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氏木轩

黄陂黄树先博客

 
 
 

日志

 
 
 
 

比较词义四题  

2017-03-19 18:5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较词义四题

黄树先

 

[提 要]跨语言的词义比较有助于我们梳理汉语词义发展,深入理解词义发展演变的规律。本文采用比较词义的方法,对汉语四组九个词条词语的语义发展展开讨论。

 

研究汉语,探讨汉藏语系语言,都应该从核心词入手。我们主张在整理汉语文献的基础上,进行跨语言的词义比较,一些原本不容易理解,争议颇多的问题,都可以找到新的线索,寻求新的解释。本文对汉语四组词义的发展进行解释。

 

一、器官与分泌物

人体的器官,各其功能,也能排出不同的分泌物,如鼻子可以分泌出鼻涕。器官跟其分泌物,在语言里可以共用一个语言形式。拙著《比较词义探索》202条“鼻子与鼻涕”对这一语言现象有详细的说明(黄树先2012)。

其他重要的人体器官,其排出物也可以跟器官共用一个词语。我们以汉语为中心,对这一语言现象梳理如下。

1)耳与耳垢

汉语耳朵跟耳屎有关联,语言里可以用一个词来表示:“耳子”,官话、闽语指耳朵,中原官话指耳屎,胶辽官话指耳光;“耳心”,西南官话耳孔,晋语指耳屎(许宝华1999)。耳朵与耳屎用一个词表示,亦见于其他语言:突厥语qulaq“耳”,蒙古语xUlax“耳垢”(斯钦朝克图2004)。

2)臀与粪

不少自然语言里,臀部与粪便是同一个来源,如意大利语popo“大便;臀部”。藏文gzhang“肛门”,bshang“屎”,gshang gci“大小便”(张川济2009:43)。

我们再来看汉语的情况,“臀”,《说文》作“?”,重文从骨,后世通作“臀”。“壂”指黑土,从“殿”得声,字或作“?”。疑亦与与粪便有关。粪便跟土壤的关系,见《比较词义探索》。

汉语“屎”,有两个读音:式视切*hli/,粪便;又喜夷切*hri,是呻吟的意思。臀部跟呻吟的语义关联,我们将在下一节集中讨论。

文献里还有?”,指臀部,《玉篇》:“?,别臀名。”喜夷切,跟“屎”字的又音同音,亦可窥见臀与粪的关系。文献里,“屎”又别作“?”,见《玉篇》,表明当臀部讲的“?”字,确实有可能跟“屎”就是同一个来源。

3)臀与屁

“臀”平行的词义发展是“屁”,当臀部讲的“屁”来自大腿义。在自然语言里,腿可婉指阴部,亦可指称臀部。土耳其语kic?臀部;脚,腿”。《说文》:“髀,股外也。”今称“屁”“屁股”,字作“屁”,参见杨树达先生《长沙方言续考》(《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伍铁平先生说,英语的thigh,古荷兰语的thio“大腿”,与之同源的古爱尔兰语to#n,却是臀部(《比较词源学及其对语言教学的意义》)。

汉语“屁”指兼指臀部、臭气。西班牙语pedo“屁”,pedorrero“多屁的人;接连放屁;紧身裤”。

4)生殖器与小便

自然语言里,生殖器跟小便可以共用一个词:英语pee“小便”,pee-pee“尿尿;小便;阴//茎”。西班牙语garcha“阴、、茎,小便”,pilila“阴//茎,小便”。葡萄牙语pipi“男性或女性小孩的生/殖/器;尿”。

汉语“私”指私处,《飞燕外传》:“早有私病,不近妇人。”也可当小便讲,《左传》襄公十五年:“师慧过宋朝,将私焉。”

现代汉语“小便”一词,“指男人的外生殖器,也指女子的阴/门”(《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北京官话“小便”,男性生殖器(委婉语)(许宝华1999)。

汉语“鸟”的读音是个迷,上古读音各家有不同的看法(邢公畹、李玉),包拟古拿藏语mchil*m-thyil)“小鸟”对应汉语的“鳥”*ntil,并认为“鸟”的官话读音本来应是tiao3,以n-代替原来的t-,有人解释是为了避免跟一个亵词同音。比较简单的解释是,藏缅语的鼻音前缀同化作词根声母,以后复辅音nt-再简化作n-。这个假设如果成立的话,那么官话的读音就是比较古老的,因为它所保存的鼻音前缀在其他方言中已经消失了Bodman1980/1995166)。

