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黄守拙先生《聊以遣懷詩集》  

2011-08-11 08:13:21|  分类: 黄陂二黄先生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聊以遣懷詩集

【明】黄奇士

 

《聊以遣懷詩集》序

 

       余友黃守拙,天下素心人也,而又深於道。每與守拙終日晤,不交一言,或值時事不平,則又相持悲痛,嘲風弄月,拋逗章句,夷然不屑也。既無暇言詩,亦幾忘守拙為詩人矣。一日出一冊詩相示。不佞讀卒,業而歎楚之才不可究詰,楚之變不可紀極。守拙以才行其變,亦復不可方物也。

       詩始三百,義祖溫厚和平,而靈均氏獨為愁怨叫訴。詩盛于唐開元一代,大率主沉鬱華爽,而襄陽布衣獨為漸遠曠澹。宋弱元靡。嗣入我明,長沙先生又以跌盪縱橫振之,迨瓳甀之安頓,雲杜之宏深,愈造愈至。而近時袁中郎,則又盡毀詩人之面貌,腔板一以性情從事。至鍾退菴者,復以隱秀掩中郎。今之言詩,祖王孟而退李杜者,盡退菴之裔孫也。當其靡也,輒變;當其變,楚必先之。一人先,而其精神所至,遂足以傑天下之風聲習氣,而唯所嚮往,自古及今,宛如一轍。然則惟才能變,惟楚有才洵然哉!

       守拙詩不拘腔板,以寫己之神;不入俚語,以存詩之格,其陳視公安景陵稍遠,視長沙雲杜甚近。說者以守拙為復古,不知當退菴之時而為,守拙之詩宜其爾爾也。摠之,才人陶寫性靈,不肯寄人籬下,遑論古今哉!然不謂之善變不可也。楚之風峭,其聲多悲,而遇多轗砢。頃來得禍更慘,靈均放逐,襄陽廢棄,其他君子,亦在浮沉隱顯之間。特長沙當?豎橫甚時,炳然相業,為可敬可喜耳。守拙詩近長沙,願急入承明,施猶龍作用,使靈均碩果不澌滅殆盡,是亦楚之大幸也,何必與襄陽爭千古名乎?以風聲而覘遇合,想當如是耳。

西楚友弟方震儒題

 

 

《聊以遣懷詩集》守拙子自敍

 

       余無詩才,無詩料,時任達,亦時畏謹。無詩情,止喜作學問中語,有時借奕取適,倂字畫古董諸清好,亦覺默然。見人擬古樂府諸篇,步倣其詞,或略換數位,裝成一套詩文集,則咲之,以為無當時情事,何異傀儡衣冠,則無詩樣。第生平淪落頓躓,有詩境耳。而又為胸中生活所解,不復悲悵留連,侭功力為曲寫,則不入詩魔。

然則刊此詩何為?生平同好者,名位多不喜向赫赫青雲之友攀援作序,廷用為名,又自作詩而輒自嗤之,以為三百篇後皆一種雕繪無用語。先輩云差強似牧豬奴戲耳,亦復何須得名!則刊此又非其心也夫。亦使見之者,或偶拈一二語,不甚惡,則曰:夫夫也原非拾濫腐語,人非村學究人,使大肆其力,何必不漢魏六朝,何必不唐宋。我明諸作者,乃棄不工,而止喜作學問中語也。倘亦有故乎?往每作一詩,或錄之帙,自名其帙曰《聊以遣懷》,則不欲賣咲人間之意也,亦何必不賣咲人間耶?總之,聊以遣懷而已。

 

五言古詩

 

山居二首

堂高十三尺,吾居亦以侈。掃地自焚香,客?歡相似。張幃得古字,喧爭落棋子。主人有佳設,飯與蔬而已。生平不解飲,沽酒村市里。亦不喜酧勸,性酣君自止。兒童抱書來,掀書課其紙。無扉月下簷,夜深人倚幾。

