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汉语核心词“我”音义研究  

2012-11-04 16: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核心词“我”研究

        本文依据汉语文献材料,探讨汉语核心词“我”的早期语音形式;对汉语第一人称代词的发展演变作了简要的论述;并以汉语为依托,对整个汉藏语系第一人称代词作了简要的比较。
      近几年,我们对汉语几个核心词进行了研究。我们主张研究汉语核心词首先建立一个语义场;在这个语义场之下,系联同族词;同族词里,再对单个的字词进行研究。这样的三级研究,是为亲属语言的比较研究以及语言类型学的词汇研究作准备。我们把这种研究的思路简单地称之为“语义场-词族-词”的研究模式[1-4]。
   第一人称代词“我”是语言里最核心的词,在斯瓦迪士的百词表中首位。本文汉语古音系统采用郑张尚芳、潘悟云体系[5-6]。

一、“吾/我”系列
【吾】*Naa//*Na,《尔雅·释诂》:“吾,我也。”
【我】*Naal///*Nal ?,第一人称代词强调式是“我”,《诗经·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文献中,又假借“儀”为之,《小雅·角弓》:“如食宜饇。”释文:“宜,本作儀。韩诗云:儀,我也。”
汉语“吾”系列可以跟藏缅语进行比较:
藏语Na,基兰提语aN(赖语、龙琴蓬语)~ aN-ka(瓦林语)~ ka-Na(罗东语)~?Na(林布语),怒语Na,缅语Na,加罗语aN,必须把Nay“我,我自己”,也许还有迪马尔语ka,卢舍依语(以及一般的库基语)ka“我”也归进来。藏缅语*Na(白保罗,1972#406)[7]。
潘悟云先生认为,汉语代词除强调式外,还有一个弱式。这个问题前人也有论及:
金守拙(George A Kennedy)在《再论吾我》(李保均译,载史语所集刊28本,民国四十五年)认为:……“吾”“我”实为一字之“重读”(stressed)与“非重读”(unstressed)之别。“吾”字后无“句读暂歇”,故与其后随之字有密切关系,“我”字后则常有“句读暂歇”。……案金氏谓“吾”“我”实为一字重读与非重读之别,确有相当道理(周法高,1972,32-34页)[8]。
潘悟云先生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论述:
郑张尚芳认为“我”是“吾”的强调式。他的理由除了古文献中“我”字有强调意义以外,还举了独龙语的强调式作为比较,独龙语不仅强调意义与汉语相同,而且语音形式也相似:
 
 人称动词 强调施动 对应汉语的汉代读音   
第一人称 NA53 NA(i53 吾Na 我Nai ?   
第二人称 nA53 nA(i53 汝¤a ? 尔¤ei ? 
把以上诸家的正确意见综合起来,可以作这样的结论:信息焦点所在之处用“我”,不用“吾”
(潘悟云,2001,32-34页)[9]。
俞敏先生用轻重音来解释:
藏语Na,对应汉语(周语)的Na(吾);藏语的ar(aN),对应汉语(周语)的Nad,演变成北京话的“我”。周朝人刚一入中原的时候儿,他们的话里实在就光有一个Nad,到春秋时候儿为止,并没有两样儿。“吾”“我”的分别纯粹是个声音的问题:凡在语丛尾巴上的,或者有对比的,一定念得重,所以是Nad。凡后头还有别的字的,因为往往念得轻,所以写的时候儿把收尾音忽略了,就是Na。这么说,汉语的“我”的重音,实在不跟西藏的Na相当哪。轻音才跟他相当(俞敏1949/1999,135-137页)[10]。
“我”比“吾”似乎更富有强调对比的意味,这似乎跟语法中的分离形式moi和me(或je)的对比关系是平行的(蒲立本,2006,86页)[11]。
