。

       “首”谐声“道”字,可能是词义的发展。章太炎先生说,“首”孳乳为“道”(章太炎《文始》第七,《章氏丛书》本206页)。还可以比较其他语言,如在英语里head有move in the direction indicated“朝某个方向前进”的意思。

3.战国开始,汉语“首”逐渐被“頭”取代,一直沿用至今,使用时间长达两千多年。

【頭】*doo//*g-lo>*do,《说文》:“頭,首也。”

“頭”字见于战国晚期。王力先生《汉语史稿》说:

战国以前,只有“首”,没有“頭”。金文里有很多“首”字,却没有一个“頭”字。《诗》《书》《易》都没有“頭”字。到了战国时代,“頭”字出现了。它可能是方言进入普通话的(王力,1980,488页)[30]。

说“頭”可能来自方言,没有证据,只是推想。汉语的“頭”疑来自“脰”。

【脰】*doos//*g-los,《说文》:“脰,项也。”《左传》襄公十八年:“两矢夹脰。”《释名·释形体》:“咽,咽物也,或谓之?……青徐谓之脰,物投其中,受而下之也。”此字可能跟头有关系。《公羊传》文十六年:“大夫相杀称人。”注:“杀人者刎脰。”《释文》:“頭如字,本又作脰,音豆。”《仪礼·士相见礼》:“左頭奉之。”郑《注》:“左頭,頭阳也。……今文頭为脰”。参见臧琳《经义杂记》“頭脰字训”条(《清经解》卷196,第1册809页,上海书店,1988年)。武威汉简《士相见礼》或作“梪”(《秦汉魏晋篆隶字形表》,四川辞书出版社,1985年,319页)。

4.汉语表示“脖子”的词很多,如“颈领胡咽嗌”等。可是为什么只有“脰”会演变成“头”? 主要原因有3个:

第一,“首”“脰”读音很近。“首”审母幽部,“脰”定母侯部。词义的演变,一个新词常常会选择一个读音比较近的词。试比较“狗”,它的同族词“驹豿”并没有取代“马”“豹”,原因就在于表示小狗的“狗”和早期汉语的“犬”读音关系密切(比较藏缅语“犬”的gi之类的读音)。“首”“脰”读音很近,所以王力等先生认为,这两个字是“同源字”(王力等,2000,1646页)[31]。

第二,“脰”表示脖子,和其他几个当脖子讲的词比较起来,是一个并不活跃的词。一个新词的产生,通常会在一个不太活跃的词上赋予新义。一个词使用频繁,词义较多,负担过重,不太可能再给它增加新的词义。

第三,“脰”之所以用来指“头”,跟它原先的词义有关联。“头”和“脖子”部位很近。身体部位的词,部位比较近的话,词义容易发生改变(郑张尚芳,1995)[32]。在汉语方言里,如吴方言,“头颈”连文,当脖子讲(闵家骥等《简明吴方言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6年,67页)。

汉语里,还可以找到首跟颈有联系的词:“頁”,胡结切,《说文》:“頁,头也。从?从儿。古文?首如此。”注:“字本与?同音,康礼切……今音转为胡结切。”跟“頁”读音相同的“頡”却是“脖子”的意思:“頡”,也是胡结切,《说文》谓直项。裘锡圭先生说,画头时如附带画出人身,就成了“頁”字。“頁”本是“首”的异体,yè的读音大概是后起的。以“頁”为表意偏旁的字,意义大都跟头有关。见《文字学概要》115页。同族词还有“嗌”。“嗌”伊昔切,指咽喉,《谷梁传》昭公十九年:“哭泣歠飦粥,嗌不容粒。”这个例子可以说明,“首”跟“颈”有语义上的联系。

5.汉语“首”表示“头”,为什么会以“頭”替代“首”?我们推测,“手”跟“首”在早期汉语读音不同。“手”*hnju(/,“首”*hlju///*qhlju( ?,后来语音发生变化,到了《广韵》,“手”“首”读音完全一样。为了避免同音带来的交际上的麻烦,“首”改为“头”。古书中相混的例子,如《仪礼·士丧礼》:“载鱼左首。”注:“古文首为手。”

