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言”语义来源探讨  

2012-01-02 10:21:02|  分类: 比较词义再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语义来源探索

 

黄树先

 

       汉语“言”语义场字词众多,是100个核心语义场中最为庞大的成员。跟“言”语义场对应的“听”语义场,所属的字词寥寥无几。之所以如此,跟词语所表达概念的活跃程度有密切关系。跟“听”比较起来,“言”是一个主动的行为,在语言中就成为非常活跃的动词。正因为如此,汉语“言”语义场的字词就非常庞大。我们收集到的材料里,经过整理后多达90馀页,是我们收集到的汉语100核心语义场中材料最丰富的。

       一个语义场的词表现很活跃,也意味着它们的语义变化快,来源复杂。我们收集的汉语“言”语义场的字词,发现其来源非常复杂。本文专门探讨从其他语义场派生出来的“言”类词。这种研究是很必要的,词义不断变化,我们探讨词语的发展演变,拿一个语言的词跟它的亲属语言进行比较,必须把每一个词的来源弄清楚。

 

(一)来自“出来”的言语类词

 

言为心声,自口出为言,本文先讨论来自出来的言语类词。

1.跟“称举”有关系的“言”类词。“称举”是用手把物体提或举起来,表示“言语”类的词,不少来自“称举”。现代汉语要表达说某事的时候,可以说“提”,比如说“提出问题”;称颂某人,可以说“捧”“捧上了天”。古代汉语也是如此,跟“称举”有关系“言语”类词,不仅出现的时间早,而且数量也不少。

       其他语言“称举”跟“言语”也有关系。印尼语menganjung(kan)“高举过头,高高地举起”;enganjung(kan)diri“自诩,自夸”;menganjung-menganjung(kan)“吹捧,夸奖”;anjung-anjungan“吹捧,夸奖”。英语exalt“高举;颂扬,吹捧”。

       我们看汉语的例子。杨树达先生说,以言抬舉人谓之“譽”,称扬人之美谓之“偁”,皆受义于“舉”(《字义同缘于语源同续证》,《小学树林全编》)。周祖谟先生也说,“與”与“舉”义通,言有所称举则为“譽”(周祖谟2001:128)。上举印尼语“称说”和“任命”同义,汉语“舉”也有任命的意思,任命是举直错诸枉,也是地位的抬高。

(1)【舉】*kla//-s//*kla( ?,《孟子·梁惠王》:“吾力足以舉百钧,而不足以舉一羽。”举起义发展为“揭发,称引”,《荀子·不苟》:“舉人之过恶。”又当“称引”讲,《论语·述而》:“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广韵·语韵》:“舉,言也。”“舉”或作“與”,《广雅·释诂》四:“偁、與,譽也。”疏证:“與犹譽也。郑注《射义》云:譽、或为與。”

【譽】*las,*la//*k-la(s,*k-la(,《说文》:“譽,[言爯]也。”(大徐本)段注:“称当作偁,转写失之也。偁,举也;誉,偁美也。”《荀子·儒效》:“鲁之粥牛马者不豫价,必早正以待之也。”王念孙《读书杂志》:“豫犹诳也。”“譽”又通“豫”,作“快乐”讲。《小雅·蓼萧》:“燕笑语兮,是以有譽处兮。”朱熹《诗集传》:“譽、豫通。凡诗之譽,皆言乐也。”说话和高兴的关系密切,参见下文。“譽”有平去两读,动词读平声,名词“声誉”读去声(周祖谟1981:99;赵振铎 2006:249-250)。

(2)【揭】*kad,*khrad//*ka(t,*khra(t,《说文》:“揭,高举也。”又发展出“揭露”,《论语·阳货》:“恶訐以为直者。”字或作“訐”。

【訐】*kad,*krads,*ked//*ka(t,*kra(ts,*ke(t,《说文》:“訐,面相厈罪相告訐也。从言,干声。”《集韵·废韵》:“直言。”“訐”从“干”得声,可能是*-t~*-n尾的交替。杨树达先生说,《说文》 “訐”,从言,干声。居謁切。按:訐,读入曷部(杨树达《古音对转疏证》,117页)。王力等先生说,“訐”“揭”是同源字。“訐”,古韵见母月部。“揭”,古韵溪母月部。《说文》:“訐,面相斥罪,相告訐也。”“揭,高举也。”“訐”是用言语把事情揭发出来。“揭”是用手把事情揭举出来,引申为一般的揭发、揭露。二字音近义同(王力等2005:1261)。

“訐”从“干”得声,有可能跟“赶”有联系:《说文》:“赶,举尾走也。”巨言切。跟这些词有联系可能还有“謁”*qad//*qa(t,於歇切。《说文》:“謁,白也。”段注:“《广韵》曰:白,告也。按謁者,若後人书刺自言爵里姓名并列所白事。”还有“告发”义。《史记·刺客列传》:“微太子言,臣愿得謁之。”王继如先生说,此处“謁”字义当为禀告,“之”指谋刺秦王之事(王继如2001:146)。

印尼语angkat“举,抬”;mengangkat-angkat“举来举去,不断抬起;吹捧,奉承,恭维,抬举”;angkatan“委派,任命;喜欢别人吹捧的,爱受恭维的”;pengankat“抬物的工具,起重机;爱奉承者,拍马屁者”。印尼语-kat“举,抬”对应汉语“揭”,词义发展跟汉语相同。

(3)【稱】,《尚书·牧誓》:“稱尔戈,比尔干。”由称举发展出跟“言”相关的意思:稱号;称为,叫做;叫,呼;说明,声言;颂扬;扬名等。《尔雅·释亲》:“妇稱夫之父曰舅,稱夫之母曰姑。”《论语·卫灵公》:“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字或作“偁”,《说文》:“偁,揚也。”段注:“凡古偁举、偁谓字皆如此作。自稱行而偁废矣。”字或作“爯”,古书或讹作“再”,参见孙诒让《大戴礼记斠补》,199页)。《广雅·释诂》四:“偁,譽也。”疏证:“偁通作稱。”裘锡圭先生说,称引这个意思是从称举发展出来的,“从语言角度看,称量、称扬都应该是称举的引申义”(裘锡圭《文字学概要》,234页)。

       “稱”的言语义由称举义引申出来,在后代文献里有“称停”(当忖度,评论讲,见龙潜庵《宋元语言词典》,745页)、“称叫”(叫喊;叫唤,见王云路、方一新《中古汉语语词例释》,78页)、“称唤”(董志翘《观世音应验记三种译注》,64页)。

(4)【興】,《卫风·氓》:“夙興夜寐。”又有“起兴,言语,比喻”等义。《卫风·氓》:“夙興夜寐。”起兴。诗歌表现手法,朱熹《诗集传》:“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

(5)【作】*?saag,*?saags//*tsak,*tsaks,《周易·乾》:“圣人作而万物覩。”“作”又当祝詛讲,字或作“詛”,《大雅·荡》:“侯作侯祝,靡届靡究。”传:“作,祝詛也。”释文:“作,本或作詛。”段玉裁说:“毛传:作,祝詛也。四字一句,言侯作侯祝者,谓作祝詛之事也。詛是祝之类,故兼云詛。陆、孔以毛传作字为逗,祝詛也为句,大误。”(《诗经小学》,214页)马瑞辰说:“《正义》曰作即古詛字,谓古假作为詛也。”并批评段玉裁“谓作祝詛之事,亦非。”(《毛诗传笺通释》,940页)段说固非,孔、马的假借说亦非。此处“作”就是“言语”的意思。

【詛】*/sra///*skra( ?,求神加祸于人,《说文》:“詛,詶也。”字或作“徂”,《尚书·召诰》:“夫知保抱携持厥妇子,以哀籲天,徂厥亡,出执。”孔传云:“言困于虐政,夫知保抱其子,携持其妻以哀嚎呼天,告冤无辜,往其逃亡,出见执杀,无地自容,所以穷。”孙诒让说:“徂,疑詛之假借字。言詛祝暴君之亡国,或出奔,或见执也。徂詛声类同,字通。”(孙诒让《尚书骈枝》,30-31页)。此字又有盟誓义。