 亲属语言,比如独龙语人称代词也有强调式:
独龙语木力王话的人称代词(包括单数、双数、复数在内)都分两套:一套是用在一般式的句子里,语音形式为短元音,既可在句子中做主语,又可做宾语;一套是用在强调式的句子里,语音形式为长元音,在句子中只能做主语,不能做宾语。二者表达的词汇意义相同,但语法功能不同(戴庆厦,1990,页298)[12]。
汉藏语的这个*-l尾,在有些语言中,还会演变成-d尾,如藏语:
藏语Ned(带后缀-d)“我,我们”(雅语),克钦语Nai“我”,卢舍依语Nei“自己”,藏缅语*Nay(白保罗,1972#285)[7]。
 加了韵尾,有强调的意味。韵尾还可以是*-N、*-n、*-m尾。*-N尾的例子是“卬”:
【卬】*NaaN//*NaN,《尔雅·释诂》:“卬,我也。”郭注:“卬犹姎也,语之转耳。”《尔雅义疏》:“卬者,与姎同,故郭云:卬,犹姎也。《说文》:姎,女人自称我也。钱坫《说文斠诠》云:《后汉书》长沙武陵蛮相呼为姎徒。”
【姎】*qaaN,*qaaN///*NaN,*qaN ?,《说文》:“姎,女人自称,我也。”
这条材料有2个意义:
第一,古代汉语某个时期,在某些地方,人称代词曾经有过性别的差异。这种区别,在别的语言里也存在。如加罗语有女性专用的第二人称代词:加罗语na/a“您”,naN~ni“你的”(参见缅语n@a$n@<nyj$N)“你”(女性对女性的称呼(白保罗,1972#407)[7]。汉语第一人称也有这种用法。
第二,汉语人称代词有-N尾。藏缅语某些语言,“我”也有-N尾。吴安其先生构拟的藏缅语的*aN可以跟汉语的这个形式比较:
“我”,藏文Na,喜玛拉雅语支巴拉里语(Balali)kA#-NA#,缅文NAù2,那加语莫桑方言A#NA#。林布语AN-A#,博多语A#N(A#),加洛语A#NA#,迪马沙语A#N,马鲁语A#N。原始藏缅语*Na(-r),*aN(吴安其,2002,190页)[13]。
 *-n尾的例子。汉语有个作“我”讲的“言”字:
【言】*Nan//*Na(n,《尔雅·释诂》:“言,我也。”“言”当“我”讲,很多学者表示怀疑,王引之《经传释词》卷五说,古籍训作“我”的“言”,“皆与语词之‘云’同义,而毛、郑《诗》悉用《尔雅》‘言,我也’之训,或解为语言之言。揆之文义,多所未安,则施之不得其当也。”
俞敏先生《诗“薄言”解平议》一文对《诗经》“言”字作了如下的解释:
在104个“言”字里头有七八个本该作“焉”,因为方音不正或是口传失真才变成今天的样子,这话大概没人反对。要说上百个都是笔误,怕是绝大多数人都要摇头了。这些“言”字不能都说是等于“焉”,还得找合理点儿的解释。要说yan表示“就”、“于是”,那么n#干什么用也该有个交代。这个n#-一点儿也不神秘:它就是“我”、“吾”的开头辅音,n#yan是“我+焉” n#al+yan压缩成的(俞敏,1982)[14]。
 俞敏先生的话还值得我们认真考虑。我们不知道“我+焉”,也就是人称代词加指示代词在亲属语言里是否存在。陈士林先生认为,“言”可能是“我+命”的简略形式,是命我、使我、叫我、让我的意思(陈士林,1989)[15]。郑张先生认为是“我乃”Naal-n(??) 的合音,《书·盘庚中》已有“我乃劓殄灭之,无遗育。”(郑张2003,198页)[5]。同样值得我们注意。
 这里有一条线索,可以为“言”的解读提供线索。在独龙语里,动词反映主语为单数第二人称时,加前缀n?31-(动词为单音节者)或na55-(动词原有词头或为多音节)。如lA55“找”,n?31-lA55(你)找。李永燧先生推测,主语人称后缀由原先的在动词后,变成在动词前(李永燧,1984,282页)[16]。拿这个来解释汉语“言”,可以认为,“言秣其马”之类的“言+v”,“言”是加在动词前的一个人称前缀。可是我们不能解释汉语为什么会多出个*-n尾。详细的情况,还要进一步地研究。