包拟古的看法值得重视。我们似乎可以跟包拟古提供一个内部的材料:汉语”是男性/生/殖器,声母是*n-,音*n??w/小便是“溺”*njewG,这两个词原本就是同一个来源

 

二、身体部位与挨打及呻吟

 

5)臀部、打屁股及呻吟

上文讲到,?”是臀部,“屎”“?”是粪便,“屎”又当呻吟讲。

《大雅·板》:“民之方殿屎。”传:“殿屎,呻吟也。”《释文》:“殿,《说文》作唸。屎,《说文》作吚。”《尔雅·释训》:“殿屎,呻也。”郭注:“呻吟之声。”据《释文》,“殿屎”又别作“??”“殿/?”,王先谦说“并俗字”(《诗三家义集疏》)。

马瑞辰说,《说文》引《诗》作“唸吚”者,正字;《诗》及《尔雅》作“殿屎”者,假借字也。此说未可据为典要。

“殿”是呻吟声,可能跟臀部、打屁股等意思有密切的联系。《说文》:“殿,击声也。从殳,?声。”段注:“此字本义未见,假借为宫殿字。又假借为军后曰殿。”宫殿以及殿后两个意思,在自然语言里,或者跟臀部有关系,详见《比较词义探索》“臀部与居住”条。法语臀部与后面也是一个词,如derrie$re“后部,后面,背后;臀部”。

“臀”字,《说文》作“?”,重文从骨作“?”。打屁股的“?”字,亦从殿声。《说文》:“?,榜也。从竹,殿声。”段注:“史、汉多言榜笞、榜箠,《殳部》曰:殿,击也。”杨树达先生说,从殿,所榜之体也(《释?》,《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字或作?”,见《集韵·魂韵》。

从上面的文献可以看出:“臀”是屁股,“?”为打屁股,“殿”是击打声音。以笞代劓刖,始于汉代,说详赵翼《陔馀丛考》“笞臀”条。

其他自然语言,屁股跟打屁股也可以是同一个词。韩语屁股,臀部;笞刑”。葡萄牙语na@dega“臀部”,nadegada“打屁股;用屁股撞”。英语butt“屁股;撞击”。

上文讲到,?”,喜夷切,指臀部,见《玉篇》;又当粪便讲,字通作“屎”,参见上文“臀与屎”条。“屎”,有式视、喜夷二切。后一读音当呻吟讲,《大雅·板》:“民之方殿屎。”传:“殿屎,呻吟也。”这个词义的发展,就像“臀”是屁股,“?”是打屁股,而“殿”是敲打屁股时发出的呻吟声。西部苗文nzhangs“臀部”,nzhangx“哼,呻吟”(鲜松奎《新苗汉词典》,跟汉语的语义演变似乎是一样的。

从我们上面的分析,可以推断,《大雅·板》的“民之方殿屎”,“殿”和“屎”是呻吟声,可能均跟敲打屁股有关系。

6)肢体、殴伤及呻吟

其他身体部位,殴打、伤痕,及呻吟声也可以用同一个词,如“痏”,有殴伤、瘢痕、痛声三个意思,这三个意思均跟当右手讲的“又”(右)有关系,详见拙文《疾病名与身体部位名》“肢体与殴伤条”。

 

 三、“咁””来源

 

7)吃喝与食物、饮料

吃喝可以跟食物、饮料共用一个语言形式,如汉语“食”指食物,也可以当吃喝讲;“饭”字本是动词,后来指饭菜。英语bite“咬;食物”;eat“吃”,eats“食物”。“饮”有喝、饮料两个意思。“啜”,《说文》:“啜,尝也。从口,叕声。一曰喙也。”又指羹汁,《史记·张仪列传》:“进热啜。”索隐:“谓热而啜之,是羹也。”英语lip“舔食(液质)食物,贪婪地吃(喝);淡饮料”。西班牙语beber“饮,喝;喝酒;饮料”。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p?@c@e“喝,饮料”。印尼语minum“饮,喝”,minuman“饮料”。