有田一百畝,吾田亦以多。田家每作苦,滿地起村歌。時雨欣渴襟,惠風澹煩屙。燕子陷泥落,庭樹陰婆娑。日午不出門,傍晚行新禾。朝看綠似鴨,莫往黃如鵝。農夫罷耕歸,童子驅牛過。池邊洗雙足,叫號聲相和。

山行

谷口朝雲白,山腰秋樹黃。泉鳴幽澗雨,人跡野橋霜。傍河櫸柳暗,結石蘚苔蒼。冥冥古洞悶,皛皛晴沙長。峯來隨側直,崖轉變陰陽。寒天鳥雀靜,白日虎豹藏。悲風暮習習,谿穀迥茫茫。始知人世裏,真自有羊腸。

無題

住室住其安,非住金與碧。著衣著其溫,非著黃與赤。達人務內足,晻晻去外澤。文采誇眾目,心血耗不惜。彈彼雀千仞,碎此碧一尺。

題畫

山煙淡一色,長松出高阜。松下畫一人,只恐松無友。誰人能友松?山樹偶一過。惟有畫中人,常在松間坐。

 

五言律

即事

諸邨入夜密,一逕向人昏。樹響驚風到,門開動月痕。相逢休白眼,獨坐也青尊。何處聞天籟,歸林鳥雀喧。

       贈舟中主人金陵歸

       岸折疑江斷,天空只水流。青山隨遠棹,白髮老孤舟。作客悲千里,飛尊散百憂。何時重會面,寒月滿江洲。

       贈隔舟主人

       浮游人世外,浩蕩五湖煙。戴笠時眠月,開帆欲上天。江聲寒不住,旅客聚何年?最憶潯陽上,呼尊夜過船。

       西峯寺夜賦

       佛前何所有?半滅一燈垂。孤寺空山夜,深秋細雨時。客心知漏永,僧話得眠遲。擁被憐長醒,蕭然自索詩。

       得伯兄家報

       序鷺仙班貴,離鴻遠思牽。三春依北極,一字到南天。夜夢江村月,朝遊禦柳煙。暫歸知有日,蜀道使星懸。

       館中漫吟

       性地自無塵,蒲團亦損神。夜深人問字,雨過鳥啼春。世路良多險,相逢只話真。緯編今已朽,寶鑒獨長新。

       萬慮歸虛碧,清風灑素襟。艸迷三逕色,柳滿一池陰。野外漁樵語,易中天地心。看來渾一致,撒手任豪吟。

       贈謝孟皋

       好俠心猶壯,甘貧道自尊。胸中無一字,筆下有千言。意與春風會,坐忘白日喧。故人相視笑,長共說師門。

       送廖學博

       七月洞庭水,君山入渺微。蟬聲一葉下,馬帳片帆歸。細雨青氊夢,遙天黃鵠磯。尊前名駒在,堪共送斜暉。

       別伯兄歸途作

       白日掛林西,初聞午夜雞。風寒行客畏,山晚野雲低。別路分鴻序,歸程急馬蹄。行藏多有事,我意在元西。

       旅夜

       旅館寒燈夜,山城歲莫天。話無分席客,囊少問沽錢。簷角踈星動,村腰細霧連。吟詩聊自遣,意興未瀟然。

       小齋

       舍北藏書幌,幽棲祇一人。結茅聊遠俗,開卷足怡神。病旱茄苗短,移栽棗葉新。近家饘粥便,寂寞任長貧。

       芋蔬春自列,雞彘日須防。細筍穿疎壁,蔓藤上短牆。心從一悟遠,書足十年藏。蔣逕無老闢,幽棲友上皇。

       觀龍舟

       競渡元荊俗,開筵次近津。刻蒲邀勝友,縛粽弔宗臣。龍戰一川水,雲屯兩岸人。飛鳧誰最捷,奪得錦纏身。

       舟中武昌晚渡

       小市斜倚岸,長江留破天。斷沙餘落照,野唱急歸船。寒色愁雕鬢,鄉心怯度年。渡頭人影散,樹樹莫生煙。

      