还有一种可能,汉语的“言”是“我”的复数形式。我们更倾向于这种解释。我们首先来看藏缅语-r尾跟-n尾的关系:
*-r尾另外还可变作*-n,*-i,*-t。藏缅语方言中“我”的元音ai或aù<*ar。“我”,景颇语Nai33,那加语登沙方言(Tengsa)、耽鲁方言(Tamlu)NAi,库基-钦语支的不少方言读作kAi,博嘎尔珞巴语Noù,缅文NAù2。尚未发现有-r尾的读法。“你”,钦本语(Chinbon,库克-钦语支)nar,墨脱门巴语nan,博嘎尔珞巴语noù,库克-钦语支和那加语的不少方言读作naN,缅语口语有nin和min两种读法(吴安其,2002,85页)[13]。
汉语“我”的-l(-r)尾演变为*-n尾有没有可能?
李永燧先生讨论藏缅语表示单数第一、二人称主有的前缀有分别是N?/Na,n?/na:
 藏缅语语族有的语言名词反映主有者的人称,例如嘉戎语,名词词根前面的人称前缀,表示名词为第几人称所主有(李永燧,1984,283页)[16]。
李先生进一步推测,“这暗示我们:人称主有前缀可能是人称代词领格的前身”。李先生还讨论了汉语的“朕”字:
 我们从上古汉语的材料中,也可以看到类似藏缅语上述变化的蛛丝马迹。上古汉语“朕”字只用于表示第一人称主有,可以认为它和人称主有前缀的性质差不多,甚至原始的时候就是第一人称主有前缀。但是,春秋战国以后“朕”字渐渐兼用于主格。如果说“朕”字最初是人称主有前缀或近乎这种前缀的话,那么它后来就逐渐演变为道道地地的人称代词了。不过“朕”字与藏缅语没有渊源关系,但它仍然可以作为人称主有前缀转化为人称代词的一个旁证(李永燧,1984,284页)[16]。
 汉语“朕”语音关系看,可能跟“台”是一个系列。
【朕】*l'?m///*d?(m ?,《尔雅·释诂》:“朕,我也。”《独断》:“朕,我也。古者尊卑共之,贵贱不嫌,则可同号之义也。”容庚先生说:
 “朕”字《尚书盘庚》:“朕不肩好货”,此用于主格也。“明听朕言,无荒失朕命”,此用于领格也。“汝曷弗告朕而胥动以浮言”,此用于宾格也。金文则止用于领格(容庚,1928/1994,130页)[17]。
 “朕”字还可以跟其他的代词叠用,如金文《齐侯镈钟》:“汝以卹余朕身。”“余朕”叠用,我们作如下解释:
人称代词“余”和人称代词前缀“朕”叠用。李永燧先生文章专门讨论了藏缅语的这种用法,跟汉语的这种用法完全相同。容庚先生说,“朕身”为“卹”之直接宾语,“余”为其间接宾语(容庚,1928/1994,132页)[17]。这个看法不对。汉语的“余朕”,人称代词叠用,和嘉戎语可以比较:“我的猪”:Na(我)N?(我)-pak(猪)。
 汉语人称代词这样的用法还有:《尚书·大诰》:“已予惟小子。”“已”“予”可能是代词叠用。旧说“已”是发端词,不确。
二、“予”系列
【予】*la//*k-la(,《尔雅·释诂》:“予,我也。”《礼记·曲礼》:“予一人。”注:“予余古今字。”
【余】*la//*k-la(,《尔雅·释诂》:“余,我也。”
“咱们”,傣雅hau2,西双版纳hau2,德宏hau2,泰语rau2<*r-。傣雅hau2义为“咱们”,tu1义为“我们”;泰语rau2没有这种差别。李先生用泰文ra2(<*r-)“我们”和古汉语“余”对应,并注云:“这是一个古泰文,现在很少用。”比较汉语“余予”(邢公畹,1999,327页,332页)[18-19]。
? “予”系列的弱化形式是“台”:
【台】*lh??//*kh-l?:《尔雅·释诂》:“台,我也。”
 “予”系列也可以加*-N尾:
【陽】*laN//*k-la(N,《尔雅·释诂》:“陽,予也。”注:“今巴濮之人自呼阿陽。《三国志·东夷传》:东方人名我曰阿。”字又作“婸”,《汉书·西南夷传》:“侇人自称曰婸。”《尔雅·释诂》:“陽,予也。”注:“今巴濮之人自呼阿陽。《三国志·东夷传》:东方人名我曰阿。”
