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语言:认知世界的方法和结果——哲学语言札记  

2013-07-16 15:4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言:认知世界的方法和结果

——哲学语言札记

华中科技大学 黄树先

 

摘要:语言不仅是人类交际的工具,还是我们认知世界的手段。人类认知世界的过程和结果都沉淀在语言中。哲学的概念、表述,大多来自人类自然语言。这些根植于语言的哲学理念,就是人民哲学,人民大众哲学。从语言来看这些人民哲学,会发现许多饶有意思的现象。

 

一、引言

 

       语言,是人类认知世界的工具,人类通过语言来认知世界,并把认知世界的方式、过程以及最终结果保留在语言里。

       哲学,是人对世界的感知,其认知世界的模式,不同的民族大体相同,并无二致。哲学家对人类的认知成果取舍不同,融入个人的感悟,形成了不同的哲学流派。

正因为如此,中西哲学其实也应该分为两个大类:人民哲学——哲学语言,私人哲学——哲学家个人的哲学。

人民哲学,大体上来说,具有一致性,趋同性;而私人哲学则是占山为王,各自为阵,自成一家。

我们探讨的是人民哲学,人民哲学所有的观点都保留在语言里。语言是人民交际的工具,也是人民认识世界的手段。通过语言,我们可以发现人民的哲学。

人民哲学是大众哲学,是普世哲学,是私人哲学的源泉。私人哲学,截取人民哲学的部分内容。所有私人哲学的总和,赶不上一个整体的人民哲学。

       中国的学者,很早就通过语言来探讨哲学与思想。戴震的《孟子字义疏证》就是早期的代表[1]。晚清时候的刘申叔著有《理学字义通释》[2],亦借助古代语言文字对理学进行探索。王国维讨论中国文献里的“理”,跟西洋其他语言进行比较,谓“吾国之理,其义与西洋各国语言为近,兼有理性与理由之二义”(《静安文集》)[3]

       本文借助比较语言学成果,对中国古典哲学的几个重要哲学命题,从语言的角度依次讨论以下六个专题:流派、人性、玄远、价值、家庭、社会。

 

二、流派

 

       自先秦时期起,百家争鸣,哲学流派众多,儒、墨、道三家是当时的显学。墨家得名,多以为来自姓氏,书中屡言“子墨子”可证。顾实《艺文志讲疏》别出心裁,略谓“墨非其姓,以日夜勤劳,面目瘠墨得号”[4],未必确切,可以存而不论。本节讨论儒、道的得名。

       1.儒家。儒的最初含义较广,太炎先生著有《原儒》,对儒的来源和演变有详细的考证。胡适著有《说儒》长文,略谓:老子是儒,孔子也是儒,“儒”的职业就是替人家主持丧礼、葬礼、祭礼的。有人认为“儒”是到孔子时才有的,是错误的观念(《胡适的声音》,171页)[5]

       一般的看法,“儒”是从事跟礼仪、文字等有关的工作,到后来才成为孔门的专名。通行的说法,谓“儒”来自懦弱,《周礼·冢宰》孙诒让正义引《儒行目录》云:“儒之言优也,柔也,能安人,能服人。又儒者,濡也,以先王之道,能濡其身。”[6]这些解释都是以声训立论,不无问题。

拙著《比较词义探索》有“儿童与教育”条,讨论儿童跟教育的关系[7]。儿童需要接受教育,所以在语言里,儿童跟教育就可以共用一个词语。汉语“毓”,《广雅·释言》:“毓,稚也。”《说文》:“育,养子使作善也。从?,肉声。《虞书》曰:教育子。毓,育或从每。”葡萄牙语crianCa“儿童;孩子气的;教养,教育”。

       童子接受教育,通过学习,方可成为专门学者。关于学生和学者的关系,请参阅拙著《比较词义探索》。“孺”本是儿童,《孟子·公孙丑》上:“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后指学者,《周礼·冢宰》:“四曰儒,以道得民。”注:“儒,诸侯保氏,有六艺以教民者。”

       我们的看法是,“孺”是孩子;孩子要接受教育,汉语里的“毓”“育”,皆跟“孺”有音义上的联系;学生经过教育、学习,就成为专门学者,是为“儒”。儒家来自早期作专门学者的“儒”。可见,不管是早期学者的“儒”,还是后来空门弟子的“儒”,其语源都是“孺”,即孺子、孩子。