       “作”的“言语”义,后世文献多见。《世说新语·排调》:“刘既出,人问见王公云何,刘曰:未见他异,唯闻作吴语耳。”张永言先生主编的《世说新语辞典》(625页)列“说”义项。稍晚的例子还有“作喧”,当争吵讲,《荡寇志》八十九回:“幸亏师父与姊姊作喧,倒喧出一场大利市来。”“作诨”,开玩笑,《西湖二集》卷二十九:“现在房中藏了一位小娘子,特瞒着老身,反来作诨。”“作浪语”,胡言乱语。《拍案惊奇》卷十九:“此妇坚贞之性,数年以来,老僧颇识之,彼是不肯作浪语的。”并见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235-237页)。现代汉语还说“作(做)声”。

(6)【標】“標”有揭举义,或“標舉”连文,《淮南子·要略》:“人间者,所以观祸福之变,察利害之反,钻脉得失之迹,標舉终始之坛也。”(705也)“標舉”义发展出言语义,诸如“標榜”“標同伐异”“標新立异”等义。中古“標榜”当称扬、品评讲,《世说新语·品藻》:“王夷甫以王东海比乐令,故王中郎作碑云:当时标榜,为乐广之俪。”标同伐异,颂扬同道,攻击异己,也叫“標”,又《轻诋》:“真长标同伐异,侠之大者。”(张永言主编《世说新语辞典》,22页)。

2.跟“行走”有关系“言”类词。行走可以发展出言语义。

(7)【行】*graaN//*GraN,《说文》:“行,人之步趣也。”言语来自行,如“行”字就可以当“言”讲,《尔雅·释诂》:“行,言也。”注:“今江东通谓语为行。”又特指乐曲,乐章,《史记·司马相如传》:“酒酣,临邛令前奏琴曰:窃闻长卿好之,愿以自娱。相如辞谢,为鼓一行。”索隐:“行者,曲也。”

    表示“行走”的词族还有“泳”字,文献说明请参看“泳”语义场。来自“泳”的言语类词有“詠”:

【詠】*GWraNs//*GWa(Ns,《说文》:“詠,歌也。”或作“咏”,《汉书·礼乐志》:“诗言志,歌咏言。”注:“咏,古詠字……詠,永也;永,长也,歌所以长言之。”“咏”有歌颂,鸟鸣等义。“詠”的言语义,或认为来自表示“长”的“永”。段注“《尧典》曰:歌永言。乐记曰:歌之为言长言之也。说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长言之。”王力先生也引用段说,认为“永”“咏(詠)”叠韵,是同源字(王力1982:353);《说文》:“永,长也。象水巠理之长。”这是以水道漫长来表示长远义。“詠”是特指歌唱吟咏时拉长声音(王力等2005:1257)。这些说法可能不确切。“詠”跟“永”就是一个字。“永”的本义是游泳(游泳也是行走),其“长”义来自行走。古籍里,“歌詠言,声依詠”,唐石经皆作“永”(许建平《BD14681尚书残卷考辨》,《敦煌文献丛考》,40页)。

(8)【迋】*khWaN///*khWa(N ?,《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君使子展迋劳于东门之外。”注:“迋,往也。”或作欺骗讲,《郑风·扬之水》:“无信人之言,人实迋汝。”传:“迋,誑也。”字或作“逛”,《集韵·漾韵》:“诳,《说文》:欺也。或作逛。”

【誑】*khWaN//*khWa(N,《说文》:“誑,欺也。”或作“誆”,《玉篇》:“誆,狂言也。”

(9)【赴】*phogs//*pho(ks,《说文》:“赴,趨也。”段注:“按古文讣告字只作赴者,取急疾之意,今文从言,急疾意转隐矣。故言部不收讣字者,从古文不从今文也。”

“赴”的本义是趋,引申而有奔赴告丧之义。这一意义本来就用“赴”字表示。后来把“赴”的“走”旁改为“言”旁,分化出了专用的“訃”字(《说文》无“訃”。现在“訃”已经只有报丧的意思,而没有奔赴的意思了)(裘锡圭《文字学概要》,231页)。“古人报丧着重在奔,而不在言。”(陆宗达、王宁《训诂与训诂学》,434页),其说过于迂曲。“赴”作“訃”,词义发生了变化,字形、也随之改易。所以王力先生说,“赴”“訃”二字是同源字(《王力古汉语字典》,1261页)。

【訃】*phogs//*pho(ks,《礼记·杂记》:“凡訃于其君,曰:君之臣某死。”注:“訃,或皆作赴。赴,至也。臣死,其子使人至均所告之。”古文作“赴”,今文作“訃”,参见钱大昕《经典文字考异》,《钱大昕全集》第1册,45页)。

(10)【越】,《说文》:“越,度也。”《说文》又有“?”字,说文:“?,踰也。”《玉篇》:“?,散走也。”作言语讲的例子,如《国语·晋语》八:“宣其德行,使越于诸侯。”注:“越,发闻也。”

汉语作“行走、道路”讲的词,有一组音义相同的字词,如“述”“率”等,都跟“言语”有关。参见下文“述”字条。

(11)【溯】*sNaags//*sNaks,王力等说“溯訴”是同源字:訴,?,愬,泝,溯,遡。六字同音。“訴”是陈诉,往往是追述往事;“?”、“愬”是它的异体字。“泝”是逆流而上,引申为追溯;“溯”、“遡”是它的异体字。两组字都有往上推求的意思。音同义通,是同源关系(《王力古汉语字典》,1271页)。这两组字就是“行走”和“言语”的关系,不必曲为之说。

       还有“逆”*Nrag//*Nra(k,《说文》:“逆,迎也。”《周礼·宰夫》:“叙群臣之治,以待宾客之令、诸臣之復、万民之逆。”注:“自下而上曰逆,谓上书。”

汉语有一组表示“斥责”义的词,读音跟“溯”相近。不知是否为同一来源?姑附于此。

【咢】*Naag//*Nglak,《说文》:“遻(去辶),譁訟也。”段注:“引伸爲徒擊鼓曰咢。”《尔雅·释乐》:“徒击鼓谓之咢。”

【斥】*Nhjaags//*khlja(k,斥责。

(12)【跨】,《说文》:“跨,渡也。”作夸奖讲,字作“誇”,《说文》:“誇,譀也。”王力等谓,“誇”和“姱”是同源字,两字同音,都有誇大、美好义,实同一词,但古籍中“誇”“姱”常通用(王力等2005:1274)。照王力先生的看法,“誇”来自赞美。

(13)【復】,《说文》:“復,往来也。”告诉,《尚书·说命》:“说復于王。”《广雅·释诂》一:“复,白,语也。”《礼记·曲礼》:“少间,原有复也。”注:“复,白也。”

       中古汉语出现“反覆”一词,系同义连文,“魏武为丞相,辟为主簿,(杨)修常白事,知必有反覆教,豫为答对数纸,以次牒之而行,敕守者曰:向白事,必教出相反覆,若按此次第连答之。”(《世说新语·敏捷》“杨德祖”条注引《文士传》)。“反覆”,辩难,讨论。“反覆教”指上级诘难下属的公文;“相反覆”,犹言相驳,相难(吴金华《世说新语考释》,150页)。或作“往覆”“往反”,亦指辩论,论难(蔡镜浩《魏晋南北朝词语例释》,96-99页)。

(14)【逝】*úljeds//*glje(ts,《说文》:“逝,往也。”《魏风·硕鼠》:“逝将去女。”杨树达说:“盖三家诗有作誓者。此诗本表示决绝之辞,三家作誓,用本字也。毛传作逝,用借字也。”(《小学述林》卷一)陆志韦先生说,“逝”,《说文》读若“誓”。叶德辉《读若考》:《诗·魏风·硕鼠》:“逝将去女”,《公羊·昭十五年传疏》引作“誓将去女”(陆志韦《说文解字读若音订》,《陆志韦语言学著作》二,352页)。这是词义的自然引申,不必认作是假借字。

【誓】*úljeds>d-//*glje(ts,《说文》:“誓,约束也。”《尚书·汤誓》:“乃作《汤誓》。”告诉。《仪礼·大射》:“司射西面誓之。”注:“誓犹告也。”

(15)【通】,《说文》:“通,达也。”又当通报、通晓讲,《庄子·盗跖》:“谒者入通,盗跖闻之大怒。”《汉书·夏侯胜传》:“先生通正言。”注:“通谓陈道之也。”中古仍有此义:蔡镜浩先生说,“通”,犹透,与相通之义微别,系由此引申而致,指解说、阐发义理,使之通畅,又指阐述义理的言论,作名词用(蔡镜浩《魏晋南北朝词语例释》,324-325页)。