为避免同音词而改用另一个词的例子,汉语还有“木”和“目”。在先秦“木”和“目”的读音是不同的。“木”是屋部字*moog//*mok,而“目”是覺1部字*mug//*mu(k。到了《广韵》里,“木”和“目”音韵地位就很接近,都是屋韵,明母。两个字同音,带来更替。奇怪的是这两个词竟然同样都改了名:“木”→“树”,“目”→“眼”。

罗杰瑞说,“首”“手”二字“一直是同音的”(罗杰瑞《汉语概说》,张惠英译,语文出版社,1995年,54页)。待考。

沙加尔认为,汉语“头”跟“豆”有关系(沙加尔,2004,170页)[4]。待考。

6.印欧语系里,如英语hand“手”跟head“手”,读音也很近,英语的head从原始印欧语开始,一直沿用下来,并没有替换。为什么英语这两个词一直没有变化?值得我们认真研究。

 

三、“日”跟“首”词义的转换

      

       在汉语文献材料里,我们发现汉语作“首”讲的不少词,如“天”“元”“頒”,其实可能都来自日。

在上文里,我们已对汉语“天”作过研究,我们认为,汉语来源可能是*snin>n?in>th-,也就是说,在汉藏语词根*ni“日”增加一个韵尾*-n。

       在汉语里,“天”又指“首”,这种用法很古老。“天”字见于甲骨文、金文。王国维《观堂集林》:“古文天字本象人形。……本为人颠顶,故象人形。……所以独坟其首者,正特著其所象之处也。”《山海经·海外西经》:“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因其断首,故名“刑天”,以天训首(黄树先,1994)[33]。清人徐鼒赞成宋胡瑗说,以为“其人天且劓”,“天”当作“而”(徐鼒《读书杂释》卷一“其人天且劓”,中华书局,1997年,4页)。误。

       我们认为,汉语的“天”早期读音是*snin>*n?in>thin,就是“日”*ni加上前缀*s-和后缀*-n。如果是这样的话,汉语的“元”*Non//*No(n,也可能和侗台语的“天”*Non同源。

汉语“元”系列的字,声母为舌根音,包括中古的章组字和见组字、喉音字。章组字在上古多为舌根音。

【元】*Non//*No(n,“元”字也见于甲骨文、金文,也是一个古老的词。“元”也指人头,《尔雅·释诂》:“元,首也。”《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先轸)免胄入狄师,死焉。狄人归其元,面如生。”杜预注:“元,首也。”

【願】*NWans//*No(ns,本义为大头。《说文》:“願,大头也,从页,原声。” 段注:“本义如此,故从页。”

【?】*NWans//*No(ns,《说文》:“?,颠顶也。”鱼願切。

【?】《集韵·谏》鱼涧切:“马首。”“?”从“岸”得声。“岸”*Ngaans//*Ngans。

       汉语的同族词可能还有“源”字:

“源”*Ngo(n在藏文中的同源词为úgo<Ngo“水的源流”,“願”*Ngo(ns,《说文》:“大头也”,显然与“元”同根,藏文中的同源词为úgo<Ngo“头”,词根都带声母g-(潘悟云,2000,331页)[8]。

       “元”也可以和亲属语言进行比较:

       汉语“元”*No(n,缅文ycHk;nGefh ¤wan:“(诗)头”(《缅汉词典》页483);vnfnGEfh ¤wan1 “(古)头”(《缅汉词典》页893)(黄树先,2003)[12]。

拉珈语“鸡冠”kuon对泰文hN??n,倒暗示我们要考虑从“元”得声的“冠”读k-是否也是*k-N??n中冠音占位的结果(郑张尚芳,2003,119-120页,152页)[7]。

?“鸡冠”,傣雅hwon1',西双h?n1,德宏h?n1,泰语h?ùn1'<hN-。比较汉语“冠”。“冠”字从“元”声,“元”声字除“冠”“完”两字外,二十多字是疑母,看见“冠”字前上古声母当与台语同部位(邢公畹,1999,277-278页)[27]。

 “元”字当“首”讲在文献里并不习见,汉语“元”可能来自早期的“天,天空”,邢公畹先生早就有这样的想法:

“白天,日子”,傣雅van2,西双版纳van2,德宏van2,泰语wan2<*Nw-。比较汉语“元”。……故“天”“元”义极近。上古音“天”在真部,“元”在元部,同为收-n尾的字。《淮南子·本经》:“元元至碭而运转。”高注:“元,天也。”“白天”藏文为¤in mo(邢公畹,1999,251页)[27]。