       2.道家。“道可道,非常道”,道家得名于“道”。胡适说,到汉朝才有人勉强把他们跟孔孟分了家,称为道家(《胡适的声音》)[8]

“道”来自作道路讲的“道”,汉语道路可以发展出途径、规则等意思。参看拙文《说“径”》,拙著《比较词义探索》也有详细的说明。其他语言,跟汉语一样,道路也可以发展出规则、法则等意思,比如英语path“路;(思想、生活、行为等的)途径”;way“路,通道;习俗,作风”。葡萄牙语estrada“公路;大路;正道,光明大道;道德标准,行为准则、方式”;trilha“道路;标准,准则”。捷克语cesta“道路;方式,途径,手段”。印尼语tare@kat“路,道路;通向真理的道路;(宗教的)生活规则,生活方式;神秘主义者的团体”;minhaj“道路,途径,方式,方法”。

 

三、人性

 

       《孟子·告子》谓“生之谓性”,故太炎先生说,汉语“生”孳乳为“性”、“姓”,为“情”(章太炎《文始》卷四)[9]。从语言来看,人性就是人的本性,包括正常的感情,人的理性。这些都是在一定社会制度、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从语言来看,表示人性的语言,大多是从人、人的身体,以及与人相关的举动发展而来的。汉语是这样,其他语言也概莫能外。

3.人与慈爱

       《说文》:“仁,亲也。从人,二。”刘师培说,儒家言仁,亦主相亲之义(《理学字义通释》)[10]。陈澧说,古未有“仁”字,先有“人”字,则仁爱之“仁”亦作“人”,其后则造“仁”字为仁爱之“仁”,而“人”字专为人物之人(《东塾集》卷二)[11]。是仁之语本于人也。黄季刚先生也说,“仁”之语本于“人”(《说文略说》)[12]

       “人”“仁”二字同音,字虽不同,语言里应该是一个词。古籍“人”“仁”二字也可通借。《谷梁传》庄公元年:“接练时,录母之变,始人之也。”王引之述闻谓:“人之者,仁之也。”[13]“仁”通“人”,亦可指民。英语humanity“人类;人性;博爱,仁慈”。印尼语manusia“人,人类”,kemanusiaan“人性,人的本性;人道”。相反,如果人而不仁,则与禽兽无异,语言中会用禽兽来表达,如英语brute“野兽;残忍的人;(人的)兽性”。

4.履与礼

       行走可以发展出行为、举止义,《论语·公冶长》:“听其言而观其行。”汉语还说“品行”“德行”。“礼”为社会行为的准则、规范,其语源来自表示行走的“履”。《说文》:“禮,履也。”文献“履”“履”二字常通用,《周易》经文“履”字,马王堆帛书作“禮”[14]。“履”是动词,行走、举动,发展出规则,字写作“礼”;“礼”后来发展出礼貌义,可比较“行迹”:“行迹”本指行为,中古文献里当世故、客气讲(《敦煌变文字义通释》)[15]。英语walk“走;处世,为人,行事,生活”,fare“过活;行走,旅行”。西班牙语andar“行走;行为,举止;步态,走路的姿态”。意大利语cammino“走路;举止,行为”。

5.中与忠

汉语“中”,是里面、内部,发展出真诚义,意即出自中心、内心。这种发自内心的情感即为“中”,字作“忠”。英语deep“深的;深厚的,衷心的”。

6.信与身

《国语·晋语》八:“忠自中而信自身。”诚信来自人自身的表现。《礼记·儒行》:“起居竟信其志。”注:“信,或为身。”金文《长信侯鼎》有“【言身】”字,郭沫若说,此字“信”之异,从言,身声(《金文余释之余》。见《郭沫若全集·考古编》第5册[16]。参见裘锡圭《武功县出土平安君鼎读后记》(《裘锡圭学术文集》第3册)[17]。英语person“人;外貌,人品”。麦耘先生认为,“仁”是善以待人,“信”是诚以待人,语义均来自“人”(《音韵学概论》)[18],跟本文的说法可以相互补足:“身”也是来自“人”。《周易·乾》:“君子体仁。”释文:“董遇本作体信。”陆志韦先生说,“信”字古文作“?”,与“仁”为异文,或形讹(陆志韦《经典释文异文分析》)[19]。形讹说不确。