(16)【達】《尚书·禹贡》:“浮于济漯,達于河。”《说文》:“達,行不相遇也。”《史记·滑稽列传》:“书以道事,诗以達意。”字或作“?”,《方言》卷十三:“?,逃也。”注:“谓逃叛也。”《集韵·曷》:“?,行不相遇也。或作達。”

【邋】,《说文通训定声》:“邋,疑即躐字,逾越也。”良涉切。又卢盍切,念,诵。汤显祖《邯郸记·度世》:“是不是口邋着道词,一路的做鬼妆狐。”

(17)【詵】*srin//*sr?(n,《说文》:“詵,致言也。诗曰:螽斯羽,詵詵兮”段云:“此引《周南》说假借也。毛曰:詵詵,众多也。”按:以众多释詵詵,谓即??之假借。陆氏诗音义云:詵詵《说文》作?(徐复《说文引经段说述例》,《徐复语言文字学丛稿》,274页)。《广雅·释诂》二:“詵,问也。”“詵”,或作“?”,前人多有论及(邓廷桢《双砚斋笔记》卷二,108页;徐鼒《读书杂释卷》三“詵詵兮”,28页),可参考。“詵”的“致言”义,跟上文所讲的“赴”“訃”极为相似。“言语”义来自行走。请看下面的例子:

【侁】*srin//*sr?(n,《说文》:“侁,行貌。”

【先】*s??n,*s??ns//*s?n,*s?ns,《说文》:“先,前进也。”又有“先导”义。于鬯说,《庄子·秋水》:“楚王使二大夫先焉。”于鬯说:“先”当读为“詵”(于鬯《香草续校书》,286页)。

【兟】*srin//*sr?(n,《说文》:“兟,进也。”字或作“?”,《广韵·臻韵》:“?,往来之貌。”(109页)

【汕】*sraans,*sreen///*srans,*sren ?,《说文》:“汕,鱼游水貌。《诗》曰:蒸然汕汕。”《广韵·谏韵》:“汕,鱼乘水上。”

【跣】*s??n///*s?n ?,《说文》:“跣,足亲地。”《集韵·混韵》:“裸足行也。”

(18)【及】,《说文》:“及,逮也。”在中古汉语“及”有“说,提及”义,如《南齐书·豫章文献王嶷传》:“凡诸普敕,此意可寻,当不关汝一人也。宜有敕事,吾亦必道,顷见汝自更委悉,书不欲多及。”言写信不想多说(方一新《东汉魏晋南北朝史书词语笺释》,67-69页)。

(19)【走】*/soo/,*/soos//*tso ?,*tsos,《说文》:“走,趋也。”段注:“《釋名》曰:徐行曰步,疾待行曰趨,疾趨曰走。此析言之,許渾言不別也,今俗謂走徐趨疾者非。”字或作“奏”:

【奏】*/soos//*skos,《大雅·緜》:“予日有奔奏。”笺:“奔奏,使人归趣之。”释文:“奏,本亦作走。”“奏”指向君主进言或上书,《世说新语·德行》:“于时太史奏:真人东行。”(张永言主编《世说新语辞典》,620页)。作行走讲的动词跟言语有密切的关系。中古以后,部分双音节词也可以作谈话、言语讲。上面我们已经举了“反覆”,还有“造次”。王云路、方一新先生说,“造次”有“言谈;谈吐;评论”义,例子有《洛阳伽蓝记》卷2《景宁寺》:“(元慎)博识文渊,情言入神,造次对应,莫有称者。”(王云路、方一新《中古汉语语词例释》,459页)。

3.跟“道路”有关的“言”类词。汉语里道路和说话的关系,如“道”是道路,发展出“说道”。不仅“道”从“道路,行走”演变成“言语”,还有一批词都像“道”一样,发展出“言语”(黄树先2009)。我们认为动词“言语”可能是由动词“行走”直接发展出来的。这两个词都是动词,“行走”和“言语”共同的语义和“出”相同。

(20)【道】《说文》:“道,所行道也。”《论语·学而》:“道千乘之国。”一般作“導”。《鄘风·墙有茨》:“中冓之言,不可道也。”

(21)【述】*úljud//*Gju(t,《说文》:“述,循也。”段注:“述或假借术为之,如诗报我不述,本作术是也。古文多假借遹为之,如书祗遹乃文考。诗遹骏有声,遹追来孝。释言、毛传皆曰:遹,述也是也。孙炎曰:遹,古述字。盖古文多以遹为述,故孙云尔。谓今人用述,古人用遹也。凡言古今字者视此。”

       “述”还通“遂”,《蔚缭子·兵令》“述亡不从其将吏”,“述”通“遂”,“遂”为微部去声字,“述”为物部字(周祖谟2001:125)。《周易》“遂知来物”,帛书“遂”作“述”(李学勤《帛书系辞析论》,《古文献丛稿》,42页)。

       “述”跟“说”音义也很近,《释名·释言语》:“说,述也。宣述人意也。”“述”作道路讲,请参看拙文《汉语核心词“径”音义研究》。底下这些字词都有言语的意思:

【術】*úljud//*Gju(t,述说。《汉书·贾山传》:“今陛下念思祖考,術追厥功。”

【述】*úljud//*Gju(t,述说。《仪礼·士丧礼》:“筮人许诺,不述命。”注:“既受命而申言之曰述。”《论语·述而》:“述而不作。”俞敏先生说,汉语“述”对应藏文stud“接近,重说”(俞敏1949:92;俞敏1989:75)。

【訹】*slud//*squ(t,劝说,《说文》:“訹,诱也。”

(22)【唐】*gl'aaN>d//*gdaN,《说文》:“唐,大言也。”此字可以作道路讲。亦应跟行走有关。

4. 跟“飞扬”有关的言语类词。

(23)【揚】*laN//*k-la(N,《说文》:“揚,飞举也。”《荀子·不苟》:“君子崇人之德,揚人之美。”《尚书·益稷》:“皋陶拜手稽首颺言。”《史记·夏本纪》作“揚言”。詹鄞鑫先生说,“揚”与“吴”相似,本义是高扬,引申为自我张扬,含有夸耀的意思(詹鄞鑫2006:124)。

【颺】*laN//*k-la(N,《尚书·益稷》:“皋陶拜手稽首,颺言曰。”王力先生说,“揚”“颺”是同源字(王力1982:364)。

【諹】*laN,*laNs//*k-la(N,*k-la(Ns,《玉篇》:“諹,誉也。”《集韵·漾》:“《字林》:讙也。”

【詳】*ljaN//*sGla(N,作飞扬讲,《管子·宙合》:“道也者,通乎无上,詳乎无穷,运乎诸生。”“詳”也有说的意思,如《鄘风·墙有茨》:“中冓之言,不可詳也。”细说,《鄘风·墙有茨》:“中冓之言,不可詳也。”

       金文有“对揚”。 金文的“对揚”是一个结构稳定的复词。晚商铭文开始用“揚”,西周初用“揚”,而后“对揚”连用。“对”“揚”本义相同,均为“举”和“显明”,于铭文中为撑扬、颂扬义(虞万里《金文对扬历史观》,《榆枋斋学术论集》,511页)。到中古,仍有类似说法,“对陽(揚)”,论辩。“今日对陽(揚),我定将失。”(陈秀兰《敦煌变文词汇研究》,147页)。

(24)【?】,《广雅·释诂》一:“?,举也。”疏证:“?,翥,飞也,飞亦举也。”《说文》:“譄,加也。”

【譄】,《说文》:“譄,加也。”段注:“加下曰:语相譄加也。按:譄加诬三字互训。”

(25)【媥】,《广雅·释诂》三:“媥,轻也。”疏证:“媥之言翩也。《说文》:翩,轻貌也。《泰》六四:翩翩。释文引向秀注:轻举貌。翩与媥通。”蒋礼鸿《义府续貂》(83-84页)谓有小义,不确。字通作“翩”*phen//*phe(n,《说文》:“翩,疾飞也。”飘扬,《大雅·桑柔》:“旟旐有翩。”由这些“飞”的意思发展出表示言语的意思:“諞”*bren/,*ben,*ben/,《说文》:“諞,便巧言也。”又有“欺骗;炫耀”义。王力先生也说,“翩”(鶣)“媥”“諞”(偏扁)“便”“辩”是同源字。“翩”是轻举,“媥”是身轻便,“諞”是便巧,“便”、“辩”是言语轻巧敏捷,故五字同源(王力1982:542-543)。“轻举”等快速义也是从“飞”发展出来的,我们现在形容快速还说“飞快”。