8)吮吸与母奶

小孩子吮吸母乳,吮吸与奶就可以是一个词。我们先看汉语方言的例子。“咂”是动词,东北官话、北京官话、西南官话咂咂”,指妇女的乳/房,东北官话、北京官话还指乳汁,奶水(许宝华1999)。现代汉语“奶”,作动词当喂奶讲,如说“奶孩子”。

古汉语的例子,“嗛”,《集韵·衔韵》乎监切:“嗛,《说文》:口有所衔也。或作咁。”“咁”又指乳,《玉篇》乎甘切:“咁,乳也。””指老年妇女,见《晋书·会稽王道子传》。“”从甘声而读武酣切,郑张先生说,古音应是*m-Gaam(郑张尚芳2003)。乳//房跟奶奶有关系,可比较汉语的“奶”。

藏语nu-ma“乳//房”,藏拉语nu“奶”,缅语nui@,卢舍依语hnu-te“乳//房,奶”。藏缅语*nuw(白保罗1972#419。藏缅语的*nuw“奶”,跟汉语“”有同源关系,参见拙著《汉语身体词探索》。汉语“乳”字有乳房、吃奶等意思,《左传》宣公四年:“?夫人使弃之梦中,互乳之。”此谓哺乳。可作乳房讲,《史记·仓公列传》:“果为疽发乳上。”又指乳汁。藏文nu,是乳房,也指吃奶、哺乳,或作nu-nus-nusmnun。张川济先生说,这几个词都是同族词(张川济2009:105)。

葡萄牙语chucha“吮吸;乳//房,奶头;食物,食品”。景颇语chyu[tSu/55]“乳//房;奶,乳;嘬(奶):chyu chyu吃奶”。均可以跟汉语“咁”比较。

 

四、“膰”与肝

 

9)烤与肝

食物要经过烹炸煎煮,方能成为可口美食。汉语“脀”“”是熟肉,其得名于“蒸”“燔”,还有“炙”,既指炙烤,也指烤肉。英语cook,动词,“烹调,煮”;派生出来的cookie,指“家常小甜饼”,在苏格兰则指“普通小饼”。参见拙文《食物名探源》。

汉语“膰”字,指熟肉,也当“肝”讲,《玉篇》:“膰,肝也。”作肝讲的“膰”,可能来自烧烤的“燔”,可以比较俄语相同的语义联系:俄语лечнь“肝”,由动词лечь“烤,煎”构成(王丽媛2013)。“膰”字在先秦指祭祀用的熟肉,来自动词“煮”。“燔”是烧烤,烧烤好了的肉也叫“燔”,字或作“膰”。俄语лечнь指肝,方言里也指烤肉,均来自动词,其词义发展轨迹跟汉语完全一样。

汉语“肝”,传统认为来自“榦”,“于五行属木,故其体状有枝榦,凡物以木为榦也”(《释名·释形体》)。肝并不像树干。“肝”之得名,是否跟表示烧烤的“乾”等有关,待考。

 

 

参考文献

黄树先:《食物名探源》,《民族语文》2010年第5期。

黄树先:《比较词义探索》,巴蜀书社,2012年。

黄树先:《疾病名与身体部位名》,《古汉语研究》2013年第3期。

李玉 1991 说“鸟”字的上古音声母及其词义变化,《古汉语研究》第3期。

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中华书局,1989年。

王丽媛:《俄语身体词研究》,华中科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年。

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中华书局,1987年。

伍铁平:比较词源学及其对语言教学的语义,《百科知识》1994年第5/《比较词源研究》,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年。

鲜松奎:《新苗汉词典》(西部方言),四川民族出版社,2000年。

杨树达:《长沙方言续考》,《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

杨树达:《释?》,《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增订本),中华书局,1983年。

许宝华、宫田一郎:《汉语方言大词典》,中华书局,1999年。

张川济:《藏语词族研究—古代藏族如何丰富发展他们的词汇》,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

赵翼:《陔馀丛考》,《赵翼全集》第2册,凤凰出版社,2009年。

郑张尚芳:《上古音系》,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

N.C.Bodman(包拟古):《原始汉语与汉藏语》,潘悟云等译,中华书局,1995年。

 

(通信地址:黄树先  100089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430074 华中科技大学国学研究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