7.听与圣

中国特别崇尚圣人,“聖”来自“听”,即听觉灵敏,所谓兼听则明。《说文》:“聖,通也。”“通”是通晓事理。《尚书·洪范》:“睿作聖。”孔传:“于事无不通谓之聖。”“聪”也是听觉灵敏,这些人亦是聪明之人。英语listener“听觉灵敏的人”。

8.鞠躬与恭敬

《论语·乡党》:“入公门,鞠躬如也。”恭敬,由弯腰义发展而来。英语bow“(射箭用的)弓”,动词,“鞠躬,颔首(表示尊敬、招呼、恭谨、或应允),俯(首),弯(身)”。德语dienern“频频鞠躬,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9.自个与私心

       “私”是个人,为自个的利益,就是私心、自私,“自营谓之厶”。“自”是自己,跟“私”合起来,就成为“自私”。汉语还说“自我”。印尼语nafsi“自个,个人;自私的,私心的”。

10.为与伪

       虚伪是做作,强调的人为、做作。《荀子·性恶》:“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杨倞注:“伪,为也,矫也,矫其本性也。凡非天性而人作为之者,皆谓之伪。”郭店楚简“为”加心旁,裘锡圭先生说,指违背自然的人为(《纠正我在郭店《老子》简释读中的一个错误》)[20]。“伪”后专指虚伪、虚假。英语job“工作;诈骗”。

 

四、玄远

 

不少抽象的哲学概念,都来自具体的语言词语。从这些具体的鲜活词语,可以理解那些看起来古奥难懂的哲学概念。

11.玄与幽远

黑色可发展出幽暗义,哲学的玄自此出。汉语“玄”本指黑色,发展出高深、玄妙之义,魏晋的玄学是其大成者。“冥”,指昏暗、夜晚,也指幽深、高远义。英语dark“黑暗的;隐藏的”。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mra^k“黑暗,黄昏;愚昧无知;心灵深处”。缅甸语nak4“黑;深”。

12.奇数与古怪

       汉语“奇”有奇数、奇怪两个意思,“数奇”指命运不好。俞敏先生说,汉语的“奇”,先有单数义,发展出意外、古怪义。英语的odd本来也当单数、第三者讲,后来也引申出奇怪的意思,可以作旁证(《古汉语派生新祠的模式》)[21]。字或作“倚”“畸”,《庄子·天下》:“南方有倚人焉。”释文:“本或畸。”郭庆藩集释云:“倚当为奇,倚人,异人也。”印尼语ganjil“奇数,单数;奇异,古怪”。

13.右与正确

人习惯用右手,右字可以发展出助手、帮助类意思。白保罗说,铁丁语tak“对的,正确的”,也是“右(边)的意思”(白保罗1972注#173)[22]

14.左与错误

       黄陂人说某人“左得很”,是言其愚笨。杨树达先生说,人之用左手远不如右手之便,故左之孳乳字多乖剌不正之义(《积微居小学述林全编·释又》)[23]。藏缅语:特博尔语ba-e“左”,克钦语pai“左”,l?pai“用左手做的,难使用的”,?pai“难用,操土语”,缅语bhai“左”,lak-wai$“左手”,wai$“操土语”,坦库尔语wui-s@oN“左”,phui k?siN?“用左手的”(参见缅语的声母),列普查语vi-m,卢舍依语vei,米基尔语?rvi“左”。藏缅语*bay(白保罗1972#47)[24]

15.缓慢与迟疑

       缓慢可以发展出迟疑义,“迟”,《说文》:“迟,徐行也。”发展出迟疑义。印尼语ayal“缓慢;迟疑”。

16.彷徨与迟疑

行走,逗留,可以发展出迟疑、犹豫义,汉语“彷徨”就兼有此二义。“踟蹰”是徘徊,“搔首踟蹰”是也,发展出犹豫。英语hover“(鸟等)翱翔;逗留,徘徊;彷徨,犹豫”。德语anstehen“排队等候;犹豫,迟疑”。印尼语terkimbang-kimbang“盘旋,翱翔;踟蹰不前,犹豫不决”,wara-wiri“走来走去;犹豫不决,(立场)不坚决”。

