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悼玲玲  

2013-11-28 11:1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玲玲

 

    今早九点五十三分,龙丹打来电话:玲玲今早走了!

    尽管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但还是觉得太突然了,这一消息来得早了点。

今年4月,玲玲回华工参加博士论文答辩。当时只是觉得她脸色不太好,玲玲本来内向,现在的话更少。腿有点瘸,走路不方便,她解释说是打羽毛球扭伤的。当时也没有往坏的方面想,尽管她生病已经好几年了。

十月下旬,龙丹打来电话,郭玲玲病情严重,同门想去看看她。我当即决定,跟他们一同去广州一趟。26日傍晚,抵达广州南站,次日,我跟龙丹、杨小勇一起赶到玲玲家。她家位于广州南沙,是玲玲他们两口子新购的商品房,环境好,房子结构也好,刚刚搬进去不久。

    我们一踏进玲玲家,就看到坐在桌前的玲玲。不过半年,玲玲完全变了形,消瘦,乏力。见到我们,玲玲精神还算不错。她的丈夫以及她母亲忙前忙后。我们为了缓和气氛,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说点高兴的事。走出玲玲家,大家心情都很沉重,都知道也许这就是最后的见面。玲玲也许也知道这一点,当我们迈出家门,她又把我们叫回去,大家坐在一起合影。回到武汉,照片始终没有寄过来,我也绝口不提照片。我也不想见到那些照片,不想见到照片中骨瘦如柴的玲玲。

     我不知道我带过的硕士、博士到底有几多,他们是如何考进来的,我也记不清。郭玲玲进来读硕士我是记得的。系里要我申报湖北省省级精品课,在古代汉语课堂录像。那天我上完古汉语课,从教室走出一个女生,说她报考了华工的研究生,想让我作她的导师。我不认识她,就告诉她,我们老师并没有权利招收学生。交谈几句,各自散去。到了下半年,郭玲玲跟其他几位学生都分到了我门下。毕业后,她分配到广州,还是深圳,我也不太清楚。不久听说她生病了。之后,她还跟我联系,希望读我的博士。她硕士毕业的当年,报考我的博士,阴差阳错,没有考取。不久她就病倒了。尽管她没录取,跟我关系不大,但我觉得到底亏欠了学生。

又过了一年,她又跟我联系,希望再次报考。我想一个病人的要求,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同时也希望,读点书,或许对她的康复不无好处。2010年下半年,玲玲再次进入华工,成了一名博士生。精神不错,只是依然话少。

玲玲内向,话少。我不知道这跟她的病有没有关联。过于争强好胜,也许是身体不好的主因。她同乡的同门跟我说,玲玲好强,在湖南家乡读中师的名言就是“我拿青春赌明天”。据说,玲玲的歌唱得好,“我拿青春赌明天”,大概是句歌词,也许这一信仰夺走了她的青春。

我们在郭玲玲家,看到了赶来侍候她的母亲,老人深藏在心底的痛苦依然可以看出。又得知她的父亲也在广州打工。玲玲毕业,还来不及找到工作。房子要按揭,西药费,中药费,都得用钱。她父亲打工,或者与她有关。

玲玲走了,留给她亲人的也许不仅仅是思念,不仅仅是痛苦。

    玲玲走了,留给我们的是什么呢?人的生命极其脆弱,青春尤其短暂,“明天”跟“青春”,跟生命不应该划等号,应该是没有关联的。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拿青春,拿生命去赌?

    玲玲走了,愿她早点进入天堂。天堂也许更好,那里没有青春,没有明天,也没有考试,没有论文,没有课题跟核心期刊,自然也没有商品房,更没有按揭。什么也不用赌。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