潘悟云先生认为,汉语“余”跟藏文的bdag同源:
上古的第一人称除了“吾”以外,还有“余(予)”。周法高认为两者为古今字。“吾”*Na 对应于藏语的Na(我),“余(予)”*la对应于藏语的bdag(我自己,我个人)。汉语的以母*l-常塞化为*d-,如“陶”读余昭切,声母是以母*l-;又读徒刀切,声母是定母*d-。藏语中也一样,古藏文的d-有些从l-塞化而来(潘悟云,2001)[9]。
 甲骨文只有“我”,没有“吾”。为什么会这样,学者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说“吾”,“这个词没有出现在甲骨文或铭文中的原因是该词太普通或太俗”(沙加尔,2004,157页)[20]。沙加尔还推测,*Na并非藏缅语固有词;汉语“吾”产生于公元前700年,然后藏缅语从汉语里借走了这个代词(沙加尔,2004,157-159页) [20]。这都是没有道理的。
我们认为,上面“吾”和“余”两个系列,在更早的时候可能都来自*Nla。如果这个推测成立的话,那么甲骨文的“余”就可以说也是“吾”的代表字。从汉语的情况来看,这个想法是有依据的。在金文里,“吾”或作“鱼”:
 “[虍魚]”则古文“鱼”字矣,古“鱼吾”同音,故往往假“?”为“吾”。《齐子仲姜鎛》云:“保[虍魚]兄弟”,“保[虍魚]子姓”,即“保吾兄弟”,“保吾子姓”也。敦煌本古隶定《商书》:“鱼家旄孙于荒。”日本古写本《周书》:“鱼有民有命”,皆假“鱼”为“吾”(王国维《鬼方昆夷猃狁考》)[21]。
 “鲁”以“鱼”为声符,《说文》(段玉裁本):“鲁,钝词也。从白,鱼声。”邢公畹先生说:“汉语本身*N-和*l-也有交替关系,如‘鲁’从‘鱼’声。”(邢公畹,1999,324页)[18]“吾”可假“鱼”为之,“鱼”“鲁”谐声,来自*Nla的可能性很大。古地名“允吾”之“吾”,《广韵》五加切,音*Nraa,有*-r-介音。这个*-r-介音跟*-l-交替。还可以比较跟“吾”同音的“五”字,藏文是lNa。
藏缅语某些语言“我”的演变,可以透漏些*Nla的消息。试比较普沃语和斯戈语ya“我”,应该来自*la<*nla:
克钦语的人称代词是ya(第一人称),na(第二人称),awe(第三人称)[7]138,普沃语和斯戈语ya“我”(白保罗,1972§32)[7]。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我们推测,汉语“吾”和“余”可能有共同的来源。蒲立本也有类似的看法:
从“余”得声的谐声系列是一个典型的D系列(见上文),但是《释名》却以“叙”作“語”M.Ni?o/的声训,所以声母有*sND的可能(Bodman包拟古1954,p.61)。此外,“余”M.jo可能跟“吾”M.Nou同源。不过现在作这样的猜想会把我们带得太远了(蒲立本1962/1999,97页)[22]。
 吴安其先生也说,黄河流域的汉藏语古方言中发生过*pl->*N-的演变,而侗台和苗瑶语中仍保留着原有的形式。如“我们”,汉语*Nar,藏缅语*Na-r,苗瑶语*pre,侗台语*phlo(吴安其,2006,130-131页,174页)[23]。
 从汉语“予”这个系列看,汉语早期有可能有*k-前缀。亲属语言的*k-前缀:
“我”,卜辞多为殷商自称,指“我们”。“吾”见于周代文献,应来自藏缅语。“余”是早期汉语的第一人称单数代词,上古音*C-la。侗台语的*ku来自南岛语(吴安其,2006,177-178页)[23]。
汉语比较直接的证据,我们看上面的“姎”,中古是影母字,早期读*q-。“余”字,潘悟云先生构拟为*k-la(。黎语保定话“我”de3<*k-de?。汉语“余”早期的读法应还带前缀。词根类似于*lag或*dag。
 泰语ra“我俩”,白保罗认为来自*[ ] γA“两”,*[ ] γA[kit]“双”(白保罗,1975,206页)[ 24]。这是另一种解释。