17.忧愁与遥远

汉语“悠”有忧愁、遥远两个意思,《说文》:“悠,忧也。”《周颂·访落》:“於乎悠哉!”传:“悠,远。”印尼语dura“忧愁,担忧,愁苦;远”。

18.素与朴素

“素”是未染色的生帛,又指朴素、纯净,《老子》:“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印尼语pilos“单色的,素净的,无花的(布、器物等);(心地、思想等)单纯,纯正”。

19.现象与表象

相似的东西,人们看到的只是外形;外形的相似,就可以拿来进行比拟。这就是哲学的表象/现象。汉语有“类”,《说文》:“类,种类相似,唯犬为甚。从犬,頪声。”印尼语rupa“样子;长相;形体;种类”,serupa“一种;同类;好象”。

20.相似与美貌

英语model“模型;模范;极相似的人(或东西);模特”。此词借到印尼语里,也有“式样;模型;模特;像……一样”义。印尼语macam“种类,样子;类似;方式,方法”。

汉语“俏”,俏丽,《集韵·笑韵》:“俏,好貌。”相似,《列子·力命》:“佹佹成者,俏成者也,初非成者。”张湛注:“俏音肖。俏,似也。”《释文》:“俏与肖字同。”“仿佛”也当美好讲,陆云诗《失题》之二:“仿佛佳人,清颜如玉。”(罗维明1995)[25]《说文》:“类,种类相似,唯犬为甚。从犬,頪声。”作“好”讲的例子有《大雅·皇矣》:“克明克类。”笺:“类,善也。”

黄陂话“像”t?iaN6,有相似和漂亮两个意思。文献中或写作“强”,优越,好。《敦煌变文集·丑女缘起》:“缘是国大王,有一亲生女,天生貌不强。”张先《菩萨蛮》:“含笑问檀郎,花强妾貌强?”“强”,《集韵》巨两切,黄陂话正读此音。四川方言,言人漂亮与英俊也说“强”(王启涛2002)[26]

 

 

五、价值

 

       哲学研究人生的价值。人生活在一定的社会里,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标准。这些价值标准的一些概念,跟语言里的具体词语相同。可见,人类社会有永恒的价值。

21.脖子与高傲

汉语“亢”有反抗、亢直义,《左传》宣公十三年:“罪我之由,我则为政,而亢大国之讨,将由谁任?”注:“亢,御也,谓雨宋讨陈也。”这个意思通作“抗”。“亢”又有勇猛、刚直的意思,《三国志·杜恕传》:“恕在朝八年,其论议亢直,皆此类也。”也作“伉直”,《史记·佞幸列传》:“至汉兴,高祖至暴抗也。”索隐:“暴伉,伉音苦浪反。言暴猛伉直。”

亢直义跟表脖子的“亢”或有关系。汉语“亢”,《说文》:“亢,人颈也。”方言“硬颈”,客家话、粤语指耿直、倔强、顽固;吴语“硬颈”,指固执的人,粤语“牛颈”,倔强,固执,北京官话“牛脖子”,倔强的脾气。粤语“颈”字还发展出“性格”义(许宝华1999)[27]

马尼亚语cerbI@ce“脖子;骄傲,反抗性”。葡萄牙语pescoc?o“脖子;傲气,骄傲”。罗马尼亚语cerbI@ce“脖子;骄傲,反抗性”。

22.胸与骄傲

跟脖子的语义类似,胸也可以发展出高傲、坚强等意思。“膺”是胸,亦可作反抗、抗击讲,《鲁颂·閟宫》:“戎狄是膺,荆舒是惩。”比较英语chest“胸”,chesty“胸部宽阔的,骄傲的,自负的”。印尼语ambek“赌气,生气”,爪哇当傲气,高傲讲。印尼语-bek跟汉语“臆”对应,有胸、郁结等义。

23.腹与骄傲

在有些语言里,肚子也跟骄傲有关:法语estomac“胃;上腹部;勇气”。葡萄牙语panturra“大肚子,大肚皮;骄傲,矜持”。可以比较汉语的“刚愎自用”,《左传》哀公二十七年:“知伯贪而愎。”“愎”跟“腹”是否有关,值得研究。