       五言絕句

       讀書軟宅

       只謂吾非吾,元來我即吾。如氷亦如水,如海亦如漚。

       萬古一息

       萬劫歸一劫,萬古如一息。有時乘因緣,出作尼山氏。

      

       七言絕句

內外

       暫時內外一齊名,纔覺行違識幻心,休戀小光迷正覺,靜存動察摠皆真。

       真無

       靜中氣象復如何,息久昏開體自虛。默識能開能見者,始知天下有真無。

       真萌

       靜存虛體覩聞融,主一工夫靜動同。此地欲求求不得,牽牛入井是真萌。

       川上吟

       胸次半豪無滯著,流行活潑信悠哉。天機一點難描寫,川上分明畫出來。

       隨時隨時自應酧,天機無刻不周流。箇中消息惟川上,光景依稀在口頭。

      

       七言律

       太虛

       識得元來一物無,不須外內費參符。立志便為真把柄,克己端的實工夫。本無礙處奚提醒,永有頹時莫強拘。須知見樂非真樂,學禮學詩自太虛。

       物理

       物理分明指妙因,桃花開罷石榴新。世上已無難了事,眼前不見可嫌人。天生實物宜知享,要見心空是著塵。看到好書偏會意,綠蔭樹下點紗巾。

       任所之

       閒爭名利到何時?跳出籓籬任所之。大道自然通宇宙,人心何用獨肝脾。有師有弟皆談笑,無月無風也詠歌。不是近來詞賦拙,懶因求勝費推敲。

       偶成

       萬里江山萬里天,渾身處處是靈丹。猛然不費半毫力,博爾能通萬斛泉。若被斧斤?性命,空將食息寄人間。須知方寸無真享,富貴功名只枉然。

 

 

 

贈法空請經朝海有序

       法空上人去余而南也,曰請經,曰之南海朝普陀大士像。黃子曰:“經在汝心,一字不立,莊嚴性海,是海非海。上人休矣。”上人曰:“居士何不支頤坐束書不觀?而紛紛歲購數種;魯中叟何不兀坐杏壇?而請車于魯君,往東周,觀明堂欹器,及周公抱成王之圖。果學佛,則購佛書。普陀山,吾周公之圖在焉,吾舍海何適矣?”黃子無以難也,聽其去,而為之送以詩。

       送汝南中別,松風繞舊關。幻身吳楚遠,錫杖海天間。為覓三車去,何曾一偈還。觀音真面目,不是普陀山。

       帆影過白下,潮光犯赤城。但知覺海近,忽爾去鄉輕。貝葉經千卷,彌陀號一聲。南朝四百寺,煙雨日行行。

       贈西峯寺釋庵上人

       旃檀歲歲焚爐鼎,淨土依依傳法華。古佛金身元是草,老僧法雨半為花。慧心已自通獅座,頓悟何須馭鹿車。頭白名山能占住,陀林滿秖樹天涯。

       贈印空上人

       爐煙漠漠敞禪關,渺渺溪雲出世間。蘭穀秋風吹晚樹,梵音清夜響空山。諸天自有香花供,破衲長隨鹿豕間。白天、自笑息機渾不早,明朝更向市城還。

       予告歸山

       簡命慙承使者車,楚天北望見吾廬。馳驅異俗經三月,採摭方言著五書。匹馬背看棲越鳥,孤帆間伴晚江漁。山中蘿薜還無恙,古寺清泉賦遂初。

       重憩甘露精舍

       平原崛起一嵯峨,匹馬重來訪薜蘿。城郭遠連流水出,林泉晴入翠微多。道人自愛匡廬社,野寺翻成安樂窩。深省不須清磬發,會從絕嶺一高歌。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