       底下2个字,韵尾由*-n变成*-N。

【顒】*NoN//*No(N,大头,《说文》:“顒,大頭也,从页,禺声。《诗》曰:其大有顒。” 段玉裁注:“引申之,凡大皆有是称。”鱼容切。

       这一小组词,还有一个*s-头:

【颡】*sNaaN///*saN ?,指头,《太玄·傒》:“天撲之颡。”范望注:“颡,頭也。”苏朗切。

       这个小组的字或者是高元音:

【顖】*sniNs,《广韵·震》:“顖同囟。”《释名·释形体》:“囟,峻也。所生高峻也。”《辽海丛书》本作“顖”。《大戴礼记·本命》:“三年暿(汪本作[月喜])合,然后能言。”严校:愚谓当作“?”。《说文》:“囟,头会脑盖也。或作?。”《玉篇·肉部》又作“?”,页部又作“顖?”,皆俗字。案:严校是也(孙诒让《大戴礼记斠补》卷下,齐鲁书社,1988年,257-258页)。

       “思”(恖)*sn?//*sn?(,从“囟”声,《说文》:“恖,睿也。从心,囟声。”段注本作“从心,从囟”,并谓:“各本作囟声,今依《韵会》订。”段注也不是完全错了,“囟”是意符,也是声符。“思”是动词,“囟”有名词后缀*-N。李学勤先生说,“囟”在西周甲骨文中读作“思”或“斯”(李学勤《论西周甲骨》,《人文杂志》,1986年第1期)。可证“囟”字和“思”字确实同源。

“思”*sn?,与泰文n?k“想”、缅文hnac<hnik“心意”、藏文snjiN“心,精神”对当(郑张尚芳,2003,142页)[7]。

       郑张先生的择对是可信的。注意底下藏缅语的形式。藏缅语*s-niN有“头”和“心”两个意思,对应汉语的“心”。先民认为脑可以思考,心也可以思考,所以藏缅语*s-niN就有“头”、“心”两个意思。藏缅语*s-niN有可能也来自“天”,参见“天”字条。

       跟“顖”读音很近的还有底下的两个词:

【?】,《玉篇》:“?,顶?也。”《广韵》乃挺切。林语堂说,《方言杂录》“顶为滴?”, 按“滴?”字样他处未见,但是《广韵》顶字下说“顶?上”,《玉篇》“?”字说“顶?也”。“顶?”应为“滴?”的语转(林语堂《古有复辅音说》,《语言学论丛》,上海书店1989年影印本9页)。林氏把“顶?”当作一个词,认为是tl-(dl-)类的复辅音,恐怕是不对的。

【甯】*neeN,《说文》:“甯,所愿也。”

       汉语的“顖”*sniNs这个系列,跟亲属语言的以下形式是可以比较的:

藏语snyiN“心,头脑”,卡瑙里语stiN,林布语niN-wa,缅语hnats<*hnik,卢舍依语(恩特方言)niN“心”,米基尔语niN“心,头脑”,怒语?niN,加罗语t?niN“脑”。藏缅语*s-niN(白保罗,1972#367)[9]。

 “额头”,原始苗语*h¤iN(王辅世,1980)[34]。

我们认为,汉语“顖”*sniNs系列以及藏缅语的*s-niN,原始苗语*h¤iN都有可能来自“天,年”。最早的来源都是原始母语的*ni“日”,在*ni的后面加*N表示“年”,然后在有些语言里转指“首”。

藏缅语的另一个当“首”讲的例子,可以跟汉语“脑”比较。

普沃语、斯戈语nu/“脑子”(一般在复合词中,带kho“头”);参见藏缅语*nuk(483),如由克钦语nu?nu,缅语u$-hnauk(缅语u$“头”)所代表的(白保罗(1972,153页)[9]。

【腦】*nuu///*nu ?,《说文》作“匘”:“匘,頭髓也。”《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楚子伏己而盬其脑。”本指脑髓,后转指头,《淮南子·俶真》:“云台之高,堕者折脊碎脑。”还可以用作动词,击头。张衡《东京赋》:“脑方良。”李善注引薛综:“方良,草泽之神。脑,陷其頭也。”杨树达先生说,“腦”字见于《善夫克鼎》(杨树达《积微居金文说》增订本,中华书局,1997年,46-47页)。