24.外貌与骄傲

汉语“貌”是外貌、外表。人的外表可以是温文尔雅,也可以是傲慢无礼。葡萄牙语pinta“相貌,外貌;表情”。“貌”,可以是礼貌,《论语·乡党》:“见冕者与瞽者,虽亵必以貌。”朱熹集注:“貌谓礼貌。”又有轻视,字作“藐”。比较印尼语angkuh“外貌;高傲,傲慢”。

25.坚固与固执

“固”当坚固、牢固讲,也指固执,《论语·子罕》:“毋固、毋我。”黄陂话“犟”有倔强、坚硬义,如说“土太~,挖不动。”印尼语keras“坚硬,坚固;倔强,执拗”。英语adamant“坚硬的物质,硬石(指精钢石等);坚硬的;坚强的,固执的”。

26.很与固执

       《说文》:“很,不听从也。”系传引《史记·项羽本纪》“很如羊”,并谓:“羊之性愈牵愈不进。”引申为固执,《广雅·释诂》三:“戾、愎,很也。”德语bocken“(山羊、绵羊)发情;(马、牛等)不肯往前走;固执,倔强”。

       固执发展出多、盛,再形成凶狠义,汉语“很”的凶猛义,字通作“狠”,可以比较汉语“犟”,跟强大的关系,文献作“彊”,《史记·绛侯周勃世家》:“勃为人木彊敦厚。”此为倔强义。

27.尊敬与遵守

       印尼语尊敬跟遵守是一个词:menghormati“尊敬,崇敬;遵守”。汉语分成“尊”“遵”两个,分别表示尊敬和遵守。

28.快慢与大气、吝啬

为人豪爽,可以说“痛快”,慢则表示小气。“啬”,慢,也指小气。“悭”小气,也指“阻滞难行也”,见杜诗“逆行波浪悭”(《铜关渚守风》)仇注。英语costive“(言行等)迟缓的,慢吞吞的;小气的,吝啬的”。

29.凶狠与吝啬

       黄陂话里,“狠”有凶狠、吝啬两个意思,“他的东西蛮狠”,是说他极为小气,轻易不会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英语churl“粗暴的人;吝啬鬼”。印尼语kejam“残酷,残暴;非常吝啬”。

30.紧与吝啬

黄陂话“紧”表示吝啬,而“松”表示大方。印尼语longgar“宽大的,宽敞的;松,松脱;(友谊等)不紧密,(法令等)不严密,(花钱)不节制”。

 

六、家庭

 

       家庭是社会的基础,跟家庭相关的哲学概念,都跟亲人、人伦密不可分。

 31.慈与子

“子”,像对待子女一样地爱护。《礼记·中庸》:“子庶民也。”注:“子犹爱也。”疏:“言爱民如子。”也指尽儿女之道,善事父母,《论语·颜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疏:“子不失子道。”

 “子”,指孩子,生孩子是“字”,也指对孩子慈爱,字通作“慈”,《说文》:“慈,爱也。从心,兹声。”杨树达先生说,以声义求之,许君之训乃泛言之。若切言之,当云爱子也(杨树达《释慈》)[28]。此言是也。

作慈爱讲的“慈”,跟“子”来源是相同的。俞敏先生说,“子”是ts-型名词,派生出一个动词来,用dz-型的音,作护养讲。文献中,“子”记名词,“字”“慈”记动词(俞敏《古汉语派生新词的模式》)[29]

周祖谟先生也说,“子”,《广韵》即里切,在止韵。案经师相传又有将吏切一音,盖子者本为对父之名,爱人如其子,则读去声。又子爱之子亦通作字(《广韵》疾置切,去声)(周祖谟《四声别义释例》)[30]

藏语btsa“生孩子”,tsha-bo“孙子”,对应汉语“子”。藏语mdza“爱”,对应汉语“字”“慈”(Bodman1980/1995:193)。

       比较英语father“父亲;(像父亲般地)对待、保护”;mother也有“(母亲般地)照管、保护”义。《汉书·严助传》:“今中国无狗吠之警,而外累于远方之备,靡敝国家,非所以子民也。”师古曰:“子谓养之如子也。”