5. 跟“出来、解脱”有关的言语类词。

(26)【說】*hljod//*qljo(t,《说文》:“說,說釋也。一曰谈说。”段注:“说释即悦怿,说悦、释怿皆古今字,许书无悦怿二字也。说释者,开解之意,故为喜悦。采部曰:释,解也。”《广雅·释诂》二:“說,论也。”《广韵·薛》:“說,告也。”劝说别人,《广韵》舒芮切,音*hljods//*qljo(ts。作高兴讲,弋雪切,音*lod//*k-lo(t。高兴义可能是后起的。动词形式有*q-前缀,可以比较藏缅语的动词前缀k-;形容词形式丢掉了前缀。参见“釋”。“說釋”应该是同根词,但有两个地方不同,元音不同,韵尾是*-t~*-g交替。

       汉语的“說”有可能如段玉裁所说,由开解之类的意思发展出来。从汉语的情况来看,“說”有可能从“脱”一类的词而来。《大雅·瞻卬》“女覆說之”,《潜夫论·述赦》引作“脱”。 杨树达先生也说:“谈说乃造文之始义,许以说释为正义,殆非也。由谈说引申为悦怿之说。许君以引申义为正义,失其次矣。”此言得之,可是谓“愚按盖兑者锐也……盖言之锐利者谓之说,古人所谓利口,今语所谓言辞犀利者也……《说文》云:“谈,语也。从言,炎声。”按谈之为言剡也……谈说者,说之始义也。”(杨树达《释説》,《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32页)不确。

【敚】*l'ood//*g-lot,通对,回答,《晏子春秋·内篇问上五》:“敚曰。”

 “行走、出来、道路”语义相关,所以这组字同时具有这几个意思。裘锡圭先生说,(《老子》七十五章: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人之饥也,以其取食?之多也。帛书甲本的“?”字,乙本做“?”。这是一个从“辵”“兑”声的字。“兑”字古音与“隧”相近。帛书本的“?”应该读为“隧”。“?”字从“辵”或“足”,这两个偏旁的意义正好跟道路有联系,“?”也许就是当道路讲的“隧”或“遂”的异体。取食?的意思就是取的食物的途径(裘锡圭《考古发现的秦汉文字资料对于校读古籍的重要性》,《裘锡圭自选集》,141页)。

(27)【釋】*hljag//*qlja(k,《说文》:“釋,解也。”[辨]解,释。……同是用于对文辞语言的解说,“解”重在对内容的解剖分析,“释”则偏重于对疑难的诠释、词语的注疏。两字的其他引申义是互不相通的(王力等2005:1506)。高兴义也是从“言语”发展出来的。《庄子·齐物论》:“南面而不釋然。”成玄英疏:“釋然,怡悦貌也。”这个意思后来羊益切,字作懌,音*laag//*k-la(k。分化的模式,也是把动词的*q-前缀失去。参见“说”。

【譯】*laag//*k-la(k,《说文》:“譯,传譯四夷之言者。”“譯”还有“解释,高兴”等义。

【?】*laag//*k-la(k,叫。郭璞《咸巫山赋》:“禽鸟栖阳以晨鸣,熊虎窟荫而夕?。”

       底下“繹”字更能看出其言语义是从“出来”引申出来的。“繹”的抽繹义就是出来的意思。

【繹】*laag //*k-la(k,《尔雅·释诂》:“繹,陈也。”也有“高兴”义。

(28)【讀】*l'oog//*g-lok,《说文》:“讀,诵书也。”《广雅·释诂》二:“讀,说也。”《鄘风·墙有茨》:“中冓之言,不可讀也。”传:“讀,抽也。”笺:“抽犹出也。”段玉裁也说:“讀与籀叠韵而互训。庸风传曰:讀,抽也。方言曰:抽,讀也。盖籀抽古通用。史记:紬史记石室金匮之书。字亦作紬,抽绎其义蕴至于无穷,是之谓讀。”“讀”对藏文klog“阅读”(潘悟云2000:208)。

【讟】*l'oog//*g-lok,《方言》卷十三:“讟,谤也。”

(29)【引】*lin///*k-li(n˙,“引”的“开弓”“牵引”义都是“出来”的,发展出“陈述”义,《尔雅·释诂》:“引,陈也。”中古文献,“引”有:(一)吟唱;鸣叫。(二)曲,乐曲(王云路、方一新《中古汉语语词例释》,441页)。

(30)【臚】,陈述。《汉书·礼乐志》:“殷勤此路臚所求。”应劭曰:“臚,陈也。”还有“传言”义。

(31)【展】,申述。《左传》庄公二十七年:“天子非展义不巡守。”纪录。《仪礼·聘礼》:“史读书展币。”注:“展犹校录也。”

“出来”义还可以分出一个特殊的小类,即由口里出来:说话当然要用口,言语也一定是从口里出来的。直接来自于“呕吐”的词也比较多。现代汉语还说“狗嘴吐不出象牙”。

(32)【喷】《庄子·秋水》:“子不见乎唾者乎?喷则大者如珠,小者如雾,杂而下者不可胜数也。”《韩诗外传》九:“小人之论也,专意自是,言人之非,瞋目搤腕,疾言喷喷。”

“喷”作“説,谈;讲;陈说”,《 世说新语·品藻》:“王黄门兄弟三人俱诣谢公。子猷、子重多说俗事,子敬寒温而已。”“喷”又有“评论;评说,解说,阐释,学说;理论,高兴”等义,并见张永言主编《世说新语辞典》(407-408页)。

元代的例子,“喷”当“说”讲。《救风尘》三【小梁州幺】:“我假意儿瞒,虚科儿喷,着这厮有家难奔。”(蓝立蓂《关汉卿戏曲词典》,200页)。“胡喷”指胡言乱语(龙潜庵《宋元语言词典》,630页)。

(33)【吐】,《大雅·烝民》:“柔则茹之,刚则吐之。”吐字,发声,例子如《汉书·刘向传》:“发明诏,吐德音。”《世说新语》的例子:吐,吐出。……说出;吐露。《赏誉》:“胡毋彦国突佳言如屑。”吐纳,谈吐;言谈。《栖逸》:“庾公诸人多往看之,观其运用吐纳,风流转佳。”(张永言主编《世说新语辞典》,440页)

(34)【嘔】《左传》哀二年:“吾伏韬嘔血,鼓音不衰。”作言语讲的例子,《汉书·朱买臣传》:“其妻亦负戴相随,数止买臣毋歌嘔道中。”故方以智说,謳呕呕,古通用謳字……朱买臣“歌呕道中”。呕吐亦作欧,上声,《汉书》曰:“欧泄霍乱。”《张良传》:“欲欧之。”音呕,谓拳欧也(《通雅》卷一,98页)。

【謳】,《说文》:“謳,齊歌也。从言,區聲。”段注:“师古注高帝纪曰:讴,齐歌也。谓齐声而歌,或曰齐地之歌。按假令许意齐声而歌,则当曰众歌,不曰齐歌也。李善注吴都赋引曹植妾薄相行曰:齐讴楚舞纷纷,太平御览引古乐志曰:齐歌曰讴,吴歌曰歈,楚歌曰艳,淫歌曰哇。若楚辞吴歈蔡讴、孟子河西善讴,则不限于齐也。”现代方言的例子:呕,叫;唤。如呕其一声(周志锋《吴方言词例释》,《大字典论稿》,188页)。

【歐】《集韵·侯》:“謳,气出而歌也。或从欠。”

(35)【沁】(3-1574)同吣,骂人的话。

【唚】猫狗呕吐叫“唚”,借指人信口胡说,出言污秽。《红楼梦》75回:“再灌丧了黄汤,还不知唚出什么新样儿的来呢。”(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420页)“狗沁歌”,骂人话。华北地区称狗吃了东西再吐出来为“沁”,故显然骂人的声音难听时曰“狗沁歌”。徐嘉瑞释为“如狗吠之声”(见《金元戏曲方言考》),意略近(顾学颉、王学奇《元曲释词》(一),651页)。

6. 跟“扔、弃”有关的言语类词。从本质上来说,“扔、弃”也属于“出来”一类的意思。

(36)【播】【譒】,《说文》:“譒,敷也。《商书》曰:王譒告之。从言,番声。”《玉篇》:“譒,謡也。”段注:“手部播一曰布也,此与音义同。”《尚书·康诰》:“播民和见士于周。”《盘庚》上篇云:“王播告之修。”杨树达先生说,“播”,《说文·言部》譒下引作“譒”, 譒字从言,譒告连文,譒亦有告义。“播民和见士于周”,盖以邦国安定,人民和乐,来告而请事也(杨树达《尚书说》,《积微居读书记》,23页)。