       汉语还有一个作“首”讲的词,可能也是比喻用法,早期也可能来自“天”:

【頒】*b?n//*b?(n,大头。《说文》:“頒,大头也。”《小雅·鱼藻》:“鱼在在藻,有颁其首。”传曰:“颁,大首貌。”

【朌】*b?n//*b?(n,《玉篇》:“朌,大首貌。”《广韵·删韵》:“朌,大首。”

【甶】*p?d//*p?(t,《说文》:“甶,鬼头也。象形。”分勿切。

郑张先生拿汉语“頒”字对应藏文dpral-ba“额”(郑张尚芳,2003,92页)[7]。

照郑张先生的说法,汉语的“頒”当然可以对应藏文的dpral-ba“额”,可是汉语的“頒”也许像“天”“元”一样,其原先的意思是“天,天空”。在汉语里“天”“元”“頒”当“头”讲并不习见,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比喻义。参见侗台语的“天”:

“天”,泰语bon2,武鸣壮语、布依语b?n1,水语b?n1,毛南语b?n2,拉珈语bon1,原始侗台语*/b??on(梁敏、张均如,1996,241页,698页)[35]。

 

参考文献

[1]黄树先.2007.比较词义的几个问题[M].汉藏语学报(创刊号):127-142.

[2]周法高.1972.上古汉语和汉藏语[J].香港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12):.

[3]Hwang-cherng Gong.1980.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Chinese,Tibetan,and Burmese Vowel Systems[J].BIHP51.3:455-490.

[4]沙加尔(Laurent Sagart).2004.上古汉语词根[M].龚群虎,译.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5]伍铁平.1981.从“旦日,客从外来”说到语言的普遍现象[J]. 汉语学习(1):.

[6]伍铁平.1985.比较词源再探[J].外国语言教学(1):.

[7]郑张尚芳.上古音系[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8]潘悟云.2000.汉语历史音韵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9]白保罗.1972.汉藏语言概论[M].乐赛月,罗美珍,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10]俞敏.1949.汉语的‘其’跟藏语的gji[J].燕京学报(37):.

[11]N.C.Bodman(包拟古).1995.原始汉语与汉藏语[M].潘悟云,译.北京:中华书局.

[12]黄树先.2003.汉缅语比较研究[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13]吴安其.2002.汉藏语同源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4]D.布莱德雷.1992.彝语支源流[M].乐赛月,陈康,鲁丁,译.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

[15]E.G.蒲立本.1999.上古汉语的辅音系统[M].潘悟云,徐文堪,译.北京:中华书局.

[16]吴安其.2006. 历史语言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17]黄树先.2007.汉语核心词“足”研究[J].语言科学(2):84-90.

[18]黄布凡.1992.藏缅语族语言词汇[M].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

[19]王辅世,毛宗武.1995.苗瑶语古音构拟[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王力.1982.同源字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

[21]闻宥. 释年[M].闻宥文集.北京:中央民族学院科研处:77-93.

[22]闻宥. 1986.马伯乐所定越语词考辨—论所谓“南亚语”[C].语言文字研究专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3]丁邦新,孙宏开.2001.汉藏语同源词研究(二)[M].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

[24]施向东.2000.汉语和藏语同源体系的比较研究[M].北京:华语教育出版社.

[25]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所.1985.壮侗语族语言词汇集[M].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

[26]白保罗.1976.再论汉藏语系[M].汉藏语言概论,附录.

[27]邢公畹.1999.汉台语比较手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

[28]邢公畹.2000. 邢公畹语言学论文集[M].北京:商务印书馆.

[29]潘悟云.2002.对华澳语系假说的若干支持材料[C].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潘悟云卷.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27-180.

[30]王力.1980.汉语史稿[M].北京:中华书局.

[31]王力等.2000.王力古汉语字典[Z].北京:商务印书馆.

[32]郑张尚芳. 1995.汉语与亲属语同源根词及附缀成分比较上的择对问题[J].中国语言学报专刊.

[33]黄树先.1994.古训新证[J].宁波师范学院学报(2):64-68.

[34]王辅世.1980.苗语的声类和韵类[J].民族语文(2):6-23.

[35]梁敏,张均如.1996.侗台语族概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原载《语言科学》2009年第3期:248-258)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