       西方语言,从母字派生出慈爱的意思。意大利语mamma“妈妈;像妈妈一样慈祥的人”,mammismo“(子女)对妈妈过分依赖;(妈妈)对子女生活过分干预”。

32.亲戚与亲爱

       汉语“亲”,有亲戚、亲爱等义。“姻”,指男方父亲,也有亲密的意思,《广雅·释诂》三:“因,亲也。”疏证:“《周礼·大司徒》:孝友睦婣任恤。郑注云:婣,亲于外亲也。婣与因通。”据《说文》,“婣”,是“姻”的籀文。比较英语genial“和蔼可亲的,友好的;婚姻的”;kind“家族;仁慈的,和蔼的,友好的;亲切的”。

33.弟与悌

跟“子”类似的词义发展,汉语还有“悌”,“悌”从“弟”发展出来。《论语·学而》:“入则孝,出则悌。”校勘记:“毛本悌作弟。”其他语言,兄弟可以发展出朋友义,这跟汉语“兄弟”的词义发展一致,如德语Bruder“兄弟;知心朋友,弟兄;教友”,Bruderhand“友谊之手;兄弟,好朋友”;法语frangin“兄弟;情夫”,frangine“姐妹,情妇”。但跟汉语“弟”发展出“悌”还不完全一样。

34.孙与逊

“孙”发展出谦逊义,《广雅·释亲》:“孙,顺也。”《尔雅·释亲》疏:“孙,顺也,顺于祖。”引申义后通作“逊”,《说文》作“愻”。

35.考与孝

“孝”字从“考”字而来。俞敏先生说,“考”是殷周人称呼老年人,特别是父亲的称呼。从名词派生出一个动词“孝”(俞敏《古汉语派生新词的模式》)[31]。麦耘先生意见相同(麦耘2009)[32]。裘锡圭先生说,西周铜器铭文,屡以“考”或“老”为“孝”(《[?/火]公铭文考释盨》)[33]。据此,可能先有“考”“老”,再派上出抽象的“孝”。英语father父亲义发展出“父亲般照料(对待)别人”,这个语义的演变跟汉语的“考”,发展出“孝”,大体一致[34]。fatherly“父亲的;爱护的,慈祥的”,倒有点像汉语的“子”发展出“慈”。

 

七、社会

 

       人是社会的产物,人不可能离开社会而独立存在。人生活在一定的社会里,与其他人构成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

36.友与友谊

       人主要依靠手劳作,语言里手可以发展出助手义。汉语“右”“左”,原指左右手,发展出帮助、助手这些意思,字后作“佑”“佐”。《说文》:“右,助也。从口又。”段注:“又者,手也。手不足以口助之,故曰助也。今人以左右为又字,则又制佐佑为左右字。”比较英语right hand“右手;得力助手”。

《说文》:“?,左手也。象形。”段注:“左,今之佐字。左部曰:左,手相左也。是也。又手得手则不孤,故曰左助之手。俗以左右为又字,乃以佐佑为左右字。”

“又”是右手,跟朋友之“友”同音,《说文》:“又,手也。象形。三指者,手之列多略不过三也。”“友,同志为友。从二又,相交也。”段注:“二又,二人也。善兄弟曰友,亦取二人而如左右手也。”“右”*GW?s,“友”*GW?/,二字同源。

       英语arm“臂;得力的助手”。比较汉语“左膀右臂”。印尼语kanan“右。tangan kanan 1)右手;2)得力的助手,心腹”;tangan“手;助手,帮手,人手:tangan kanan主要的助手。kaki tangan 帮凶,走狗”。

       有意思的是,汉语“左”本来是左手,发展出帮手,又指“佐料”“配料”,印尼语里也有这样的语义发展:kawan“朋友,同伴;配料,作料,下酒菜(点心等)”;teman“朋友;佐食,搭配物”。

       友谊的“谊”字,是合宜、适宜的意思,也就是当做的。符合准则的道德、行为、准则,发展出友谊。

37.朋友与友爱

汉语“友”来自当手讲的“又(右)”,又指兄弟亲密,《尚书·君陈》:“惟孝友于兄弟。”再发展出友好、友爱。《毛公鼎》“我友”指朋友,“其用【双/日】”为孝友之友(王国维《两周金石文韵读》)[35]。英语friend“朋友”,friendly“友谊,友好”。

38.心腹与密友

汉语“心腹”指关系密切的人,英语bosom“胸;知心朋友”,西班牙语guata“腹,大肚子;密友”。

39.协约与和谐

英语agreement“协定,契约;达成协议;意见一致;和睦”。印尼语damai“和平;安宁;和睦”,berdamai“和解;协商,商议”;permupakatan“商议,会谈;协议”。和谐必须协商,协商一致,方可成为契约;大家遵守契约,才能和睦。这是大众哲学的基本认可。没有对话,没有平等,没有协商,何来和谐!