    7.跟“栽种”有关的言语类词。

“播”也可以作逃窜讲、行走讲。但是,跟印尼语比较,更可能是来自“散开,播种,展开”等义。《豳风·七月》:“其始播百榖。”“播撒、展开、扔”等可以发展出“言”。我们可以比较印尼语的情况。参见拙著《比较词义探索》。

现代汉语,如维西话“撒”,散播植物种子;散布,传播;“撒烂言”,散布和传播恶毒的谣言攻击他人,制造事端(吴成虎《维西汉语方言词典》,127页)。

(36)【栽】,蔡镜浩先生说,“栽”原可指幼苗,由此引申指幼苗移植。后世流行的“栽害”“栽赃”之“栽”仍用移植之义(蔡镜浩《魏晋南北朝词语例释》,408页)。

8.跟“给予”有关的言语类词。

(39)【賦】*mpas//*pa(s,《尔雅·释言》:“班,賦也。”注:“谓布与。”《国语·晋语》:“公属百官,賦职任功。”“给予”跟“言语”的密切关系。《大雅·烝民》:“天子是若,明命使賦。”传:“賦,布也。”《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公子賦《河水》,公賦《六月》。”创作诗歌也可以称“賦”,《史记·报任安书》:“屈原放逐,乃賦《离骚》。”

【布】*paas//*pas,公布,陈述。布,出也。

【?】,《集韵·模》:“?,谏也。”《集韵》普故切。

       “给予”类的词,很多都跟“行走,出来”有关系。详细情况参见拙文《汉语核心词“畀”研究》。

(40)【報】《卫风·木瓜》:“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琼琚。”报告,《战国策·齐策》四:“庙成,还報孟尝君。”

(41)【賞】《说文》:“赏,赐有功也。”赞赏,《左传》襄公十四年:“善则赏之,过则匡之。”“赏”通“偿”。

(42)【請】请求给予,《左传》隐公元年:“为之请制。”询问,《仪礼·士昏礼》:“摈者出,请事以入。”告诉,《仪礼·乡射礼》:“宾出迎再拜,主人答再拜,乃请。”

       以上所列举的“举、行走、飞、出来”等意思有一个共同的含义,就是“出来”,也就是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说话”当然也是“出来”,话语从口里出来。

9.跟“赞助”有关的言语类词。现代汉语帮某人说话叫“帮腔”。

(43)【讚】*/saans//*tsans,讚,赞的后起字。马融《长笛赋》:“况笛生乎大汉,而学者不识,其可裨助盛美,忽而不讚,悲夫!”《左传》僖公二十二年:“天赞我也。”赞还有明白的意思。王力等先生说,“佐”“赞”是同源字(《王力古汉语字典》,1338页)。此说可从。“佐”好象也可以跟“言语”有关:《国语·晋语》:“召之使佐食。”

【贊】*/saans//*tsans,告诉。《尚书·咸有一德》:“伊陟贊于巫咸,作《咸乂》四篇。”孔传:“贊”,告也。称赞,汉代刘桢《射鳶》:“庶士同声贊,君涉一何妍!”。

【讚】*/saans//*tsans,《集韵·换》:“讚,偁也。”解释,《方言》卷十三:“讚,解也。”

【囋】*zaans //*dzans,多言。《荀子·劝学》:“问一而告二曰囋。”《集韵·换》:“囋,讥也。”

【攢】*/saans//*tsans,《广韵·翰》:“攢,讼也。”

       不过根据《说文》,“贊”是“进也”,也就是进见,谒见的意思。从这个源头上说,“贊”也是从“出来”义发展出来的。

10.跟“争辩”有关的言语类词。

(44)【争】*/sreeN//*skreN,《荀子·礼论》:“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庄子·齐物论》:“有竞争。”郭象注:“并逐曰竞,对辩曰争。”同“諍”,《吕氏春秋·功名》:“争其上之过。”注:“争,諍也。”藏文atshan#“争吵”,汉语“争”rtsen#(俞敏1989)。

这个意义后来又写作“諍”*/sreeNs//*skreNs,《说文》:“諍,止也。从言,爭聲。”段注:“经传通作爭。”《说苑·臣术》:“有能尽言于君,用则留之,不用则去,谓之谏;用则可生,不用则死,谓之諍。”“諍”也有争斗的意思,《战国策·秦策》二:“有两虎諍人而斗者。”“争”“諍”两个字都有争斗、劝谏的意思,所以王力等先生谓此二字为同源字:“争字象两手相争之形,本义是争夺、争斗。諍是以言相争。二字同声同韵,意义相关,是同源字。”(王力1982:332;《王力古汉语字典》页1283)。

《世说新语》的用例:争,争论,争辩。《文学》:“傅嘏善言虚胜,荀粲谈尚玄远。每至共语,有争而不相喻。”通“諍”。规劝。《方正》:“元皇帝既登阼,以郑后之宠,欲舍明帝而立简文……周、王诸公并苦諍恳切。”(张永言主编《世说新语辞典》,588页)。

中古产生“争口”。汪维辉先生说,“争口”一词出现不会晚于六朝,任昉《奏弹六整》“即进争口”就是明证。可以肯定,至少从六朝到元朝,此词一直在口语中沿用不衰,只是书证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探询挖掘罢了(汪维辉《汉语大词典一二三卷读后》,《汉语词汇史新探》,82-83)。

(45)【辡】,《说文》:“辠人相与讼也。”有口才。字或作“辯”。

【辨】辨,辨别,《说文》:“辨,叛也。”争辩,《荀子·正名》:“实不喻,然后命;命不喻,然后期;期不喻,然后说;说不喻,然后辨。”王先谦集解:“若说亦不喻者,则翻覆辨明之也。”又指口才好,《论衡·自纪》:“口辨者其言深,笔敏者其文沉。”跟言语有关系的这几个意思,字或写作“辯”,《说文》:“辯,辠人相与讼也。”

“辨辯”二字有密切联系,王力等先生认为:“辨是从行动上来剖分事物,分别是非;辯是从语言上来辩清问题、分别是非。二者的核心义相同,只是照重点不同,语音也相同,实是一词,由语境的不同而有别。在古籍中又多通用。”(《王力古汉语字典》,1418页)

(46)【論】,《商君书·禁使》:“赏随世,罚随罪,故論功察罪,不可不审也。”又指议论,言论,《说文》:“論,议也。”还可参考黄坤尧文(黄坤尧《释文“論”字音义辨析》,《音义阐微》,204-213页)。

11.跟“责怪”有关的言语类词。

(47)【過】*klool//*klol,《左传》宣公二年:“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广雅·释诂》一:“過,责也。”過,广韵古禾切,在戈韵,经也。又古卧切,在过韵,误也,越也,责也。案经过之过读平声,过越之过读去声,汉人即已如是(周祖谟1981:89)。责备,《谷梁传》成公七年:“过有司也。”杨疏:“以责有司也。”

【諣】*qhWrools,*qhrools//*qhrols,《说文》:“諣,疾言也。”

(48)【適】《说文》:“適,之也。”《商颂·殷武》:“勿予祸適”,传:“適,过也。”述闻:“讁与適通。”《集韵》陟革切。

【謫】 *rteeg//*krlek,责怪,《说文》:“謫,罚也。”《方言》卷三:“謫,怒也。”王力先生说,謫(讁適)责(謮)是同源字(王力1982:271)。

(49)【非】*p?l//*p?(l,《汉书·晁错传》:“非谤不治。”注:“非读曰诽。”王力先生说,“非”“诽”是同源字:“非”是不对,“诽”是认为不对(王力1982:407;王力等2005:1283)。

【誹】*p?l//*p?(l,《说文》:“誹,谤也。”《广雅·释诂》二:“誹,?也。”

【啡】*ph??l///*ph?l ?,《玉篇》:“啡,唾声。”《集韵·队》:“啡,卧息。”

(50)【誶】*suuds//*sguts责骂,《说文》:“誶,讓也。”《广雅·释诂》二:“誶,问也。”《广雅·释诂》四:“誶,諫也。”《离骚》:“謇朝誶而夕替。”注:“誶,谏也。”《玉篇》:“誶,言也。”《汉书·叙传》:“既誶尔以吉象兮,又申之以烱戒。”或作“譢”,《集韵·至》:“譢,告也,问也。或作讯,通作誶。”