三、“孤/其”系列
【孤】*kWaa//*kWa,《礼记·曲礼》:“庶方小侯,入天子之国曰某人,于外曰子,自称孤。”
【阿】*qaal// *qlal,跟“孤”相对应的其强式是“阿”。《尔雅·释诂》:“陽,予也。”注:“今巴濮之人自呼阿陽。《三国志·东夷传》:东方人名我曰阿。”
吴安其先生所引民族语文的*qa可以跟汉语的这个系列比较:
羌语峨口话、麻窝话qA,克伦尼语因达拉方言kwAi,喜玛拉雅语支雅卡语(Yakha)kA#,库基-钦语支的来语(Lai)kai(-mA$),卢舍依语kei(-mA##)。原始藏缅语*qa(吴安其,2002,190页)[13]。
沙加尔认为,藏缅语原来的第一人称单数代词是*ka,分别见于三个独立的藏缅语边际区域(北部羌语、Kuki-Chin语和尼泊尔东部及其相邻地区的语言),这些语言分属藏缅语不同的主要分支上,故不可能是创新(沙加尔,2004,158页)[20]。
白保罗对南岛语和侗台语的第一人称代词进行了比较。印尼语**Aku=wAku,白泰ku“我”(白保罗,1975,203页)[24]。侗台语“我”*kou(梁敏、张均如,1996)[25]。联系汉语情况来看,侗台语大概有如下发展:*ku>kou。泰语、老挝语、布依语、柳江壮语都读ku。吴安其先生就把侗台语早期形式构拟为*ku:“我”泰语ku2,龙州壮语kai1等<*ku;黎语通什话hou1,加茂话kau1<*ku,来自南岛语(吴安其,2006,163页)[23]。侗台语在原始时期,读音有可能是*ka。邢公畹先生也拿汉语的“孤”跟泰语的泰ku1等台语进行比较(邢公畹,1999,327-328页)[18]。
苗瑶语第一人称代词,有ko,ku,koN,kaN等形式,王辅世、毛宗武先生把它拟作*k?ùN(王辅世,毛宗武,1995)[26]。没有什么道理。白保罗认为,苗瑶语的这些形式来自*w[AN],跟南岛、侗台语是有联系的。联系到汉语的情况,再从苗瑶语kaN55(复员苗语)来看,早期形式可能来自*kaN,*-N有可能是词尾。
汉语“孤”的弱化形式是“其”:
【其】*g?//*g?(,《九章·哀郢》:“心婵媛而伤怀兮,眇不知其所蹠。”王逸注:“其,一作余。”还有“己”字:
【己】*k?//*k?(,《书·大禹谟》:“稽于众,舍己从人。”
 比较藏缅语:格曼僜语ki“我”(黄布凡,1992,310页)[27]。还有侗台语族,如“我”, 贞丰仡佬语/i42<*qi(吴安其,2006,163页)[23]。
四、“甫”系列
【甫】*pa///*pa( ?,《尔雅·释诂》:“甫,我也。”
 很奇怪,汉藏语,乃至南岛语第一人称单数很少见。普沃语有一个特殊的第一人称代词pa(白保罗,1972§32)[7]。汉语的“甫”作“我”讲,早期只见于《尔雅·释诂》,也是个孤证,并且没有书证材料。
 苗瑶语的“我们”值得注意,苗瑶语“我们”有pa,pi,pu等形式,王辅世、毛宗武先生把这个词构拟成*pwts?(王辅世,毛宗武,1995)[26]。构拟的声母很奇怪,不可信。原始语言的a也不太可能有几个。白保罗把原始苗语拟作*(m)puA,并且认为苗瑶语的第一人称形式来自“三”(苗语*pe,瑶语*pua)(白保罗,1975,206页)[24]。白保罗构拟的*(m)puA可以接受,其形式可以跟汉语的“甫”比较。
 侗台语“我们”, 壮傣、侗水语的“我们”有同源关系。壮语邕宁话phlou1,佯僙语ljeu1,来自共同语的*phlu或*plu(吴安其,2006,163页)[23]。
五、“身/躬”大类
 汉语人称代词有些来自“自身”,原本是“身体,本人”的意思:
【身】,《尔雅·释诂》:“身,我也。”注:“今人亦自呼为身。”
【躬】,《礼记·乐记》:“不能反躬。”郑注:“躬犹己也。”
