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现代汉语礼貌语言研究》序  

2012-03-22 08:24:47|  分类: 序跋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汉语礼貌语言研究》序

黄树先

 

 

       我时常跟学生讲,我们研究语言,时刻要记住这么几句话:语言是人类交际的重要工具;语言是自然语言;语言是有声语言。这当然是老生常谈了。可是我们研究语言,时常会见到不少学者,非常藐视这些常识。比如“语言是有声语言”,语言主要是通过声音传递信息。语音在语言中占住最重要的地位,可是我们研究语言,研究词汇、语法,有多少人完全不顾及语音。乾嘉诸老以古音得古义,形音义三者互相求,不就是古代的三个平面吗?这真真抓住了语言的要害。他们的成就当然能够远迈前人,雄视古今。再比如多少年来,我们学外语,几乎是哑语,学了多少年,总开不了口。中国人讲外语,外国人以为是在讲中文。李阳有疯狂英语。为什么能疯狂?符合“语言是有声语言”这一条。

语言是人类交际的的重要工具,这是我们研究语言的人时刻应记住。但是许多人习焉不察,时常会忘记这一点,忽略这一点。人类要交际,不仅仅是传递信息,沟通感情最为重要。语言应该符合礼貌原则,让人温暖,让人感动。如果语言伤人,不如少说,或者不说。此时无声胜有声,免开尊口,少得罪人。

礼貌,是语言交际最应该遵循的一个原则。本书作者刘女士在书中用那多详尽的文字,论述了礼貌语言产生的奇妙效果,也说了违背这个原则的危害。读者诸君可以参阅。

语言礼貌,应该有不同的方式。本书讲了诸多方式,翻开目录,在“方式篇”,作者就讨论了敬语、赞美语、道歉语、批评语、称呼语、禁忌语、委婉语、感谢语,还讨论了礼貌与说谎。大体上,这都是礼貌方式。我在看作者书稿时,老在思考这些问题,不断问自己:到底什么是礼貌?比如,一提到礼貌,我们马上会想到客气。是的,客气是礼貌,中国人讲礼多人不怪。可是对什么人客气,在什么场合客气?如何客气?很难说清楚。关系近,感情深,如果客气,过分客气,就显得很生疏。

再比如说称谓,古代有名、字、号,还有官职,什么情况下称什么名号,大有讲究,乱不得。比如时下,称名表明关系密切。如果两人关系好,以前一直称名,突然改称其他的,会如何?笔者曾有这样的经历,刻骨铭心。在上个世纪80年代晚期,一位对我十分关照的老领导,平时称我的名,每每听到“树先”,倍感亲切。突然有一天找我,让我担任古汉语教研室主任,我一口回绝。本人自知难以胜任任何职位,从参见工作的第一天起,就发誓不出任任何行政职务,不是清高,是有自知,自知才疏学浅,无法胜任,故尔一直到现在,仍是白丁,现在已是白首白丁。在以后很短的一段时间里,这位领导见了我,一口一个“黄老师”,每当这个时候,心里就透凉。好在不久,他又笑眯眯的,仍叫我的大名。

前辈的客气,我是领教过的。小时候在湖北农村,长辈见面,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白发苍苍的小脚老奶奶,看见我们这些穿开裆裤的几岁小孩,一口一个“小哥”;走村串户的小商小贩,都称“客”(古人把外面来的都叫“客”,包括敌人,不仅汉语是这样,其他语言也是如此,看我的《比较词义探索》)。同辈之间,尤其是对女性,客气之至。比如,在我的家乡,对年龄小的同辈的媳妇,一律在娘家姓后加一个“妹”字,一如北方的“我弟媳妇”。对晚辈的媳妇,则在娘家姓后加“伢”字。我现在回到家乡,只能从老态龙钟的长者口里偶尔能听到一二声,年轻人也许不知所云了。我想,过不了几年,这种称呼就会绝迹。

乡村市井如此,城市上层也是如此。80年代,我参加学术会议,看到学者之间也是温文尔雅,客客气气。现在我也参加学术会议,年轻的学者聚在一起,肆无忌惮,恣意谈笑,跟以前气象迥异。

哪一个更好?也许都好。以前若像现在这样随意,要遭人耻笑。反过来看,一个人现在还是跟从前一样行事说话,肯定会被人说成迂腐。我这些话,是想说,随着社会的前进,价值观、人生观的变异,礼貌方式也会改变。就像语言的其他成分一样,“打扫卫生”之类的说法,在50年代讨论时,被认为是不合逻辑的病句,可是现在,大家都这样说。我觉得应该研究礼貌方式,研究这些方式的传承和发展。

礼貌方式在改变,但我想,礼貌的原则是不会变的。可是礼貌原则是什么?这才是我们应该努力找寻的。

我看了许多礼貌原则,我特别推崇的是礼貌中的平等原则。礼貌平等原则,在现实生活中,很难体现。人们交往,不是抬高自己,就是贬低别人,或者一味拔高讨好对方。这些当然可以收到效果,甚至很好的效果。但是我不欣赏这些原则。我喜欢平等原则。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趾高气扬,我也不愿意过分吹捧他人。我拙于交际应酬,讨厌抛头露面。可是我跟人往来,采取平等原则,给足对方面子,从来不在言语方面占对方的便宜。

刘全花女士的书,给我们许多礼貌的整体概念,也给了我们许多具体生动的礼貌交际实例。书里的材料丰富,不仅仅是书本上的,主要是作者平时收集整理的材料。语言学研究,近年有不好的倾向,不少人喜欢自己造句子,造出的句子都是“自己的自己的”句子,跟语言现实隔了厚厚的一层。

调查和研究,有所谓安乐椅式的研究,也有辛苦的田野调查。两者不能完全分开,不要以为躺在安乐椅上思考就轻松。本书作者既有辛苦的调查,也有深入的思考。这是本书值得一读的主要原因。

本书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有浓郁的地方特色。本书书名叫《现代汉语礼貌语言研究》,不少地方取材于中原地区,大体在中原官话区。从某种意义上说,本书讨论的是中原官话区的礼貌交际。这是一个很好的导向:就一个地域的礼貌进行研究。不同地域,文化有差异,习俗不同,礼貌方式当然也不同。正因为这一点,读这本书,总让我想起我的几位河南朋友,想起他们的质朴,他们的真诚。另一个方面,本书讨论的主体是中上文化阶层的言语交际。不同阶层,礼貌方式不同,这也应该是一个研究的方向。

刘全花女士待人客客气气,礼数周全,每次见面都能给我这样的感觉。其人,可以看作礼貌的楷模,其书,也堪称礼貌研究一个样本。

尤为可贵的是,刘全花女士多年一心向学,刻苦自修,令人感佩。现在博士论文修改后正式出版,聊缀数语,特为祝贺。

黄树先 2011年7月于华中科技大学寓所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