12.跟“彰显”有的言语类词。“言语”,可以来自“明白,彰显”。英文speak“说;显露(性格)”

(51)【白】*braag//*brak,《秦风·车邻》:“有马白颠。”《说文》:“谒,白也。”“白”还有“表白、禀告、宾白”等义。

中古文献,“白”作“说,揭露”等意讲的例子很多。“白”,揭露、戳穿的意思,专指揭露谎言。王鍈先生说,按“白”表示“揭穿”义,应是“败”的假借。《元曲选外编·敬德不服老》剧三:“是谁人班住了尉迟敬德,只被你败破我谎也军师的世勣!”这便用的是本字。“白”与“败”在《中原音韵》均属“皆来”韵,只是声调稍有差别:“败”是去声,“白”是入声作平生。音近而义亦可通(王鍈《诗词曲语辞例释》,3-4页)。顾学颉、王学奇也说“败”“白”,双声假借(顾学颉、王学奇《元曲释词》(一),50页)。假借说可疑。张生汉先生的解释比较可信:“白证”,又作“白正”。白,有使真相显露无遗、说破的意思……白证,谓说破真相,使情况得到证实(张生汉《歧路灯词语汇释》,4页)。证也有证实的意思。又说“白话”,顾之川先生说,“白话”在明代有二义:(1)聊天,闲聊;(2)空口说白话,光说不干(顾之川《明代汉语词汇研究》,121-122页)。

此外中古还有,“白事”,报告文书(张永言主编《世说新语辞典》,9页)。 “关白”犹报告,系同义连文,见《僮约》:“奴不得有奸事,事事当关白。”(汪维辉《僮约疏证》,《汉语词汇史新探》,309页)。

近代有“白甚”,“白甚麽”,“白甚”,说什么之意。“白甚麽”,意同(顾学颉、王学奇《元曲释词》(一),49页)。“表白”,有念诵、说明、表彰等义(顾学颉、王学奇《元曲释词》(一),130-131页)。“抢白”(顾学颉、王学奇《元曲释词》三,123页)。

(52)【明】*mraN//*mra(N,《齐风·鸡鸣》:“东方明矣。”同“名”,称说。又当鸡叫讲。文献中“明”,或用作“盟”,《周易·随》:“有孚在道,以明,何咎。”闻一多新义:“明亦当读为盟。”

【盟】*mraN//*mra(N,说文》:“盟,国有疑则盟,诸侯再相与盟,十二岁一盟,北面诏天之司慎司命。”

(53)【昭】“昭”,明也。《尚书·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召】*dews//*klje(w,《说文》:“召,?也。”

【詔】*tjews//*klje(ws,《说文》:“詔,告也。”

(54)【章】*kjaN//*kja(N,《国语·周语》:“夫见乱而不惕,所残必多,其饰弥章。”又作“章”,《尚书·皋陶谟》:“彰厥有常。”传:“彰,明。”引申为乐章,文章。《礼记·曲礼》:“读乐章。”《说文》:“章,乐竟为一章。”

       “章”在金文中或作“商”:“王母侯商氒(厥)文母”(鲁器帅鼎), “商”,在鼎铭中应读为“章”。《说文》云“商”字从“章”省声。“章”,《诗·抑》传训“表”,即表彰的章。“王母侯商厥文母”,是说帅的母亲章显其母即帅的外祖母的品德(李学勤《鲁器帅鼎》,《缀古集》,89-90页)。

(55)【表】《礼记·内则》:“子放妇出,而不表礼焉。”注:“表犹明也。”表彰,《左传》襄公十四年:“世胙大师,以表东海。”注:“表,显也,谓显封东海以报大师之功。” 又指上表。

(56)【申】陆宗达先生说,古人崇尚光明,电光最名,故以为神明。“申”有“说明”之义,也是由此引申(陆宗达、王宁《训诂与训诂学》,206页)。

 

二、来自“愉悦”的言语类词

 

(57)【豫】*las//*k-la(s,《尔雅·释言》:“豫,叙也。”表示高兴的例子,如《尚书·太甲》:“视乃厥祖,无时豫怠。” 王力先生说,“豫”“悦”“怿”是同源字(王力《同源字典》,页162)。“高兴”和“言语”的关系,参阅上文“誉”字条。底下的几个字,读音相近,或为同族词:

【序】*lja///*sGla( ?,述说;序言。或作“緒”,音同。或作“叙”*lja///*sGla( ?,陈述。《国语·晋语》三:“纪言以叙之。”

(58)【讙】*qhoon,*qhon//*qhon,*qho((n,《说文》:“讙,譁也。”《方言》卷七:“讙,讓也。”《广雅·释诂》二:“讙,鸣也。”《集韵·换》:“唤,《说文》:?也。或作嚾,亦从口。”

【?】*qhoons//*qhons,《说文》:“?,嘑也。从?,莧聲。讀若讙。”段注:“按说文无唤字,然则?唤古今字也。”《说文新附》:“唤,呼也。”又有啼叫义。汪维辉先生说,“唤”字不见于先秦典籍,大致可以推断它是汉代产生的一个新词(汪维辉《东汉-隋常用词演变研究》,176页)。“唤”见于《大戴礼记》。

【吅】*qhon,*sqhon//*qho((n,*sqho(n,,后作喧,《说文》:“吅,惊嘑也。从二口,读若讙。”段注:“《玉篇》云:吅与讙通。按言部讙哗二字互训,与惊嘑义别。”“吅”又同“訟”,《广韵·用韵》:“吅,争言也。”似用切,音*sGoNs//*sGo(Ns。从汉藏语系语言来看,有些语言-n~-N尾的交替,是形态变化。

【宣】*qhWan//*qho(n,《尚书·皋陶谟》:“日宣三德。”宣布义,如《国语·周语》:“歌以詠之,匏以宣之。”好象也可以这样理解:高兴→言语;言语→高兴。潘悟云先生说,“宣”*sqlo(n>s-对藏文sgron“告,说”(潘悟云2000:231)。

【諠】*qhWan//*qho(n,《玉篇》:“諠,諠哗。”又“宣布”。《史记·淮阴侯列传》:“使諠言者东告齐。”“諠”还有欺诈义,亦跟言语有关。

【喧】*qhWan//*qho(n,《集韵·元》:“吅,《说文》:驚嘑也。亦作喧。”又声音大。赵振铎先生认为,“吅”“讙”“喧”关系密切:《说文》:“惊嘑也。”亦作“讙”“喧”,通作“諠”(元韵许元切)。按:《说文·吅部》“吅”篆下徐铉等曰:“或通作讙。今俗别作喧,非是。”徐铉不赞同俗字“喧”的地位,其实很早以前这个“喧”字已经广泛使用。如陶渊明的《饮酒》诗里面就有“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句子。《集韵》是把它作为“吅”的异体字处理的(赵振铎《集韵研究》,44页)。

【咺】*qhon///*qho(n ?,《说文》:“咺,朝鲜谓儿泣不止曰咺。”王力先生说,“譁”“讙”“喧(諠)”是同源字(王力《同源字典页》,141页)。王力等先生说,“歡”“懽”“讙”“諠”“喧”是同源字。《说文》:“歡,喜乐也。”又:“懽,喜?也。”又:“讙,哗也。”三字同音,都有喜悦义,实同一词。欢乐就不免喧哗,故“讙”又引申为喧哗(《王力古汉语字典》,1306页)。说“讙”跟“歡”有关系,可以接受,但说“欢乐就不免喧哗,故讙又引申为喧哗”,还要再考虑。汉语有一组通过“喧嚣”义来表达言语的词,其他语言也有。具体论说见下文。

       (59)【言】,语轩切,言语。《集韵》鱼巾切,和悦的样子,《礼记·玉藻》:“受一爵而色洒如也,二爵而言言斯。”注:“言言,和敬貌。”释文鱼巾切,疏:“皇氏云:读言为誾,义亦通也。”《说文》:“誾,和说而诤也。”

       (60)【吴】,《说文》:“一曰吴,大言也。”《诗·绿衣》:“不吴不敖。”传:“吴,哗也。”正义曰:“人自娱乐,必喧哗为声,故以娱为哗也。”今本作“吴”,孔氏本作“娱”(臧琳《经义杂记》卷200)。

 

三、来自“吃喝”的言语类词

 

       英语有eat one’s words,其义为take a statement back;say in a humble way that one was wrong“食言;低声下气地承认错误”。邱吉尔尝自言:“吾食言多矣,未尝有不消化之病”(Eating words has never given me indigestion)(钱钟书《管锥编》“有女同车”,958页)。