40.群体与党派

    汉语“群”本指牛羊群,发展出人群。人群的结合,即为党派。英语party也是人群的集合。葡萄牙语grei“(小牲口的)群;团体,党派;人民,民族”。

       汉语有“党羽”一词,是为了共同利益而结成的盟友。英语feather“羽毛”,birds of a feather“同类的人”。

(2011年1月初稿,2013年5月-6月修改于滠口,7月定稿于华工高层小区)

 

 

 





[1]戴震:《孟子字义疏证》,《戴震全书》(修订本)第6册,黄山书社,2010年。


[2]刘师培:《理学字义通释》,《刘申叔遗书》,凤凰出版社,2010年。


[3]王国维:《静安文集》,《王国维全集》第1册,浙江教育出版社、广东教育出版社,2010年。


[4]顾实:《艺文志讲疏》,陈国庆《汉书艺文志注释汇编》,中华书局,1983年。


[5]胡适:《胡适的声音》,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


[6]孙诒让:《周礼正义》,中华书局,1987年。


[7]黄树先:《比较词义探索》,巴蜀书社,2012年。


[8]胡适:《胡适的声音》,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


[9]章太炎:《文始》,浙江图书馆影印作者手稿。


[10]刘师培:《理学字义通释》,《刘申叔遗书》,凤凰出版社,2010年。


[11]陈澧:《东塾集》,《陈澧集》第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12]黄季刚:《说文略说》,《黄侃国学文集》,中华书局,2006年。


[13]王引之:《经义述闻》,江苏古籍出版社,1985年。


[14]参见裘锡圭先生《应侯视工簋补释》(《裘锡圭学术文集》第3册);冯其庸、邓安生《通假字汇释》。


[15]蒋礼鸿:《敦煌变文字义通释》(第四次增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


[16]郭沫若:《金文余释之余》,《郭沫若全集·考古编》第5册,科学出版社,2002年。


[17]裘锡圭:《武功县出土平安君鼎读后记》,《裘锡圭学术文集》第3册,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年。


[18]麦耘:《音韵学概论》,江苏教育出版社,2009年。


[19]陆志韦:《经典释文异文分析》,《陆志韦语言著作集》(二),中华书局,1999年。


[20]裘锡圭:《纠正我在郭店《老子》简释读中的一个错误》,《裘锡圭学术文集》第2册,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年。


[21]俞敏:《古汉语派生新词的模式》,《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99年。


[22]白保罗:《汉藏语言概论》,乐赛月,罗美珍译,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1984年。


[23]杨树达:《积微居小学述林全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24]白保罗:《汉藏语言概论》,乐赛月,罗美珍译,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1984年。


[25]罗维明:唐代墓志语词考释,《古汉语研究》1995年第4期。


[26]王启涛:中古汉语疑难词语考辨,《古汉语研究》2002年第1期。


[27]许宝华、宫田一郎:《汉语方言大词典》,中华书局,1999年。


[28]杨树达:《释慈》,《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


[29]俞敏:《古汉语派生新词的模式》,《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99年。


[30]周祖谟:《四声别义释例》,《问学集》,中华书局,1983年。


[31]俞敏:《古汉语派生新词的模式》,《俞敏语言学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99年。


[32]麦耘:《音韵学概论》,江苏教育出版社,2009年。


[33]裘锡圭:《[?/火]公铭文考释盨》,《裘锡圭学术文集》第3册,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年。


[34] “考”发展出“孝”,敬老说“老老”,敬长则说“长长”(太炎先生的意见,见杨树达先生《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前载《章太炎先生来书》)。


[35]王国维:《两周金石文韵读》,《王国维全集》第6册,浙江教育出版社、广东教育出版社,2010年。

  评论这张
 
阅读(7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