 从语言发展来看,这类词都是后起的,跟原始母语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有些词汉语跟汉藏语语言都有类似的发展:
通过目前的分析表明官话“你”和“我”形式是从“自己”(相反的情况参见《概论》160页,把它们处理为同源异形形式)有关的不同的原始汉藏语词根发展来的,比较例证主要来自藏文,如“我”:上古/中古汉语Na?/Na^同藏文No“脸,面容,空气,看;自己,事物本身;本人,我”<原始汉藏语*Na^/同源。“你”:上古/中古汉语n@ia/n@z@ie“尔”(假借),与藏文nyid<n@i-t“自己”相同(例如ma nyid“母亲自己”)同源,近代文学中使用敬语代替k’yod“你”;缅文n@a$n@<n@i$n<*n@i$n“你”(阴性),都来自原始汉藏语*ni@(-t,-n);注意由原始藏缅语*Nay(也许从根本上看实来自*Na^-i)表明的相应的发展:卢舍依语Nei“自己”,藏文Ned(<*Ne-t)“我,我们”(雅语),克钦语Nai(概论65页)(白保罗,1976)[28]438-439。
 汉语还有“己”字,《书·大禹谟》:“稽于众,舍己从人。”可能跟“其”字有关系。见上文。参见格曼僜语ki“我”(黄布凡,1992,310页)[27]。
 汉语还有来自谦称的“臣”等字。臣,《史记·高祖本记》:“臣少好相人。”“僕”,司马迁《报任安书》:“僕非敢如是也。”“下”,《汉书·萧望之传》:“则下走其庶几愿竭区区。”这类词也是社会等级森严后的产物。
汉语像某些藏缅语言一样,代名词形式上的差异是后来发展起来的[7]166。
六、“咱”字来源
 汉语还有一类很特别的第一人称代词。“俺”,辛弃疾《夜游宫·苦俗客》:“俺略起,去洗耳。”“咱”,宋词中有用例;“喒”,章太炎《新方言·释言》:“《尔雅》:喒,我也。今北音转为簪,俗作喒。”
 近代汉语出现“俺”“咱”,是复数形式,吕叔湘先生认为是“我们”的合音(吕叔湘,1940)[ 29]。
 载瓦语Na55 mo/55,波拉语Na?55 ma/31“我们”。不知跟汉语的“们”有无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汉藏语表示人称代词复数的另一种方式,是在人称代词的后面叠加另一个代词。嘉戎语“我”是NA,“你”是“no”,“我们”是N? ¤E;土家语“我们”是a35¤i55,a35来自Na35,¤i55来自¤i35“你”。格曼僜语,“我”是ki53,“你”是¤o53,“我们”是kin55。有可能也是“ki53+¤o53”,读一个音就变成了kin55。(比较道孚语)¤i是“你”,“你们”是¤i ¤i。这有可能导致了载瓦语Na55 mo/55“我们”的mo/55的产生,-m<-n。
汉语的“言”字有可能属于这种变化。“言”可以假设是“吾”*Na加上“汝”*nja,前一个音节加后一个音节的声母构成。“我+你”表示“我们”,在汉语后来的文献中并非罕见。太田辰夫说,“偺们”就是“我加你”。或者说“你我”,也是“我们”之义(太田辰夫)[30]。更直接的解释是:*-n尾是汉藏语一个古老的表示复数的后缀。


参考文献
[1]黄树先.2003.说“膝”[J].古汉语研究(3):89-91.
[2]黄树先.2003.汉缅语研究[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3]黄树先.2004.说“手”[J].语言研究(3):114-118.
[4]黄树先.2005.从核心词看汉缅语关系[J].语言科学,2005(3):90-107.
[5]郑张尚芳.上古音系[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
[6]潘悟云.汉语历史音韵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