       印尼语的例子,kemak-kemik“[雅]抿着嘴嚼东西,闭着嘴含糊地说话,咕哝”。keman,berkemam“含在嘴里,含糊地说话,咕哝,嘟囔”。kunyah,mengunyah“嚼,咀嚼;仔细领会,好好消化”;=mengunyah-ngunyah“[喻]老提旧事,反复地说(一件事)”。

(61)【食】*úlj?g,*l?gs//*Glj?(k,*k-l?(ks,《魏风·硕鼠》:“无食我麦。”《尔雅·释诂》:“载、谟、食、诈,伪也。”“食言”谓言已出而又吞没之,谓言而无信。《尚书·汤誓》:“尔无不信,朕不食言。”孔传:“食尽其言,伪不实。”“食尽其言”,得无肥乎?故《左传》哀公二十五年:“公宴于五梧,武白为祝,恶郭重,曰:何肥也?……公曰:是食言多矣,能无肥乎?”俞正燮谓,其《书·汤誓》云:“朕不食言”,当如“日有食之”之食,谓消蚀。《左传》僖十五年:“我食吾言,背天地也”……皆消蚀其言义。……食言以语久又生旁义,《左传》哀二十五年云:“是食言多矣,能无肥乎?”则就饮食言之(俞正燮《癸巳存稿》卷一“食言”,《俞正燮全集》第2册,7页)。俞说误。《管子·君臣》:“则妇人能食其义。”于鬯案:食与得字古每通用,盖得之则食,而食必由于得,义本相成。且二字叠韵,即于假借之例亦无悖(于鬯《香草续校书》,56页)。

(62)【咀】*za/,*/sa///*sga( ?,*ska( ?,《说文》:“咀,含味也。”“咀”作“咒骂”讲的例子,《后汉书·左雄传》:“生为天下所咀嚼,死为海内所欢快。”

(63)【嚼】*zewG//*  dze(wk,《说文》:“噍,齧也。从口,焦声。嚼,噍或丛爵。”段注:“古焦爵同部同音,唐韵乃分噍切才笑,嚼切才爵矣,今北音去声,南音入声。”字或作“噍”*/sew,*zews//*tse(w,*dze(ws。王力先生说,“噍”“嚼(?)”宵沃对转,是同源字(王力1982,220页)。

       “嚼”表示说话含有贬义,《现代汉语词典》收录“嚼舌”一词,列“信口胡说;盘弄是非”和“无谓地争辩”二义项。我的家乡黄陂话“嚼”[?t?iau]有罗嗦、数落等义。

“嚼”吐声的例子,如张衡《西京赋》:“嚼清商而却转”,就是“吐出”之义。“嚼”更主要的是像上面列举的现代汉语例子,都包含了很明显的贬义。元明以后的例子,大多如此。

“嚼蛆”,顾学颉、王学奇的材料:《西厢记》五本四折《折桂令》:“那吃敲才怕不口里嚼蛆。”嚼蛆,詈辞,谓乱说、胡说。宋元时俗语。清·洪亮吉《晓读书斋初录》卷上:“今人所谈不经者,谓之嚼蛆。此风六朝已有之。《北史·甄琛传》谓:邢峦何处放蛆来,即此意也。”……又倒作蛆嚼,如《红楼梦》第九回:“偏这小狗攮知道,有这些蛆嚼”,是也(顾学颉、王学奇《元曲释词》二,170页)。“嚼蛆,骂人胡言乱语”;“白嚼蛆”,讲无聊的话。《红楼梦》五十七回:“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843页,179页)。。黄陂话还有“嚼蛆”[?t?io ?t?hi] 一词,义略同。

“嚼牙”,多说废话;“嚼舌”(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843页)。《金瓶梅》49回:“你这嚼舌头”,意为该下拔地狱,或说该烂去舌头(魏子云《金瓶梅词话注释》,49页)

 “白嚼人,有二义,一指白吃者,有指胡乱批评人。”;“嚼舌根的,乱说话,谓之乱舌根,等于骂人下拔舌地狱”(魏子云《金瓶梅词话注释》:79页,171页)。

(64)【譙】*zews//*dze(wks,责备,《说文》:“嬈譊也。从言,焦声。读若嚼。誚,古文譙从肖。《周书》曰:亦未敢誚公。”陆志韦先生说,“譙”,读若“嚼”,并去声。《广韵》“譙”作平声,然去声才笑切下收“誚”字,《说文》“誚”为“譙”之重文(陆志韦《说文解字读若音订》,《陆志韦语言学著作》(二),319页)。参见徐鼒《读书杂释》卷二“王亦未敢谯公”(21页)。

【?】*/soowG//*tsowk《集韵·铎》疾各切:“?,詈也。”

(65)【咬】【齩】?,《说文》:“齩,齧骨也。”或作“咬”,段注:“俗以鳥鳴之咬爲齩齧。”(段注页80)《玉篇》:“咬,俗为齩字。”

       现代汉语有“反咬一口”“乱咬”“咬文嚼字”,都跟言语有关。“咬”指讽刺、陷害等义,由来已旧。《汉语大字典》“咬”字条出“用闲话刺激或伤害别人”一义,举宋佚名《醉太平》:“奴儿近日听人咬,把初心忘却。”元明以降,其例甚多,略举及例如下。

“咬嘴”,搬弄唇舌。《四游记》24:“你这咬嘴的人,把师父交付于你。你明日没有师父还我,老孙实不容你。”(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363-364页)。

“咬蛆儿”,嚼蛆,胡言乱语。《金瓶梅》27回:“西门庆笑道:这小淫妇但管咬蛆儿。”(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364页)。咬蛆儿,即骂人口葬,说出话象嚼的蛆一样,一如今语之“臭嘴”,引申为胡说(魏子云《金瓶梅词话注释》,187页)。

    “咬嚙”见于敦煌变文,当求恳讲(蒋礼鸿《敦煌变文字义通释》,193-194页)。

(66)【嗑】*kaab//*kap,《说文》:“嗑,多言也。”《集韵·狎韵》:“嗑,嗑然,笑声。”作多言讲的“嗑”也可能来自“吃”。跟吃有关系的词,大多表示胡言乱语、多嘴多舌。请看下面的例子。

(67)【咽】*qeens//*qens,《孟子·滕文公》:“三咽,然后耳有闻,目有见。”或作“?”,《玉篇》:“?,同咽。”后世通作“嚥”,《玉篇》:“嚥,吞也。亦作咽。”

【讌】*qeens//*qens,《战国策·齐策》三:“孟尝君讌坐,谓三先生曰。”鲍注:“讌,合语也。”元曲有“嚥作”,谓唱歌(顾学颉、王学奇《元曲释词》四,171页)。现代汉语有“喝彩,吆喝”,好像也来自表示吃喝的“喝”。

(68)郑珍《说文新附考》:“喫,食也。”按《说文》:齧,噬也。即喫本字……此字盖六朝以降俗体……《世说·言语篇》云:邓艾口喫。用为吃字,知喫亦吃之俗(《说文诂林》第三册,2281页)。

 

四、来自鸟啄、敲打的言语类词

 

(69)【噣】*tug,*rtoogs//*krlok,*kloks,《说文》:“噣,喙也。”段玉裁注:“《诗经·曹风》:‘不濡其咮’。毛曰:‘咮,喙也。’《玉篇》引‘不濡其噣’。咮、噣二同。朱声蜀声同部也,亦假借作‘注’。《尔雅》:咮星。《史记》、《考工记》‘注’作‘注’是也。亦作啄。诗韩奕传:,鸟噣也。厄同[车厄],鸟噣。《释名》《小尔雅》作‘鸟啄。’《史记·赵世家》:‘龙面而鸟噣。’”作动词,跟啄同,《楚策》四:“俯噣白粒。”《广韵》竹角切,音*rtoog//*krlok。

【啄】*rtoog,*toog//*rtok,*tok,《说文》:“啄,鸟食也。”动词,竹角、丁木二切,前者有*-r-介音和*-k两个动词标记,后者只有*-k尾。这个字有作名词,跟“噣”同。《韩诗外传》七:“鸟之没羽勾啄者,鸟畏之。”许维遹集释:“赵善诒云:《御览》四百六十四引啄作喙。维遹案:各本皆作啄。宋本《御览》亦仍作啄。”

       跟言语有关系的词是“諑”*rtoog//*rtok,《方言》卷十:“諑,愬也。楚以南谓之諑。”《广雅·释诂》一:“諑,责也。”《楚辞·离骚》:“众女嫉余之娥眉兮,谣諑谓余以善淫。”王注:“諑犹譖也。”李审言认为“諑”通“椓”(《楚辞翼注》,《李审言文集》,167页)。敲击类动词可以发展出言语类动词。

(70)【伐】,汉语砍伐的“伐”*bad//*bo(t,来自“茇”,《说文》:“茇,草根也。”“拔”是动词,词义进一步发展,作砍杀、进攻、敲打讲,字通作“伐”。进一步发展出讨伐、口诛笔伐之类意思。其他语言,伐木、砍伐引申出进攻、交战义,再发展出批评义。如德语holzen“(渐旧)伐木;打架”。葡萄牙语acutilar“劈,砍;打击”。

       敲击、攻打类得词语都可以发展出批评义。请看其他语言的例子:英语attack“(用武力)进攻;抨击”;baste“狠揍;大骂”;drub“棒打,鞭抽;硬灌(观念等);辱骂,严责”;drum“鼓,鼓声;鼓手”,动词,“击鼓;有节奏地敲击;鼓吹”;nock“击,敲打;(美国俚语)批评,攻击”;rap“敲打;责骂,厉声地说;交谈”;peck“啄;琢,凿;连续敲击;找岔子,吹毛求疵”;pick“挖,凿;(鸟)啄食;找茬,寻找机会吵架”;slash“砍;鞭打;开辟;[古]严厉批评”。德语Hieb“打,击,砍;[转]讥刺,嘲弄;砍伐”。西班牙语fustigar“鞭打;[转]斥责,抨击”。葡萄牙语batida“敲打;[转]谴责,攻击”;cascar“[口]打,揍;责骂,斥责”;ripada“(用窄长的木材)打;[转]击打,鞭打;[转]苛责”。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lu@pati“敲打,拍打;[转]胡说八道”。俄语бата@лия“(古)交战,战斗;(转,口)争吵,打架”。

    汉语“伐”字还有夸耀的意思,蒋礼鸿先生说,北京大学新编《古代汉语》,古汉语常识七:“伐,本义是进攻。《左传》僖公四年:蔡溃,岁伐楚。假借为夸耀。《论语·公冶长》:愿无伐善,无施劳。”案:“伐”为夸耀,乃由引申而得,非假借义也。古书训解伐有功义,或径为战功,或以功伐连文。(蒋礼鸿《义府续貂》,12页)。蒋礼鸿先生的解释是“盖伐之本义为攻伐,由是而战功称伐,而居功自耀亦曰伐,皆义之相引申者”。进攻可以发展出功劳义,如西班牙语arma“武器;兵种;盔甲;军队;军事;突然袭击;战功”,葡萄牙语armada“陆军;业绩,壮举”,但都没有见到有夸耀的意思。

 

四、余论

 

部分言语类词来自“分解”,如“分疏”,申辩之义(蒋礼鸿《敦煌变文字义通释》,189页;蔡镜浩《魏晋南北朝词语例释》,107页)。“分诉”,分析,分说,分剖,分解,分辨(龙潜庵《宋元语言词典》,164-167页)

汪维辉先生说,《搜神记》:“分说不及,已打损头面。”勾道兴本作“不听分疏”。这是一个产生较晚的词,目前尚未见到唐代的用例。唐人用得较多的同义词是“分疏”,宋代有用“分说”的例子(汪维辉《从词汇史看八卷本搜神记语言的时代》,《汉语词汇史新探》, 189-190页)。

2008年11月15日-17日·初稿,2012年元旦修改

 

参考文献

蔡镜浩  1990 《魏晋南北朝词语例释》,江苏古籍出版社。

陈秀兰  2002 《敦煌变文词汇研究》,四川民族出版社。

邓廷桢  《双砚斋笔记》,中华书局。

董志翘  2002 《观世音应验记三种译注》,江苏古籍出版社。

段玉裁  《诗经小学》,《清人说诗四种》,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方一新  1997 《东汉魏晋南北朝史书词语笺释》,黄山书社。

方以智  《通雅》,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

顾学颉、王学奇  1983 《元曲释词》(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顾学颉、王学奇  1984 《元曲释词》(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顾学颉、王学奇  1988 《元曲释词》(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顾学颉、王学奇  1990 《元曲释词》(四),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黄树先  2008  汉语核心词“畀”研究,《语言研究》第1期。

黄树先  2009  说“径”,《汉语学报》第3期。

黄坤尧  1997  释文 “論”字音义辨析,《音义阐微》,上海古籍出版社。

蒋礼鸿  1981 《义府续貂》,中华书局。

蒋礼鸿  1997 《敦煌变文字义通释》增补定本,上海古籍出版社。

蓝立蓂  1993 《关汉卿戏曲词典》,四川人民出版社。

李审言  1989  楚辞翼注,《李审言文集》,江苏古籍出版社。

李学勤  1995  鲁器帅鼎,《缀古集》,上海古籍出版社。

李学勤  1996  帛书系辞析论,《古文献丛稿》,上海远东出版社。

龙潜庵  1985  《宋元语言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陆澹安  1979  《小说词语汇释》,上海古籍出版社。

陆志韦  说文解字读若音订,《陆志韦语言学著作》(二),中华书局,1999年。

陆宗达、王宁  1994 《训诂与训诂学》,山西教育出版社。

马瑞辰  《毛诗传笺通释通释》,中华书局,2004。

潘悟云  2000  《汉语历史音韵学》,上海教育出版社。

钱大昕  经典文字考异(中),《钱大昕全集》第1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97年。

钱钟书  1991 《管锥编》,中华书局。

裘锡圭  《文字学概要》,商务印书馆,1990年。

裘锡圭  考古发现的秦汉文字资料对于校读古籍的重要性,《裘锡圭自选集》,河南教育出版社,1994年。

孙诒让 《大戴礼记斠补》,齐鲁书社,1988年。

孙诒让 《尚书骈枝》,载《大戴礼记斠补》,齐鲁书社,1988年。

汪维辉  2000 《东汉-隋常用词演变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

汪维辉  2007 《汉语大词典》一二三卷读后,《汉语词汇史新探》,上海人民出版社。

汪维辉  2007 《僮约》疏证,《汉语词汇史新探》,上海人民出版社。

汪维辉  2007  从词汇史看八卷本《搜神记》语言的时代,《汉语词汇史新探》,上海人民出版社。

王继如  训诂与中学语文教学,《训诂问学丛稿》,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年。

王力  1982  《同源字典》,商务印书馆。

王力等  2005 《王力古汉语字典》,中华书局。

王云路、方一新  1992 《中古汉语语词例释》,吉林教育出版社。

王鍈  1986 《诗词曲语辞例释》增订本,中华书局。

魏子云  1987 《金瓶梅词话注释》,中州古籍出版社。

吴成虎  2007 《维西汉语方言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吴金华  1994 《世说新语考释》,安徽教育出版社。

徐鼒  《读书杂释》,中华书局,1997年。

徐复  说文引经段说述例,《徐复语言文字学丛稿》,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

许建平  2005  BD14681尚书残卷考辨,《敦煌文献丛考》,中华书局。

许维遹  2005  《韩诗外传集释》,中华书局。

杨树达  释説》,《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

杨树达  古音对转疏证,《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

杨树达  尚书说,《积微居读书记》,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

杨树达  字义同缘于语源同续证,《小学述林全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于鬯  《香草续校书》,中华书局,1982年。

俞敏  1949  汉语的‘其’跟藏文的gji,《》燕京学报”第37期。

俞敏  1989:汉藏同源字谱稿,《民族语文》第1-2期。

俞正燮 《癸巳存稿》,《俞正燮全集》第2册,黄山书社。

虞万里  金文对扬历史观,《榆枋斋学术论集》,江苏古籍出版社。

臧琳  《经义杂记》,《清经解》,上海书店,1988年。

张生汉  1999 《歧路灯词语汇释》,河南大学出版社。

张永言  《世说新语辞典》,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年。

赵振铎 《广韵》的又读字,《词典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2006。

赵振铎 2006 《集韵研究》,语文出版社。

周志锋  1998  《吴方言词例释》,《大字典论稿》,浙江教育出版社。

周祖谟  四声别义释例,《文学集》,中华书局,1981年。

周祖谟  汉代竹书和帛书中的通假字与古音的考订,《周祖谟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 2001年。

《金元戏曲方言考》

 

 


 

  评论这张
 
阅读(9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