[7]白保罗.1984.汉藏语言概论[M].乐赛月,罗美珍,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8]周法高.1972.中国古代语法(称代编)[M]. 台北:台联国风出版社.
[9]潘悟云.2001.上古指代词的强调式和弱化式[C]//语言问题再认识,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10]俞敏.1949.汉语的‘其’跟藏语的gji[J].燕京学报(37):.
[11]蒲立本.2006.古汉语语法纲要[M].孙景涛,译.北京:语文出版社.
[12]戴庆厦.独龙语木力王话的长短元音[M].藏缅语族语言研究.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93-322.
[13]吴安其.2002.汉藏语同源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4]俞敏.1982.《诗》“薄言”平议[C].中国语言学报(一).北京:商务印书馆.
[15]陈士林.1989.《诗经》的“薄”“言”和“薄言”[J].中国语文(6).
[16]李永燧.1984.汉语藏缅语人称代词探源[C].中国语言学报(二).北京:商务印书馆.
[17]容庚.1984.周金文中所见代名词释例[M].容庚选集.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30-135.
[18]邢公畹.1999.台语比较手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邢公畹.2000.邢公畹语言学论文集[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沙加尔.2004.上古汉语词根[M].龚群虎,译.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1]王国维.1984.鬼方昆夷猃狁考[M].观堂集林卷十三.北京:中华书局:583-606.
[22]蒲立本.1999.上古汉语的辅音系统[M].潘悟云,徐文堪,译.北京:中华书局.
[23]吴安其.2006.历史语言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4]白保罗.1975. Austro-Thai:Language and Cultru,with a Glossary of Roots[M].Harf Press.
[25]梁敏,张均如.1996.侗台语族概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6]王辅世,毛宗武.1995.苗瑶语古音构拟[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7]黄布凡.1992.藏缅语族语言词汇[K].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
[28]白保罗.1976.再论汉藏语系[M].汉藏语言概论,附录.
[29]吕叔湘.1984.释您,俺,咱,喒,附论们字[M ].汉语语法论文集(增订本).北京:商务印书馆:1-37.
[30]太田辰夫.2003.中国语历史语法[M]. 蒋绍愚,徐朝华,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原载《语言研究》2007年第3期:86-91)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